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冷笑话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乱(十)

第一百七十四章 乱(十)

        悠远的宫殿内被黑暗笼罩把神山和海城搅得天翻地覆的蓝肤怪物跪在地上恭敬地等待着座上人的指示。黑男子静静地听着良久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蓝肤怪物恭谨退下带走的阴影让宫殿显得更加的黑沉。

        怀中的女人蜷得像只小猫昔日的正义女神此刻却和任一个沉浸在爱河中的小女人没两样她本就是个美丽的女人伪装在正义的冰冷下冻结了她的魅力小脸上幸福的慵懒却衬得她愈加美丽而此刻眉眼间那微现的怜悯更让她平添了一份柔弱的美感。

        男人现了女人的变化低头微笑深邃的漆黑却越加深沉:“你觉得我残忍吗?”

        “王我”希弥斯抬起头却只坚持了不到一秒便重新伏下头去面对思念了千万年的人主掌着她全部哀思的王她不敢也不愿质疑只是眉角的怜悯却逃不过男人的眼。

        “比起他们所作的我只不过是小小的惩戒下这也能算是残忍么?”他笑了摇头失笑笑却更冷“我知道你是同情那两个女人吗?达芙妮?克莱狄亚?呵呵你更同情的是哪一个呢?是无从选择的达芙妮?还是那为了阿波罗自愿从千万年的自我束缚中走出的向日葵?”

        “我”希弥斯咬了咬唇处境相反却被同一个男人所伤的两个女人却是因为同样的因由达芙妮也好克莱狄亚也好她们终究不是阿波罗心中的那个人只是被同一个理由所伤的两个同样深爱着他的女人最后却做出了截然相反的选择。一个要他和自己一起死一个却宁愿牺牲自己也要让他活着希弥斯可以理解却终究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怎能算是幸福!

        “达芙妮是爱着他的”男子的眼神蒙上一层莫名幽深的黑影沉淀着忧郁“正因为开始爱了才会感受到不被爱的痛苦正因为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被他爱上所以才会感到绝望”

        “可是死了的话!死了的话、这样的结局又怎么算幸福?!”希弥斯鼓起勇气对上的却是那双淡淡忧郁的眼她下意识地闭上眼这样便看不见那双曾令她痛苦了千万年的眼神。

        “呵呵可是达芙妮不是你啊”男子的手落在她的头上轻轻地摩挲着她的冰冷的掌心却让她感觉到温暖希弥斯霍地明白了男子话语中的意思她不是达芙妮贝瑟芬妮也不是阿耳忒弥斯只要阿耳忒弥斯存在阿波罗的眼中便看不见达芙妮。

        “所以她才会绝望”希弥斯霍地感觉到苦涩彼此相似的命运让她感到莫名的害怕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却听到男子的声音继续响起问道:“如果是你的话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希弥斯哑口两个女人之间她连比较都做不到更遑论做出选择?男子笑了希弥斯却突然觉他眼中那抹忧郁仿佛更深了许多她突然觉自己仿佛做错了什么急着想要说些什么挽回却什么也想不出来。

        “傻瓜”男子的轻骂轻描淡写的掠过了女孩的心思他的眼却已经望向远方“从一开始达芙妮便注定了永远不会被爱上她只是阿波罗心中阿耳忒弥斯的影子不爱便罢了爱的话呵呵”爱的话谁又能忍受得住自己始终被当成另一个人?

        “所以从一开始您就知道了她一定不会拒绝您的邀请?”希弥斯觉自己的笑容有点苦涩“您就不担心她爱他胜过她自己么?”

        男子深深地看了希弥斯一眼缓缓摇头道:“你不懂对达芙妮来说这便是她所能要的最后幸福所以我根本不担心她会拒绝我。正因为她深爱着阿波罗才会越无法拒绝我”

        “就像克莱狄亚一样?”

        “就像克莱狄亚一样。”男子嘴角微笑愈浓眼中的漆黑却更加深沉“克莱狄亚在阿波罗心中的印象都比达芙妮更深她是单纯的爱着那高傲的太阳神这种单纯的爱恋最容易让人奋不顾身死?死亡又怎能阻挡爱情的火焰?对她这种单纯执着又得不到回应的小女孩来说为爱人而死是她们最为奢望的幸福。”

        “所以您利用了她们唯一渺小的奢望”希弥斯的声音低沉了下去她不愿指责不想指责自己爱恋的男人女人都是自私的她们是她同样也是只是——“既然您早已准备了让克莱狄亚去救阿波罗为什么还要让达芙妮去那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不一样啊”漆黑的双眼中霍地腾起火焰男子的笑声冷得让人心寒“不一样啊希弥斯。即便不是同一个人但是在阿波罗的心中达芙妮是等同于阿耳忒弥斯的存在被自己心爱女人背叛的滋味我想他一定已经尝到了吧?即便不怎么在意但是在这种时候痴痴的恋着他千万年的女人却为了救他而死在他的面前双重折磨下我想就算是光明之神的他也无法再保持冷静了吧?”

        “如是者奥林匹斯上最后的支柱也就倒了赫淮斯托斯那莽夫一个人成不了什么气候神山哼神山该乱了吧然后亚特兰斯重伤亚特兰蒂斯就算没有陷入恐慌也不能成事。神山上那群白痴除了会互相指责之外最擅长的就是迁怒和怀疑哼让他们乱去吧。有阿波罗这头受了伤的野兽在我可是很期待的呢”

        “只是”可怜了那两个无辜的女子希弥斯下意识地避开眼去不愿看他此刻狰狞的表情那眼神陌生得令她竟错以为是另一个人

        ————————

        安静的繁华宫殿里一片死寂。

        阿波罗坐倒在地上披散的头盖住了他空洞的右眼露在外面的左眼里却尽是往日所不曾见的迷惘散乱的衣襟掩盖住他健美的身躯他的身前是陌生而熟悉的女孩静静地躺在他的床上。她已经停止了呼吸她象牙白的肌肤上此刻已变成诡异可怖的蓝绿色再不复往日的美丽跌落的淡黄绸衫仿佛枯萎的向日葵一般萎落在地她的脸上却浮现出异样的美丽仿佛她沉醉的笑靥。

        阿波罗静静地看着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疼痛在滋长不愿去想的背叛却像是偷长的毒瘤一般飞蔓延不想去看和他本命相连的太阳神石却忠于职守地将自己所记录的一切传进他的脑海。

        透明的液体模糊了他仅存的一半视野数万年来他第一次看清了自己眼前女人的真实只可惜她却已经看不到了。“克莱迪亚”阿波罗呢喃着莫名的情感却在心中翻搅复杂的思绪分不清理不散剪不断。他不明白怎么只是瞬间一切都变了他不敢去想不敢去回想她那脆弱的幸福微笑他只能想着面前人的好来冲淡这份无法理解的背叛。

        “为什么”移动身影他的手轻轻地颤动着落在那张安祥的脸庞上到了最后竟是只有你陪伴我吗?只是——“为什么为什么可以这般安祥地睡着是幸福吗?为什么可以感到这么幸福?这样子的结局怎么能算是幸福!!你不是想见我吗?醒过来啊女人!我命令你醒过来!!”

        只是克莱迪亚却无法回应他了一如千万年前阿波罗自己一般的冷漠沉默失落也是一般却更显疯狂。克莱迪亚只能化成向日葵痴痴地守着注视着心爱的男子朝起暮落而阿波罗却可以疯狂!

        众神殿归来的赫淮斯托斯脸色森寒地陈述着他在亚特兰蒂斯所见到的一切心思激动下他完全没有觉身旁的挚友苍白的脸颊下深藏的疯狂他只是单纯地为着好友的康复而感到欢欣。

        阿波罗却已经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赫淮斯托斯你说亚特兰斯也被蓝肤怪物袭击了?”

        被打断了话语的赫淮斯托斯听到阿波罗的问话心中泛起一股不悦却仍是耐着性子回答道:“是的我亲眼所见。”

        “亲眼所见的未必便是真实”冰冷的语调终于让赫淮斯托斯感觉到了不对劲阿波罗却已经接下去继续说道“亚特兰斯的狡猾众所周知亚特兰蒂斯这么多年来敢向神山如此挑衅他的功劳可谓最大。赫淮斯托斯我不是怪责你我只是想问清楚毕竟这不仅关系到你我还关系到神山诸神的安危当时你是否亲眼看见了蓝肤怪物和亚特兰斯的交手过程?!”

        “没有。”赫淮斯托斯沉默良久终于缓缓地摇了摇头。

        “也就是说当时你是听到了巨大的声响之后然后赶到了现场却只看到亚特兰斯重伤在地遍地狼藉?可有看见其他人伤亡?”阿波罗咄咄逼人地追问道。

        “没有当时只有他一个人摊倒在地上。”

        阿波罗微微颔转口问道:“还记得我们那天的战斗吗赫淮斯托斯?那蓝肤怪物攻我们个出其不意便是你我亦差点吃了大亏若换成亚特兰斯你觉得他可以撑得住多久?”

        赫淮斯托斯老脸微红阿波罗的话他当然听得出其中的客气他们不是差点吃了大亏而是差一点便魂归天地如果不是阿波罗赶回得及时的话他赫淮斯托斯早已不能再站在这里说这些废话。阿波罗的话语一出他便已经明白过来仔细回想了下赫淮斯托斯便想起了当时格劳克斯虽是表现得很从容但是言谈之间却多少早有些拖延自己的意思难不成当时他们就是在准备这个事?!

        脸色数变赫淮斯托斯还没有回答他的答案却无疑已经告诉了众人。

        “你是说当时他根本就没有受伤?!”

        “不。”阿波罗缓缓摇头眼中却浮现出一丝奇异的光芒“我没有这般说过不过如果当时他不曾受伤的话想来是瞒不过你的眼睛亚特兰斯不会犯这种基础的错误但是他所受的伤是否是蓝肤怪物所伤呢?他受的伤到底有多重?却是个未知数。”

        赫淮斯托斯脸色骤变怒道:“亚特兰斯做贼心虚!这蓝肤怪物一定是他搞出来的!要不然他怎么会在我们质问前就作出这种举动!”

        “不这不一定亚特兰斯会这么做无疑便是怕我们怀疑他将蓝肤怪物的事情栽到亚特兰蒂斯的头上来毕竟亚特兰蒂斯和奥林匹斯之间的冲突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但反过来想如果真的是他们所作的那么亚特兰斯此刻完全没有必要遮遮掩掩!在外界看来奥林匹斯已经完全没有了可以战斗的力量如果是亚特兰斯设计的计划决不会这般半途而废此刻海城的大军应该杀到我们的面前才是但是”

        阿波罗微微颔嘴角却牵出一抹莫名光芒如同他眼中闪烁的寒意:“不管幕后黑手是谁此刻在他的计划中神山上的战力所剩无几而第一个怀疑对象便是海城群龙无之下双方冲突的升级是必然的。而他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躲在幕后看着我们互相消耗实力最后被他一一蚕食干净。”

        “谁?!是谁想出这么恶毒的计划?是谁这么处心积虑地想要对付我们?!除了海城还有、咦?难道”赫淮斯托斯霍地停住了口看向了淡淡冷笑的阿波罗那烁烁的金色瞳孔倒映着的却赫然正是那一道漆黑的绝望!!

        “是冥、冥域那边难道是赫尔墨斯他”赫淮斯托斯的话语再次定在了半空他看不清阿波罗的眼那里却仿佛已跨越了时光肩膀上万年前的伤口隐隐作痛那份恐惧即便是万年后的现在也无法尽释。

        “也可能是”阿波罗淡淡的笑着双眼却已是迷离脑海中那两个男人的身影却骤然重叠那一把漆黑的长剑在他的眼前慢慢变成银白那一双同样深邃的漆黑瞳孔却仿佛突然重合了嘲弄的冷笑。

        “哈迪斯大人呢!”

        六九中文首发

  https://www.65ws.com/a/10/10451/31107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