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一窝狐狸精 > 第五十九章 小道士的凡心

第五十九章 小道士的凡心

        “徒儿快将我八卦乾坤袋里的捆妖绳取来!”

        “是的师父!”小道士德心取来一根绿色的细绳想要往表姐身上套去。

        “啊……”表姐双眉深颦表情痛苦由于被老道掐住手腕处的仙脉法力无法施展只能在原地可怜地呻吟着。

        “妖孽你这次逃不掉了!”德心刚要将捆妖绳抛出却突然现表姐通红的两腮是如此的娇艳美丽那泛着点点泪光的双眼如秋水般楚楚动人让人不由心生一股怜惜。

        “德心你在做什么怎么这么慢呀!”老道催促道。

        “哦……”小道士这才回过神来这时忽然从旁边传来一声呵斥。“老不正经的穿得跟唱戏的一样跑到大街上调戏人家大姑娘呀!”说话的正是那位卖菜的大婶。

        “这位女施主你有所不知此女乃九尾雉鸡精所化我若不将她捉拿恐危害人间到时候芸芸众生不得安宁也!”

        “也你个头大白天装神弄鬼的糊弄小孩子呀你以为穿上个道袍就是姜太公了?天大的笑话她若是吃人的妖精为何还要花钱来买我的蔬菜?”

        “这……”老道一时语塞“总之老身是不会诓你的今天定要将这妖孽带走投入我的炼丹炉里焚化。”

        “这老头是不是从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呀……”过路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各位!各位如若不信且待老身取出照妖镜诸位往内一窥便知底细。”老道侧脸对小道说“徒儿将为师的照妖镜取出来。”

        “师父……”德心轻轻用手指顶了顶老道腰间。

        “啊嚯……你干嘛呀明知道为师怕痒的。”

        “不是的师父……您不记得了么我们的照妖镜上次在同那一窝狐狸精交手的时候摔坏了。”

        “哎呀我怎么给忘了。”

        “老头你的照妖镜在哪?让我们见识一下呀!”有路人起哄着。

        “哦……这个啊实在不好意思我忘记了宝镜在上次降妖时不小心摔碎了所以……”

        “我看你根本就是胡编瞎造无理取闹!”卖菜的大婶骂道。

        “喂!胖女人老身不想和你多语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在替天行道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的。徒儿不管这些人将妖精捆走!”

        “你敢?!”卖菜的大婶嚷道“青天白日的居然强抢民女还有王法么?”

        “懒得理你。德心动作快点!”老道不屑地望了一眼对面的中年胖女人。

        “儿子!”卖菜大婶怒吼一声。

        “哟!”旁边的肉铺里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将手中的菜刀猛地剁在砧板上“老娘什么事?”

        “恩?”老道一惊。

        “喂!”卖肉屠夫将手指向老道“老头!我这里有猪肉羊肉和狗肉你吃哪一样?”

        “我……我只吃素的。”老道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滴。

        “哼!我看你是素的吃多了想来点大荤调剂一下吧牵着人家大姑娘的手不放。”

        “都说了她是妖精!”

        “鬼才信!随便在大街上找个美女就说妖精然后把人家抢回家你把其他人也想得太幼稚了吧现在是科学文明的二十一世纪了岂容你这个妖言惑众的老家伙乱来给我把这位姑娘的手放下!”

        “不能放的我一放手这妖孽就会立刻化做一阵轻烟袅袅而去。”

        “嗤……”卖肉屠夫冷笑一声“老家伙病的不轻。看来我的肉铺要进新品种了。”

        “什么新品种?”老道好奇地问。

        “人肉!”屠夫取出别在腰间的两把明晃晃菜刀不停铿锵搓砺着出令人胆寒的声音。

        “无量天尊。”老道将另一只手中的拂尘轻轻一挥“徒儿你看替天行道难免也会糟人误解维护正义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苦差呐。不过为师今天宁可血溅菜市场也不能放跑这个妖孽!”

        “师父……”德心望了望周围激愤的人群低声对老道说道“众怒难犯降妖除魔也不急在一时为了捉妖反惹伤了民众就有悖初衷了还是等到下回无人之时再捉她也不迟。”

        “恩?”老道瞪了一眼徒弟“德心你怎么这么说。为道者贵在坚持自己的信念不为淫威所迫看来你的修行还浅薄的很呐。”

        “是师父我错了。”德心惭愧地低下头。

        “这样你将八卦乾坤袋里的青光弹取出一颗来掷出我趁人群无法睁开双眼之际带着妖孽遁去半个时辰后我们在城外青石桥下碰面。”老道吩咐着。

        “知道了。”德心从袋里取出一颗灰色的弹丸使劲往地上一摔忽的一声霎时间一片银光闪烁大概维持了有十几秒围观众人在一片咳嗽声中睁开眼。

        “咳……咳……咿?师父你怎么还没逃走?”放下遮面宽袖的德心奇怪地问道。

        “你是白痴呀!”老道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起来露出满嘴尖利的虎牙:“眼睛都快被你闪瞎了。笨蛋我还没来得及戴上墨镜呐!”

        这时身后传来警笛鸣声一辆警车开了过来。看来刚才有人事先报了警。

        “让开让开!闹事的家伙在哪里?”两个大腹便便的警察从围观人群里挤进来。他们打量了一下被青光弹熏得灰头土脸的老道士。

        “喂!老头你胆子也太大了吧见了警察还不放手?”

        “官差大人不能放的这是妖精我一放手她就会立刻化做一阵轻烟袅袅而去。”

        “我靠!这老头还挺能编的。”其中一个警察将步话机放到嘴边“现在报告情况我们已到达出事地目标已经确定是神经病你们可行动了oVeR!”话音刚落不久就听见刺耳的刹车声一辆白色的救护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里面跳出四五个戴着口罩的白大褂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一支麻醉枪看见老道二话不说远远就扣动扳机咻的一声老道看了看自己屁股上平白无故多出的一个针头眼白一翻应声栽倒在地。

        “yes!BIngo!”射枪的白大褂兴奋地挥挥拳头然后对其他白大褂说道“马上抬上车!”

        “师父!!”天空回响着小道士惨烈的叫声。

        *************************

        晴川高中。

        “啊!霜姐姐!”历历看见正匆匆往教室里赶的司马奴霜喜不自禁地叫起来。

        “恩?”司马奴霜停下脚步“哦是胡历历呀。好久不见了。”

        “是呀好久不见了。姐姐看起来好忙的样子。”历历看见司马奴霜怀里揣着一大堆复习书。

        “恩!高考的日子就快到了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真正的考验不努力不行呀!”

        “每天晚上一定复习到很晚吧?”

        “你怎么知道?”

        “姐姐的黑眼圈都说明一切了。”

        “啊……是嘛……哈啊……”司马奴霜拍打着嘴巴“我得回教室了等高考结束后再约出来聚聚吧。再见!”

        “哦!再见。”历历略带失望地说。“姐姐!”

        “啊?”司马奴霜再次转回头“还有什么事?”

        “姐姐不要太勉强自己了。考试虽然很重要但身体更要保重。”

        “恩!”司马奴霜点点头“那下次见!”说罢咚咚咚跑进教室里。

        “考上名牌大学真的很重要吗?”历历自言自语着。

        “一个人在那嘀咕什么呐?”景芳在背后拍打着历历的肩膀。

        “啊!吓我一跳!”

        “你不是吧我们的女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神经脆弱了?”

        “人家在聚精会神地想事情呐。”

        “看出来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你能说出什么好消息来不是噩耗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切说话总是那么刻薄!”景芳把脸一撇“还不谢谢我?”

        “谢你什么?”

        “你梦寐以求的那双鞋子就要买到了不该谢谢我么?”

        “怎么?”

        “哈哈昨天接到伴游公司的通知这个礼拜六下午三点到六点让我们去工作。”

        “真……真的?可我总有点紧张……”

        “紧张什么呀不就是是陪个男人说说话散散步嘛三个小时就能赚到四百块呐哪找去。”

        “真的没问题?”

        “放心啦只要你别和他走到无人的地方就行了。”

        “无人的地方我也不怕。”历历自言自语着。没错!普通人类哪奈何得了我们狐狸精可是小妹忘记了人类最可怕的地方并不是他们那弱不禁风的身体而是奸诈的大脑——被世俗间欲望的烟雾熏染得污漆抹黑的大脑!

        *************************

        “啊……终于清洁完毕了。”老爸把橡胶手套扯下丢在地上双手捶打着腰部。“还剩下最后一桶垃圾没倒了先休息十分钟再干吧。”

        屁股刚坐下电话铃就响了起来。“真是的做人一刻都不得闲呀。”老爸嘟囔着提起话筒。“喂?啊是你呀有什么吩咐?”老爸疲倦的脸上荡漾起笑意。

        “你在家磨蹭呐?快过来店里帮忙……噼哒……嘟……嘟……”

        “喂?喂?老婆……”老爸看了看话筒“真是的这么快就挂断多聊一会都不行吗。”老爸来到人间很难得有接打电话的机会所以新鲜感还未消失。

        “原本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的我的命可真苦呀!”老爸边着牢骚边拿起垃圾桶走出房子。“哎……要是当初选择了静的妹妹说不定正在家里悠闲地享受着呐。可是为什么我偏偏喜欢这种凶悍类型的婆娘呐?难道说我骨子里暗藏着被虐倾向?”老爸脑子里浮现出妈妈穿着皮衣皮裤和高跟鞋以及手执皮鞭的样子他使劲晃了晃脑袋“我在想什么呐!都怪胡来在床板底下藏着印有这些变态图片的书本……臭小子还以为我没现呐!”

        老爸走到小区的垃圾站他将桶倒扣着拍打了几下确定粘在桶比壁的垃圾已经全部脱落后才转回身往家走去。

        嘟嘟!一辆蓝色敞蓬跑车开了过来。“你好!”是上次那个帮老爸解围的气质富婆。

        “哦!”老爸先是惊讶了片刻然后说道“你……你好。”

        “今天有空么?陪我吃顿午饭吧!”

        “啊?”爸爸犹豫着该不该答应想到她曾经为自己花了两万块的人情顿时心一软拒绝对方的话怎么也吐不出口“哦好的。不过我要先把这个放回家。”老爸扬了扬手中的垃圾桶。

        “没关系我在这等你。”富婆笑着说。

        老爸回到家里丢下垃圾桶然后洗干净手又来到我房间在衣橱里取出一件外套换上。什么嘛!老趁我不在家的时候偷穿人家的衣服!可恨的是穿完后还不告诉我害我经常在干净衣服上现污秽素质真差还白狐族大祭司呐!在外面彬彬有礼的家伙往往在家里却是邋里邋遢!

        便利店里。等着结帐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

        “老板娘怎么那么慢呀我们还有急事呐!”有人抱怨着。

        “对不起对不起!”老妈一边收钱一边打着招呼。“死鬼怎么还不来我都快忙疯了今天是什么日子那么忙……”老妈一个人暗自嘀咕着。“啊哈……这是找您的钱请收好欢迎下次再来……死鬼王八蛋!等来了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啊哈您好这些一共是三十四块收您五十找十六……”

        *************************

        华霄宾馆。

        “好重呐!”章然弯腰拖着一筐刚消毒好的餐具吃力地走着。

        我刚好路过于是走上前去要帮她。

        “不用!”她一把推开我的手。

        “哦?”我总觉得今天的她有点反常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正眼看我一下。

        “啊……呀……”章然一个人吃力地拖着。

        “真是的!”我莫名其妙叹了口气转身要走。

        “喂!”她喊道。

        “恩?”我回头指着自己的鼻子“在叫我?”

        “还不过来帮忙!”

        “真是的!”我再次莫名其妙叹了口气反复无常的女人!“躲开点!”我嗨的一声将整整一筐餐具都扛在了肩上往包厢里走去。章然张着嘴巴呆立在那里。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可是狐狸精!不过她不知道而已。嘿嘿!

        “很不错呐!”

        听到背后传来说话声章然转回身。“乔灵?你怎么来了?”

        “真的很不错呐!”

        “什么很不错?”章然问。

        “少装蒜了明知道我指的什么。”

        “你突然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有点想念了呗所以就来看看我们灰姑娘过得还好不好。”乔灵笑着说。

        “你会想我才怪被一大票男人围得水泄不通哪还记得我。”

        “呵呵本来围着你的男人比我的还要多呀。”

        “不废话了有什么事快说吧我正上班呐。”

        “我是来告诉你那家广告公司的导演助理的职位已经空出来了你什么时候去?”乔灵收敛起笑容。

        章然突然变得沉默不语。

        “怎么了?你倒是回个话呀!”

        “哦……麻烦你说一声我大概一个星期后去上班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只是不要拖太久了这个位置想去的人多着呐。”

        “知道了。”

        餐厅部经理办公室。

        “什么?你要辞职?为什么呀干得好好的上次的事我不都说过已经解决了吗?”经理惊讶地说。

        “对不起经理。”章然说道。

        “算了如果你决定了我也没什么话好说那好我批准你一个星期后离店。”

        “谢谢经理。”

        “你可以走了。”看着章然离开办公室经理不无惋惜地叹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点苦都吃不了凭她的学历本来准备以后培养她做我的接班人呐。”

        “欢迎光临!里边请!”老爸跟在富婆后面走进了一家古色古香装潢奢华的中式餐厅内。

        “哇……哦!”老爸象乡下人一样边走边轻声惊叹着。

  https://www.65ws.com/a/10/10318/30859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