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冷笑话 > 第十二章 婧婧原来也不“小”了!

第十二章 婧婧原来也不“小”了!

        “原来···如此···”

        裴姒梵心中轻轻叹息从觉醒后便这般不断地战斗也就难怪她的神力会恢复得这般迅。算算时间自己第一次所感应到的那股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气息应该便是她在和奇美拉对战时那自己力量的瞬间爆而泄露出的气息了。而之后之所以会突然消失大概是因为当时觉醒后神力仍然过于弱小的她在剧战之后神力消耗殆尽所以自己才会无论怎么感应也寻找不到吧。

        至于奇美拉为什么会袭击林婧琪她反倒不觉得奇怪了杀死对方吞噬对方的神力以增强自己的实力原本便是三界中暗藏的法则虽然没有人公开赞成但是私底下又有谁不是这般做的?

        只是裴姒梵奇怪的是奇美拉怎么会知道林婧琪便是她的转世?但是旋即释然奇美拉应该不是知道了林婧琪的身份而是被尚未完全觉醒前的林婧琪仍不会控制而泄露出的神力气息所吸引而来的吧。

        而上一世出现了意外的她和他在失踪了之后三界中早已没有人知道他们俩的下落更何况是奇美拉这等怪兽否则若是知晓了林婧琪真正身份的它给个天做胆它也不敢动她!

        “你呢?你又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林婧琪仿佛不愿再讨论这个问题似的岔开了话题而这同样是她所想知道的问题的答案既然裴姒梵可以找上门来就代表着其他人同样可能找到她她可不愿自己平凡的生活被那一个一个到来的“大神”们给搅了。

        “我?”裴姒梵微微苦笑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这几年来我一直在找你直到一年前我突然感应到你的气息只不过那实在太过短暂了短暂得我根本什么都来不及做便失去了你的讯息。

        “然后一直到不久前我突然感觉到你的气息的再次出现虽然仍然很短暂但是对于一直在寻找你的我来说却已足够让我判断出大致的方向是在这座城市的第三中学附近然后就像你看到的那样了。”

        裴姒梵霍地微微苦笑了下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坦白说在感觉到你气息的两次都是一闪而逝之后我便猜到了你有意隐瞒自己的行踪我原本以为至少也要找上好几年才能将你给‘挖’出来却怎么也没想到的竟然会是这么巧?在进入学校的第一天之后我便在那三个男生的身上感觉到含有你的微弱气息而其中一个在你哥哥的身上你的气息更是浓得让我差点便哭了出来甚至只能故作冷漠高傲的样子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林婧琪闻言却是微微苦笑道:“我也没想到只是那么短暂的战斗竟然会引起你的注意当我闻到哥哥的身上带着你的气息的时候我便知道遭了却怎么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直接地就找上门来了?”

        听着林婧琪饱含怨怼的话语裴姒梵尴尬一笑岔开话题道:“对了来之前我所感觉到你的气息时是怎么回事?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和你哥哥平凡的在一起又怎么会故意露出自己的气息来?”

        “你以为我愿意吗?”林静气瞟了裴姒梵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怎么会知道为什么?那只怪兽突然在学校里面冒了出来!我怎么可能让它威胁到我哥哥的安全?”

        “至于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林婧琪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三界中七七八八的怪兽那么多天知道它跑来这里干什么?”

        裴姒梵微微一滞对于面前这个动不动就以她的哥哥为重的陌生的宿敌裴姒梵暗自苦笑不再纠缠这种小问题而是问起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来:“上一世的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你知不知道在你偏离了命运三女神的命运之线后三界里完全失去了你们两人的消息整个三界都闹翻了天了。”

        其实裴姒梵还有一点没有说出来正是因为上一世的林婧琪这位唯一能够感知到“他”的下落的看守者所转世的人类偏离了命运三女神所编织的命运之线三界中剩下的那两位大人之间的冲突才会越来越没有了顾忌。

        林婧琪出了事代表着那个人的下落没了影踪无论是想寻回“他”还是“他”想回来都不再可能失去了那个人这个潜在制衡的那两位大人再也没有了潜藏的顾忌彼此的冲突越来越厉害甚至连裴姒梵她们所属的一界也开始受到了波及不得不出来寻找他们。

        可以这么说这一切所有开始的直接导火索正是上一世看守者那跳出命运三女神所编织的命运之线的突然失踪。所以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所有问题的关键特别是在已经失去了那个人的下落的现在更是如此。

        只是林婧琪尚来不及回答她只刚张了张嘴却突然面色一变焦急地说道:“糟了!我哥哥回来了!他怎么现在就回来了??”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按时间来说他现在应该还在上第二节课才对啊?!

        无暇多想的林婧琪飞快地跳了起来用比刚才对付裴姒梵更快上无数倍的度在裴姒梵瞠目结舌的注视中将手中尚未喝完的牛奶“噌”地一下塞到裴姒梵的手中一手拿起遥控器关上空调一手抄起书包拉住尚处于茫然之中的裴姒梵飞快地冲入房间之中将她在床边按好摆好pose然后一手甩掉书包扔上椅子一头钻进床铺之中拼命地往自己身上加被子。

        而近在咫尺的裴姒梵更可以感觉到她收敛了全身的神力不一会儿便已是满脸通红而头上冒出的汗水更是瞬间便染湿了她的长看上去绝对是比那种重病号还重病号的那种类型。

        裴姒梵心中的惊讶尚未落下那道已然不算陌生的人类气息已出现在房门口只听见轰然的开关门声少年的身子尚未看见他的声音却已经透过了屋内的房门传了进来。

        “婧婧!婧婧!!”心焦如焚的我早已忘记了追究为什么大厅中这么凉快的原因着急地推开房门我一眼看到的便是躺在床上满脸通红双眼迷蒙烧得不省人事人事不知的婧婧。

        再想起刚才阿神那副郑重其事的说出那番话语的时候我因为急奔回家而涨得通红的脸唰地一下子苍白一片我的视野仿佛也随着我心情的沉降而变得一片模糊。

        我不知道自己那沉重的脚步为何还能移动直到我坐到了她的身边抓起了她的手婧婧的手竟是一片冰冷!(其实是吹空调吹的···)我的心陡地沉入谷底。

        “婧婧···”轻轻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我的左手握着她冰冷的小手我的右手颤巍巍地伸了出去放到了她的鼻尖我下意识地松了口气“还好还有气···”

        “嘭!”白色的枕头打翻了我的视野双眼圆睁着的少女正一脸愤怒地瞪着我口中还怒吼道:“死老哥!我还没死呢!探什么鼻息啊!什么叫‘还好还有气’啊?你是不是盼着我死好早日解脱啊?”

        “我靠!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一把拉开盖在脸上的枕头上面似乎还带着少女的淡淡幽香想起午间那在她指尖轻触的一吻我霍地满脸通红急急地将枕头甩了回去我赶忙愤怒地睁大了双眼掩饰似的怒道“你看看你满脸通红呼吸不畅双眼迷蒙手脚冰冷的样子哪一点不像是那些个弥留之际的老太婆了我这不是担心你嘛?!”

        “谁满脸通红双眼迷蒙得好像春了?谁呼吸不畅得好像哮喘谁手脚冰冷得好像是死尸了?”身手敏捷地接住了枕头婧婧的双眼一下子睁得无比巨大圆圆的仿佛看到了红布的斗牛抄起了枕头扑了过来对着我一阵猛敲“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这个坏哥哥!!”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咱们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被一个女孩子压着打而不还手呢?呃虽然古人云:好男不跟女斗但是事实上···是我打不赢她呜呜呜悲惨的生活啊天知道她是跆拳道n段还是柔道n段?

        反正不用说我这个运动细胞为负n的了便是面包陈董看到婧婧也绝对是噤若寒蝉谈虎色变以至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可以放心地搜刮东西而全然不必担心他们会找上门来。

        在经过一场极为“惨烈”的枕头大作战之后被蹂躏得躺倒在床上看着那坐在我的胸前高高的举着小小的拳头的少女心中却是一片珍宝失而复得后的那种巨大欢喜我忍不住轻轻说道:“婧婧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嗯···”婧婧拨开了挡住了视线的长眼神中露出一抹温柔轻轻点头。

        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温馨之中的“兄妹”二人突然听到耳旁传来的一声轻轻的咳嗽我下意识地转头望去却惊讶地现有一位无论容貌姿色身材气质等等等等所有可以用来形容女人的形容词全部是婧婧的不知多少倍出色的女孩轻咬着下唇正一脸旖旎神色尴尬地看着我们。

        正在饱餐秀色的我骤然一惊陡地醒悟过来我和婧婧现在的这种姿势不就是传说的*&^**^%吗???我尚未来得及露出yy的淫笑巨大的黑暗已经从头袭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婧婧!快把枕头拿开!你哥要憋死了!)”枕头下的我无力地出一串呜咽同时感觉到那比刚才更用力了n倍的小小拳头隔着压着我的枕头不断地落下。

        神啊!我这是得罪了谁了我···

        当我再次恢复自由的呼吸时已经是不知道几百个世纪过去之后了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我头一次知道空气原来是这么美好而弥足珍贵的东西。

        不过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我再次见到那脸上仍带着些许红晕而显得更加动人无比的裴姒梵的时候我仍是忍不住有一种直要窒息的惊艳感!

        这种感觉甚至比起在高三年级的办公室走廊外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和第一次在教室中看到真正的她的时候更加的强烈我感觉到自己的心剧烈地跳动着。

        这种感觉难道难道便是传说中的一箭钟情???不会的我忍不住哑然失笑不管是她还是我都绝对不会对对方产生爱这种感情我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唉呀!”轻轻呼痛怒瞪了身旁同样怒瞪着的婧婧一眼我小声地怒道:“干吗又掐我?”

        “哼!谁叫某色狼看得眼睛都直了还嘿嘿淫笑某人不丢脸做妹妹的我还嫌丢脸呢!”婧婧撇开脸去气呼呼地道。

        “呃我真的有吗?”我苦笑着有这么明显吗?

        “哼!”婧婧冷笑着没有说话。

        轻轻地咳嗽了声我转过头来说道:“对不起了裴姒梵小姐让你见笑了。”

        脸上晕红尚未完全退去裴姒梵微微一笑说道:“你实在是太客气了我们是同班同学你叫我姒梵便可以了。”

        婧婧轻轻地哼了一声看着裴姒梵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戒备神色就仿佛捍卫着自己领土的母鸡一般对着裴姒梵小心戒备地盯着她虎视眈眈。

        “咳咳···”尴尬地咳了两声我看着婧婧小心眼的样子心中却生不出一点气恼的情绪呃应该是今天太阳太大的缘故我这般想着却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微笑。

        “呃那么···”看着那只是在椅子上那般坐着全身上下却透出一股优雅气息的女孩我下意识地挠了挠头眼神中透出一抹疑惑“请问一下姒、梵···”

        “咳咳!!”左脚大拇指传来的钻心刺痛充分说明了声音主人心中的不悦而且我还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婧婧她精致的小脚不断地旋转着更似乎有在我的脚大拇指上跳芭蕾的冲动。

        看着那抿嘴而笑的裴姒梵大美女我暗自苦笑一声接下去道:“姒梵同学请问一下你怎么会在我家里的?”

        顿了一顿想起阿神曾经说过的话语我忍不住问道:“听说有两个请假回来的少女除了婧婧另外一个不会就是你吧?”

        “咳咳···”看到裴姒梵那尴尬苦笑的模样不需要她回答我也知道了她的答案下意识地斜着眼看了看婧婧一眼只看婧婧现在不敢看我的那种躲躲闪闪的样子便知道显然这件事跟她绝对脱不开关系。

        而且看她刚才那精力充沛的样子我真是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这哪里像是有病了?我看她比我还要精神得多得多更不用说那个一看就知道是无病无痛的裴姒梵了。

        我奇怪的是她们两个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变得这么熟悉了?还是说当天鹅遇上丑小鸭的时候也会催化出像英雄遇上英雄时的那种传说中的情不自禁惺惺相惜的化学成分吗?我只知道当美女遇上美女的时候必然会爆出璀璨的光芒呃大概就好像是火星撞地球的效果吧!

        虽然不清楚事情的起因经过但是结果却是显而易见的怒瞪了婧婧一眼我向裴姒梵道歉道:“真是十分抱歉给你添麻烦了姒梵同学我一定会好好管教婧婧的。”

        裴姒梵在看着这一幕的时候心中那种错愕而哭笑不得的感觉是我所不能体会的但是她那忍不住想笑却又不知为何强行忍住的神态我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不过同样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所说的话有什么好笑的地方。

        下意识地望向了身旁的婧婧却见她正对着我翻了翻白眼标准的我的动作没好气地说道:“你们两个在搞什么啊?又不是拍古装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穿越了时空呢?”

        听到婧婧的调侃我和裴姒梵对视一笑适才的些许尴尬倒是在空中扩散开去有了婧婧的这般打岔我们说起话来倒不再像刚才那般的拘谨尴尬了。

        当然在外人面前我怎么也得维持下身为哥哥的尊严脸一板我对着婧婧问道:“你还说?你知不知道我听到你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多着急啊竟然都请假了要知道你可是从来都不曾请过假的。我可是从学校里一路跑回来的结果我回来的时候看见你那样子你差点把我给吓死知道不?”

        听到我这么说婧婧微微有些感动垂下了头在我的耳边轻轻撒娇道:“哥人家错了嘛原谅人家了好不好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裴姒梵这个“第三者”的存在又或者是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当婧婧如同以往那般赖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突然觉原来婧婧也已经长大了还真是不“小”了呢!!

  https://www.65ws.com/a/10/10451/31105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