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香墨弯弯画 > 合46

合46

        夜雨止青王府大宴群臣。

        水榭迤逦时光昼永丝竹袅袅煮酒初上最宜秋饮。

        但对杜江来年老胃衰加以气喘个毛病在饮食上不得不多禁忌于是举杯踌躇不过趁热吃半盏酒。相反是同桌二座的李原雍酒量出奇的好面吃面谈片刻之间满满壶新酒吃得光光。杜江看着不掩羡慕。

        觥酬交作处封旭起身去敬杜江。

        酒盏刚举半途蓦地身侧香息绵软香墨慢慢地踱几步在封旭身旁站定。

        檠莲焰兰膏明明暗暗的勾勒出精心勾画脸部的柔美轮廓静凝中唯有鬓边紧簪花钗在温暖的光芒里面金丝微细撩动。

        香墨只手擎着酒杯也递到杜江的眼前少几分楚楚动人却多许多的精明外露:“阁老也莫嫌弃唐突可定要吃杯才好。”

        水榭前霓裳羽衣破阵歌正当热闹的时候。

        客另辟出厅堂更有文静的消遣。青王府的昆曲班子与原本的昆山腔不同调用水磨词雅声和萦纡低缓竟似没人间烟火气。

        香墨此时突兀出现客水榭内破礼数凭添放荡众人不由得屏住声息唯有李原雍毫不掩饰的声嗤笑。

        水榭内明珠如月亮升照四周的切皆笼在光暗中连他们手中刻花杯里的青杏酿也明暗不定。可封旭清清楚楚看看见酒杯递出的刹那张纸条迅疾无声的转到杜江手中。

        “好”

        杜江起初昏蒙双目仿佛醉意熏熏轻轻地个字几不可闻。香墨笑转身退出时眸光忽地闪亮得惊人。

        酒过半酣封旭有些熏熏的待得回神已不见杜江与李原雍问安泰只道后堂去心下讶然便也借着更衣起身去后堂。

        华宴夜深后堂内水磨昆曲之声在暮秋的夜风中迎入耳中绮音缠绵可所有的切到后来不过都是褪尽颜色的残片。

        封荣的眼睑微微跳屋内并没有杜江和李原雍的身影只有香墨坐在窗前仿佛是酒意上来倦回眸见是他也不言语自顾自缓缓地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手中的水烟。

        安泰领着几个内侍伺候着为封旭换身服饰他径直坐到的对面望住的神色道:“夫人有事?”

        “昌王爷自江南回来送样很有意思的东西不过借花献佛给阁老而已。”香墨凉凉地笑吸食时琉璃水烟中还能出“咕咕噜噜”的声响犹如鸟啼凤鸣。余音袅袅后又孤寂无声。

        缓缓道:“时节江南风景如画昌王爷没有为王爷带回什么别致的礼物?”

        封旭时只是茫然地看着。似乎只是毫不相干的闲话如云如雾地喷吐而出呼吸间身上的香味象是瑞脑香的味道夹杂烟丝的气息深沉得不可测。

        他声色不动只侧脸挥挥手句:“都出去!”

        于是安泰带头所有的内侍婢都退出后堂外站得远远地封旭才轻声道:“陈启不过是打着下江南的幌子去漠北。陈瑞……他也是不可多得的良机!”

        香墨不话手指细细地抚过仙鹤腿水烟袋节节指下坚硬琉璃无暇宛如冰玉琢成。

        坐在繁烟落尽成秋色中轻烟薄雾仿佛的衣衫几乎迷眼睛。然而又有何用?不过沉香火冷妆终残半衾轻梦浓于酒罢。

        那只的金镯子如半圈新月环在腕上镶嵌的火钻犹如亮晶晶的星儿颜色如他眼眸的蓝许是晶光太过刺目封旭眼睛时承受不住转过去看身侧的影。

        远近次第的宫灯如温煦的阳光柔绵温软。封旭忽然觉他们好似污浊墨迹的影拉的颀长几乎相接那种莫明的感觉不期然间又袭上心头。

        香墨但见门帘掀动随即喝问:"是谁?"

        “是奴才!”安泰掀帘而入请个安:“宫里来人宣召万岁爷会儿驾临墨府。请夫人的示下。”

        明为请示其实是催促。香墨不得再多什么薄烟不胜风衣裙动象冰绡裁剪碎。

        由水榭过名叫小蓬莱的曲桥多少有些局促循桥转过山眼前忽然亮东靠岸为曲溪馆月色照得片通明水面似乎比白宽阔许多。

        馆中却十分冷清落地罩下设座玻璃的屏风屏中的水波载着月光流转隔开鸳鸯双厅。

        杜江坐在坐在躺椅上借着火光再次细细展开手中纸条:“李氏独芙假称远方亲眷嫁于青王康慈宫不知。”

        秋夜像水般的清凉心境潭湖水仍旧像它数十年来那样的清明但额头到脖子却片的热潮。

        身下的躺椅则早早就垫好雪白的狐皮温热而柔软触摸时象只活着的狐狸可终究是溽热。有微风带着花香把宫灯下赤红品流苏的影子吹到有光的地方来又吹到无光的地方去。风不强偏骨头却怕极吹见就开始刺痛。

        真热……似乎只需要觉醒来的时间就老……

        脚步声隐隐自传来象敲打在心上杜江手指颤竟将纸撕半。

        杜江突然惊醒将手中的纸,投进灯内淡红火苗片刻的功夫把纸舔成小块黑色的灰烬。

        李原雍转过屏风时杜江已站起身缓缓道:“老几杯酒连个时辰都顶不住不服老不行!”

        因是私宴杜江只着褐色缎的便袍周身最鲜艳的颜色不过是深蓝缠枝纹的襟缘与袖缘。极长的胡子随着话声瑟瑟落在胸前微光略带半的灰影衬得难以想到的雪白。

        李原雍在交椅上坐下神色间带几分恭谨道:“阁老春秋鼎盛倒么就真叫惭愧也是几杯酒也就顶大半个时辰罢。”

        “原雍是在宽慰啊。向来千杯不醉是知道的心地仁厚也知道的。记得当年未经仕途直接入宦以为也是个官宦子弟中纨绔之徒宫内门槛皆高却在出雨花阁时能代替内侍搀把。搀次不难搀三十年就难。难为三十年来都能搀上把……”

        宫灯流水般泻地的明亮到处倾泻起来倾泻到馆内四壁的玲珑雕刻上、他们的眼间、眉角上倾泻到像带着面具遮住的模糊色的神态中切都分明、清晰切都成活生生的。

        李原雍清晰记得氏族出身少年得志二十岁就升到户部主事。那时的杜江以帝师之尊颇得重用他曾想借此殷勤对向与李氏不大和睦的杜江取得种较为亲密的关系化解干戈。然而杜江虽和煦但党争无情终究是彻头彻尾落空!

        尘烟绮年事李原雍也显动容:“阁老……”

        杜江走到李原雍身前长长叹:“原雍厚道。做的副手也有好多年难为处处搀扶着比妹妹要厚道!”

        话的不是不突然李原雍不由怔然后才回过神来颔恳切道:“人之下万人之上君不当位悍臣满朝阁老最难。”

        杜江却忽然沉默半晌不胜伤感地:“最懂。”

        六九中文首发

  https://www.65ws.com/a/10/10441/31087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