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倾情天下 > 11 欠我一人情

11 欠我一人情

        不大的一个山洞里,沐青阳端坐着调息。她惨白的脸上爬满汗水,峨眉深皱,毫无血色的唇被贝齿死死咬住。

        柴火在不远处劈啪响着,摇摆的火舌光芒颤抖着舔舐她惨白的脸,抹上了一点红晕,使她看上去不再如死人一般惨淡。

        端木睿恒躺在柴火边,高大的身躯不停地哆嗦着,他似乎还沉浸在幻心术带来的折磨里,在昏迷中不停地呼喊着:“母妃……母妃……别走……求你,求求你……别走……”声音脆弱无助,就像一个被抛弃了的小孩子。

        良久,沐青阳终于睁开了双眼,清冷的眼睛里是浓厚的疲惫。她抬眼望了望昏迷中不停呼喊着的端木睿恒,起身离开山洞。

        再回来的时候,衣衫有些湿漉漉的。一手抱了些干柴,一手拎了条处理好的鱼。

        她坐到柴火边上,往里头添了点干柴,又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来,往鱼身上洒了点粉末,然后将鱼插在削尖的木棍上,架置于火上细细烤制起来。

        她低头看着端木睿恒,他的状况似乎还是不好,俊眉深锁,细密的汗水从额头不断滑落,苍白的嘴唇微微挪动着,看上去脆弱而且无助,丝毫没有白日里的冰冷肃穆。

        她已经喂他喝了她的血解过毒了,伤口也已经处理好,残毒虽还有余留,但是不会危及性命,唯一令他如此痛苦的,是幻心术给他带来的折磨。

        想到这,沐青阳伸手凌空抓取了洞口处的一片竹叶,她将竹叶置于嘴边,试了试音色,缓缓吹奏出一曲清心咒。

        清冷的乐声如淡雅的清风拂过,轻若雪落无声,柔似千羽之翼。辗转不宁的梦中人终于安静下来,深锁的眉头也开始慢慢平复。

        乐声袅娜,丝丝缕缕,不绝于耳。

        沉睡中的人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端木睿恒撑起身子来,喉咙里微微有一丝血腥味,他望着眼前一脸云淡风轻地吹着竹叶的沐青阳,心中微微闪过诧异。将他从噩梦里唤醒的竟然会是她!

        “是你救了我?”

        沐青阳止住乐声,将竹叶从嘴边拿开,点点头伸手为烘烤着的鱼翻了个身,淡淡道:“燕王殿下,你所中之毒唤作冰芒,与太子所中极乐安一样皆是来自西域。那些人刚才用了幻心术,亦是所西域特有的妖术,听到笛音的人会想到平生最可怕之事,若不及时清醒过来便会在笛音控制下筋脉尽断,在极其痛苦的情况下死去。”

        端木睿恒冷漠的脸上肃穆依旧,并没有多余的情绪。他没有出声,只是平静地观察着沐青阳,温暖的火光下,沐青阳清淡的脸被蒙上一层柔色,看上去没有平日里那般拒人千里。

        沐青阳低着头耐心地烤着鱼,鲜美的鱼香慢慢充满了整个山洞。等鱼的颜色变得金黄的时候,她将鱼递给端木睿恒道:“此鱼唤作银龙,食用此鱼可以解你身上余毒。”

        端木睿恒默不作声地接过鱼,伸手撕下一块鱼肉,没有半分犹豫便往嘴里送去。只嚼了两下,端木睿恒便不自禁地挑起了剑眉。不知沐青阳是怎么烤的鱼,这鱼鱼汁鲜浓,鱼肉滑嫩,入口还有一点点甜香的口感,比宫中御厨制作的要美味多了。

        端木睿恒一边吃鱼,一边抬眼暗自打量着沐青阳,心中不由得思绪百转。这个来历不明的人,他的鸽组始终查不到资料的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她此举是什么意思?入宫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沐青阳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继续往火里填起了干柴,眼眸未动,却将端木睿恒不露声色的打量全印在了眼里,浅浅钩唇一笑,神色平静道:“燕王殿下有话要问草民吗?”

        端木睿恒起身,走到沐青阳对面坐下道:“不知神医师从何处?”

        “师父老人家隐居深山,江湖中无人知其名号。”沐青阳依旧捣弄着那堆柴火,回答得漫不经心。

        “那么神医又是为何要出山?”

        “行医者,出山悬壶济世自是人之常情。”沐青阳丢掉手中干柴,拍拍手两眼直视端木睿恒,理所应当地回答到。

        端木睿恒面色清冷,目光如炬,咄咄逼人道:“神医适才救了本王,不知心中所想为何?”

        “亦是出于人之常情,也有为了取得燕王殿下信任的一层深意。”

        端木睿恒微微挑起了眉头。

        沐青阳轻轻一笑,仿佛很随意地接着开口道:“燕王殿下好像并不信任草民。”

        “本王现在有些信任你了。”

        “不,燕王殿下还是不信任草民,草民还要继续努力才是。”

        端木睿恒微微勾起嘴角,“如此本王就拭目以待了。”

        “嗯,那么草民会努力做给燕王殿下看。”

        沐青阳说着抬起头来,一改默无表情的冷淡,嘴角挂上一抹戏谑,带着些挑衅与试探,“草民素闻燕王殿下行事光明磊落,从来不欠人恩情,不知是否确有其事?”

        “当然。”端木睿恒放下吃了一半的鱼,表情俨然,在他看来沐青阳的狐狸尾巴该是要露出来了。

        沐青阳淡笑,“草民舍命为殿下挡去暗器,又为殿下解了冰芒剧毒,救命之恩不知殿下要如何报答?”

        端木睿恒挑眉反问道:“不知神医想要本王如何报答你?”

        沐青阳一脸温煦,笑若春风,避而不答道:“青阳甚是喜欢那把紫金宝刀,却因为要搭救殿下而失去了夺刀机会,唉——原本那刀,草民是志在必得的。”

        语罢,低垂下头,默默低叹,表情有些黯然落寞,似真似假。

        端木睿恒斜睨沐青阳一眼,挑挑眉头,面色稍缓:“神医救命之恩,本王铭记在心,他日定当报答。”语气已经带了些柔和,但是他自己却没有意识到。

        沐青阳淡淡笑着说道:“如此,殿下便欠了青阳一个人情,这人情他日青阳定是会来索要回报的,殿下可要记住了。”

        语毕击出一掌,将那燃烧正旺的柴火熄灭,淡淡道:“殿下,您的侍卫们找来了。”

        端木睿恒回头,果然洞口处传来几声窸窣声,司南的声音从洞外传进来,“殿下,是你吗?你在里面吗?”

        司南拂开洞口的竹叶,探进身子来,见端木睿恒好端端地坐着,紧绷着的脸终于缓和下来。连忙上前,单膝下跪道:“殿下受惊了,属下该死。”

        见端木睿恒有起身的意思,于是赶紧上前搀扶,一边附在端木睿恒耳边轻声说了点什么。

        端木睿恒闻言,回头神色冷峻地看着沐青阳道:“神医,太子受伤了,我们必须马上回去。”

        六九中文首发

  https://www.65ws.com/a/10/10342/30892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