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冷笑话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葬礼

第一百七十七章 葬礼

        “永我们这么做真的对吗?”面包迟疑着似乎连眼中的表情也有些迷茫。

        “不然我们能怎样!”永哥抬着头头上的星空明灭不定就如同他此刻的心情然而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坚定他知道如果自己都不能坚持的话那面包就更无法相信彼此的决定。

        “可是、我们这么瞒他又能瞒多久?”面包嗫喏道。

        瞪了面包一眼永哥没好气地答道:“能瞒多久是多久。”看着面包不服的样子永哥霍地叹了口气苦笑道:“就算我们想改变主意也晚了做了便做了便是此刻告诉阿冥难道就可以当做我们没骗过他了吗?”

        面包一时语塞阿冥那死脑筋的性子他不是不知只好跟着苦笑。

        看见面包服软永哥却没有在说些什么反而更叹了口气说道:“和阿冥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什么时候见过阿冥这家伙有过现在这种神情?他什么时候会像现在这样把什么都藏在心里把我们两个都撇开了?”

        面包沉默阿冥最近的改变他都看在眼里一开始面包还以为是楚蝶衣的事情仍然在困扰着阿冥但是从今天的对话看来显然那并不是阿冥最近诡异变化的源头。

        “他心里有事!”永哥喃喃着双眼却已经离开了面包的身上分不清是在安慰他还是仅仅只是自言自语“阿冥这家伙本来就是个白痴根本就不懂得掩饰真实的感情虽然不知道他回去的这段日子里遇到了什么但是”

        “回去的这段日子?”面包微迟疑了下有些不确定似的问道“难道是蒂丝塔那边不不会的蒂丝塔对阿冥的痴心不是楚蝶衣那种一时火热比得上的!”

        “一时火热吗?如果只是一时火热的话倒好办了”摇了摇头永哥苦笑了下转口道“我说的不是蒂丝塔如果是她的话我们还不至于分辨不出来她到底是不是伪装。但是蒂丝塔肯定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只不过现在看来他们俩兄妹不想让我们知道而已。”

        面包愤愤不已的怒道:“阿冥这家伙也太不够义气了!我们四大贱客什么时候还要彼此隐瞒了!连蒂丝塔都知道的东西竟然不让我们知道还美其名说什么为我们好!靠!这家伙典型的有异性没人性!”

        永哥嘴角微微弯起比起面包对于阿冥他了解得无疑要更深刻得多从当年阿冥化身疯虎的时候他便已经清楚这家伙虽然平时唯唯诺诺风轻云淡什么都不在意似的但一旦决定了什么那就是一头倔驴!

        “呼。”长长的呼出口气仿佛要将自己心中的郁闷全部吐出明亮的双眼在夜空下一闪一闪的永哥缓缓说道“阿冥既然下了决定我们劝也没用又或者这件事的确已经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面包难道你忘了平安夜那天站在阿冥身边的那些人是什么身份?你认为有那些人联手保护的阿冥这世界上还有多少人敢动他?又有谁会让阿冥感到棘手?!”

        “呃”

        “除非对方是和那些人同一级别”永哥话语微顿眼中陡地露出一抹异样的光芒来缓缓接口道“或者甚至对方是连阿冥那些大有来头的朋友们都无法抗衡的存在呢!”

        面包张大了嘴无法想象永哥话语下隐藏的恐怖可能。无奈地耸了耸肩永哥却不以为意地笑道:“谁知道呢?这世界这么大谁知道哪里还隐藏什么不得了的人物。你看之前一个杨天伟便让我们顾忌一个楚留芳便将我们肆意蹂躏可是在那些人的面前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曾经不可一世的楚留芳就这么没了在亲眼见到之前你是否能想象得到呢!”

        面包沉默那夜那些人的出现确实让他感到自己世界的狭小更让他不满的是他感觉得到阿冥正离他们越来越远看着他烦恼苍白的脸孔更痛恨自己的无力。永哥却突然叹了口气说道:“不管怎样他还是我们的朋友他交待的事情我们要为他办好。”

        “不错!”面包霍地明白过来喜笑颜开“那家伙虽然经常扮深沉但是他勾引来的mm却是一个又一个有这些mm们在我就不信他小子敢撂摊走人!”话音刚落面包立刻联想起的却是来到这大学后第一个和阿冥接触的美女最近的一切说到底都是楚蝶衣惹出来的想起当时他还在旁边推波助澜面包忍不住一片黯然。

        只看他的脸色永哥便猜到了他心中所想暗叹了口气永哥说道:“过去的已经过去再想也没有意义就像楚蝶衣的事情一样虽然阿冥总有一天会知道但是现在他烦恼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能少一点就少一点吧。”

        面包却仍是有些迟疑:“可是楚蝶衣自杀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我们不告诉他难道就不会有风声传到他耳中吗?看看今天他听到楚家来人接触我们时那副样子就知道阿冥他对楚蝶衣还是有些放不下我们这么做”

        “我们这么做是为他好!”永哥斩钉截铁地回答不容置疑看着面包迟疑的眼神永哥忍不住苦笑“我何尝不知道那小子对她放不下但就是知道他放不下所以才更不能现在告诉他!虽然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做些什么但是看他那种架势显然事关重大甚至可能有性命之忧!”

        “没这么严重吧”面包苦笑着嗫喏了一句却只换来永哥的怒目相视:“没这么严重?我靠!楚家的势力大不大?当初楚留芳那小子找我们麻烦的时候你有没有看见阿冥像现在这样忧心忡忡过?当时我们两个都是死撑的只有阿冥那家伙视若无睹平静从容而结果是杨天伟那小子现在还被杨家圈禁着楚留芳横死街头!楚家那么大的势力阿冥都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却让他那种鬼样的对手能简单到哪里去?!”

        面包语塞。

        永哥深深地吸了口气眼瞳中却透出一股莫名的伤感放缓了声音慢慢说道:“每个人每个时期都有不同的世界阿冥他虽然还在我们的身旁却已经和我们身处不同的世界了”

        长长的叹了口气面包苦笑道:“我怎么觉得这句话咋越听越像是被抛弃的怨妇口吻呢?”

        “去你的怨妇口吻!”永哥忍不住笑骂道“你这小子满脑子除了女人还有什么东西!”微微沉吟永哥却认真考虑起面包适才所说的东西来了良久他开口说道“你考虑的问题我想应该不会存在。毕竟在平安夜那天过后明眼人都看得出阿冥和楚蝶衣楚留芳之间有问题更何况当时还有那么多重量级人物在场你没看到学校里面那些稍微有点身份的家伙最近看我们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吗?无论楚家到底是偶然失察还是楚蝶衣的坚决求死现在楚蝶衣自杀身亡的消息传出来只会对阿冥不利对楚家来说也是一样他们在这个时期终于派人来找我们他们的用意无非是想要试探阿冥的态度而已。如果不是这样他们根本没必要将这个消息藏着不公开。”

        “你是说他们在等阿冥的态度?”

        永哥推了推眼镜答道:“不错他们在等阿冥的回复不过依我来看他们多半是不愿公布真相的无论是出于世家大族的面子还是想要讨好阿冥来说他们都不会这么愚蠢的将楚蝶衣的死因大肆宣扬要我说最有可能的死因大概会是因病去世这类古今中外用了无数次的经典理由可能性最大。他们甚至不会立刻公布楚蝶衣的死讯毕竟虽然楚安然那手稍微缓解了楚家现在的困境但是那天在场的可都不是白痴呢!如果现在突然传出楚蝶衣的死讯恐怕任他吹得天花乱坠也不会让人相信了。”

        脸色微沉面包知道永哥说的是实话只是虽然不齿楚蝶衣背叛自己的兄弟但是她毕竟是阿冥喜欢过的女人。楚家的那些白痴把她软禁起来难道不知道要保护好她吗?阿冥那家伙心肠软本书转载难道他们不知道楚蝶衣活着才是他们最大的王牌吗?

        “话说回来这个自杀身亡的事情真是让我很好奇呢!”看见面包脸上的神色永哥大概可以猜到面包在想些什么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心中的怀疑“新任的楚家家主你也见过了那家伙绝对是不比楚留芳差的BT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不明白楚蝶衣的价值?又怎么会白白的让楚蝶衣在情况未明前就这么轻易的死去?”

        “你是说那小子耍我们?!”面包第一个反应便是楚蝶衣没死!这是一个试探的陷阱!可惜永哥却是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楚蝶衣的确是死了这件事情我已经查过了绝无花假但是她到底是不是自杀还很难说。不过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这个已经死去的女人再害阿冥一次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候!”

        “所以今天你阻止我说出楚蝶衣的死讯?”

        “嗯虽然不知道阿冥在做什么但是我有预感他在做的一定是一件非常危险而我们根本无法插手的事情!无论如何这个时候也不能让他再因为楚蝶衣的事情分心!”

        “那你今天还故意提起楚家的消息?!”面包不满地道。

        永哥微笑了笑答道:“阿冥的心太软他既然回到沧海心中肯定会牵挂着楚蝶衣那边与其让他现更添他的烦恼痛苦不如让我抢在他忍受不住之前先小小的刺激他一下让他暂时不会再去想楚家的事情。你看现在他把楚家那边的事情都全权交给我们处理了你觉得他还有机会现楚蝶衣的死讯吗?至于楚家那边我相信让楚蝶衣的死讯继续掩埋会更合乎他们的心意吧。”

        面包下意识地吞了口唾沫往后退了几步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身上更是阵阵凉风:“靠你丫的真是太阴险了!”

        永哥微微撇了撇嘴没有说些什么他的眼却只是望着天空心中突然浮现一道疑问——

        人死了是否真的会变成星星回归天空呢?

        人活着的价值在于她死后会有多少人伤心落泪。

        楚蝶衣上任楚家家主楚安然的掌上明珠楚家的公主她的葬礼却显得有些凄凉。为了维护住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家族局势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楚家高层都是统一采用了楚安然那一手“四大家族联手拯救楚家”的论调来解释平安夜的事情为此楚蝶衣的死必须保密。

        她死得实在是太突然了楚家的新任家主(虽然名义上还不是)楚留名在心中感慨着在接掌了楚家之后他所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将楚蝶衣软禁起来好好保护对于楚蝶衣会选择自尽这条路他早有预感那些可以用杀的东西更是早已被他统统收了起来再加上24小时随时侍奉在侧的几个侍女的监视下他自信就算是稍微锋利点的纸片都到不了楚蝶衣的手上没想到她仍是想办法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对于这个堂妹他说不上什么恶感也不会有什么好感换在往日楚蝶衣死不死的和他有什么关系甚至他还要庆幸少了一个继承者的竞争对手但是现在不行!林黔冥的资料他已经翻来覆去看过好几十遍怎么看也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但就是这么一个“普通人”却差点将整个楚家逼入死地!

        幸好这个人重情楚留名自信只要楚蝶衣一天活着林黔冥便不会真的把楚家给怎么了重情的人往往都是些傻瓜这一点早在很久之前他就已经清楚因此对于这个已经失势的堂妹楚留名绝对是毫无吝啬的“保护”!但任他聪明似鬼他也想不出来楚蝶衣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自杀身亡的!

        岂止是他想不出来便是两位楚家供奉多年的私人医师也无法看出楚蝶衣到底是怎么死的!如果真的是自杀还好说但连自杀的手段都找不出来楚留名陷入的尴尬境地可就更他头疼了。重情的人往往也都是疯子。楚留名不敢想象如果林黔冥知道了楚蝶衣的死讯并误认为是楚家为了讨好他而把她给害死的话那楚家还能存在多久。楚蝶衣死都死了找不出她死法的楚留名只好很干脆地用自杀解释了她的死因。

        幸好对方并没有生疑。在得到对方的回复之后楚留名暗自松了口气而对方的回复也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早已经准备得差不多的秘密葬礼很快地就举行起来。参加的人不多甚至应该用稀少来形容就在这么一个不起眼不知名的荒郊野外连一个简单的仪式都没有曾经的楚家公主草草的被埋入地底观礼者只有两人一个是她的父亲上任家主楚安然一个是现任当主楚留名。

        看着昔日疼惜的女儿在那黑色的棺木中渐渐被土掩埋楚安然突然问身边的继承者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了吧?”

        楚留名挑了挑眉低声答道:“那边的意思显然已经不再在意小蝶了。”

        楚安然的眼中闪过一抹痛苦但却更有一丝如释重负的轻松无论如何楚家还要继续而自己终究没有成为楚家的罪人。

        “那就好”

        风中传来楚安然最后的叹息终于低不可闻就仿佛那新起的墓碑上面淡淡的红字仿佛溢着血。这里本就是荒僻的墓地终日看不见人影盘旋在附近树木的乌鸦却惊奇地见到了今天的第二批客人。

        黑色的长袍下女孩的身影莫名地颤抖着她站在楚蝶衣的墓碑前看着“爱女楚蝶衣”五个大字突然直想放声大笑!她身后的女子掩在斗篷连帽下的阴影却露出一抹苍凉的笑意。

        “参加自己葬礼的感觉如何呢我的妹妹?”

        六九中文首发

  https://www.65ws.com/a/10/10451/31107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