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香墨弯弯画 > 承

        巧蓝是早于宫使一日到的平洲。

        定安将军十年来第一次返回东都朝谒新皇。然而本应一个月前就到东都的队伍被突如其来的暴热耽搁在了平洲。

        平洲的驿馆是两进的院落七月里即使是夜晚也似燃着火炙热的连呼吸都被凝结住了而巧蓝依旧披着一件漆黑的斗篷在侍女引领下进了内堂。

        院子里几株狭长的白玉簪开得如月皎洁巧蓝身上犹带着玉簪的清香跨过门槛伸手掀落兜帽的同时一股极其浓郁的香气向她扑来巧蓝一愣细细分辨不由一惊长居宫中的她知道那正是长期礼佛的人才能沉淀凝结出的檀香。

        侍女朝着向室内帷幕之后轻声说:“夫人人来了。”

        片刻后帷幕动了动。

        室内数盏灯火光芒通彻隔绝内外的锦帘明明布料厚重此时在灯下也变得极轻极软。交错绣着葱倩与黛紫飞鸟的锦帛帷幕内室的人影淡淡照在其上。半晌后才伸出一只蜜色涂着丹蔻的手慢慢拨开了帷幕。

        松花色的缠枝袖下露出手指一串沉香佛珠漫不经心在指间绕着。一百零八颗的佛珠佛头上的藏青色流苏一直垂在桃红色的裙上随着微缓的步伐慢慢扬起又慢慢落下。

        看着那张因眉深目重而变得浓艳的面容巧蓝眼渐渐模糊只觉得香墨周身笼了一层晕光缓缓跪在地上颤声道:“私逃宫婢巧蓝见过墨国夫人。”

        香墨上前扶起她微微蹙着眉问:“巧蓝出什么事了?”

        巧蓝抬头警醒地四下看了看方才眼神闪闪地看向香墨。

        “有什么话就说无妨的。”香墨遣下了侍女才偏着头看她那双似是被香火迷蒙了一样的眼睛微微眯起来说:“那人近两三年都不曾进过我的房间了。”

        香墨说得毫不在意巧蓝却不禁陡然一惊沉默了半晌方才哽咽出声:“主子她……在一个月之前已经薨了……”

        香墨闻言只觉得心突然涨大了挤得她透不过气来耳朵里听了一个夏天的蝉声像耳鸣一样震得她缓缓后退坐在椅子上。转眼盯着窗下白玉簪花眼睛渐渐模糊但她马上低头垂下了浓密的长睫掩住了泪光。神态端然可手死死攥住佛珠心跳还是慢慢慢慢地渐渐沉重起来:“她最后都说了什么……”

        巧蓝低泣:“主子说她很幸福请夫人您不要挂念……”

        香墨鸦翼似的睫毛瑟瑟地抖着良久方道:“她是太后怎么送走的?下毒?白绫?还是五马分尸?”

        “那日主子去了康慈宫喝完茶回来睡了个午觉之后就腹痛不止然后就……”

        却不待巧蓝说完香墨猛地睁眼几乎是恶狠狠的瞪着她厉声道:“太后为什么突然对她下手?!我以为就算她忍不住也要等一段时日才对燕脂下手为什么这么早?!!!”

        巧蓝本不想说却在此一瞬间瞧见香墨眼中已凝了一团戾气不禁心头一突一时也不知如何只嗫嚅:“因为……因为……主子和陛下有了私情被李嬷嬷撞见……”

        室内的檀香凝悄无声息的固空愈见浓郁巧蓝的声音在耳边隐隐回荡如同远在千万里之外。香墨手指与沉香佛珠紧紧纠结全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这一阵恍惚似是有一生那么长却只是一刹那。

        “所以她说很幸福?”

        巧蓝再也忍不住掩面而泣:“是的夫人请节哀……”

        “我知道了。我这里你也不能久留你仓惶出逃看来也没带什么我给你准备些银钱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

        待侍女送走了巧蓝香墨坐在那里很久很久不出声音眼却愈来愈模糊只在朦胧间看见室内的灯火明亮的照着。一片耀眼到了极处的光芒里燕脂的笑颜是恍惚幻在眼前她看见燕脂站在陈王府的角门外暮夏时落日迷离明明是泪流不止却依旧勉力笑着的燕脂。

        那是姐妹最后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到现在连她最细微的神情都还清楚记得。只是今生在不得相见终究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香墨缓缓松开自己的手狠力的将手中的佛珠扯下来念珠穿在藏青的丝绳上非常结实。只扯下了一个剩下的珠子在线上轻轻地滑下去哗啦啦的洒满了一地。这一响让香墨一惊方回过神从椅子上起身。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勉强微微颤抖着手脚来到内堂。一把将佛龛上供着尺余高的白玉观音惯在地上羊脂白玉断成几截。她随即抄起鎏金香炉又砸向那些白玉碎片一下又一下直至将白玉观音砸的粉碎。

        身上被汗湿透了沿着身子淌下倒似被刀子一道道地割开血涌了出来。

        第二日天气仍是炎热难耐即使平洲驿馆花木浓荫还是抵受不住暑气。陈瑞不耐索性叫了戏班进来在临水而设亭台里喧起了鼓乐曲目是《伍子胥传》。一时水清乐来倒也清凉一片。

        平洲并不是什么繁华之地因而不论伶人怎样将声音掐得凄凄切切仍旧只让人只觉得恹倦。香墨强打精神去看一旁坐着此次一同赴京的陈瑞和他的正室夫人安氏新纳的第七房宠妾契兰。

        安氏到底是名门出身此时一面摇着手中内制团扇一面蹙眉对陈瑞道:“按例先皇守丧三年期间不宜乐宴吧?”

        还不等陈瑞答话契兰便拿着丝帕掩唇娇俏一笑接口道:“姐姐出来了哪里还有那么多忌讳咱们只图个高兴就好了。”

        安氏以扇掩唇微微一笑一派大家闺秀的仪态。只有坐在她身侧的香墨才听见极为轻微的一声:“蛮子!”

        而契兰正是出身南夷。

        台上的人刚唱完伍子胥自刎前的最后一句唱词:“吾死后将吾眼挖出悬挂于吴京之东门上以看吴灭亡。”

        那时香墨还在想这个可怜的人到死都无法看一眼自己的故乡。然后宫使的报丧信就到了。

        香墨面色如常倒是安氏面上神色几转脸上浮起一层十分奇异的微笑慢慢地对香墨说:“妹妹节哀。”

        语音温柔仿佛感同身受的哀怜。

        “也好去了也是孝敬先帝爷不算她福薄。”反观香墨扬声极为爽脆一笑:“还好这出戏刚好唱完了不然今晚可得惦记呢!”

        契兰冷冷一哼毫不客气的揶揄道:“倒真想的开呢!”

        香墨则仿佛没听出话外之意仍旧笑说:“妹妹谬赞了”

        契兰还待说什么陈瑞已经状似随意的开口:“你的佛珠呢?”

        香墨声音与神情一样含笑无波一字一字都咬得极清楚:“不小心扯散了。”

        戏散人散难得的陈瑞也跟香墨回了房在室内绕了一圈之后伸手捉住香墨的下颌细细地打量着她微笑着说:“你那尊专程请了活佛开光的白玉观音呢?”

        香墨仰迎着他嫣然一笑眼神晶亮不答反问:“我们什么时候走?”

        陈瑞忽的恍惚了一下随即不禁失笑:“你究竟是聪明呢还是糊涂?”

        说罢忍不住伸手抱住了香墨香墨挣了一下然后还是乖乖地把头靠在他肩上。

        “有的女人高兴时笑得最漂亮有的女人喜欢上一个人时笑得最漂亮有的女人生气时笑得最漂亮。而你别有所图的时候笑得最漂亮。

        陈瑞掌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纱烫在她的肌肤上近在咫尺的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

        香墨难以自制的起了一身寒栗然而他们离得那样近她连躲避也无处可去只得任凭他用极冷的目光寸寸钉住她。

        “我就是别有所图你不也还是十年阻我赴京?”

        陈瑞轻笑:“你知道了?有这么明显吗?”

        他的声音在耳畔那样坦然坦然的令香墨生出一种难言的滋味细细分辩竟像是怨恨。

        ***************************************

        戏台是搭在平洲城内一处偏僻的空场上锣鼓丝竹嘈嘈切切响起时台下的人则是寥寥无几戏台上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在陈国胡人的戏班在每个城镇初时受到的都是冷遇。

        不多时饰演卓文君的莫姬款款而上金花银地子的长缎水袖轻振髻上插着的金步摇顿时摇曳生姿流水一般地淌出汉时往事重重楼台下痴情男女又是一场戏开锣。

        微倾头他的司马相如不用弹奏只扬声高唱唱的是一曲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皇。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眼风若有若无扫下台去台下不知何时已是人头攒动兴致勃勃看着听着。

        待见到他目光转移时不约而同的猛然爆出阵阵喝彩之声。

        他扬眉一笑抬眼即不看卓文君也不看台下只是看向天的尽头。

        尽头之处一个烧的火红的圆日正在落下火红霞云横卧苍穹。映得他的眼他眼下的平洲都染了一层橘红然而似只是转瞬之间圆日已经落在天尽头。黑暗迅铺陈而出。

        他目睹此景本应哀愁感伤的心口蓦然就被一种莫名且强烈的情绪所感染不禁扬眉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郎声高唱道:“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音色间已无了缱绻柔情而是说不出的豪情壮志。

        唱罢下台后台是一间阴凉的屋子青红碧翠的廉价戏袍累累地堆满了临墙几个木箱子当中一排桌椅桌子上是一排铜镜。他结果手帕胡乱擦了汗正看见数十名官兵在后台翻箱倒柜的搜索着什么不由皱眉问道:“怎么了?”

        班主阿尔江犹坐在那里悠闲的抽着旱烟。“好像是哪个大户人家的侍妾跑了。”

        说完磕了嗑烟杆冷不防一阵风扑来磕出来的烟灰又都落在阿尔江一直吹落在胸前的苍白胡须上。夹了烟灰的灰灰白白的胡子一路垂在天青的胡服襟前也不在意继续抽着旱烟倒是他看不过弯身替阿尔江擦着胡子。

        莫姬坐在妆镜前一边卸妆一边由镜里朝着一笑讥诮道:“蓝青是不是你又把人家的魂给勾跑了啊?”

        蓝青并不理会莫姬见搜索的人走远了才迅疾地敛起眉峰在微微上挑的的眼角忽然散射出凌厉的寒意对着阿尔江身后的幔帐道:“我知道你躲在里面人走了你出来吧!”

        那帐幔泛着焦黄的颜色已是陈旧极了。蓝青说完半晌幔帐微动自里面走出一个女人。

        蓝青眯起眼睛看着她。

        出来的是妇人装扮的女子看起来二十四五的年纪身量不高浓丽眉目倒也称得上是个美人。

        “唉?还真是躲在咱们班子里了?!”莫姬惊得一呆懒洋洋地站起身擎了烛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尖锐地笑了起来:“不管你是谁快走吧别给我们带来麻烦!”

        烛光晃晃的落在女子身上如同游动的小蛇粼粼照耀下清晰可见女人身上月牙白的纱裙已染了沙尘昏黄的污渍中仍能看出其上纹绣繁复的精巧花纹。蓝青不禁眉皱的更深戏班子里这样的绢纱衣裳即便是上台也不用不耐脏不耐洗禁不起任何撕扯价钱却昂贵无比。

        女人在蓝青冰冷目光下仍坦然地微笑着浑不畏惧只是面上遍是尘土。目光缓缓转过蓝青和莫姬最后落在仍旧抽着旱烟的阿尔江身上。迈步上前福身一礼道:“老爹求你带我走。”

        这样大胆的说辞连蓝青都不禁一呆。

        阿尔江磕了嗑烟袋笑眯眯的问:“你想去哪?”

        “东都。”女人毫不犹豫的回答眸子里映着火犹如火烧云霞散着炙人的灼热明亮。

        迟疑了一下又道:“就是不能带我去东都哪怕带我出了平洲也成。”

        蓝青唇角不耐的抿成一条直线打破了面上一贯的冰冷现出了焦虑和讥讽搀杂在一起的神色:“老爹别惹麻烦。”

        女人似乎误会了蓝青的顾虑迟疑了一下便很快的褪下了手腕上一对翡翠镯子颈间的金锁以及上的簪钗流丽的金翠之光一股脑的都塞进了阿尔江老爹的怀里。

        蓝青莫姬以及阿尔江一时皆被竟被骇住呆了片刻抬手蓝青细而长尖细若女子的手指似乎是不堪重负地擎着宝石的戒指。其实不用看也知道只戒指上镶嵌的锡兰猫眼就已经能买下十个这样的戏班子。

        蓝青抬眼再次看向女子蓝宝石似的眼瞳泛起微淡的波纹。像是在冷笑又像是在嘲讽:“你把你身上东西都给了我们就不怕我们私吞了然后赶走你就是到了东都你没有银钱难道去乞讨?”

        “我娘家在东都家境十分殷实倒不用我去乞讨。至于你想私吞赶走我我便去跟我丈夫说你们拐带了我私奔。”

        女人悠然说着声音柔和。因簪钗都卸了本就凌乱的髻就散了半边戏台后的烛火并不明亮斑驳的光影里。女人明亮到藏不住一丝阴霾的眼神看向蓝青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弯弯的竟有一丝很无邪的味道。

        自知已经惹上了麻烦的莫姬头痛似的摸了摸额头:“原本跟你私奔的情郎呢?”

        女人的眉微微纠结了一下沉默了片刻才道:“卷了我的东西跑了。”

        事实证明女人的同情心是极容易泛滥的上一刻还在想怎么赶走女人的莫姬转眼就有些眼泪汪汪的看着阿尔江老爹和蓝青:“算了我们留下她吧。”

        阿尔江老爹笑意更浓:“路费虽然不怎么够正好咱们也缺人叫她帮把手打打杂也好。”

        “老爹!”蓝青一惊声音也不由高了:“这怎么行?!”

        女人却不领情冷冷一笑:“你们别在这里唱红白脸那些个东西够你们在平洲和东都之间走上十趟了!”

        蓝青也不由得轻哼一声:“你不过是个逃妾走出去你自己看看除了我们谁敢带你?!”

        说完毫不客气的将阿尔江老爹怀内的钗环掷到地上。已经被踩乌黑青绿地毯上一时珠光飞溅一枝金花簪子落在女子脚下缀饰的璎珞犹在珊珊作响。女子一僵但只能恨恨的站在哪里手指不受控制地蜷曲起来似是用了极大的力已将自己裙捏出一条紧促的折痕那双眼因怒瞪的浑圆倒似一只被惹怒的猫天真而倔强。

        连莫姬都觉得十分有趣嗤笑出声:“走吧我带你出去。”

        女子垂着头就待随莫姬出门走至门口时不知是想起什么缓缓回过头一对清澈眼失了距荡似的带着迷蒙的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蓝青心中猛地泛起一种怪异的感觉这感觉仿佛是熟悉的然而面上依旧淡漠只一双蔚蓝的眼似是深不见底烛光下流转动人:“你叫什么名字?”

        “香墨。”她缓缓开口眉宇间锁着浓浓困惑:“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蓝青的眼不禁微微一眯唇边轻轻抽搐冷声对一脸讥诮的莫姬道:“莫姬你去带她下去换身衣服她身上这身皮你也别贪小便宜偷藏下来记得一定要烧掉。”

        莫姬不敢再笑连忙带了香墨出去。微摇的烛火落在窗纱上一点点跃跃的光而香墨从窗前走过的影投到了窗纱上剪影纤柔秀逸

        直至那影渐渐从薄纱上消失。不过是短短几步的瞬间反而漫长得犹如徒步走完整个黑夜。

        直至隐隐传来莫姬肆无忌惮的笑语:“你可当心别被蓝青锁了魂去。”

        蓝青才知道自己一直屏住了呼吸。

        一旁阿尔江老爹蹲在地上一面抽着旱烟一面拾起地上的金钗呵呵笑道:“赚到了赚到了!”

  https://www.65ws.com/a/10/10441/31086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