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香墨弯弯画 > 转27

转27

        雨将歇未歇下了一整夜淅淅沥沥地将整个陈宫都洇湿了。青青所居的窗旁一豆孤灯只在夜风声中奄奄那一点烛光几乎微不足道。

        青青晚饭的分例也有五六道菜小小一张桌几摆的满满落了满庭的清冷阶下的青苔又绿了。青青觉得身子一会儿在烈火中烧着、一会儿在冰窖里浸着挣扎着备下了一坛陈酿拉了李嬷嬷来共饮。

        先朝的许多东西能毁的李太后俱都毁了舍不得毁的不能毁的就收藏在康慈宫后的藏经楼里。

        藏经楼的钥匙把持在李嬷嬷手中。

        李嬷嬷最好的就是杯中物青青斟一大杯酒送到李嬷嬷面前微微笑道:“我敬嬷嬷一杯您老可别推辞满饮了罢!”

        李嬷嬷心里喜欢接过来一口饮尽还把杯照了一照道:“干!”

        青青又送一杯道:“嬷嬷心情好就再吃一杯我量浅就不陪您了。”

        李嬷嬷道:“你虽然好意请我但若不吃岂不没趣?”

        说完逼着青青饮干。

        青青脸色变得有些惨白强自一笑道:“我吃嬷嬷要陪我吃呢!”

        李嬷嬷大乐不待青青多劝大半坛子酒就进了腹中慢慢趴在了桌上。

        青青心痉挛似地颤抖两下下又上前推了两下李嬷嬷已是人事不知。

        她又惊又喜因知李嬷嬷向来的习惯就在她颈间轻轻一扯钥匙就带了出来。

        青青飞快地将钥匙收起起身就往藏经楼走。藏经阁位处偏僻天色迟了偶尔几个宦官路过也不甚在意她。可青青步伐不敢快也不敢慢装作不经意地踱到了藏经楼前。

        此时正是吃饭的时候只两个小内侍守在门口肚子饿得愁眉苦脸。见青青进来忙笑嘻嘻的上来道:“姑姑怎么来了?”

        “怎么还饿着?我替你们一会赶紧去吃吧!”

        两个小内侍还待迟疑:“我们这……”

        青青微微挑起眉:“上着锁又没有钥匙你们还怕我偷了什么不成?”

        两个小内侍虽知道藏经楼的东西要紧但也都青青究竟不是一般人便互看一眼毕恭毕敬的笑说:“多谢姑姑了。”

        内侍们相携去了青青又屏息半晌。

        弦月漫过了树梢头几只蝉虫躲藏在石缝中“吱吱”地叫个不停。青青见四处没有了人迹才拿出钥匙开了门掩门而入。

        夜色阑珊隔着屋檐下的宫灯模糊的黑暗中她踉跄着往前摸索。

        李太后是极念旧的人每隔四五天工夫总要把前朝的物件等等查看一番。在那个时候青青总是能出入藏经楼所以一应陈设自是熟悉。

        要找的东西究在何处也心知肚明。

        待拿了东西出了楼门将房门依旧锁得好好的。不远处响已起杂沓的步声她神色纹丝不露一颗心“砰通砰通”似要跳出来一般连掌心里也不住渗出冷汗。

        回到房里时李嬷嬷仍旧醉着一屋子的酒臭熏天。青青把钥匙原样放回去藏好东西。

        坐在那里似觉得冷了用手环抱着自己的肩膀缩成一团惶恐地张望着四周。唯有一碗酒。哆哆嗦嗦地一股子倒在嘴里辨不出味道只觉着苦腥。胸口一阵子翻绞猛地又吐了出来咳着、喘着象是要把心肝都呕尽了。竟再也坐不住起身又往院子里走了走。

        心神不定六神无主地游走。不知怎地那双蓝眸就占满了胸口。

        奇异的心竟然安定下来她在廊下了好一会儿呆这才回到房中“哧”一声吹灭了灯静静和衣睡在李嬷嬷身边。

        战役获得胜利以后接受“献俘”四月二十四大陈的皇帝及文武重臣齐聚在午门城楼上。

        皇帝的御座设在城楼正中封荣端坐其中身着赤色韎衣韎裳武弁服眉目端凝难得的庄静。

        献俘仪式极为严肃而令人悚惧祖例后宫女眷皆并不准许参加连内侍也一律不准出席。皇帝的两旁站立着的均是授有爵位的御前侍卫本没有香墨的位置可她偏偏破格站在封荣御座之侧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身着深红色的侍卫服连都挽在了乌纱帽中。唯一把折扇不规不矩的斜插在腰间束带之上栓在扇子顶端的雪白色的流苏饱蘸了光从朱红的官服上的坠下仿如绿堤边杨花飞絮一摇一晃丝丝分离再丝丝揉合。

        李原雍立在御座外自然清楚看到了香墨但冷冷地没什么神情再也不看她一眼只当是尘埃了。

        午门位于内城之边的中轴向北俯瞰分隔内宫与外廷的永平门安平门、昌平门中门缓缓左右打开。此时丽日当空万里无云自禁城永平门到中门广场御林卫五营云道两侧而立衣甲分作绾、褐、青、缥、黛无色鲜亮整洁连绵如海依次第接蔚为壮观。

        被压上花岗石广场上的战俘手脚戴有镣铐一块开有圆孔的红布穿过头颅遮胸盖背的正对中门下跪。

        刑部尚书趋步向前站定然后大声朗读各个俘虏触犯天地、危害社稷罪人法无可逭请天子御批依律就地斩示众。

        一身武弁服十二旒冕冠后的封荣眉猛然一扬眼神凌厉起来淡淡答道:“拿去!”

        香墨站起他身侧极目远望广场上人物皆面目模糊却不见一丝动静困惑中回头看向封荣。

        封荣见她看来才缓缓现出一点笑容。

        陡然他一旁的的两名高级武官接声紧接着二声变作四声八声变作十六声、三十二声变作百声相次联声传喝最后午门之下的所有将士皆屈膝而跪宏大声浪扬起:“拿去!”

        山呼万岁中声震屋瓦恍如野兽可怕的咆哮连脚下的地似都在为这样的声势颤抖。

        风骤起旌旗溯风窣窣乱响如泣如咽。

        香墨立于中门城楼之上烈日耀目欲盲战俘的血在一把把精钢刀下挥出如赤色浓酽的瀑花岗岩几乎被吞没。

        一片血色里她始终找不到要找的那个人。

        即便是在城楼上满溢的血腥依旧了顺风呛人酝酿一种令人呕吐的味道。封荣微微向后靠在御座的九龙雕背上以手掩唇有意轻轻对身侧的香墨话里不禁隐隐带了一丝轻蔑:“你看陈瑞。”

        武弁十二旒冕落落如星状,中缀五采玉,点点静谧地流冰凉浸没额际面容。他凝视她仿佛隔了一层雨幕依稀朦胧他想起那个雨天那个褪去衣衫只着了一件肚兜的女子深深浅浅的红被他沾湿了单薄的胸际看得见起伏的痕迹。

        而他仍不过是那个惊慌苍白的少年。

        金边玄色的九纛龙旗矗立在御座之前被风托得不住的摆动。香墨垂眉唇际只略有笑意。手中攥着折扇在这样庄重场合不合时宜的轻佻的敲着自己的手心。

        封荣也不要她回答好半晌静静地望着下面眸子里琢磨不透的颜色复杂地沉淀。

        献俘之后封荣仿佛很随便地问道:“陈瑞你身旁的是谁?”

        声音仍是由御前侍卫通传下去。

        此言一出城楼上的百官均纷纷倾身向中门前陈瑞的方向张望一时低声嗡嗡。

        香墨不由微微皱眉挪前两步俯瞰下去。

        陈瑞一身亮银的甲胄护心镜如一轮月在阳光下寒光凛凛。他的身边一人裹着乌黑的斗篷突兀的匍匐在一群武将之中孤萧凄冷的模样。仿佛觉得什么他抬起了头遥遥之中他们对上视线。

        依稀的恍如隔世的光阴极缓慢地流淌过去。

        香墨站着他跪着。

        她在城上他在城下皆无法看清彼此的。

        耳畔密密满盈着风声香墨眼睛一动不动注视着跪着的男人悄悄地握紧了拳往事如烟一一地从眼前掠过。他们之间曾有过许多的旖旎时光仿佛久远的梦境。可是最先的浮起的印的最深的仍是碧液池天青色的锦缎袍子在水间挣扎起伏簇拥着雨落的涟漪。湛青的眼掩在血里深到骨髓里的狰狞怨恨。

        再多的旖旎都已湮灭在十丈红尘的烟火中。

        她慢慢地退回了原位心里想着终究是脱不开魔障。

        此时陈瑞已回道:“回陛下是青王。”

        并不用人通传陈瑞的声音响亮盘旋震的城楼上的百官几乎是惊呼着喧哗起来。

        封荣似半晌才明白陈瑞的意思他慢慢地吸了口气半自语似的喃喃说道:“哦?朕怎么没记得加封过这个一个王啊?”

        陈瑞已奉召上了城楼重重的铠甲随着步履出呛然的声响低微而刺耳。跪于封荣面前时露出里面官袍下摆耀眼的赤红像是一渠铁水泼洒。

        他沉声道:“启禀陛下青王是先帝加封的。”

        一侧李原雍骤然有些失控地愠怒和狂乱地大声叱道:“放屁!”

        风起卷着战帜飘舞不羁。杜江椭圆的长长帽翅微颤缓缓接过:“陈瑞你好糊涂事关天家无凭无证你可是活腻了?!”

        然而杜江声音虽平缓下来却像冬日结冰的湖一样底下终究是一片暗涌。

        陈瑞叩一拜阴隼一样的眼缓缓抬起。

        “回阁老臣下有凭有证!”

        他唇角牵起一丝讥讽的笑容双臂高举袖在风中飘扬。

        双手间是一块玉佩。

        李原雍面孔顿时雪白强自镇定。英帝时宫制的玉佩识得的只有几个老臣其实辨别真假极易但他们均拿在手中翻来覆去掂量许久就好像真能看出什么别样玄机似的。最终落到杜江手里他只瞥了一眼抬起头来面色淡然道:“东西确实是真的。”

        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仿佛在斟酌着什么一双玄色朝靴几乎是无声无息踱到封荣面前出人意料的将玉佩双手奉与封荣道:“万岁兹事体大还请移驾到内殿吧!”

        话却是寻常人家长辈的口气。

        封荣低垂着头仿佛在想什么脸庞上若有若无浮上浅浅一缕笑。

        香墨一直看着他手间仍轻轻敲着折扇。几和扇身一样长的流苏仿佛绽开的白花伴随她缓慢的一摇一晃。扇是贡品名曰莞香。传言此木伐下时须由莞香的洗晒少女捂在胸中以取女儿香。

        那股暗香软软隐约纠缠幽幽沁人。

        因离得御座近了杜江闻到了。封荣自然也闻到了他的眉端渐渐舒展开来过了片刻嗤得一笑:“就依阁老。”

        六九中文首发

  https://www.65ws.com/a/10/10441/31087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