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香墨弯弯画 > 转31

转31

        烟雾穿过竹帘的缝隙被割成极细的丝支离破碎。沾染着浅翠的烟冷冷勾勒出李太后扬起端丽的眉目来微微笑似耐不到封旭的见礼起身道:“入宗牒还有分府的事都不懂们和杜阁老商量着办吧。”

        午后总有风起坠赤金流苏的竹帘竟被掀上角来封旭忽然心觉有异放眼扫见那灿烂华彩的翟衣缓缓住李太后转眼瞥向封旭盛妆端凝面容棱角分明的美丽唇边向上弯起不深不浅恰是抹轻蔑的笑。

        那眼神封旭是知道的像泱渀沙漠的月亮谷潜伏见到活人时的饿狼。

        竹帘片刻便又放下帘子内人去楼空。

        封荣也起身去。

        又次俯身恭送御驾之后。

        封旭沉沉站起身来只觉得切都像是个笑话半晌不动就只保持着那个姿势。

        他想自今日起便是青王。

        可又好象只是迷糊中的个梦梦里那子音容依然历历在目未语先笑:“们同去6国”

        他系于梦中时朝臣们将他围绕起来施礼。他神色端穆谨慎的回礼。几名老臣心里不禁对赞誉有加如此知进退比皇座上那喜怒无常的主子好上太多。

        唯有李原雍愤愤草草揖随着李太后去。

        香烟袅袅片庄严肃穆里陈瑞也上前行礼棱角分明的唇边难得清晰浮现笑意。抬手揖礼时封旭就看见他仍被白布包裹右手。

        他安静的站着然后个恍惚就觉得自己如同只被拆散线绳的傀儡人偶思绪渐渐凝滞。除满眼除血之外他看不见任何东西。

        血并不是今日今日的才区区几滴覆不住他的眼。那是自漠北回到东都时遭遇暗算时所受的伤。封疆回京祖制随行兵马不许过四百。于是就几乎成暗算的良机。

        陈瑞征战沙场多年按例绝不会如此轻易的受伤可是柄刀避无可避的披到封旭的面前。

        那时候陈瑞手中的战刀早就掷丢。

        生死的刹那陈瑞用手抓住那柄几乎夺他性命的锐利锋刃。血自骨肉之间迸溅出新鲜的血看去倒和那火桃花随风满有几分相似只是多铁腥气味多那种翻飞的凄丽。

        陈瑞却不以为意似地抬手抹抹脸面上拖下条稠红无关痛痒的模样。

        可事后他知道伤口几可入骨只要再深半寸陈瑞的手就不保。

        “青王。”

        陈瑞的声音颤抖揖礼的手却稳健得像铁。

        他不必回拜只微颔。仿佛牢牢粘黏的唇吃力裂开唇齿里就似像含着块铁不可抑制的泛着血腥味抵着咽喉:“将军。”

        内侍呈上净水伺候封旭洗干净手小心用丝巾把指尖最后滴水也擦干净。然后在尊案的优昙钵华炉焚上三根新香安静的礼拜。

        是滴血认亲的最后项然后就完成他成为青王的所有步骤。

        朝臣们相继行礼去奉先殿内就只剩下封旭和陈瑞。

        此时艳紫蓝花的影方环佩珊珊地走上前。

        步步靠近身形轮廓如同从沉沉的水中缓慢浮上的清晰。在封旭和陈瑞的眼睛里烟雾慢慢消融心中皆不禁有部分收紧。

        福身礼晨昏的微黄光抹脸上好似风霜痕迹。道:“青王。”

        封旭心口仿佛有什么东西哗啦声就崩散地。

        刹那所有的痛苦所有的不甘所有的失去恍如是灌饱雨水的泥土春笋个接着个冒将出来。

        封旭最隐密处突地惊悸他不能再想低声断续吐息依稀组成个句子:“青王吗?”

        多少人事难险到底是咫尺涯。

        香墨双唇动动却没有出声。转身时嘴唇边忽地不自觉淡淡地笑。

        可是离弦之箭绝无追悔。

        李太后出奉先殿直上步辇都是笑意盈盈的。回到康慈宫李嬷嬷向来熟知的脾性忙上前搀扶落座却不敢开口。

        侍婢呈上茶李太后安静的托着。

        暮春四月绿叶更肥而红花残瘦。窗纱支起清晰可见廊下庭院中在架子淡到白蔷薇像失血色的唇。原本的杜鹃都萎谢唯有株凝紫的颜色花期尤其长不动声色眼见着春光渐老倒似不知道如何收场般。

        上好的哥窑梅子青釉色晶莹纯净宛如翡翠。握在手中虽装的是凉茶但温润的感觉指间蔓生起来。

        李太后敛笑冷眼便爆出几欲咬噬的狠意。

        偏偏此时李原雍就冲进来。

        “太后以为已经打好切万无失!”

        李太后袖子掩嘴唇轻笑:“是打可是世上没有万无失的事!”

        稳稳端起茶盏太平嘉瑞茶贵就在于茶色极白梅子青翡翠如泓茶香袅袅中恰使盏如茶。样优雅的意境终究掩不住意难平笑阴狠愈烈眼梢处渗出绯红透着睚眦欲裂的狠煞镇的李原雍倒吸口冷气。

        青王……

        李太后眼前忍不住浮起的是那个胡姬迥异与陈国子的异域痴缠何止是的手段。往日的陈王府桃花似火柳如烟烟岚成层雾霭霭模糊的夫婿陈王和那个胡姬早画粱间轻怜蜜爱对对飞春燕。

        可到底人算不如算……

        那个孩子毁胡姬步步精心而来的切荣宠。可是陈王锦:“是的长子啊。”

        长子……那两个似乎清晰又模糊异常的字眼个个跳入的脑中。

        眼里雾霭诡异地飘散游离。陈国的皇室从来重长不重嫡。那个孩子普出生宫内恩封嘉赏便源源不断。待到满月时甚至常年深居宫中的英帝也破例驾临陈王府。

        时值冬日十二月里的第场满飞雪陈王府六进十二道敞开的中门破荒的大开着御驾仪仗迤逦如潮。

        英帝却不过是件玄色便袍将那个孩子抱在怀中面上浮出难得见的慈笑。只能小心翼翼的赔笑垂。

        那时谁曾记得刚刚流逝第二个孩子凝固的仿佛成型的浓黑暗块不曾对他们有任何意义……

        猛地震双手登时个颤抖眼中浮起影瞬时崩溃打散。茶盏“哗啦”声泼溅地青绿的毯上水渍急扩散看着好像透明的血泊。

        李太后髻上的步摇凤尾璎珞极长的流苏直垂到颊畔犹在珊珊作响珠声清婉。

        李太后深吸口气两已经连打两个茶盏到底是失态。

        再抬头时手肘随手撂下桌上以手托腮终于浮起缕真正笑意:“他是青王又如何?终究不是皇帝!祖训亲王不得过多涉政很多事还是在们手里!”

        李原雍才面色稍霁尔后狠狠咬牙道:“青青那贱婢?”

        李太后不答只轻轻笑。腕子上环玉镯殷红如血衬在脸侧刻痕深重的脸颊隐隐如架上的白蔷薇失血色般。

        窗外比满园杜鹃蔷薇还要馥郁是颗香樟暮色的光自浓荫的树叶间透出像极李太后眼神。

        六九中文首发

  https://www.65ws.com/a/10/10441/31087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