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香墨弯弯画 > 转33

转33

        烛光猩红落在香墨的鬓上也是片的猩红。的髻上只金簪簪头为卷莲枝相托盛开的莲花。正中红宝石镶嵌出个梵文寓意信心坚定,如金刚不可摧破。

        香墨蓦然正迎上陈瑞冷峻的眼神。

        瞬息光芒流转无声。

        从那目光中辨别出熟悉的感觉如潮水般漫来清楚的记得自己第次踏足贤良祠暮春半寐光的澄凉拂过肌肤冷的像是陈瑞的眼。

        那时并不敢与之对峙那时的犹如株枯藤见光萎缩。而他便是那抹光……

        如今可以十分平静的对视着同样也可以面色毫无波澜缓缓道:“并不是……”

        明知句话不应该但还是忍不住好似箭在弦上不得不。

        陈瑞却抬手示意他不必再:“知道不是绝对不会送……”

        丝极为复杂的表情从陈瑞眼中掠而过无法触及倏忽便消失不见。样的话竟让香墨窒无言在那里。陈瑞也不再开口两人皆默然不语。

        隔着数载光阴他们曾是夫妻十年肌肤相亲几乎是最亲密。仿佛夜色里的灯与影影影绰绰掺和在起毫无间隙的晃出朦胧的片眩目光晕。可是终究是离心离德但有些事他还是最明白的。

        往事虽已陈谷可时光如水也洗不掉飨客的身份。最恨就是种身不由己命贱身由人。

        那对双生子似乎也察觉到两人暗涌的波澜明眸流转顾盼之间骨碌碌在两人身上乱转副好奇极模样。

        陈瑞心中厌烦挥袖:“们下去吧。”

        双生子福身而去室内便真的寂静无声。窗外风声阵阵仿佛是要下雨云厚闭月不知何时又被重新起的檐灯摇摇落在碧落窗纱上似是细微的层层荡漾不定的水波铺过的浅淡白光烟雾蒸腾缓慢拍打在两人身上。

        香墨缓缓低头将盖碗放在旁边的茶几上。

        陈瑞目光直是看住若无其事地打破沉默道:“们是文安侯送来的。”

        香墨惊觉仍旧垂着头手指轻轻撮弄着腰上万条垂下翡翠丝绦目光不定游移。

        “香墨们有何图谋?”

        质问时眼中已凝团寒气。

        样的语气反倒让香墨定下神来抬眼望住陈瑞笑道:“西北的商路。”

        “佟家宦途注定无望所以转而经商。士农工商商虽是最下品但谁会嫌银子多?西北虽秋冬战事不断但春夏两季却是经商的极好季节。知道手中自有商贾为筹谋。可们原本也没想要多大的肥肉口残羹足矣。”

        陈瑞唇际勾起道刻痕似的奇异微笑慢慢地:“就凭那两个人?们值吗?”

        香墨颤站起身慢慢的步步徘徊在室内纹锦的绣鞋每落步就是窸窣的声每步都仿佛落在人心上般。窗外的灯影窗内的灯影光如潮水陡地止步就仿佛成尾艳紫斑斓的鱼昂起头回答:“自然不值可是所做的……曾经做过的即将做的都会物有所值。”

        完推开门扉。

        陈瑞微皱起眉半晌无声叹口气:“记得最讨厌佟子理的。”

        香墨手扶着门手攥丝绦紧又慢慢地松开方轻轻抿起红艳的唇回头展开笑颜恍如盛放在春末里的白色蔷薇即使在夜色里也掩不住的夺目。

        “再不好也是娘家人。”

        陈瑞觉得周身下子热起来。

        那笑颜让他回想起多年前那个夜晚小心翼翼的向他跑来步履紧促的可笑。那时他已知有身孕可踮起脚孩子气地两手圈在他的劲上没有丝杂质的笑颜让他不得不佯装未闻。

        时光冉冉转眼已近十载陈瑞的眼里那样鲜艳的影在夜色里渐渐模糊去。

        回廊极长风雨中摇荡不定的灯光朦胧在脚下。香墨走到月牙门时不想那对双生子还在侯着见出来忙福身拜道:“夫人。”

        美人嗓音如歌即使是惊慌不定时也是不尽的旖旎。香墨不禁慢下脚步唇动动。句们可是情愿终究没有问出。

        有些人便是此时救也救不们生世。命该如此挣不掉躲不开有时做未尝不是害们。

        走出贤良祠时风突地止终于下起细细的毛毛雨。

        按例贤良祠下榻的向来是品大员所以门口处设置对青石狮子。雨落在狮子微微弓起的背脊上洒下的水色鱼鳞似地淡青泛银的晕染开。

        香墨突然觉得可笑起来唇角真的就勾起凑个凄凉的微笑。

        石狮子的心是石头的。

        而的心不知何时也变成石头。

        回到绿萼轩时已经是子夜时分不想还是灯光如昼。香墨知道封荣在正寻思着怎么解释封荣已扑上上来抱住的手在香墨的颈项上边细细抚摸着边低低地问:“去哪里?疯么晚?”

        香墨挣扎不开索性脱力似的伏在封荣的怀里快喘不过气来却捂着胸口吃吃地笑:“呢么晚还不睡?”

        香墨的呼吸凌乱封荣云的呼吸也跟着越来越急促就象窗外雨中的花被碾落花枝。

        “下雨睡不着。”

        潮红的面色眼睛里也带着妖异的潮湿紧紧的贴着香墨渴望地想要靠近更靠近。

        绿萼轩的窗并未因雨而关反倒是洞开的窗外海棠树随雨半凋碧婆娑的树影映在茜霞窗纱上也被雨洇湿残迹。

        香墨吃不住他的重量已被压在床上似是冷笑又似颤抖:“只是下雨又没打雷有什么睡不着的?”

        封荣笑着吻撕扯下的衣衫然后猛然用力地顶强悍地进入口中与之相悖的宛如梦呓般慢慢地着:“下雨谁又知道什么时候会打雷?”

        身体之间找不出丝缝隙缠着绕着揉成团麻也许辈子都分不开。

        不知怎的香墨抽痛起来慢慢地伸出手终究不能推开他只紧紧的抓紧身下的锦褥。

        褥上锦绣繁花在十指间绞在起慢慢地扭曲凋落。

        因身份初定还未分府封旭也暂时住在贤良祠。几日刀光剑影心神俱疲觉醒来时已是光大亮。洗漱出门时正看见对眼生的双生子躲在月亮门口不敢看又忍不住看的偷窥模样。

        封旭心情极好轻笑出声。

        双生子觉察忙回身福礼圆润的脸上爬满红晕呐呐道:“王爷可别往前运死人呢!”

        封旭闻言倒上前两步远远的辆板车车上的人不过卷破败的草席面目皆遮唯有乌云般的长垂下板沿。

        “死吗……”封旭的唇角仍维持着笑意两行泪却毫无预兆地划然落下落在脚下尘埃中。

        六九中文首发

  https://www.65ws.com/a/10/10441/31087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