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天凤传 > 第七章 煌能

第七章 煌能

        放学後,舒逸风如常骑单车载著纪妍妍回家。

        一路上,纪妍妍兴奋的心情并没有因为比赛早已结束而有丝毫的减退,小脸蛋上满是兴奋和喜悦,「嘻!逸风哥你刚才好厉害,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别说了,我都後悔死了。」相比起快乐得几乎要手舞足蹈的纪妍妍,舒逸风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一脸苦相。

        一想起班上的男生看著自己的「阴森森」目光,舒逸风就感到不寒而栗,更要命的是,李想还提议从明天开始,球队一放学就要进行新阵形的排练,让他叫苦不已。甚至连本来认为自己的班第一场就会被淘汰的甄素也像未成年的小女孩般雀跃,说他们最後一定可以拿到冠军,到时候就请全班的学生出去好好的玩一天,让所有人更是群情汹涌。

        在这种情况下,舒逸风除了在民意下屈服外,还能表示拒绝吗?他怀疑只要自己说出一个「不」字,就会立即被班上的所有人分尸,之後再挫骨扬灰。

        不过头痛中的舒逸风很快就会知道,其实眼前他要面对的只是小麻烦而已,真正的大麻烦已经在暗中向他靠近,他的平静生活时间已经所剩无己,可以以小时来计算……

        当晚,舒逸风去到了纪妍妍的家中用餐,因为纪妍妍那对不负责的父母在两天前难得的回来了。

        这两天纪妍妍为了陪伴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的父母,到了晚上都没有再亲自监督舒逸风复习。不过,这并不是说舒逸风就有机会逃出生天,因为纪妍妍以复习要有连续性为由,留下了更多从网上搜集下来的复习题,让本来还暗自窃喜的舒逸风差点没有立即昏倒过去。

        因此晚饭後,舒逸风不等纪妍妍提醒,就习惯成自然的想要回家去完成纪妍妍布置下的任务。但舒逸风刚站起身来,还没有来得及说要离开,就被纪妍妍的父亲纪隆拉著不放,强迫舒逸风要留下来和他下棋。

        纪隆已经三十多岁,但外表看起来却像是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再加上他的性格十分随便,因此舒逸风虽然叫他隆叔,但实际上是将他当成大哥来看待。据说纪隆曾经是一个大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但因为喜欢上纪妍妍的母亲沈娟,而他的家族又不顾他的意愿为他定下一门婚事,强逼两人分开,於是他甘愿放弃一切,和沈娟私奔出走了。

        对此,舒逸风一直都很佩服纪隆这种为爱情牺牲的精神,可是纪隆值得他佩服的地方也只有这唯一的一点而已。

        「我说隆叔,妍妍的水平比我高多了,怎麽你不让她和你下?」舒逸风一边摆著棋子,一边不解道。本来他还以为纪妍妍肯定会反对自己留下来,哪想到纪妍妍出乎意料的大发善心,没有表示任何意见。

        「就是因为妍妍的水平太高,和她下棋会很伤我的自尊心。」纪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副想哭的样子,然後变脸变得比谁都快,堆起了满脸的笑容,「和你下就不同了,哈哈!」

        舒逸风这才知道,原来纪隆是想从自己身上找回那不多的自尊心,顿时无语。但很快,他就在心里面狠狠的立下了誓言,「纪隆你这混蛋,还真以为我好欺负了,看我怎样让你後悔莫及!」

        棋局开始,各怀鬼胎的两人展开了棋盘上的正面交锋。

        舒逸风下棋的水平虽不算高,但棋风和他为人处世的态度十分相似,就是滴水不漏、平稳为上,面对纪隆一开始的猛烈进攻,长时间都能保持不失。结果直到沈娟和纪妍妍在厨房清洗完碗筷出来时,两人各自失去的棋子还不到三枚。

        「好了,你们快过来吃完水果再下吧!」沈娟见两人还在埋头苦干,没有一点想移动的意思,只好提醒道。

        沈娟从外表看来也是十分年轻,容貌就更不用说了,可以生出纪妍妍这种小美女,又会差得了哪里去。因此舒逸风在第一次听见纪隆为爱情而放弃一切的伟大壮举时,马上就可以理解到他为何甘愿做出这种牺牲。

        四人吃完水果,纪隆和舒逸风重燃战局,沈娟和纪妍妍也在旁边观起棋来。只不过纪妍妍显然不将「观棋不语真君子」这句话当一回事,不时提示舒逸风应该怎样下,而舒逸风也没有做君子的打算,一步不差,全都按照纪妍妍的指示走棋,於是棋盘上争斗的倒变成了纪隆和纪妍妍这对父女。

        至於最後的结果,当然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纪隆很快就被杀得丢盔弃甲,让舒逸风都有点不忍卒睹,开始体谅他要找自己下棋的原因了。

        「女大不中留啊!这麽快就帮著外人。」纪隆望著自己七零八落的棋子,无可奈何下也只能选择投降,接著又满脸悲痛的加了一句,让纪妍妍的小脸庞立时变得一片通红。

        「你就不要乱说话,让逸风看笑话了。」沈娟见女儿受窘,责怪纪隆道。

        因为纪隆平常说话就没个正经,所以舒逸风这次也只当成是他不服输的胡言乱语而已,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紧接下来,第二盘棋局开始,纪妍妍不敢再明目张胆的帮助舒逸风,但却站在他身旁,鼓起粉腮,气鼓鼓的瞪著纪隆,好像在看著敌人一般,让身为父亲的纪隆好不郁闷,於是理所当然的又将满腔怨气发 在舒逸风这个罪魁祸首身上。

        时间飞快流逝,两个多小时後,舒逸风三败两胜,其中第一盘还不是他所下的,充分显现出他和纪隆两人在棋艺上的差距。最後,满足了虚荣心的纪隆得意的大笑起来,一点也不管自己长辈的形象。

        「你高兴够了吧?我也是时候回家去了。」见到纪隆那好像比中大奖更高兴的模样,舒逸风心中好笑,他本来就对胜负看得不是太重,早就忘记了开始时所下的决心,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十点後,就准备到此为止了。

        「糟了,原来已经这样晚了,时间都被爸爸你浪费了。」纪妍妍像是到这时才醒悟到舒逸风今晚没有进行复习,用埋怨的眼神望向纪隆。

        「一晚半晚无所谓,学习再重要也需要适当放松,不然逸风因为精神太过紧张再次生病的话,有人就又要心痛了。」纪隆语重心长道,只不过话到一半就变了味道,使得纪妍妍的俏脸又一次倏地飞红,随手拿起一个靠枕就向他扔去。

        「嘿嘿!想偷袭我,没有那样容……哎哟!」纪隆轻易挡下第一次的「攻击」,可惜刚得意起来,就被紧接而来的一枚棋子正中额头,惨叫一声倒在椅子上。

        看见纪隆夸张的狼狈样子,不只作为始作俑者的纪妍妍压积良久的怒气尽去,连舒逸风和沈娟两个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了,不要生气,我回家後还会复习一会,这次期末考肯定不会让奶失望。」好不容易收起笑声,舒逸风向纪妍妍保证道。

        「不,逸风哥你还是早点休息吧!」纪妍妍显然受到纪隆的话的影响,反常的摇头道。

        舒逸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又向纪隆、沈娟告别後就走了。当他离开後,两夫妇突然对望了一眼,好像同时想起了什麽,齐声道:「我们是不是有重要的事忘记告诉逸风?」

        「那件事明天我自己告诉他,你们果然是靠不住的。」对於这对健忘父母的後知後觉,纪妍妍忍不住伸出小手按著双眼,一副没眼看的可爱样子。

        走出纪家的屋子,舒逸风不用十秒就回到了自己家中,当他一踏进漆黑的大厅,变得灵敏的感觉立刻就感应到厅内早已有一个人存在。

        「谁!」舒逸风连忙打开灯光,同时喝道。

        话音刚落,舒逸风就看见轩辕秀菲一派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正笑意盈盈的望著自己。在知道原来来人是轩辕秀菲的一瞬间,舒逸风的心情复杂得难以形容,有不安,有茫然,有矛盾,也有惊喜。

        「我可是因为你说过会欢迎我,所以我才会再来的,但看你的表情,我觉得好像我来错了。」轩辕秀菲摇头轻叹。这次她身上的服饰,不再是前两次和舒逸风见面时所穿的那种为了活动方便而特别设计的黑色套装,一条合身的牛仔裤,再加上白色的衬衣,使她看起来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另有一种让人怦然心动的魅力。

        「如果奶是像普通客人一样从正门敲门到访,我可不会是这种反应。」舒逸风这时已勉强将心中的波动压下,听出轩辕秀菲话中开玩笑的意思,知道她并没有生气,於是顺著她的话语调侃道。

        「这倒也是,这次就算啦!」轩辕秀菲捂嘴一笑。

        「奶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不知奶来找我是为了什麽事呢?」舒逸风在轩辕秀菲对面的位置上坐下後,就开门见山问道。他并不是傻瓜,不相信轩辕秀菲会没有任何目的,无缘无故再来找自己。

        「因为你拥有本命的神兽,情况十分特殊,所以我为了你的事,特意联系过我家里。」轩辕秀菲慢慢说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词,脸不红心不跳,又有谁能看得出她是在说谎?在见到舒逸风露出疑惑和询问的神色时,她轻轻一拍秀额,接著轻笑道:「对了,我还没有和你谈过关於我家的事,简单来说,我家是一个古老家族,因为煌使遗传的可能性很高,因此我家里的人基本上都是煌使。」

        「奶不是想要捉我回去做实验吧?」虽然自己的情况和不少科幻电影中那些突然产生异变而被某机构捉去做实验的人不尽相同,但在轩辕秀菲再次说出那什麽「本命神兽」的稀有後,舒逸风还是第一时间就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我倒是挺想的,但家里不允许。」轩辕秀菲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望著舒逸风,拉长声音道。在见到他一脸紧张,还打了一个寒颤後,才噗哧娇笑一声,「这是骗你而已,事实上在我家知道你的情况後,要我好好保护你。」

        「啊?保护我?奶是在说笑吗?」舒逸风张目结舌道,他本来还想著轩辕秀菲究竟会怎样回答自己,但任他如何想像,也不会想到会得到这种答案。

        「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轩辕秀菲苦忍著想大笑的冲动,一本正经道。

        「为什麽?奶可以给我解释吗?」舒逸风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同时心中暗想:「奶们家族是人手过盛,还是闲得无聊,怎会无缘无故保护一个无关的人?」但他最後还是强忍著没有说出来。

        「你觉醒时发出的力量十分庞大,因此我推测一定已经有其他的煌使察觉到你的存在,所以你现在很危险。」轩辕秀菲肃容道,只看她那严肃的表情,又会有谁能看出她是在说谎。

        实际上,真正的事实是舒逸风在失去意识的状态下使出了轩辕秀菲口中所说的绝对领域,外界根本就没有可能感觉到领域里面的情况,再加上这世上的煌使还没有不值钱到随便就能碰上的地步,所以除了轩辕秀菲还有姬巧芸之外,目前根本就没有可能有别的人知道舒逸风的存在。

        「谁会无缘无故来袭击我?」虽然舒逸风的思维因为轩辕秀菲的话而一团混乱,但并不代表他就那样容易欺骗。

        「是你不明白煌使的世界罢了,对於一部分煌使来说,为了很简单的理由就可以杀人。比如有人会不服你拥有强大的力量,认为打败你就能证明自己的能力;又比如希望通过和你战斗,以此来增强自己的力量。」轩辕秀菲沉声道。

        「不是吧?这不是和武侠小说一样吗?」舒逸风按著隐隐作痛的脑袋道,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自己现在是在做梦。

        「你也可以这样认为,实际上的情形其实也差不多,只是平常人没有可能接触到这个世界而已,随带一提,我的家族在煌能界可是十分有名的哦!」在说起自己的家族时,轩辕秀菲露出引以为傲的神色,顿了顿又接著道:「除此之外,煌能界还存在很多煌使组成的组织,如果有组织想让你加入,你却拒绝的话,那就会成为那个组织的淫除对象。」

        「不是吧?连拒绝都不可以,这也太霸道了!」舒逸风愤愤不平道。他早就被轩辕秀菲所说的话吸引,完全将自己置身其中。

        「因为煌使的各个组织之间有不少都是互相敌对的,因此通常在发现新觉醒的煌使後,都会用尽方法让他加入,如果不成功的话,为免这人被其他组织吸收後反而成为自己一方的敌人,所以必然会将这人淫除掉。」见舒逸风开始上钩,轩辕秀菲心中暗喜,表面却不露半点内心的感受,平静的说道,但却更具震撼力和可信度。

        事实上,轩辕秀菲的话也不完全是假话,如果舒逸风的存在在煌能界公开的话,那绝对会引起一场地震。

        「真的会这样恐怖吗?」舒逸风陷入了沉思之中。如果是别人对他说这些话,他一定会嗤之以鼻,完全不相信,但他对轩辕秀菲却有一种莫名的信任,相信她不会伤害自己。但如果被他知道轩辕秀菲其实就是正在欺骗他,不知他会有何感想。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现在根本就不能控制你的力量,碰上危害你的人,你有能力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吗?」轩辕秀菲可不想让舒逸风有思考的时间,步步进逼道。

        舒逸风低头沉默不语,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纪妍妍。这几天以来,他的体能确实比起以前强了很多,但无论他怎样尝试,不要说像失去意识後那段记忆中那样发挥出强大的力量,就是想发出一丁点的火焰也做不到,如果以後真的遇上危险,他凭什麽保护纪妍妍呢?

        「我说的全是事实,当然,你可以选择不相信。」轩辕秀菲耸了耸香肩,一副舒逸风不信就算的样子,演技恰到好处,任谁都不能看出她真正的目的就是要留在舒逸风身边。

        「那奶是否也想我加入奶的家族?如果我拒绝的话,奶也会杀了我吗?」舒逸风抬起头来,紧紧盯著轩辕秀菲问道。即使他不愿意相信轩辕秀菲也是她口中那种人,仍必须做出最坏的准备,就算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他也绝不会坐以待毙。

        「我们确实有这个想法,但就算你拒绝,我们也不会伤害你。」轩辕秀菲本来还想再捉弄舒逸风一次,但见到他一副戒备的表情,话到嘴边却变了。她可不想舒逸风对她产生抵触的情绪,那必然会影响到她计划的实施。

        「那奶会保护我多长时间?」舒逸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已经将轩辕秀菲的家族要保护自己的原因想成是一种拉拢他加入的手段。因为无论他是否愿意加入,只要接受了轩辕秀菲的保护,就等於是领了他们的情,以後当他们真的需要他做事时,以他的性格,只要不是伤天害理和力所能及,就肯定会照做。

        但舒逸风却没有想到,这是否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事实又是否真的是这样的呢?

        「不清楚。」轩辕秀菲毫不犹豫的回答让舒逸风顿时说不出话来,不过接著她就给出了一个看似合理的答案,「因为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人察觉到你的觉醒,因此当然不能判断究竟要保护你多久。」

        「奶没有别的事做吗?上一次奶说过要游历全国进行修练,为什麽会愿意留下来保护我?」舒逸风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疑惑道。

        「我留下来保护你就是为了修行,只要有煌使对你不利,不就正好作为我修练的对象吗?我再也不用到处寻找魔兽和对手,岂不是方便多了。」轩辕秀菲若无其事道,好像在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一样。

        「奶这不是将我当成鱼饵吗?」舒逸风忍不住惊叫道。

        「对啊!」轩辕秀菲回答得理所当然。

        舒逸风再一次无语,但也在同一时间疑心尽去。本来轩辕秀菲的话还有不少的漏洞,他并没有完全相信,因为即使他对煌使的世界认识不深,也可以从轩辕秀菲的举手投足,还有她散发出来的气质,猜出她的身分绝不简单,再加上她还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正常来说,她的家族哪有可能派她来执行保护自己的任务。

        不过舒逸风的怀疑倒让轩辕秀菲这番话消去了,更在心内认定她之所以会来保护自己,多半是她自己主动要求,目的当然就是为了方便修练,而保护自己反倒只是附带而已。说到底舒逸风其实还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因此还是有很多可疑的地方都被他自动忽略了,又或者是他在潜意识中并不愿意将轩辕秀菲想成一个带著不轨动机接近自己的人。

        总之无论是因为何种原因,舒逸风是放心下来了。但不知为何,他心内竟然隐隐有点失望,失望轩辕秀菲留下来保护自己并不是为了他。这突然闪过心头的想法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在强迫自己压下这份感觉後,他还不忘告诫自己,轩辕秀菲和师韵一样,与他都不是同一类人,可望而不可即,任何妄想都对他没有丝毫好处。

        「好了,我已经明白奶的意思,今天就说到这里,有事的话下次再说,我想休息了。」舒逸风整理好杂乱的思绪,婉转的说出希望轩辕秀菲离开,让他自己独自一人冷静一下的要求。他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希望睡醒後发觉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虽然他也清楚这是没有可能的事。

        「你不是这样没有风度,要我一个人收拾房间吧?」轩辕秀菲略一愕然,接著首次露出少女特有的娇嗔神态。

        「奶不是想告诉我,奶要在这里住下吧?」舒逸风目瞪口呆的望向轩辕秀菲,但从她脸上却找不出一丝开玩笑的意思。

        「对啊!前几天我抬你进来後,还顺便观察了一遍屋子里面的环境,二楼还有几间空房间,正好让我住下。不然你以为我要怎麽保护你?总不能当你遇上危险时,才打电话通知我吧?」轩辕秀菲眨了眨明亮动人的美眸,反问道。

        舒逸风定定的凝望著轩辕秀菲,而轩辕秀菲也毫不相让的和他对视著。舒逸风终於明白轩辕秀菲是早有计划,就算自己再说什麽也无法改变,他突然感到全身无力,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

        就算舒逸风接受了要被轩辕秀菲保护这件事,一时间也接受不了自己家里要多住一个人,还是一个美丽少女的事实。不过他也很清楚,自己真的遇上危险的话,根本就是毫无自保的能力,如果只是他一个人还好,但他还要顾及到和自己几乎是形影不离的纪妍妍的安全,因此让轩辕秀菲留下居住等於是多一份安全的保障,也是绝对必要的。

        想到这里,舒逸风也就释然了,只不过他还没有想到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而这後果不但会是非常「要命」,更会让他头痛不已。

        「以後的生活应该会很有趣吧?我的决定果然没有错。」看到舒逸风七情上脸,脸色变化莫测的夸张反应,轩辕秀菲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在心中暗暗偷笑。

        {c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criptlanguage="javascript"src="_zone_"></script-->

        <objectid='flexObject1'classid='clsid:d27cdb6e-ae6d-11cf-96b8-444553540000'codebase='#version=8,0,24,0'width='600'height='38'align='middle'>

        <embedpluginspage='r'width='600'height='38'align='middle'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src=''quality='high'menu='false'wmode='transparent'>

        </embed>

        </object>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https://www.65ws.com/a/10/10365/30926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