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倾情天下 > 32 没有永远的敌人

32 没有永远的敌人

        夜已深,端木祁元的寝宫还是点着亮堂的灯,他手里拿着一副画像安静地看了好久。

        画上沐青阳一袭白衣似雪,优雅若风地站在玉兰花树下,风吹落满树花瓣,悠然飘落的花瓣如一只只纤美的粉蝶,更映衬出人淡如菊,风华绝代。

        端木祁元的眼睛里流露出不舍和哀伤,之前答应青阳画裱好后就送给她,如今却是舍不得了。他尝试过再画一副,可是无论他如何暗示自己青阳是个男子,画着画着画上显现出来的人却总是着了一身女装。

        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陷得太深。

        太子妃站在纱帘后静静地看了他很久,她美丽的双眸里是深深的伤感。他对她虽一直相敬如宾,但没有爱,这她知道。她努力了十余年,如今嵘平也已经十二岁了,他的心中依旧只将她当作了太子妃,而不是一个妻子,一个爱人,这些她都知道。渐渐地她也不再抱有幻想,但她还是会难过,他爱上了别人,爱的是个男子,这叫她情何以堪?太子妃的眼睛绝望地闭上,眼角滑落一滴凄楚的眼泪。

        “主上,残雪未能完成任务,请主上责罚!”残雪跪在厉赟轩跟前,额头重重地磕在地上。

        厉赟轩温和地淡笑着看着她不一眼,他伸出雪白娇嫩的手来,轻轻抚摸着残雪的头顶,温柔而又危险。残雪的背脊僵硬起来,后背渗出细密的冷汗,厉赟轩有多可怕她是知道的,愈是温柔愈是危险。

        “呵呵。”

        厉赟轩感受到了残雪的恐惧,轻轻一笑手掌挪到了残雪的肩膀使劲一提,将残雪微微有些颤抖的身体拉了起来。就在残雪以为他要一掌击毙她的时候,他却将残雪转过身去背对着他,手掌抵住她的后背,为她疗起伤来。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厉赟轩才将手收回来。残雪顾不得调息连忙诚惶诚恐地转身跪下,“谢主上!”

        “去疗伤吧。”厉赟轩倚在铺着兽皮的软塌上,慵懒地眯着眼睛挥挥手。

        “残雪告退。”残雪支撑着站起身来,慢慢退下。

        待到残雪的身影消失在玉柱尽头的时候,无霜红艳的身影才从另一头走出来。厉赟轩的嘴角勾出一抹邪笑来,对着无霜伸出手。

        无霜娇媚一笑,迈着柔媚却飞快的脚步走向厉赟轩,握住他的手。厉赟轩轻轻一拽,无霜的身子立马柔弱地顺势倒在他怀里。

        “主上,刺杀太子的任务还是交给无霜吧。”无霜不安分的手,探上厉赟轩的胸膛,嘴慢慢凑到了他的耳边,嘴唇若有若无地触碰上他的耳垂,火热撩人的身子轻轻扭动起来。

        厉赟轩的眼睛忽的暗黑起来,他邪邪一笑抓住无霜到处点火的手,温柔道:“霜儿逾越了,该罚!”

        语罢猛的一个翻身将无霜丰满的身子压倒在软塌上,一手揉捏住她胸前的柔软,一手灵活地褪去她的衣衫。

        无霜见此本来有些僵硬起来的身子放松起来,她风情万种地媚笑起来,主动将自己送了上去。

        微风细拂,红纱翻滚泄露了一室的旖旎风光。

        一番翻云蹈海后,厉赟轩毫无留恋地起身穿好衣物,没有再看榻上累得娇喘连连的无霜一眼。

        “告诉刀月,该动手了。”他背对着无霜说到,嘴角挂着一丝没有温度的笑意,径自整理好衣衫后,骑上火凤飞落赤云峰。

        行馆某间房间中莫日根独自一人站在窗前,他浓重的眉毛微微皱着,不知在思考些什么。忽然他似乎是现了什么,飞快转过身去,眼神骤得一变,身后的椅子上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坐了一个人。

        “你是谁?”

        厉赟轩调整了一下坐姿,一脸闲适地看向莫日根,“怎么?不认识我了?十年前我们就见过了。”

        莫日根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你究竟是谁?”

        “呵呵。”厉赟轩捂着嘴轻声笑起来,“我还刺了你一剑呢,怎么?真的想不起来了?”

        莫日根望着厉赟轩的眼神未有些改变,但还是想不起来他是谁。

        厉赟轩摇摇头,再次提醒道:“赤云峰。”

        莫日根的眼神变得凛冽起来,镇静地陈述道:“你是厉赟轩。”

        厉赟轩高兴地拍拍手,“不错,不错,记性还算可以。”

        “你没死?”莫日根有些不在意地瞥了厉赟轩一眼,坐到一边,拿起桌上的茶,“你来找我要做什么?”

        厉赟轩答非所问,他扫视了四周一圈,“只是一个行馆罢了,就如此富丽堂皇,苍云的皇宫一定更加华丽。”

        莫日根默不作声地低头喝着茶,似乎是没有听见厉赟轩的话。

        厉赟轩也不在意,淡淡笑着继续说道:“王子的草原一定没有这样的风光,只有满地的牛羊和简陋的帐篷吧。”

        莫日根的眼神微微一变,一抹暗光飞快闪过。

        厉赟轩呵呵一笑接着说道:“王子一定很想念以前的生活吧,不是枯燥的草原,而是繁华的京都,富丽堂皇的宫殿,奢侈豪华。”

        莫日根微低着的脸上看不清神色,厉赟轩又道:“这所有的所有原来都应该是王子的吧,美丽的都城,无尽的财富。”

        厉赟轩说着看向莫日根的眼神带上一些嘲讽:“可惜了,王子的祖父齐耳萨丹费尽心机打下的天下,竟然只能守住二十年就被端木江天轻而易举地就夺了去。”

        莫日根的握着茶杯的手收紧了不少,厉赟轩见此继续不怕死地说道:“原来的主人如今成了客人,呵呵!很滑稽是不是?”

        莫日根的眼中闪过一丝狠绝,狼一般的眼神危险地射向厉赟轩,手里握着的茶杯被猛地捏碎。

        厉赟轩见此呵呵笑起来,“对了,就是这个眼神,贪婪,残酷而又有野心。”他站起身来,对着莫日根做了个揖,“王子,也该换一个人坐在那个最高的位置上了,赟轩愿意为王子献上绵薄之力。”

        莫日根也站起身来,残狼般的眼神犀利地注视着厉赟轩。没错,他不服气,父王软弱不敢与端木江天抗衡,但他却无法做到对端木江天心悦诚服。他血液中来自齐耳萨丹的好战因子疯狂地叫嚣着,从来没有停歇过。这个天下本来就该属于强者,属于天生的勇者——梅克人!

        “为什么?”莫日根不相信厉赟轩会这么单纯地只是想要帮助他。

        “因为端木江天不配,他不配坐在那个位置上。”厉赟轩的声音带着狠毒。

        “我们一直都是敌人。”莫日根知道厉赟轩仇恨端木江天,但是他梅克与厉家却也从来都不是朋友。

        “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

        厉赟轩伸出一手来,嘴角挂上合适的笑容,“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敌人,我的王子殿下。”

        莫日根的眼底闪过暗芒,当然也不会有永远的朋友,但是,赌一次又有何妨?

        他牢牢注视这厉赟轩的眼睛,伸出宽阔的手掌来,与厉赟轩的手紧紧一握,“好,我们是朋友了!”

        厉赟轩完美的唇角轻轻掀起。

        六九中文首发

  https://www.65ws.com/a/10/10342/30892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