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天凤传 > 第四章 梦境成真

第四章 梦境成真

        纪妍妍的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当一天的学校生活一如往常风平浪静的结束後,一回到家里,她就恢复了原状,像是上午的小风波从未发生过一般。

        可惜的是,这只是表面上如此而已。

        就在当晚,如常的由纪妍妍准备晚餐,但她所煮的菜肴却出奇的大失水准,卖相虽然和平常一样精美,但内在不是把糖当成了盐,就是把醋当成了酱油,让舒逸风吃得脸色发青,心里面直喊救命。

        「逸风哥,怎麽了,我今天煮的菜你不喜欢吗?」见舒逸风每样菜都只吃了一口就停下了筷子,纪妍妍眨著大眼睛,问道。

        「不……很好吃……」碰上纪妍妍天真的眼神,舒逸风的真心话怎样也说不出口,咬紧牙关违心道。也是因为纪妍妍以前从来没有煮出过如此糟糕的菜肴,他一点也没有往纪妍妍是有心为之的方面去想。

        「真的吗?太好了,今天这些菜我都是第一次做,还担心做的不好,你会不喜欢呢!」纪妍妍满脸欢喜,让舒逸风心想自己昧著良心说谎也不是白费的,可是纪妍妍紧接著说的话,转眼就将他打入了地狱,「喜欢就吃多一点吧!」

        「妍妍,我自己来就可以。」看著眼前的饭碗被纪妍妍拚命堆起了一座小山,舒逸风只感到欲哭无泪。

        「难道你刚才的话是骗我的吗?」纪妍妍睁著无辜的大眼睛,像是快要哭出来似的。

        「不,我只是想说,好东西要慢慢吃,急匆匆不是反而不能分辨出味道吗?」舒逸风这时候其实也很想哭,但为了避免让纪妍妍看出他一直在演戏,只好硬著头皮继续作假。

        「原来是这样,那逸风哥你一定要好好的品尝,将所有菜都吃完哦!如果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煮。」纪妍妍眼中闪过狡黠之色,但脸上还是表现得一派天真。

        「不用、不用,现在就够了。」舒逸风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直想用力扇自己多口的嘴巴几下,可惜情况发展到这一步,他再想要改口已经迟了。

        在纪妍妍的凝视下,真以为今天是因为纪妍妍在试新菜式,所以才会一时失手的舒逸风,为了不让她失望,只好打落牙齿吞落肚子,鼓起一去不复返的勇气,抖著右手握起筷子,朝眼前的饭碗缓缓伸去。

        「嘻嘻……」在纪妍妍灿烂的笑容下,舒逸风从开始到结束连停下来都做不到,机械似的重复著夹菜、放进嘴里、直接吞进肚子里这三部曲。

        最终,犹如经历了一番酷刑,舒逸风终於将摆在面前的那些不知应该称为食物,还是应该称为毒药的东西全都吞进了肚子里面。结果吃完晚饭後,肚子痛得他只想马上呼叫救护车来送自己去医院。

        至於纪妍妍,见到舒逸风明明食不下咽,还是勉强自己装作若无其事的吃下那些自己特别制作的「美食」,心中的恼火终於消了大半,最後又在心中暗暗的骂了几句舒逸风是不解风情的大笨蛋後,终於不再生气。

        不然,可以预见以後还不知有多可怜的命运在等候著舒逸风,所以说,其实舒逸风还是傻人有傻福。

        到了晚上,天上又下起了微雨,纪妍妍可能是为了对被自己捉弄的舒逸风做出补偿,难得的给他放了一天假,不用再做各种复习题。

        对此,舒逸风只感如获大赦,连纪妍妍为什麽会突然网开一面的原因都没有多想,将她送回家後,就冲回自己房间,打开了快要尘封的电脑。虽然他现在还被翻天倒海的肚子折腾得不行,但眼前难得有「放监」的机会,他当然不愿意轻易放过。

        随著久违的电脑开机画面出现在眼前,舒逸风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其实他一直就很喜欢玩游戏,可惜自从纪妍妍为他定下升学目标後,可怜的他就没有多少时间能碰电脑了。

        舒逸风熟练的连上网路,点开游戏的图标,很快就投入到游戏的幻想世界中去。

        时间不知不觉间飞快的流逝,入夜後,雨势逐渐增大起来,雨点就好像从天空中落下的一条条银线,将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水幕之中。

        房间里不知从何时开始也弥漫著一股浓重的湿气,风从窗外吹进来的时候,让人感觉到格外的阴冷,也让沉迷於游戏之中,连肚子痛都忘记了的舒逸风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这两天的天气为什麽会这样古怪?」舒逸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准备找件衣服披上後再继续奋战。

        当舒逸风走到窗户前打算关上玻璃窗时,他听见雨点连续不断的敲击著窗外的挡雨棚,发出沉闷的「咚咚」声,突然一种寂寞的感觉涌上心头,连游戏好像也没有兴趣再继续玩下去。

        自从舒逸风的父母在他初中开始因为工作而长久不在家後,他很快就习惯了独自一人生活,但有时当夜深人静时,孤独的感觉还是会突然涌现。

        「看来我还是不能够完全适应独自一人生活,什麽时候我才能找到一个可以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人呢?」舒逸风有感而发的喃喃自语著,脑海内浮现出一个既熟悉又朦胧的身影。

        「如果你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正当舒逸风深陷於对往事的回忆中不能自拔时,一个不含一丝杂质、柔美动听的女声毫无徵兆的在他耳边响起。

        「谁?」舒逸风骇然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不知从何时起,本来只有舒逸风一人的房间中多出了一个人来,还是一个非常美丽动人的少女。只见这少女一派悠闲自若的坐在舒逸风身後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当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触时,还对舒逸风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奶……奶……」舒逸风看清楚了少女的容貌,一时间好像被石化了似的,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伸出手指指著少女,但却连话也说不完整,声音都抖颤了。本来在自己的房间中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就足够让人受到惊吓了,更加让舒逸风震骇的还是这个少女正是在昨晚的「梦中」杀他的那一个。

        「我怎麽了?」少女轻轻一笑,问道。

        「怎麽会这样,奶竟然真的存在,那不就是说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我在做梦吗?不对,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应该已经死去了才对!奶究竟是什麽人?」舒逸风语无伦次起来,他本已没有将昨晚的「梦」放在心上,哪想到眼前少女的出现却无可辩驳的证明了昨晚发生的事情都是真实的,让他不禁害怕起来。

        「我知道你一定有许多疑问,但问题一个一个来问,好吗?」对於舒逸风的反应,少女又好气又好笑。如果是在以前,碰上像舒逸风如此胆小的人,她肯定会心生厌恶,但不知为何对舒逸风就是生不出这种感觉,除了感到有点失望之外,更多的是觉得有趣。

        舒逸风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一脸戒备的紧盯著少女,同时还偷偷在背後拿起了桌上的台灯。虽然以昨晚的情况来看,少女肯定不会是普通人,他也清楚如果少女有心要对付自己的话,那自己多数不是对手,但手中多了「武器」後,还是让他安心了不少。

        「不如我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叫轩辕秀菲,你呢?」察觉到舒逸风背地里的小动作,少女忍著想笑的冲动,柔声道。她的声音有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强大感染力,让舒逸风顿时减去几分戒心。

        「舒逸风……」舒逸风脱口而出,但话还没有说完,就在心中暗骂起来,自己怎麽会这样笨,竟然有问必答,将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不要说他根本就不能确定少女这个名字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他也还不清楚对方的目的何在。

        「对不起,但我希望你能了解,昨晚我见到你时,你已经开始被寄生兽魔吞噬,我是认为没有办法可以救你,所以才会出手将你和寄生兽魔一同杀掉。当然,我很明白你的心情,不管怎样,在这件事上我都有著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此恳请你能原谅我。」见到舒逸风神情的变换,轩辕秀菲马上就猜到他心中所想,肃容道。

        「我可不敢当,奶还是先告诉我,我为什麽没有死?奶说的寄生兽魔难道就是那个怪人?还有奶究竟是什麽人?」舒逸风深呼吸了一口气,再次提出心中的疑问。

        「原来你不记得昨晚的事情……」轩辕秀菲露出愕然之色,显然舒逸风并没有失去意识後的记忆,这事出乎她意料之外。

        「我应该记得什麽?」舒逸风惊讶的反问道,同时隐隐感到自己好像确实忘记了什麽重要的事。

        轩辕秀菲沉默了一会,苦笑著将舒逸风失去意识後所做的事说了出来。随著她的话语,舒逸风的瞳孔不住扩大,脸上布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奶是在骗我吧?奶说我是自己复活过来的?」听完轩辕秀菲的话,舒逸风的脑海像是被钥匙打开了锁,开始浮起那段残缺不全的记忆,虽然还有点模糊,但和轩辕秀菲所说的并无二致,一时间他不由得呆住了。能从身上放出火焰,能飞,能再生……这还是人吗?

        见到舒逸风再次呆住,也不知什麽时候才会清醒过来,轩辕秀菲忍不住从椅子上站起来向他走过去,吓得舒逸风直觉的往後退,可是因为他身後就是书桌,反将不少物件撞到了地面上。

        舒逸风夸张的举动让轩辕秀菲禁不住「噗哧」娇笑了一声,比鲜花盛放更好看的笑容顿时让舒逸风看呆了。

        「你不须这样害怕,如果我要伤害你,昨晚在你昏迷时就可以做到,不必等到现在才再来找你吧?」轩辕秀菲停下了脚步,淡淡笑道。

        舒逸风也不知是因为自己的表现实在太过胆小而感到尴尬,还是因为美女的威力实在太过惊人,进而相信了轩辕秀菲的话,总之是彻底冷静下来,脸上再没有一丝惊慌,让轩辕秀菲在心中满意的点了点头。

        「昨晚的事我是想起来了,但奶可以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我吗?我想我有这个权利吧。」舒逸风深呼吸一口气,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道。

        「当然可以。」轩辕秀菲点头,接著开始解释起来,「其实这个世界上隐藏著许多会伤害人类的魔兽,昨天才那苹寄生兽魔就是其中的一种,它的力量虽然不算大,却拥有高等的智慧,喜欢以人类作为食物,为了不被人发现它们的存在,就如你所见,它会占据人类的身体作为掩饰。我想,在这个城市里面有不少失踪人口其实是成为了它的粮食。」

        舒逸风想不到原来世界上还真的有怪物的存在,而且更在自己所居住的城市中危害著人类的生命,顿时呆住了。这样耸人听闻的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还真的不能够相信。沉默良久後,他才又问道:「那奶又是什麽人?」

        「简单来说,我是拥有特别能力的人,你可以称我为煌使。目前我正在游历全国进行修练,前几天当我来到这个城市後,碰巧让我见到那苹寄生兽魔,所以就打算消灭它,结果因为我的大意,让它逃到了你这里来,接著就发生了昨晚的事,对不起。」轩辕秀菲并没有隐瞒自己的过错,在说到自己的失误时,再次露出了黯然的神色,也又一次向舒逸风道歉。

        「不,奶做得对,谢谢奶。」舒逸风摇头道。

        轩辕秀菲本来还以为舒逸风需要一段时间消化自己的话,但想不到舒逸风却出乎意料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来,正当她以为舒逸风是在说反话嘲讽自己时,舒逸风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呆住了。

        「如果让它逃走的话,那以後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受害。」舒逸风并没有察觉到轩辕秀菲表情上的细微变化,他想到的是那苹寄生兽魔在吃掉自己後,去袭击纪妍妍的可怕景象,所以他是真心实意的向轩辕秀菲道谢。

        轩辕秀菲想不到舒逸风不久前还表现得如常人般胆小,但现在竟然能说出这种舍己为人的话来。继昨晚舒逸风恢复意识说出让她赶快离开,不想伤害到她的话後,再一次拨动了她的心弦,使她对舒逸风更增好感,本来对舒逸风性情软弱的些微失望也随之烟消云散。

        「你真的相信我的话吗?没有想过我可能是在骗你?」出於某种原因,轩辕秀菲很想了解舒逸风是一个怎样的人,好像没事找事的问道。

        「奶愧疚的样子并不是装出来的,所以我相信奶。」舒逸风凝视著轩辕秀菲,淡淡道。

        「谢谢你相信我。」轩辕秀菲迎上舒逸风清澈的目光,接著两人相视一笑,相互之间的距离好像也因此而拉近了不少。

        「我们就不要谢来谢去了,先说回正题,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奶,为什麽我明明被奶杀了,却还能复活?还有我使出来的力量究竟是怎麽一回事,难道我也是奶所说的煌使吗?」舒逸风平静的问道,但轩辕秀菲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矛盾,还有对自己身上突然出现未知事物的茫然。

        「你可以说是煌使,也可以说不是。」轩辕秀菲双眸中透出的迟疑一闪即逝,神色不变的答道。

        「这是什麽意思,奶可以说得容易明白一点吗?」舒逸风苦笑道。

        「在煌使里面,有著极端稀少的一类人,这类人拥有自己的本命神兽。从你在无意识状态下展现出来的姿态,还有你醒来时说自己梦见凤凰这两点来推断,我想你……」轩辕秀菲脑筋急转,说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但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舒逸风截断了。

        「奶不是开我玩笑吧?奶的意思是说我那所谓的本命神兽是凤凰?」舒逸风也不知想到了什麽,大惊失色道。

        「怎麽了?」轩辕秀菲被舒逸风的反应吓了一跳,不解的问道。

        「我可是大男人啊!怎麽本命神兽会是凤凰,应该是龙才对吧?」舒逸风苦著脸道。

        舒逸风的话只让轩辕秀菲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本来还以为他是一时间接受不了自己突然拥有了特别的能力,哪里想得到,原来他这样激动只是为了这个可笑的理由。如果让她家里的人听见他们一直期待降临的凤之子说出这种话来,肯定会被气死吧?

        「凤凰又称为朱雀,和青龙、白虎、玄武同为四大神兽,不仅为世间最强大的存在,更有从火里重生的特性。而且凤凰本来就有阴阳之分,凤为雄,凰为雌,只是古代有些无知的人为了一些无聊的理由,硬将凤凰和龙配成一对而已。」轩辕秀菲耐心的解释道。

        「那还好一点。」舒逸风拍了拍胸膛,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顿了顿,又漫不经心的问道:「我想再问一个问题,那我现在还算是人吗?」

        「当然是,只是拥有了普通人没有的力量而已。」轩辕秀菲凝望著舒逸风,认真的答道。她终於看出了舒逸风的心事,他果然还是不能接受自己的改变,提出所谓的雌雄问题也只是想让自己的心情轻松一点吧?

        「那就是说,我不是普通人了?」舒逸风躲开轩辕秀菲的目光,苦笑道,话中充满苦涩的味道。他想起自己一直以来想过平凡生活的理想,隐隐感觉到那已经是绝对没有可能实现了。

        「确实不是普通人,更不是煌使……」轩辕秀菲在心中说道,不过因为她另有打算,所以并没有将事实的真相说出来,不然舒逸风肯定会更难以接受。但见到舒逸风灰心丧气的样子,轩辕秀菲也不能丢下不管,柔声问道:「你真的这样在意这一点吗?那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可怕?」

        「在奶杀我那一刻,我确实是这样想的。」舒逸风呆了呆,笑著答道。

        「我不是已经道歉了吗?难道你真的要杀我一次才能消气啊!」轩辕秀菲轻嗔道,比起轻言浅笑时的姿态又是另一种风情,即使以舒逸风一直以来对美女的淡漠态度,在这一瞬间还是禁不住生出怦然心动的感觉。

        「我可不敢,伤害奶这种大美女可是会遭天谴的。」舒逸风将心中的涟漪压下後,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道。

        「想不到你这人原来是这样轻佻,我还真是看错你了。」轩辕秀菲瞪了舒逸风一眼道,只不过话一说完,她就忍不住轻笑起来。

        「让奶失望真抱歉。」舒逸风笑呵呵道。不过虽然他的脸上带著笑容,但轩辕秀菲还是捕捉到他目光中的迷惘。

        舒逸风可以将自己被杀这件事当成笑话来说,只是因为对於他来说,过去的事并不重要而已,但要他以同样的心理接受很有可能将改变自己未来的变化则很难做到。

        「我清楚你还需要时间去适应,现在我就先走了,如果我以後再来找你,你不会不欢迎吧?」轩辕秀菲明白舒逸风需要独自思考的空间,自己再留下也帮不了什麽,反而会给他带来压力。

        「欢迎之至,我从小到大可从来没有美女找过我。」舒逸风带著自嘲的语气道,等他醒悟过来,目瞪口呆的望著朝窗户走去的轩辕秀菲,才呆呆的又加了一句话,「奶这就要走了?」他可不认为轩辕秀菲在隔了一天之後再来找自己,就是为了向他说明昨晚发生过什麽事。

        轩辕秀菲没有回答,只是对著舒逸风嫣然一笑,在他呆住的时候,以他根本就看不清楚的快速动作,一个闪身就从原来的位置上消失无踪,只有房内淡淡的香气和被打开的窗户可以证明轩辕秀菲曾经在房间中存在过。

        「等等,我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啊!」舒逸风迟来的话这时才说出口,当他奔到窗前时,外面哪里还能见到轩辕秀菲的踪影。在确定轩辕秀菲听不见自己的呼唤,早已经走远後,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涌上他心头,「难道她真的还会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舒逸风还没有想到答案,一阵凉飕飕的寒风吹来,让他又打了一个寒颤,然後他忽然想起了一个很要命的问题,那就是昨晚他力量用尽,再次昏迷时,应该是身无寸缕的,但到今天早上醒来时,身上的衣服却已经换了一套。

        「那不就是说我全身上下都被她看光光了?」连面对死亡时都没有呼喊一声的舒逸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c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criptlanguage="javascript"src="_zone_"></script-->

        <objectid='flexObject1'classid='clsid:d27cdb6e-ae6d-11cf-96b8-444553540000'codebase='#version=8,0,24,0'width='600'height='38'align='middle'>

        <embedpluginspage='r'width='600'height='38'align='middle'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src=''quality='high'menu='false'wmode='transparent'>

        </embed>

        </object>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https://www.65ws.com/a/10/10365/30926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