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香墨弯弯画 > 合52

合52

        杜子溪也不再什么原不胜酒力似有薄醉便有些醺醺然。

        落座时封荣拉住道:“可别喝多。”

        另只手却把玩着腰间的白纱长带万寿无疆结的式样每每费上小半个时辰方能扎成透过光色在地上形成若有若无的晕影清水般静静迂回指间。

        周遭鼓乐热闹的境地封荣那双眼睛明亮得逼人温声笑语听来那么清晰却又那么遥远仿佛隔着道看不到的屏障无法触及。

        立时隐在杜子溪眼中那些个绵狠的凄惶的毒药似的戾气彷若只是昙花现散于无痕。

        旧日时光冉冉而至只觉得回到少不更事的年月。春雨斜飞铃在檐上叮叮呤呤如层曲曲弯弯地薄薄玉屑铺成的白绒毯子那时杯中的酒虽不是罕见的佳酿但是能够和他开怀纵酒柔声欢笑也可谓是幸福的。

        颗心反倒静下来杜子溪笑道:“不会。”

        双颊如九染的纱挑起声嫣红绯色愈来愈重时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良久深深地喘口气方觉得身上都被汗浸湿。

        突地杜子溪眼望定封荣眸中闪着光彩竟将的整张人都变得寒冰消融春水潋滟的动人。

        “万岁知道为您什么都肯做的。”

        封荣真的是出乎意料许多年来远的已忘记是从何时开始于他总是含混不明如今几乎是第次坦诚直言。心中大恸几乎就想要伸手抱住然而把玩着腰带的那只手用力地紧紧终于还是忍住。

        杜子溪慢慢转急促呼吸时细柔流散的佳楠花的香寸寸透入衣襟。

        烛影摇红薰香生起蓬炬烟缓明明灭灭是杜氏近百年的繁华盛景。曾几何时权势富贵心机手段如道道丝将缠成蛹与外界的风横雨骤亳无干系。

        遇见他之前原是以为直都是样。

        个十五岁娶亲的太子似乎很正常不过。可偏偏知道他急需的不过是种势力出身杜氏的自然知道是什么样的目的。于是便是见倾心却与期盼中截然相悖不是不失望。

        洞房龙凤烛火绮软轻红喜帕被挑起的刹那缓缓抬头少年的眼睛像弯弯的月牙的手覆在他的掌心里紧紧握着再也不放手。

        那时即便是失望也不在乎……

        寿堂的光温和得几近透明透过鲜艳的喜色纵然是时光如白驹过隙纵然世事全非……他的眼眸依旧如当年般让恍如缠绵在个极温柔的梦境。

        所以无论如何也会为他已破丝成蝶即便裂骨的剧痛即便五脏六腑搅成团如无数的刀子攒钻。

        香墨瞬不瞬的望住杜子溪心里原是极乱如有绦丝被不停地搅乱成麻。

        戏乐正酣身侧突地传来恭谨的细声:“夫人皇后娘娘赐下的酒。”

        香墨只作漫不经心地侧官所呈的托盘中只碧玉酒盅精致且小巧殷翠的面上仔细描摹展翅蝴蝶。心顿时突突跳几下抬时位的封荣仍旧只是痴痴的凝望着杜子溪眼中再无旁人。

        香墨随即笑仰头饮尽。

        切似乎都尘埃定。

        么想着陈启含笑冬日霜寒本用不着折扇唯他似乎四季都不肯离手此时手中的折扇轻敲在他的腕骨之上不留神扇子滑开泥银扇面上枝头满满赤红的梅花凉似透骨。

        喧闹的戏声止正堂的屏风后传来阵清亮的笛声悠远绵长如春日和煦份外动人。

        舞姬的长袖甩过来手持新开的枝红梅成簇的花瓣犹如万朵烟花般缓缓落下。众人看到般异彩轰然叫好声不断。

        樽香鼎焚烧着幽香锦绣红毯上十数舞姬面带木雕面具粉笔描画喜怒哀乐俱不相同绞在被熏香里舞姿婆娑。长袖花枝跳动之间犹如风中的往穿梭的蝴蝶般缓缓地离御座时近时远又无迹可循。

        面具啊……

        封荣极缓慢地看向香墨安静地坐在屏风的阴影中手握着杯盏几乎是玫瑰色的眼睫低垂细密地覆盖下片浅淡阴影勾勒在脸庞深处。几乎让他有凝固般的错觉封荣眼中琢磨不透的颜色复杂地沉淀。

        横笛旋律陡转舞姬亦旋转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手中枝枝梅花忽高忽低有起有伏。只霎舞起花影扶疏中有什么幽亮忽闪忽现下细看时又失去踪迹。

        封旭陡地回眸眼里暗影深蓝:“好像有不太对劲。”

        陈启也吃惊道:“怎么会谁蠢到时派来刺客?!”

        话时笛声下拔高舞姬薄绢轻纱的长袖无处不飞花。抹寒光映亮莹翅绕些许花的细碎悄然飞来。

        所有人痴愣时陈启大喊声:“是刺客!”

        可刀锋已经直直冲到封荣面前:“昏君拿命来!”

        如梦初醒的侍卫们开始骚乱起来可因有眷隔的较远且谁也不会想到会在杜府生行刺于是便迟。

        惊慌尖叫嘶喊乱成团。

        就在时候那扇紫檀的屏风竟然从中间裂开银白的刀光把那只展翅的凤生生的切断。香墨刚自屏风前起身转时却见奔过来的封旭伸手就推到。寒刃夹起带着疾风的灼热贴着他们的脸颊瞬间滑过向着封荣刺去。

        狠袭来的刀光恰恰截断封荣的退路。

        躲不开呢!

        封荣桃花般的瞳满载震惊以及愠怒可到刻仍旧没有丝慌乱。

        那双清秀修长的手下子把刚才还护在身后的杜子溪拽到身前舞姬极寒的锐气劈来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没入杜子溪孱弱地的胸腔中。

        带着笑面的舞姬愣时封荣已经用不可思议的矫健伏低身自屏风后袭来的乐师措不及防耀眼的银光晃扎刺进杜子溪后背。封荣顺势前推寸寸步步尖利钢刃划过血肉白骨顺着他看似细白的手指牢牢地钉入前面舞姬的胸口。股已分不清是舞姬还是杜子溪的辛辣鲜血灼烫地涌上红面白里的五重锦衣袖子宛如蝴蝶灿烂的翅膀蹁跹飞翔仿佛不是去死而是去羽化飞仙。

        沉闷的利剑砸地的声音中舞姬已经倒下去。

        封荣眼睛往下沉抓到侍卫投掷过来的长刀杀意就在那瞬间迸急个回身刺去。

        回神过来的乐师要撤身已经迟长刀没入胸口踉跄的退开几步手却僵在半空不知道去捂满眼的不可置信倒下时滚烫的鲜血近乎沿着直线向四周喷洒出来红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切不过生在刹那间封荣动作如云流水如果挡在他身前的不是杜子溪的话便真的是极致优美。

        六九中文首发

  https://www.65ws.com/a/10/10441/31087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