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兽破苍穹 > 2094章 忽略

2094章 忽略

        原东升应该是在探测老妪之后,发现如果对老妪进行搜魂或是读取记忆的话,那就会引动夜轻寒的因果,到时候就会让夜轻寒逃脱。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而小吉与老妪是母子关系,自然就被原东升一概而论了,认为小吉身上应该也沾染了夜轻寒的意念,若是对小吉直接动手,那也势必会引动因果被夜轻寒发现的,所以原东升出此下策,准备用吉贤庆来威胁小吉,让小吉自己说出夜轻寒的下落的。

        ……

        吉府,吉贤庆卧房。

        “你想做什么?”

        小吉双眼微微眯起,如同在山村的时候,外出捕猎一样的动作,死死地盯着原东升。

        小吉对于吉贤庆这个自打从出生之日起,就未曾见过一面的生父自然是没什么感情的,但对于将自己养大的妈妈感情却是相当深厚,此时见到老妪被原东升施展了不知道什么妖法,定在了原地,自然是令小吉感到相当恼怒的了。

        此时的小吉,心头对原东升有一种杀之而后快的想法,只是小吉的内心之中当然是非常的清楚,面前这个不速之客,很可能是像可以令人起死回生的象神那样的存在,就凭自己这样的凡俗,肯定是他做不了什么的。

        这点自知之明,小吉还是有的,不会蠢到以为自己能够击杀象神一样的存在。

        “先回答我的问题,他吉贤庆是不是你小吉的父亲?”

        原东升手上没了动作,但吉贤庆依然是老老实实地悬浮在原东升的脚边,原东升用手指了指吉贤庆,对小吉发问,脸上的表情终于发生了一丝变化,不再是先前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好像开始有了一丝愤怒,对小吉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还反问自己而感到有些生气。

        “是!”

        小吉自知胳膊拗不过大腿,自己和面前这个邪神对着干没什么,但有了生父和母亲做人质的威胁,小吉就不敢再和原东升对着干了。

        至于吉贤庆是不是自己的父亲,虽然在进入了吉府以后,老妪没有机会对小吉指名道姓的说吉贤庆就是他的父亲,但小吉在见到吉贤庆那奄奄一息的模样的瞬间,就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瞬时就让小吉知道了吉贤庆绝对是自己的身生父亲,也就是母亲带着自己一路翻山越岭要找的人!

        而原东升这个邪神既是一口道出了自己的名字,又一口道出了吉贤庆的姓名,再加上母亲对吉贤庆的态度那般痴情,小吉知道就算自己说谎不承认吉贤庆的存在,也是绝对瞒不过原东升这个邪神的。

        所以还不如光明正大的承认,反正该来的始终都是要来的,躲是躲不了的。

        “那你是要他生,还是要他死?”

        原东升指了指吉贤庆,眉毛一挑说道。

        “哼哼……”

        小吉冷哼两声,没有顾忌不能动弹的老妪眼中的焦急。就凭吉贤庆现在这副奄奄一息的模样,难道自己说了恩人的下落,吉贤庆的命运就能改写,就能活下去了?

        小吉不相信,所以小吉的眼中尽是冷漠。

        而吉贤庆这几十年来一直是对小吉不管不问,要说小吉对吉贤庆有好奇是真的,但要是说小吉对吉贤庆有什么感情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要让小吉为了吉贤庆这个没有半点感情的生父,去出卖夜轻寒这位恩人的话,小吉是绝对不肯答应的。

        “你是想带着你母亲和他重聚天伦之乐了,还是宁愿你父亲死,也不说出那人的下落?”

        好像是明白小吉心中所想的一般,原东升伸指一点,吉贤庆身上那浓郁得好像化不开的死气,在原东升这一指之下,瞬时烟消云散。而吉贤庆本来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也好像在此时恢复了生机,惊得小吉瞬时睁大了双眼。

        至于一旁的老仆忠叔和不能动弹的老妪,更是双目之中射出了浓郁的欣喜,一下就让小吉明白了自己的妈妈对这个自己未曾见过一面,更是从来没有尽过一天父亲责任的生父吉贤庆的感情到底看得有多重了!

        一时间,小吉心头的信念有些动摇。

        动摇的是自己对于吉贤庆的感官不应该那么冷漠,就算自己毫不在乎他,也不能不顾妈妈的感受,但若是让小吉出卖恩人夜轻寒,小吉又是万万做不到的,所以此时小吉的心头不由陷入了万分纠结当中。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人?”

        不过,在仔细权衡以后,小吉还是决定依照自己心头所想的那般,无论如何都是不会供出恩公的下落。

        因为小吉此时突然想通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现在明显是有三个邪恶的象神在追杀恩公,而恩公却在自己遇险的时候,毫不犹豫的现身相救,并将已经死去的母亲救活,这对于自己来说,绝对算是天大的恩德。

        毕竟,要是恩公在当髡山顶不现身相救,那绝对不会让使自身的行踪外露的。而且在夜轻寒这位恩公现身之前,小吉是走过夜轻寒和邓杰所处的那个凉亭的地段,却是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更别说是看到夜轻寒和邓杰,就是那偌大的凉亭,小吉都是没有看到的。

        所以,小吉顿时明白了夜轻寒这位恩公愿意在这种时候现身相救,其品格自然是无与伦比的高尚了,这样高尚的品格有多么的难得,也是小吉心知肚明的。

        小吉知道自己要是在这个时候对恩公恩将仇报的话,那就绝对算是畜生所为了,比之当髡山上的当髡野兽还不如,自然在原东升面前,全盘否认夜轻寒的存在。

        “嗯、嗯……看来你对这生父也不太看重!”

        原东升微微颔首,好像非常相信小吉的话,还对小吉的态度非常肯定。但在原东升话音落下的瞬间,原本好像重获新生,甚至想要将面前这个邪神供起来的吉贤庆,一瞬间又开始萎靡不振起来。

        没到两个呼吸的时间,吉贤庆就又恢复了那副奄奄一息的状态,看起来甚至比之前还要痛苦一些,就如同那风中摇曳的蜡烛一般,稍不注意就会随时熄灭,而换成是吉贤庆就是很可能会随时断气。

        “救我……小吉……救我……儿子……”

        之前一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的吉贤庆,也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话音虽然低,也是断断续续地,但房间中的人不管是小吉,还是老妪与老仆忠叔都听得一清二楚,顿时老妪双目之中的焦急更增添了几丝,眼珠转动着望向小吉,好像是在对小吉说赶快救救你的父亲。

        ……

        “下作!”

        当髡西城高空上,邓杰见到这一幕,不由怒骂一声下作,恨不得立时冲到原东升的面前,将原东升这个下作,且丢尽了奥义至圣者颜面的人给千刀万剐了。

        “夜道友,你说这原东升是不是太下作了!?”

        邓杰在云头上来回踱步,脸上的表情更是有些怒不可遏,在来回走了几圈以后,瞬时回头对夜轻寒询问。

        看邓杰脸上怒不可遏的表情,怕是只有夜轻寒稍微答应一声,邓杰就会拉着夜轻寒降临到吉府,去和原东升决一生死。

        “是下作了一点。”

        夜轻寒微微颔首,却是知道邓杰肯定是不会在形势不明的时候,降临到吉府和原东升战斗的,所以夜轻寒也是老老实实地表达,有什么说什么。

        “本来那吉贤庆已经不能够开口了,他还将吉贤庆的精力聚起来,让吉贤庆说出心头的恐惧,并不引导吉贤庆,这就让吉贤庆所说的话显得无比真实了。越是真实,就越是让小吉没办法不相信吉贤庆此时并非是被原东升所控制,才说出这样求救的话语的。”

        夜轻寒所说的这些,对于原东升这些奥义至圣者来说,都是非常简单的手段,但越是这样,就越是显得原东升非常下作了。对付一个凡俗生命,尚且如此费尽心机,就可想而知这原东升在三千维度时空之中到底是个多下作的人,才能修行到如今这个地步。

        在夜轻寒看来,原东升这样的奥义至圣者是没有任何原则的,也是最可怕的!

        ……

        吉府。

        “小吉,妈妈求求你了,你快把这位大人要找的人在什么地方,赶紧告诉这位大人,就当是妈妈求求你了,小吉,赶紧说吧……”

        吉贤庆卧房当中,老妪见到吉贤庆那副垂死挣扎的模样,更是急切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老妪本来被控制住丝毫不能动弹的身躯,这个时候依然还是不能动弹,但却能够开口说话了,并且一开口就是接连不断的话语,让小吉想接过老妪的话,对老妪进行规劝,都无法插嘴的了。

        “小吉,你要做铁石心肠的人么?”

        原东升又是一声质问,眼中带着戏谑的神色,显然是对自己的做法,能够让小吉这样单纯的凡俗生命陷入如此痛苦的局面,而感到有些意思了。

        这一刻的原东升,只是将吉贤庆的生死,老妪的命运,小吉的抉择当成了一场游戏,一场能够让自己略微有些兴奋的游戏。

        “凡俗生命的一天和凡俗生命的一生……”

        并排坐在南首窗边的连晋和东莱蓬戏谑地很,而这样的感叹除了他们二人和原东升听得懂以外,卧房中的小吉、老妪、老仆忠叔自然是听不懂的。

        兽破苍穹

  https://www.65ws.com/a/10/10823/490630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