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天凤传 > 第十章 魔兽惊现

第十章 魔兽惊现

        解开心中不少疑问後,舒逸风就在轩辕秀菲的指导下开始了正式修练,不过轩辕秀菲教他的,并不是想像中好像修练武功似让真气在身上的经脉按照一定线路行走的功夫,而是一种集中精神的法门。

        据轩辕秀菲所说,一般的煌使在觉醒後,应该就可以比较容易的使用自己的能力,而要增强的话,只能通过不断使用,这也是为什麽有部分煌使十分好战的原因。但她所教的这种出自自己家族的独门秘法,即使不通过战斗,修练者只要通过冥想就能增强力量。

        当然,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事,有得必有失,这种方法比起通过战斗来增强力量的增长速度会慢很多,但优点就是不需要冒险,而且休息时间也能进行,可以说是最安全和稳定的修练方法。

        「等等,既然其他煌使一觉醒就能掌握自己的力量,为什麽我会例外?」舒逸风挠了挠脑袋,不解道。

        「我也不是太清楚,以後我想到再告诉你。」轩辕秀菲含糊其词的回答道,心里面却提醒自己以後要小心说话,不然还不知会被舒逸风找出什麽漏洞。

        其实轩辕秀菲心中明白,舒逸风之所以会这样,多半是因为他身上潜藏的力量上次只是因为保护自身的本能才会爆发出来,而在他不再危险後,又再潜伏起来。说到底,舒逸风真正觉醒的时间应该是一年後才对,现在被迫提早觉醒,还不知会不会留下後遗症。

        舒逸风对此也不是太在意,因此没有多想就相信了轩辕秀菲的话,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後,就闭上了眼睛,按照她所教的冥想方法,由最初的步骤开始认真修练起来,那就是在脑海中不断想像能使出属於自己的力量。

        过了半夜,轩辕秀菲的目光没有在舒逸风身上离开过,一直在旁观察他的进展。虽然她教的修练方法不会有任何危险,但对於舒逸风这个特殊的存在,她可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唯恐会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

        终於,舒逸风再次睁开眼睛,轩辕秀菲也偷偷松了一口气。

        舒逸风缓缓抬起右手,昏暗的房间之中突然闪起一点光亮,在他掌心之中凭空出现了一团如拇指般大小的火焰。

        虽然这团火焰是如此的微小,但对於首次凭著自己的意志发出火焰的舒逸风来说,已经是一件足以让他兴奋不已的成就。

        接著,舒逸风默念著要火焰消失,火焰立刻随著他的意念消散。之後,他又眨也不眨的凝望著自己的手掌,结果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是毫无变化,没有一点动静。

        舒逸风的神色慢慢变为失望,因为无论他如何凝神努力,控制风还有控制空间的能力都使不出来。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比起火,舒逸风倒更喜欢风的能力,不说别的,只说可以在天空中飞翔就足够吸引他这个喜欢自由的人,更重要的是,真的遇上危险的话,逃走也能逃得快点,不过这没出息的想法他当然不敢说出来,不然轩辕秀菲不立刻又抽剑出来指著他就怪了。

        「难道真的只有遇上危险才可能激发你完整的力量?」见辛苦了半天,舒逸风才能发出一团吹口气都能吹熄的火焰,轩辕秀菲显然很不满意,一双美眸满含深意的紧紧盯著他,喃喃自语道。

        「奶不是想说要再杀多我一次吧?」舒逸风瞪大眼睛,骇然道。

        「好主意!」轩辕秀菲狡黠的笑道。

        「奶想也别想,如果这次我再失控,我可不敢保证还会像上次那样在最後控制得了自己。」即使明知道轩辕秀菲只是在吓自己,但舒逸风还是禁不住慌忙道。

        「那次如果不是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才不会被你打败。等你能自由控制力量後,我们再比一次,我肯定能赢你。」轩辕秀菲气鼓鼓道,上次可是她第一次在和同龄人的战斗中落败,也难怪她会如此不服气。

        「算是我输了不行吗?就不需要再比了。」舒逸风哭笑不得,提早举起了投降的白旗。

        「谁要你认输了,如果不能真正打赢你,又有什麽意义?」轩辕秀菲狠狠瞪了舒逸风一眼,如果说舒逸风最令她不满意的地方是什麽,那肯定就是没有一点上进心,只愿意过得过且过的日子。

        舒逸风在这时才发现到原来轩辕秀菲有著这样强的好胜之心,对於只想风平浪静过一生的他来说,这确实是不能理解的事。同时,他更自以为是的认为又发现了一个轩辕秀菲留下来保护自己的重要原因,那就是想让他发挥出力量後打败他,以报一箭之仇。

        「好了,今晚就到此为止,我们明晚再继续修练。还有,这给你。」轩辕秀菲从黑色手镯中拿出四个好像由铁线绕成的铁圈,不等舒逸风有机会说话,又接著道:「这是我以前使用过的负重环,可以随意改变重量,每一个的最大限度是一百公斤。由明天开始,你戴在四肢上,从五公斤开始进行负重练习,你的体质实在太差,不锻链可不行。还有,以後等你基本掌握力量後,早晨还要和我进行对练。喂!你趴在床上做什麽?我还没有说完。」

        随著轩辕秀菲的话,舒逸风的脸色越变越难看,到最後终於承受不住,痛苦的低哼一声,趴倒在床上。白天有纪妍妍监督复习,夜晚有轩辕秀菲逼迫修练,他的日子本来已经够凄凉了,现在看来,轩辕秀菲竟然连一点悠闲时间都不留给他,这还让他活吗?

        「不要给我装模作样,我想你应该清楚一点,我没有可能时常在你身边保护你,如果真的有事发生,你就算不管自己,那妍妍怎麽办?」轩辕秀菲俏脸一沉,冷冷道。

        「奶说得对。」舒逸风猛的坐起身来,眼中射出的坚定和刚才的不甘愿判若两人。

        只是几天时间,轩辕秀菲就已经十分清楚纪妍妍在舒逸风心目中的重要地步,现在一试果然如此,但她并没有因为诡计得逞而暗自高兴,反而生出一种从未在心中出现过的莫名感觉,让她十分不舒服。

        「你明白就好,那还不快继续!」轩辕秀菲暗暗摇头,将不明的思绪抛出脑外,沉声喝道。

        「嗯!」舒逸风应了一声,再没有任何埋怨,全心投入到修练之中去。

        轩辕秀菲的话让舒逸风坚定了一定要好好修练的决心,因为轩辕秀菲没有可能一直留下来,始终是要离开的,到时候如果真的因为他的懒惰而让纪妍妍受到伤害,那他将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风平浪静的两天假期很快就过去了,表面上一成不变的学校生活又再度开始,只有舒逸风明白以前还算悠闲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按轩辕秀菲制定的训练计划开始修练的前几天,他确实很不习惯,甚至都疲累得忍不住在课堂上睡著了。不要看每一个负重环的重量只是五公斤,好像并不重,但一整天下来,对身体的负担可不简单,何况他还要在纪妍妍面前装作若无其事,那就更困难了。

        不过在咬紧牙关挺过开始时最辛苦的几天後,舒逸风也慢慢适应下来,虽然他的力量并没有明显的提升,但却无时无刻都感到自己充满精力,即使只睡以往一半的时间,也不再觉得睡眠不足。

        在这其间,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就是三班在第二场足球赛中轻易获得了胜利,紧接下来最後一场的对手正是师韵所在的一班,不过在比赛当天,师韵并没有再次出现。

        当然,这对於舒逸风来说,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如果不是李想几乎整场比赛都在他耳边哀怨,他是否会发现这点也成疑问。

        但舒逸风想不到的是,就在比赛结束後的第二天,他和师韵这两条本来永远不会有任何接触的平行线有了第一次交集。

        趁著体育课自由活动的时间,舒逸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打算偷偷溜回教室补个觉兼进行短时间的冥想,对於现在的他来说,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尽快拥有强大的力量——可以保护自己还有身边所有人的力量。

        意外的是,在教学楼下,舒逸风碰上了看样子好像是刚回学校的师韵。本来他是想装作没有看见的,毕竟说起来两人还不认识呢,但见到师韵的路线和自己一样,出於礼貌,他也只好放缓了急忙的脚步,有点傻的打招呼道:「奶好。」

        「你好。」师韵微笑著点头回应。

        虽然师韵表面上看起来和平常没有任何分别,但不知为何,舒逸风却觉得师韵好像没有一点精神似的,而更让他心生疑惑的是从师韵身上透出来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使他生出不好的预感。

        「奶的脸色不太好,没事吧?」虽然和师韵并不熟悉,但舒逸风还是忍不住问道。

        「没事,只是觉得有点累,谢谢你的关心。」师韵略一愕然,笑著摇了摇头。

        既然师韵说自己没事,舒逸风只好压下心中的疑问,不再追问。他可不想被师韵误会自己和其他男生一样对她起了心思,无事献殷勤。

        两人就在楼梯上静静的往上走著,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舒逸风还真想加快脚步,省得陷入这种难言的尴尬中。

        「如果奶真的不舒服的话,还是去医务室看看比较好。」一班和三班的教室不在同一层上,在走上三班所在的五楼後,舒逸风停了下来。

        「有需要的话,我会的。」师韵微微一笑,「你的名字是叫做舒逸风吧?看来果然和我朋友说的一样。」

        「啊?」舒逸风想不到师韵居然会认识自己,当他刚想问师韵口中的朋友是谁时,师韵却已继续朝楼上走去。

        舒逸风还以为师韵是懒得搭理自己,顿感无趣,也转身向教室的方向走去,但走不了几步路,他心中那莫名的悸动变得更加强烈,在走到教室门前时,他终於还是忍不住回头走去,结果却见到师韵已经晕倒在楼梯上,顿时吓了一跳。

        「拜托!奶怎麽早不晕、迟不晕,非要晕在我面前。」舒逸风心里叫苦,好像做贼似的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人後,才连忙走过去将师韵轻轻扶起。他感觉触手处充盈著柔软的弹性,不由得心中一荡,吓得他连忙收摄心神,压下绮念。

        在肯定师韵确实是昏迷过去後,舒逸风不禁在心中苦笑,也顾不上如果让别人看见这情景会有怎样的後果,将师韵抱起後,就重新下楼往医务室跑去。

        「看来这段时间我果然走霉运,怎麽尽被我碰上麻烦。」舒逸风一边抱著师韵柔若无骨的动人**,「享受」著可能对其他人来说是求之不得的飞来艳福,一边暗叹道。

        虽然舒逸风不断祈祷著,但在去医务室的途中,还是无可避免的让他碰上几个学生,这些人在见到他和被他抱著的师韵时,都无一例外陷入了石化状态,看情况没有一段时间都不可能恢复过来。

        舒逸风对此只感头痛不已,只好加快步伐向医务室赶去,同时希望不要因为这事而传出什麽不好的传言,不然他绝对会成为全校男生的公敌,那情形只要想想就足以令他不寒而栗。

        到达医务室,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舒逸风就好像躲瘟疫般在保健老师惊讶的目光中匆匆离开。要知道,如果是其他男生的话,哪有可能放过这种可以给师韵留下好印象的难得机会。

        其他人哪里会知道,对於舒逸风来说,现在的他已经是满身麻烦,可不想再多一件,但过不了多长时间,他就深深体会到未来的发展根本就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

        一堂课下课後,以李想为首的一大帮男生就团团围在舒逸风周围,让他想逃也逃不了。

        「听说师大美人刚才昏倒过去,是你抱去医务室的。」

        「不是吧?消息传得这样快,学校里面哪来的狗仔队。」舒逸风一边心里打鼓,不知围著自己的这帮色狼会怎样对付自己,一边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著看到这事又传出去的混蛋。

        「师大美人的身材不错吧?你有没有趁机占便宜?放心,大家一场兄弟,我们不会出卖你的,你就说老实话吧!」李想亲热的拍著舒逸风的肩膀,暧昧的问道,其馀各人也是一副猥亵的模样。

        「你们这帮混蛋脑子里面除了这些外,就不会想别的东西了吗?」见到连不远处的纪妍妍和轩辕秀菲都盯著他,等待著他的回答,舒逸风不由得趴在桌上,用近乎痛苦的声音呻吟著。

        离轩辕秀菲正式上学还不到一个星期,舒逸风就再次尝到严刑逼供的滋味,最後他花尽口水解释,才好不容易让李想等人放过自己。可惜就在他以为终於可以脱离苦海时,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放学时居然让他在校门外再次碰见正在等候专车到来的师韵,还有和她互相挽著手臂的钟乐欣。

        「谢谢你送我去医务室。」师韵俏脸上依然带著笑意,就像一点也没有受到昏迷的事影响一般。

        「没关系,只是小事而已。奶不舒服怎麽现在才走?」舒逸风强忍著从周围射来的足以杀人的目光,问道。

        「我只是有点累而已,又不是大事。」师韵又给出同一个答案。

        「那就好。」舒逸风也不知自己还能说什麽,但见到师韵深感兴趣的瞧著自己身边的轩辕秀菲和纪妍妍,连忙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两女。当然,对於轩辕秀菲的身分,舒逸风对任何人都只会说她是自己父亲朋友的女儿,绝不会说她就住在自己家里,不然不又引发一场地震就怪了。

        可是舒逸风却没有察觉到,师韵身边的钟乐欣在见到他好像完全记不起自己是谁时,失望之色一闪而过。

        「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面,」舒逸风觉得钟乐欣很眼熟,主动问道。

        「你上次曾经在下大雨的时候送我回学校。」钟乐欣轻声道。

        「哦!我记得了,原来是奶。」舒逸风稍做回忆就记了起来,惊讶道:「想不到原来奶们是好朋友。」

        「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得知舒逸风原来并没有忘记自己,钟乐欣心中一喜,点了点头答道。

        舒逸风点头表示明白,正打算说几句客气话就准备离开,师韵的车子已经早一步驶到几人面前停下。驾驶座上迅速走下一个戴著墨镜、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在走到两女面前恭恭敬敬的半弯腰行了一个礼後,才打开了後座的车门。

        「对不起,我们要走了,以後我们可以再见面吗?」钟乐欣瞧了另一边正在趁机结识纪妍妍的师韵一眼,歉然道。她现在才知道,自己并没有如对师韵所说那样早已放弃对舒逸风的好感,只是将其隐藏在心底深处而已,如果不是担心师韵的健康,她真不愿意就此离开。

        「当然可以。」听见两女说要离开,舒逸风居然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至於钟乐欣眼中闪过的依依不舍之色,当然是没有察觉到。

        等师韵和钟乐欣上车後,望著很快就消失在视线内的豪华房车,舒逸风也打算离开。轩辕秀菲在前天就买了一辆自行车,因此三人也不用再受乘坐公车之苦,忍受那些有意无意向她靠近的人的骚扰。

        「你是不是很高兴能和两个美女谈得这样开心?」纪妍妍突然酸溜溜的说道。以她的冰雪聪明,可不会像舒逸风那样看不出钟乐欣的心思。

        「同学之间的平常谈话而已,难道奶也以为我会对她们有非份之想?我可是有自知之明,她们这种美女,对於我来说只可远观不可近亵。」舒逸风有意无意的瞧了好像漫不经心的轩辕秀菲一眼,耸肩道。只是几天的时间,他已经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基本上不会再被轩辕秀菲那不时展现出来的惊人魅力所惑。

        「那我呢?」听出舒逸风并没有说谎,纪妍妍放下心来,满脸希冀的试探道。

        「奶?呵呵,我都忘了我的好妍妍是一个小美人。」纪妍妍听舒逸风说出「我的」两个字时,小脸一红,心中欢喜,还以为他终於开窍,知道了自己的心事,但马上就听到他接著道:「奶是我的妹妹嘛!怎麽会一样。」

        「谁是你的妹妹?」纪妍妍嘟起小嘴,气得一双小手就向舒逸风的腰部袭去。

        「对,对,奶是我的小老师。」舒逸风不知自己又是哪里得罪了这个小魔女,一边躲避著她的袭击,一边连忙求饶。

        舒逸风只顾著和纪妍妍打闹,没有察觉到轩辕秀菲一直望著师韵离开的方向,没有收回目光,更不知为何紧皱起了眉头,好像在为什麽事而沉思著。

        「那个师韵身上有魔物的气息,我想她是被某种魔兽附身了,而且等级还不低。」三人回家後,趁著纪妍妍进厨房准备晚餐的机会,轩辕秀菲突然压低声音说道,将舒逸风吓了一跳。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现在不是很危险?」舒逸风记起不久前心里面出现的那股古怪感觉,惊骇道。让他觉得恐怖和恶心的寄生兽魔,在轩辕秀菲口中也只是最低级的魔兽而已,现在她居然说附身在师韵身上的魔兽等级不低,那这种魔兽又将会是如何的厉害?

        「她暂时应该不会有事,明天我们到学校找机会接触她再做打算。」轩辕秀菲顿了顿,又笑吟吟的问道:「怎麽,你这样紧张的样子,难道你真的喜欢她?」

        「怎麽奶也像妍妍那样想,这根本就是没有可能的事。」舒逸风双眼往上一翻,没好气道。

        轩辕秀菲美目深深的凝视著舒逸风,好像要看穿他是否在说真话一般。她对舒逸风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以她所知,舒逸风这个年龄的青少年内心应该对异性充满了好奇心才对,哪会像他这样对身边出色的美女一点想法都没有。

        碰上轩辕秀菲研究的目光,让舒逸风好不自在,就像整个人都被看通看透一样。正当他心中七上八下的时候,纪妍妍适时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解开了他的窘境。

        当晚,纪妍妍睡下後,舒逸风和轩辕秀菲又为师韵的事商量出一个对策来,不过让两人意料不到的是,第二天一早来到学校,他们就听见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你们在谈什麽?」一走进教室,见到班上的人都好像在谈论著什麽事的样子,舒逸风好奇的问道。

        「听说昨天师韵回家後,就突然昏迷不醒,今天也没有来,不知情况严不严重。」李想一反平常没有正经的态度,满脸担心的答道。

        其他人无论男女几乎也是和李想一个模样,即使他们和师韵并不熟悉,即使他们也很清楚自己和师韵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但无论是谁,都不愿意师韵这样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有事。

        「什麽?」舒逸风和轩辕秀菲面面相觑,想不到他们还没有行动,师韵就出事了,难道情况真的严重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https://www.65ws.com/a/10/10365/30926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