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香墨弯弯画 > 转30

转30

        血相溶者即为亲。滴血认亲俗称滴骨亲《南史》里的萧综盗掘东昏候的的尸骨又杀自己的亲生儿子用自己的血液滴在尸骨上血融化不见遂识得血亲。他们自然不能挖掘陈宪帝的尸骨是逆的大罪。最后太医院的多方考证决定在碗盐水中混合封荣和封旭的血。

        样的事被安排在奉先殿进行。

        奉先殿为同殿异室的规制笾豆案、香帛案、祝案、尊案供列圣列后神牌窗外明明是柳绿莺啼却掩不住满室灰败味道……滴血认亲总要先祭拜于是鼎中香表时堆积如山烈焰焚焚充斥着股香烟熏得两列垂手而立的众臣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

        隔着香火缭绕封旭仍是只能跪在神牌下。

        样的日子杜江倒称病未到只有几名老臣在场。太医的院判已是近花甲的年纪是李氏的宗亲向深得李太后的信任。他颤巍巍的拿起碟子盐洒进水里水咕嘟咕嘟地冒着泡。

        针挑破封旭指尖时封旭眼眸如海深不见喜怒沉沉片蓝透不出来半光。

        血是挑在另个空空的青玉碟子里后院判来到御座前鼻尖上悬着豆大的汗珠子顾不得抹堪堪把另个青玉碟子举在封荣面前。

        时所有人包括向神色不惊的陈瑞都紧紧的盯着院判。直站在封荣身侧仍旧锦衣侍卫服的香墨忍不住上前步笑吟吟地道:“万岁别怕痛下就好。”

        孰知封荣懒懒自院判手中接过金针研究着什么似的思索半晌眼往上边挑抿起嘴道:“不要。”

        犹如寂静的海面陡然翻涌如狂涛片惊惶几名资历年长的老臣忍不住哀鸣似的高呼着:“万岁万岁!”

        香墨的心颤面上的笑容寸寸消退下去。

        竹帘子的缝隙渗出的道道细细的光缕如薄薄层灰雾笼李太后进去。眼看着面前的人面色骤变李太后嘴角微翘笑意更浓。

        尊案上的烟火直冲压得人双目难开封旭忍不住眯起眼。

        站在李原雍对面的陈瑞虽向来渊停岳峙但此时也有些沉不住气给香墨递个半分寒凉半分戾气的眼色。封荣看在眼中知道他的意思不由“哼”声。陈瑞觉察垂下眼眼底下浮挂着暗青。

        半晌香墨眼转声调就冷下来:“今日万岁爷不想就算们退下吧。”

        原想开口的李原雍拿捏不准时愣在边。

        院判拿不住话真假时如芒在背的跪在封荣脚下身上穿着朱红官服被汗水透湿颜色愈显得深重濡湿背。

        寂静无声的奉先殿内再没有人敢出声也不知道怎样接口。

        只有随侍内侍见尊案上优昙钵华炉内的三柱沉香烧尽忙碎步上前重又续起。

        封荣忍不住轻笑拉住香墨手臂眨巴着湿润乌黑的眼睛:“谁朕不想的?”顿顿话头转:“滴滴血烦人的事总算。四月二十八为祭药王节肯定热闹到时候咱们偷偷溜出去想也没人管。”

        封荣丝毫不曾压低的声音里含有恶意的任性香墨只有暗自苦笑。话出口偷溜也变成明目张胆的出宫。

        所有人几乎同时不动声色地侧目看竹帘后李太后看去李太后的面色到底变变已经不大好。

        紫檀槅扇上凸凸棱棱的雕花无数的光透过窗落在地碎星样撒得封旭满头满脸。他只能纹丝不动的跪在那里眼直直看着前方。面前是尊案的苏绣蓝缎桌帷捻金线绣成博古云的繁巧花样朱红牙子上坠如意流苏年头久便是每日有人清理仍永远沾有浮尘。

        夏荣冬枯朝生暮死连个物件都难逃灰败如意万年的寓意便也有些荒唐可笑。

        封荣的手仍紧抓着香墨指尖微烫袖滑落下露出的腕上堆叠杂乱以佑平安的金丝如意结缠上包金修补玉镯。看到玉镯香墨脑袋里轰地声依稀似桶热油直直灌顶而下。霎时皱起来心灰地道:“万岁好自然就好。”

        完手自封荣紧笼的手指中抽出。

        封旭蓝眼微敛暗孽渐生豆大的汗如热油顺着脊背热辣辣地往下淌。

        耳中渐渐没声音似失聪般。地间就只剩他人。

        他就个人在世上挣扎十二年不论狂风暴雨不论痛苦疾病总要独自承受。种孤独绝无间断他熟悉如同自己眼中渐渐转变的颜色熟悉的就像自己额角伤痕的形状。

        院判终于取封荣的血跪在牌位前颤抖着手将两个青玉碟子里的血混在盐水碗中。

        那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案上香烟如飞龙之翼龙舞欲腾。李原雍和陈瑞的额角都见汗。李太后也禁不住向前探探身想要看的更仔细些。

        只听“咚”声轻响圆润的血滴落入盐水中交错而过就在所有人眼中花瓣似的忽地盛开转瞬就融在处。

        似有人在后背使尽全力推封旭的身子猛然向前弓几乎跌坐在地。太阳的光线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斜斜在金砖上颤抖。

        仿佛过很久院判才颤颤站起身眼睛默默抬才看见李太后目光犀利透过汪清水似的竹帘森冷的注视他。

        院判的心“唰”地下停跳拍不敢多看。额角都是细密的汗不是不抖可再抖也不敢打手里的碗不情愿地艰涩的迈步转身来至几位朝臣面前。

        “血是溶的是青王!”

        “是青王。”

        “青王……”

        朝臣的声音犹如乱麻交织在耳中已满额冷汗的封旭感到丝活络微微苏醒些嘴唇下意识抿抿竟是微咸微苦的。

        他任由些声音乱下去理顺不清地乱下去乱到及至才渐渐从半梦半醒中脱出身来。眼中真正看到的只有面前尊案上垂挂的宪帝画像。

        腿早就麻胳膊也被压得血液凝滞般。被搀扶站起忍不住抬起头。殿中圆顶上龙云万状宝相明红只是瞬间。记忆中无数的景与人流转在身边疾驰掠过他清晰记得那有个极动听的名字叫做海漫花。

        目光转到御座那子紧邻御座身艳紫的衣裙群上蔚蓝的簇花顺着光地晕开璀璨艳丽得叫人不忍逼视。封荣只静静歪头看着乌纱折角的翼善冠都侧到边。

        脚下明明是桐油浸的金砖却似如踩在棉絮上封旭脚步起起伏伏朝着子的御座走近每近步胸口就不安分地紧缩下。跪下去躬身跪拜时掩在袍袖下的手指颤抖得厉害音调却出奇的平静:“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话出口心反倒定瞳子中便燃起凌厉蓝芒

        “王兄请起。是炎龙之脉朕的骨肉血亲不必如此大礼。”

        话是么可封荣纤细得不似子的手指则不配合的在雕龙的扶手上随意叩出串响动。

        封旭掩去神光含敛才抬起眼最先看到的只杏黄暗花四合如意纱袍的下摆团狰狞欲出盘龙的图案血线刺成两枚龙目。

        然后正对上大陈皇帝那双清澈无尘的桃花双目含着隐约笑影。

        手指依然叩击着扶手。

        六九中文首发

  https://www.65ws.com/a/10/10441/31087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