万书网 > 极电强兵 > 第83章猛龙不过江(两章合一)

第83章猛龙不过江(两章合一)

        ”你骗我?“林风华脸大大变,眼睛瞪圆了,怒了。

        ”不是我骗你,是你骗我,你想趁着打电话的机会,向他通风报信,让他跑路!我说的可对?“王猛盯着林风华的眼睛,冷笑着说道。

        林风华闻言,突然瘫软在座位上,震惊无比,这个刑警简直不是人,是神。

        ”我,我劝他自首,这回不骗你!“林风华呜呜呜哭着说道。

        ”这就对了嘛!“王猛眼中精光一闪,呲牙说道。

        这一次,林风华没骗人,在王猛的授意下,林风华以自己要去自首顶罪,想将风华跆拳道馆交给朴英秀管理为由,将朴英秀约在距离韩国跆拳道馆五百米外的公园见面。

        此时正是晚饭后,公园里散步的人不少,三三两两。

        王猛几人,分布在林风华周围,每个人的耳朵上都别着普通的蓝牙耳机,像热爱音乐的普通人一样,边散步边听音乐。

        王猛溜溜达达,嘴巴却在奇快地一张一合,似乎是在跟着音乐唱歌。

        张敏等人几乎同时支愣着耳朵,因为蓝牙耳机里突然响起王猛的声音......

        朴英秀的跆拳道馆距离公园很近,正在授课的朴英秀接到林风华的电话,连跆拳道服都没换,就急匆匆来会见为他顶罪的傻女人林风华。

        朴英秀三十七岁,是林风华和死者李小曼的跆拳道老师。

        朴英秀是花丛老手,利用工作之便,他先是把李小曼哄上了床,之后又把暗恋自己的林风华推倒。

        朴英秀依仗自己俊秀的外表和华夏女子崇拜韩国欧巴的心里,在华夏游戏花丛,阅女无数。根本也就没把李小曼和林风华当回事,和她们交往的同时,依旧四处招蜂引蝶。

        李小曼发现后,与朴英秀吵了几次,结果朴英秀愤然彻底把李小曼甩了。

        李小曼是个对爱情很专一的女孩。

        李小曼这一次好不容易把朴英秀骗到家里,本来,李小曼希望朴英秀重修旧好。结果,朴英秀依旧残忍地拒绝。

        李小曼便要挟朴英秀,因为她掌握了朴英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结果,受到威胁的朴英秀,为了灭口,将李小曼杀死。

        朴英秀清理了自己留下的痕迹后,跑了。

        而朴英秀知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特别是在全球知名度极高的华夏警察面前,任何犯罪都将无所遁形。

        为了彻底解决这件事情,他就把痴恋自己的傻女人林风华当成了救命稻草。

        朴英秀骗林风华说,因为林风华有身孕,可以缓行,他会想办法把林风华捞出来。

        其实林风华什么都清楚,但她太爱朴英秀了。

        林风华为了这份沉甸甸单方面的爱,仗义地同意替朴英秀顶罪。

        这次林风华约他出来,朴英秀觉得理所当然,毕竟,林风华爱自己,临死前,见自己最后一面是很正常。

        于是,朴英秀也没怀疑,来到了公园。

        朴英秀四下寻找,终于看见了林风华。

        朴英秀虽然不相信怀疑林风华会出卖他,但还是很谨慎的。

        四下观察了半天,并没有发现可疑之处,朴英秀这才慢慢地走向林风华......

        小路上里里外外,人不少。

        一个男人哼着歌曲,悠闲地与朴英秀擦肩而过。

        突然,就在那个男人擦肩而过的刹那,朴英秀就感到一股劲风来自身后。

        身为武者对他,立即意识到不好,身体急速向前一倾,右脚快速地向后踢起。

        然而,他的右腿刚刚抬起,突然一麻。瞬间,全身都失去了知觉。

        与此同时,还没看见朴英秀的林风华突然遭到张敏四人的联手攻击。

        太突然了,饶是林风华武功不弱,也瞬间被张敏四人暴力击昏在地。

        张敏等人全部是重手出击,威力不弱。

        周围行人大乱!

        ”警察办案!“王猛提着昏迷的朴英秀,对周围人喊道。

        王猛一嗓子,这才安抚了散步的行人。

        几人迅速把林风华和朴英秀弄进车里。

        王猛在这次行动中动用了麻醉钢针,他这也是迫不得已,他不想出意外,毕竟这里人很多,万一王猛不能一招制敌,万一朴英秀狗急跳墙抓几个人质,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车里,张敏等人神情激动。

        可王猛脸色却一点也不好看,因为他很同情林风华,为她执着的爱而感动。因此,王猛给了她很多机会,浪费了不少唾沫星子。可林风华这个痴情女子居然还想在公园里像朴英秀示警,还打算拼死拦住王猛等人,助朴英秀逃脱,甚至还想劫持人质。

        王猛明察秋毫,所以对张敏等人特意做出了交代,那就是,在他出手攻击朴英秀是同时,张敏等人必须要快速拿下林风华。

        好在有惊无险,结束战斗!

        回到刑警队,黄峰出去买盒饭,张敏、王猛、张小雅、廖国迪等四人连夜对朴英秀进行突审。

        有王猛在,朴英秀即使再狡猾,再坚强,最终也因身心无法承受,全招了!

        据朴英秀交代,他杀李小曼的动机,是因为李小曼抓住了他的致命把柄。

        李小曼在一次偶然下,看到了朴英秀人杀人,一个与朴英秀争夺女人的男人。

        朴英秀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罪行被李小曼看到了。李小曼也装作不知。

        后来,那个女人也死了。

        李小曼也是很爱朴英秀,在恐惧之后,依然不想放弃朴英秀。

        朴英秀不想死,在李小曼威胁他时,便起了杀意。

        朴英秀供认不讳,张敏大喜。

        大家都很兴奋。

        朴英秀必然会受到法律的严惩,林风华这个痴情女,也罪责难逃。

        几人都很同情林风华,但是这个女人自己把大好的机会放弃了,谁也没办法。

        又一刑事案件快速告破,王猛再立新功!

        “王猛?我要向齐局给你请功。”张敏笑着看着王猛说道。

        王猛摆摆手:“功劳是大家的,能均分最好均分。”

        “谢谢猛哥!”

        “我请你吃饭!”

        王猛如此仗义,可把黄峰、廖国迪和张小雅三人乐坏了,非要拉着王猛去吃宵夜。

        王猛笑着拒绝,施施然离去。

        张敏看着王猛的背影,眼神晶亮。

        王猛离开刑警队,漫步在已经无人的街道上。

        他忽然想起了赵蓓蓓,赵蓓蓓也是个绝对痴情的女子,否则不会苦等自己六年之久。

        王猛相信,如果把林风华换成赵蓓蓓,赵蓓蓓绝对是第二个林风华。

        王猛忽然释然了,觉得一切都无所谓啦。

        范琳琳瞧不起他,不给他面子,可这又有什么?起码自己还活着,而且,范琳琳怀了自己孩子。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孩子的亲爹,他做不出朴英秀的那般绝情。

        最主要的是,范琳琳已经表现出在努力的想接受王猛。

        这,就足够了!

        王猛拿出电话,直接打给赵蓓蓓。

        ”老公?“赵蓓蓓打着哈欠,显然是在睡梦中被电话铃惊醒。

        ”我,想回家!“王猛语气低沉。

        ”啊?真的,那我去接你,你在哪?“赵蓓蓓惊喜,不知道老公怎么就想通了。

        ”不用,我打车回去,告诉那个臭娘们,给老子放好洗澡水,老子今晚要睡她!“王猛说完,就挂了电话。

        ”啊?“赵蓓蓓目瞪口呆,不过瞬间清醒,赶紧冲出房间,跑上二楼狠砸范琳琳的房门......

        王猛回到范琳琳的别墅时,客厅里灯火通明,赵蓓蓓和范琳琳都在沙发上坐着。

        见王猛进来,赵蓓蓓赶紧跑上来,接过皮包和王猛的外衣。

        范琳琳站了起来,低着头,手足无措的样子。

        ”你,吃饭了吗?“范琳琳终于,小声开口。

        ”吃个屁,气都气饱了!赶紧去给老子准备宵夜去!“王猛没好气地说道。

        ”好!“范琳琳受气小媳妇儿似的,急忙跑进厨房。

        ”咯咯咯,你疯了,敢这么跟范总说话?“赵蓓蓓忍俊不禁,抱着王猛笑。

        ”小样,还收拾不了这败家娘们了?妞儿,过来,给爷锤锤腿!“王猛牛B哄哄地,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

        ”咯咯咯,是,大爷!“赵蓓蓓哭笑不得地蹲下来,伺候这位大爷!

        王猛没装两分钟就绷不住了,小声问道:”范总没生气吧?“

        ”咯咯咯,不但没生气,还很担心你。这几天你没回来,范总都瘦了一圈了,还自己偷偷的哭。哎!我也没法劝啊!“赵蓓蓓说道。

        ”哎!算了,我是大男人,不和她小女人一般见识,此事揭过,下不为例。“王猛摇头叹气,心里还是挺心疼范琳琳的。

        ”这就对了吗!“赵蓓蓓高兴地点头。

        ”我先去洗个澡,一会下来吃面。”王猛说着站起来,直接上楼。

        等他洗完澡,范琳琳也做好了一大碗面条。

        王猛也不客气,狼吞虎咽。

        吃完面条,王猛擦了一把嘴,说道:“你们俩,都跟我上来!”

        说完,王猛径直上楼。

        啊?

        赵蓓蓓和范琳琳目瞪口呆。

        二女哪还不明白王猛要干什么?

        范琳琳的卧室里,王猛大大呼呼地躺在大床上。

        赵蓓蓓和范琳琳战战兢兢,心跳如鼓,挪着小步扭扭捏捏地走了进来。

        “脱!”王猛喝道。

        “啊?”

        两女大惊失色,果然,这货没安好心。

        “啊个屁?脱不脱?不脱老子可走了!”王猛脸色沉了下来。

        “我脱!”赵蓓蓓哪还不知道王猛这货的坏心眼,红着脸,配合地脱掉睡衣,只剩下三点式。

        “都脱光!”王猛瞪了赵蓓蓓一眼。

        “哦!”

        赵蓓蓓恨不得拍死王猛,这事也干得出来,羞死了。

        赵蓓蓓咬着牙,脱光光,滋溜一下钻进被窝。

        王猛看向傻呆呆的范琳琳。

        “你不想脱?”王猛沉声问道,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底气在嗖嗖地流逝。

        令王猛惊讶的是,范琳琳闻言,居然毫不拖泥带水,嘁哩喀喳,把自己脱光光,然后舒展着美丽的身材,慢条斯理地钻进了被窝。

        王猛有些傻眼,范琳琳怎么会这么听话?

        赵蓓蓓此时也发懵,这可不像范总的作风啊!

        “我肚子里有孩子,你轻点!”范琳琳躺在王猛身边,轻声说道,之后,闭上了眼睛,连脸都没红一下,一副逆来顺受的小样。

        嘎?

        王猛差点窜出被窝,逃之夭夭。这,这还是霸道总裁冰山美人,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的美丽范总吗?

        不过,机会难得,王猛知道,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可就甭想了,过了这个村,以后可就没这个店了。

        王猛一咬牙,先办了再说。

        于是,躺在中间的王猛开始左右开弓,两只大手,在两女身上游走不停。

        不一会,赵蓓蓓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已经不能自制......

        而范琳琳很平静地接受着大手的抚摸,身体有些颤抖,鼻子里情不自禁发出浓重的喘息,但却紧闭双眼。

        王猛一边抚摸着两个娇嫩滑腻凹凸的娇躯,一边琢磨,先办了谁呢?不能厚此薄彼啊!

        最后,王猛决定,范琳琳这个娘们太傲,必须严加管教。

        于是,王猛翻身骑上范琳琳。

        被王猛突然骑上身,范琳琳发出惊呼,但随着王猛的深入,再也忍不住,兴奋地喊叫.......

        赵蓓蓓无地自容,她哪里经过这样的场面,但她又不敢违拗王猛,所以只能忍着,也不敢看,但只是听着这靡靡之音,她也受不了了,江河泛滥。

        好在王猛不久就把她也给办了......

        大被同眠!

        王猛的宏愿圆满实现,精疲力尽之后,心满意足地呼呼大睡。

        此时,两女却是羞愧难当。

        赵蓓蓓想偷着溜回自己的房间,范琳琳也想逃跑。

        只是王猛这货,左拥右抱,搂得紧紧的,令二女无法逃脱。

        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的赵蓓蓓和范琳琳早上醒来,王猛已经不见了,楼下也没有。

        感情这货早上起来之后,怕尴尬,先跑了。

        赵蓓蓓和范琳琳红着脸,哭笑不得。

        王猛醒来后就狼狈地逃出别墅。

        想起昨晚的旖旎,王猛兴奋的同时,好尴尬!

        时间还早,王猛直奔医院,去看望二肥子。

        二肥子已经出了重症监护室,住进了VIP病房。

        小五已经把二肥子昏迷后的情况都说了。

        二肥子此时还很虚弱,见到王猛也只是眨了眨眼,没说话。

        不过,看到王猛一身警服,二肥子脸上露出好笑的表情。

        “笑个屁?老子能当兵,难道还当不了警察?”王猛知道二肥子笑什么,骂道。

        二肥子无力地咧嘴。

        “医生怎么说?”王猛看向小五。

        “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不过,还是存在发生并发症的危险。”小五说道。

        “只要调理好,基本就没事了。二肥子?你就安心养病,帮里的事情交给小五就行。小五跟你这些年,也没瞎混,管理个帮派,应该不成问题。外面的事情我会处理。”王猛安慰二肥子,怕这货惦记兄弟帮。

        “对!我能胜任,你要是不倒下,我还没机会露一手呢!”小五眉开眼笑,跃跃欲试。

        “草,说你胖你就喘。帮里有什么事情必须和二肥子商量来,不能自己瞎做主!听见没?”王猛还真不放心小五莽撞的性格。

        “整了半天,我就是个牌位,你们还是不信认我?”小五不乐意了。

        “谁敢不信任你?老子宰了他?不过,嘿嘿,你这货还真不是那块料!哈哈哈!”王猛大笑。

        二肥子也咧嘴有气无力的笑了。

        小五一副很郁闷的样子。

        “我该上班了,有时间就过来,你们有事就给我打电话!”王猛看了一下手机,一看差不多该上班了,就站了起来。

        二肥子冲小五眨眨眼。

        小五一愣,没反应过来。

        王猛看到了:“有事?”

        “军团!”二肥子瞪了小五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

        小五一拍脑门,醒悟。

        “对了老大?道上新崛起一个新势力,北港军团。”小五说道。

        “北港军团?我草,这名字起的大气,霸道,牛B啊!”王猛赞道,心里惊讶,居然之前一点风声也没得到。

        “北港军团确实厉害,毫无预兆的崛起,居然早就收编了北海道上数个散帮。最近还抢了高三儿两个地盘。高三儿和我们打了招呼,他要干掉北港军团。他希望我们不要插手。”小五说道。

        “既然高三儿打了招呼,那咱们就给他面子。本来你们也没想插手,对不对?”王猛说道。

        “那是自然,两虎相争,渔翁得利。咱们乐不得看着他们两败俱伤呢!不过,你现在可是警察,保护一方平安可是你的职责!”小五卡巴着眼睛,笑着看着王猛说道。

        “滚!警察多了,我算老几?不过,要是我是警察局长,北海早就没黑帮了。”王猛瞪着眼睛,牛气哄哄地说道。

        小五和二肥子使劲撇嘴。

        “说说,什么情况!”嘴上如是说,王猛还是在意这个这个新崛起的势力,这可不在他原有计划之内。

        小五说的北港军团是一个过江龙创建的。

        猛龙不过江,过江必遭殃。这是道上的说法,因为你在你的地盘上可以耀武扬威,但是离开你的地盘,你屁也不是,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但是一旦过江龙过了江,还能崛起,这说明,此人相当的厉害!

        这个过江龙外号叫老巴子,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老巴子四十多岁,是三年前来到北海的。

        开始时,他只带着四名手下。

        老巴子人高马大,会武术,一手泰拳和柔道的功夫无人能敌。

        渐渐在北海有了名号,也吸引一些人投靠。

        几大帮派曾出面拉拢,但都被老巴子拒绝。

        也有黑帮拉拢不成,暗中对老巴子下过手,但都被老巴子斩杀。

        老巴子很聪明,并没有因此对向他出手的黑帮进行报复,而是忍气吞声。而且,老巴子也就是以抢劫为生,从不抢地盘,一来二去,在收拾不了老巴子的情况下,各大帮派也就把他放弃了,忽略了。

        但是,老巴子不抢地盘,却横行北海各区,穿梭于各个黑帮地盘。就是大社会,对于过江龙,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愿招惹他。

        然而,随着老巴子暗中扩充了队伍,羽翼渐丰,开始露出了野心和爪牙。

        老巴子开始暗中对小帮派和散帮进行拉拢整合。

        不少小帮派和散帮实力并不怎么样,迫于老巴子的yin威和血腥手段,被迫投靠了老巴子。

        就在前几天,老巴子突然把北港区黑老大薛二干死,杀了不少薛二的手下,全面接管薛二的地盘。

        然而,老巴子并没有因此住手,就在前天,他率众抢了桥头区高三儿的两个与北港区交界的地盘。

        短短几天时间,老巴子平地一声雷,迅速崛起。

        炸懵了北海黑道!

        王猛听完小五的叙述,蹙着眉头沉思不语,不过,很快,王猛乐了。

        他突然想明白了,原来如此。

        “我去上班了!”王猛说着,站起来就走。

        小五和二肥子面面相觑,有些傻眼。

        “他怎么一点反应没有?”小五看着二肥子问道。

        二肥子摇摇头,他也想不明白。

        王猛想让兄弟帮洗白,甚至想让北海整个黑道都洗白,这一点,王猛表露过。

        二肥子也隐约猜到,王猛为何要这么做。开始他并不支持,可是后来,他想明白了,也决定支持王猛。

        可北港军团的崛起,势必会影响到王猛的计划。可王猛居然无动于衷,什么情况?

        ......

        北港军团挑旗崛起,北海道上震惊无比!

        老巴子一直独来独往,井水不犯河水,早就被几大帮派给忘到脑后去了。可是,谁又能想到老巴子一直是在扮猪吃老虎,养精蓄锐、韬光养晦?

        老巴子此举可谓是一鸣惊人,惊煞众位黑道人士。

        就来乔震方得知消息后,都是大吃一惊。

        乔家老宅。

        乔震方在客厅里踱步。

        乔雨默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乔良业打着哈欠,昏昏欲睡。

        在乔良业身边,还坐着一位西装革履,神情轻浮的年轻人。他和乔良业长相有些像,但傲气十足,可不像乔良业那般一副低眉顺眼、窝窝囊囊的样子。

        “爹你别转了,再转我脑袋都晕了。不就是过江龙吗?咱们可是坐地户,要杀要剐还不是您老一句话?您还是赶紧拿点钱给我去救急吧!”乔良才这次回来是来要钱的,那一个亿的美金都被他败化没了。

        “滚!你个败家子!”乔震方怒吼,那可是一个亿呀,美金,就这么被这个败家子给打了水漂了。乔震方心都疼抽抽了。

        迷迷糊糊的乔良业被老爷子一声吼吓了一跳,差点蹦起来。

        乔良才却依旧笑嘻嘻的:“爹,做买卖有赔有赚,这很正常,您再给我一个亿,我保证连本带利都赚回来。”

        “就你这个吃屎的货,还能连本带利赚回来?没钱!”乔震方气呼呼地说道。

        “没钱?公司可就得倒闭了!”乔良才不紧不慢地说道。

        “倒闭了更好,公司在你手里就是个吞钱的无底洞,有那闲钱就是放银行也比让你败化强。”看报纸的乔雨默忽然放下报纸,淡淡地说道。

        “小妹?你怎么跟二哥说话呢?”乔良才不乐意了。

        “一个亿美金,近八个亿的华夏币,这么多钱要是扶持不起来一个公司,说明你就是个棒槌,扶不起来的阿斗。给你再多的钱,也没用!你整天花天酒地,不学无术,你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你赌,咱爹可以惯着你,可那也得分清是什么时候,也得分个轻重缓急。澳洲可是咱家最后的避难所,最后的底牌,你居然给败进去了一个亿美金?我要是爹,一枪就毙了你,养你,都不如养条狗!”乔雨默看着二哥,淡淡地说道。

        “小妹?我是你二哥?你居然骂你二哥不如狗?”乔良才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乔雨默。虽然乔雨默说的是事实,但是,他还是要脸的。

        “雨默说错了?你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你别他嘛以为你是我儿子,老子就舍不得杀你。你死了,还有良业这个废物传宗接代,他可比你强!”乔震方杀气腾腾地瞪着乔良才骂道。

        坐在旁边的乔良业直搓牙花子,老爷子这是在夸我吗?哎!我就当是夸了吧!

  https://www.65ws.com/a/100/100149/321126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