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倾情天下 > 12 太子危险

12 太子危险

        太子一行人由于要照顾到太子的身体,所以一直落在后面,没想到却给了刺客可趁之机。

        一群黑衣蒙面刺客骤然从天而降,二话不说,持刀就砍了过来,杀了一帮侍卫措手不及。打斗太过混乱,太子不慎被刺客砍中一刀,如今还在昏迷中。随行的御医们皆束手无策。端木江天龙颜大怒,派人到处寻找沐青阳的踪迹。

        谁也没有想到,沐青阳会和燕王在一起,而燕王竟然也遇到了刺客。这两队刺客装扮上虽差异很大,但是到底是不是一对人马,还无法确定。

        沐青阳没有等燕王一起,独自一人骑着惊云以最快的度回到营地。

        太子的帐篷前满满跪了一地的御医,远远就听到了端木江天愤怒的声音在空气中席卷,“如果治不好太子,你们都要陪葬!”

        沐青阳神色紧绷,未等惊云完全停下,就滑下了马背,一个跟斗翻跃到了太子帐前。正欲向端木江天行礼,端木江天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他双目圆睁,威严的气势下是掩盖不住的慌张,洪亮的声音变得沙哑,注视着沐青阳,一脸凝重道:“神医,太子的情况很不好。”

        沐青阳皱眉,“皇上莫要着急,草民这就进去为太子诊治。”

        语罢,她挪开端木江天的手,掀帘进到帐篷里,一眼就望见端木祁元正脸色惨白地躺在软塌上,胸口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只是情况看起来似乎不是单单受了刀伤那么简单。

        仔细一把脉,竟然又是中了毒!幸好还来得及,中毒的时间还不久,沐青阳凝眉,轻轻将端木祁元露在外面的手放回到被子里,随即又命令一旁恭候着的侍女们都出去,并且不许任何人进来。

        她站起身来,取来一只小碗,先喂端木祁元吃了一颗丹药,然后右手执刀,割破血痕才凝住没有多久的左手手腕,接了大半碗的血。

        她将手腕上的血止住后,便扶起端木祁元,将血喂了他喝下。现在草药不齐,最快最好的解毒办法就是喝她的血了,她体内的冰蝉王已经寄居多年,她的血就是世界上最有效的解毒良药。

        冰蝉王——武林至宝,可解天下毒,增进内力,有起死回生之功效。被种下冰蝉王的人,无论自身中了什么毒,只要催动冰蝉王就可以解毒。而种有冰蝉王的人的血,受冰蝉王影响也会具有解毒功效,冰蝉王寄存的时间越久,解毒的能力越强,服用寄存有冰蝉王的人的血,也可以起到清毒的效果。

        再诊脉的时候,端木祁元的脉象果然平复下来了。

        沐青阳的眉毛却依旧没有平展,她分明嗅到了阴谋的味道。而且,这一切分明都将只是个开始。

        这一次的狩猎,由于刺客的出现,不了了之。端木江天率众人先行回宫,将太子安顿在一户农舍中,谷王及一队侍卫被留下来保护太子。同样受了伤的燕王,在当日就匆忙回宫调查刺客去了。

        太子的刀伤只差一寸便及心脏,伤口很深,并且有毒,本来就没有完全调理好的身子受此重创,情况顿时十分危险,不宜搬动,恐怕需要在农舍调养几日才能回宫。

        朝霞的血红在西面的天空愈演愈烈,浓重诡异,嚣张霸道,层层下压。

        蓦然,天边似乎平白出现了一座山峰,那是一座险峻的山峰,高耸入云,遥指碧落。

        大大小小的宫殿,从山脚一直盘旋建造到山顶。山顶处开阔平坦,一排华丽庄严的玉石柱子,呈两排相对着,弯曲成高雅的月牙形。

        暮色下,在这个接近天空的地方,夕阳如火烧般红艳妖冶。玉柱仿佛穿上红纱的优雅美人,端庄高贵,不可逼视地直插云霄。

        玉柱的最深处,有一个大理石搭建的平台,台面上铺着松软的白色兽皮。平台四周被艳红色的纱帘环包着,纱帘翻飞,隐约可以看见帘里有一个懒懒支头侧躺在玉石上的人影。

        平台前安静地停着一只红羽巨鸟,体型庞大,有普通大雕的三倍大,它长长的尾巴拖曳在地上,犹如铺了一层华丽的红地毯。

        纱帘外,笔直跪着一个脸上蒙着白色面具的人,“主上,俩人都中了雪花镖,他们活不过今天了。”

        “呵呵,残雪妹妹!”刺耳妖娆的声音突然闯入。

        一个如蛇般诱惑的身影,迈着极尽妩媚的步子,从玉柱拐弯处缓缓走出,她穿着暗红色极其暴露的衣衫,声音媚柔嗲,“你走得早,可能不了解情况哦!姐姐我,可是等到了最后才走的呢,看到的可比你多哦,呵呵。”

        残雪冷傲的背影,瞬间微微僵硬起来。

        “呵呵。”无霜见此越肆意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酥胸半露,性感妖娆,她娇媚地笑着,轻启双唇道:“残雪妹妹,你可小瞧了那神医沐青阳呢,呵呵,人家可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解了你的冰芒之毒,顺带着连燕王也救了呢。”

        “属下失职,请主上责罚!”残雪拜倒在地上,额头磕上地面。

        无霜斜睨残雪一眼,捂着嘴娇媚地又是一笑,对着纱帘里的人单膝下跪,“主上,无霜没有让您失望,太子活不久了,就算毒解了,他也活不久了,呵呵。”

        空寂辽阔的山顶处,只余无霜妖媚的笑声穿透云层。

        清风高高带起纱帘,玉石上支着头,慵懒地斜躺着的身影显现出来。长未理,散落至胸前,血红妖艳的长袍凌乱散开,鲜艳如血的双唇,傲慢邪魅地上挑着。

        暮色笼盖,朝霞慢慢昏暗起来,缓缓绕着山峰袅然飘散,这一座高耸的山峰,逐渐模糊不清,只一瞬就悄无声息地不见了踪迹,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清冷的傍晚,端木乾瑾靠在树干上,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端坐着的瘦削的背影。四下无人,只有风吹动树梢带来的沙沙声,搅得人心里烦躁。

        沐青阳手里拿着个葫芦,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明知身后有人却不点破,依旧神态自若地忙乎着自己的事情。

        良久,端木乾瑾终于无法忍受这诡异的安静了,他用扇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似乎是在纠结着该说点什么。

        听到响动,沐青阳将手中葫芦放下,站起身来,转身低垂着头对端木乾瑾行了个礼,“谷王殿下赎罪,草民不知殿下何时到来,未能给殿下请安,还请殿下赎罪。”

        “呵呵,神医快请起,是我未出声罢了,神医何罪之有。”端木乾瑾眯眼一笑,摇着扇上前,大咧咧地坐在了沐青阳身边。

        “神医的名字是唤作沐青阳罢,不知是哪三个字?”

        “如沐春风,青山绿水,阳春白雪。”沐青阳神色冷漠,又端起了葫芦顾自捣弄着,没有正眼看端木乾瑾一眼。

        端木乾瑾倒也不在乎,先前在宫中遇见沐青阳的时候,沐青阳也是这般冷若冰霜,拒人千里。似乎她只有面对太子的时候,才露出过别的表情,不过,也只是几个淡淡的浅笑或者是微微怔。

        “原来是这三个字,清新脱俗,高雅大气,好名字!”

        “谷王殿下谬赞了。”

        “呵呵,往后我唤你作青阳可好?”

        沐青阳抬头,微微一愣。端木乾瑾清爽的笑容的笑容映入眼帘,他原本狭长的凤眼,由于笑容灿烂,竟眯成了一条细线。

        在皇宫呆了大半月了,也就只有他提起过自己的名字,就连太子也只是疏远地称她为神医。

        沐青阳心尖微颤,稍有些触动,对端木乾瑾的态度便有了改变,轻柔一笑道:“谢谷王殿下,青阳之幸。”

        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这是端木乾瑾第一次见到沐青阳笑,他怎么也想不到,沐青阳真正笑起来可以这般清雅脱俗,美丽不凡。

        他怔怔地看着沐青阳,心跳顿时停滞了一下。

        “青阳笑起来真好看。”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沐青阳,他衷心地说道。

        沐青阳笑容一僵,有些不自在地垂下头去,“谷王说笑了。”

        “呵呵,青阳你在做什么呢?”端木乾瑾回过神来,指着沐青阳拿在手中的葫芦,一脸好奇地问到。

        “亚腰葫芦成熟后,将籽和瓤掏空,晾干后可用来装酒,青阳正在处理这个葫芦。”

        “哦?竟然有这样的事情?”端木乾瑾接过沐青阳手中的葫芦,细细翻看了一番,只见葫芦顶部被切开,瓤籽已除尽,里面灌了些液体,似乎是粥。

        沐青阳见他研究着壶里的液体,于是解释道:“里面灌的是糯米粥,是为了防渗,而且这样做出来的酒葫芦,会有葫芦的清香和糯米的芳香。”

        “青阳为何要做个酒葫芦呢?”

        “我喜欢饮酒,有个酒葫芦方便带酒。”

        沐青阳刚说完,突然一名侍女慌忙跑来,“神医,神医,太子殿下醒了。”

        “谷王殿下,青阳恐怕要先行告退了。”沐青阳连忙起身,对着端木乾瑾躬身拜了拜,跟着侍女快离开。

        端木乾瑾默默端坐着,若有所思地注视着沐青阳匆忙离开的背影,心中的疑问越变大了。他挠挠头,心中暗自嘀咕,四哥建立鸽组四年来,还是第一次出现查不到人来历的状况。这个连四哥的鸽组都查不出来的人,她究竟是善是恶?

        平日里拒人千里,但如果有人给她一些关心,她立刻就会被感动,就像是一个渴望被关怀的孩子,隐约透露出纯洁善良,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她,想要看清楚到底怎样才是真实的她。

        端木乾瑾蹙眉,想着想着却忍不住摇着扇,露出了笑容。脑海里浮现出的是沐青阳的温婉一笑,明晃晃地在他眼前闪烁,他轻轻嘘气,不禁感叹,她笑起来的样子可真是好看。

        六九中文首发

  https://www.65ws.com/a/10/10342/30892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