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一窝狐狸精 > 第五十八章 指腹为婚

第五十八章 指腹为婚

        “你是?”我打开门眼前出现一个身材高挑的妩媚女子总觉得有点眼熟。

        “表弟?”对方问。

        “恩?妈妈!爸爸!姐姐!小妹……你们快出来!”我大声叫嚷着。

        楼上房间的灯相继亮起来。

        “胡来你疯啦?这么晚了大吵大叫的。”老妈第一个走下楼来“啊?”当她看见我身边站着的女人时也愣住了。“莺莺?”

        “姨妈!”那女子一下子扑了上去。没错!眼前的这个女人应该说她不是人和我们一样也是妖精九尾雉鸡精——我的表姐也就是我妈妈的妹妹生的女儿名叫季莺莺。说起来我和姨妈姨父以及表姐已经有十几年没见了所以刚才见面一时竟没认出来。虽说是我表姐其实也只比我早出生两天而已在我们妖界两天根本算不上什么可怜我偏偏因此要管她叫姐姐。听白狐族里的狐说姨妈是在我出生以前嫁到很远的地方去的。我问姨妈为什么要嫁那么远有个多嘴的狐八婆偷偷告诉我其实当初姨妈和我妈同时看上了当时已经是白狐族大祭司候选人的爸爸只不过爸爸最终选择了妈妈伤心的姨妈只好祝福自己姐姐可能因为不想触景伤情第二年姨妈就答应了远在千里之外彭公山金融洞的黑山老鸡的求亲。姨父黑山老鸡虽然名字难听了点却是个十足的好丈夫姨妈跟着他也算过得很幸福几十年后姨妈怀上了表姐黑山老鸡为了让姨妈开心千里迢迢带着身怀六甲的她回到娘家来生孩子恰时妈妈也正怀着我两人的肚子几乎差不多大。

        “啊!表姐!”小妹牵住表姐的手两人象小孩一样蹦蹦跳跳着。

        “姨父姐姐!”表姐又向爸爸和姐姐问了好。

        “哦是莺莺呀真是越长越漂亮了简直和你妈妈不相上下。”老爸笑着说“难得你居然还惦记着我们大老远赶来辛苦了吧。”

        “还好。”表姐边说边望了望我脸上飘过一片红云。

        “既然来了就多住几天吧你也是难得来人间吧过两天好好带你游玩一番。”

        “谢谢姨妈。”表姐说道“我这次来就打算常住在这里了。”

        “啊?”老妈现出疑惑的表情“怎么?”

        “这次我到人间其实是来结婚的。”

        “结婚?”表姐的话让我们都感到诧异。

        “表妹难道你也和人间的男子生了感情?”姐姐问道。

        “不是啊。”

        “那……你为什么说要在这里长住?”

        “我的结婚对象是胡来表弟呀!”

        “啊?”我失声叫道“这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姨妈难道您忘记当年指腹为婚的事了么?”表姐对老妈说道。

        “啊……啊当然好象……还记得恩是有这么回事。”老妈支支吾吾着。

        “妈!”我一脸埋怨的表情“搞什么呀!关于这件事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哦……这个……一百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连我都快忘记了所以……”老妈愧疚地望向我。

        “什么嘛!你们怎么能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决定我的人生呐?”我不满地叫嚷着。

        “表弟难道说你看不上我?”表姐的表情变得阴郁。

        “哦不表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赶忙解释着相亲被男方拒绝对于女人来说是最难堪的事我怎么也做不出来。

        “那你怎么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哦我的意思是……我们那么多年没见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的这样就结婚未免太唐突了吧?”

        “起初妈妈提起的时候我也觉得很唐突不过我至今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在一个澡盆里洗澡的事记得那次你笑我是落汤鸡我气得把你脸都抓破了表面上很恨你其实从那天起心里早就喜欢上了表弟你了。”表姐边说边害羞地低下头。

        完了完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以前是苦于没有女人现在却在为命犯桃花而烦恼人生还真是出乎意料!

        “现在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早上再说吧。”老爸说道。

        “好啊反正来日方长。”表姐欣然道“我也有点困了胡来的房间在哪?”

        “你要睡我的房间?”

        “是啊反正我的身体迟早都是你的有什么关系?”

        “太有关系了!”我控制不住地大叫起来嚎完后又懊悔于自己的失态于是说“我的意思是爸爸和我睡一个房间呐你再住进来不方便吧。”

        “啊?难道姨父和姨妈还没有复婚?”表姐惊讶的说。

        “谁说要和他复婚了!”老妈瞪了一眼爸爸“我回房睡觉了哼!”

        “姐姐和我一起睡吧!”历历对表姐说。

        “恩……那好吧。”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心情郁闷地爬到床上。老爸也跟着走进来喀哒关了灯。

        “胡来……对不起。”老爸在黑暗中突然说。

        “为什么?”

        “没征得你的同意就……”

        “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

        “就因为没用我才说的嘛。”

        “爸爸你……”

        “其实爸爸希望你能和表姐结婚说实话人间的女子虽然温柔可我们始终是妖人配人妖配精天经地义看看你姐姐的遭遇吧我不想你和历历再受到同样的伤害了。”

        “可是爸爸我对表姐一点那种感觉都没有的。”

        “为什么?你表姐不是很漂亮嘛。”

        “漂亮是漂亮可是我总不能因为漂亮就喜欢她吧两个人相处无所顾忌地谈得来才是最重要的。”

        “难得你能这么想不过你现在有交往的女人类吗?”

        “这倒没有……”回答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沈安娜的身影紧接着是章然的样子。我使劲晃晃脑袋不这些都不能算爱。

        “既然没有那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和你表姐……”

        “爸爸!”我打断了他的话要知道一个男人对某个女人有感觉就是有感觉没感觉就是没感觉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而我对表姐丝毫没有一点那样的感觉。也许当表姐将她完美的胴体呈现在我面前时我肯定会兴奋起来但那是纯肉欲的嗅不到一丝神圣意味的本能感。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爸爸低声重复着同样的话。

        他究竟知道了什么我没有问也懒得问我现在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封建娃娃亲搞的焦头烂额哪有心情顾及到其他事情。

        路边。小道士德心来到躺在地上的醉鬼旁半蹲下身将手指放在醉鬼人中处片刻然后说道:“师父还活着!”

        “呸!我当然还活着你这个逆徒居然咒我!”老道气急败坏地骂道。

        “我是说这家伙还活着只是被击晕了。身体上看不出任何伤口和淤青看来伤他的家伙懂得一定的法术。”

        “恩……”老道抚摸着长长的银须分析着“看来最近妖怪还真不少。”

        “搞不好和那一窝狐狸精还有着一些干系。”

        因为心情烦躁所以睡着的迟醒来却很早。五点不到我就睁开了眼连平时最依恋的床都无法让我安定下来习惯裸睡的我从床那头拾起一条三角裤套起来赤着脚走下楼来到冰箱前取出盒装牛奶倒了半杯咕嘟咕嘟大口喝起来。

        “这样喝很容易拉肚子的。”后面传来女人的声音。

        噗~~我忍不住将牛奶一口喷了出来。转身一看居然是表姐我还以为自己起的最早呐忘记了家里还有只鸡。

        表姐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怎么说来着应该是有点色更确切点。不好!一阵凉风吹来我这才想起自己只穿了一条紧身短裤。“你你你……看什么快转过身呀!”我羞涩地说。

        “为什么?以前我们一起洗澡的时候还不是这样互相看着对方的身体多年不见你倒害羞起来了。”

        “以前……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那那那时候你我有些地方都还没长大……”我咿呀支吾着。

        “是长大了不少呀有些吓人呐!”表姐坏笑着望向我的下体——那仅隔着一层布的地方透出的立体轮廓。

        “哦!”我赶紧放下杯子用手遮住那里。

        “唉……”表姐叹了一口气“表弟是个保守的男人呐。”说罢哼着小调转身离开。“以前我是一只小小鸟……现在好大一棵树……”

        神经兮兮的女人受得了你才怪!不行坚决抵制这桩包办婚姻!

        “你是现在吃早饭还是等会?”表姐在阳台上问道。

        “啊?”我朝阳台望去她正在晾着衣服。一片鲜艳的红色跃入眼帘那……那是我的内裤!怎么她?我赶紧冲过去。

        “哦……我早晨上厕所的时候看见洗衣机里的衣服想到昨晚你开门时头还是湿的一定是你的衣服所以就顺手洗了。”表姐说。

        “哦。”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有人替我洗衣服当然求之不得。

        “不过胡来呀……”

        “什么?”

        “你的内裤多少天换洗一次?好臭哦!”

        “啊……”我满面通红的走回客厅。

        这下可好厨房的灶具旁有两个围着围裙的女人在忙碌了。老妈和表姐各司其职一个煎鸡蛋一个摊油饼配合得还挺默契。

        “想不到我侄女还真能干!”老妈在早餐桌上由衷地夸赞表姐。

        “恩……真好吃绝不是盖的。”小妹边嚼着饼边说道“哥麻烦你把牛奶递过来。”

        “好香啊。”姐姐小小咬了一口咀嚼了一会后说。

        “谢谢!”表姐冲大家笑笑然后瞥向我。

        我正大口吞食着香脆可口的油饼当觉她正望着我的时候赶紧放慢动作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淡淡说道:“哦……还行!”

        “是嘛!”表姐的笑容彻底绽放“能得到未来夫君的夸奖比什么都开心。”

        “未来夫君?!”我的嘴巴一下僵住剩下半块饼一直留在碗里没有再动。

        “怎么不吃了?”她问。

        “哦饱了。”

        “这么点就饱了?”

        “恩我饭量很小的。”真是的这种油饼可不能吃吃了要是再拒绝她岂不成了负心汉。

        “哥你不吃的话给我吧浪费可不好。”吞完自己面前油饼的小妹觊觎我碗里那半块很久了这下名正言顺地伸出贪婪的爪子。

        啪!我一下拍掉了她手上的筷子。“谁说我不吃的刚才有点饱缓冲一下现在又饿了!”我赶紧将剩下的半块油饼丢进肚里。管他呐!吃半块也是吃了宁做负心汉不做饿肚汉!

        “真是的瞧我这记性侄女来了光顾着高兴居然忘了去买菜了现在都快八点了还得去店里提前准备营业怎么办呀去迟了卖好菜的都走*光了。”老妈拍打着自己脑门。

        “没关系我去买吧。”表姐殷勤地说道。

        “真的?哎呀那怎么好意思麻烦你你是客人呀。”

        “姨妈不要说这么见外的话嘛。”

        “哦也是也是那就拜托你了这里是一百块钱你自己看着买吧买些自己喜欢吃的菜回来。”我看着老妈豪爽地将百元大钞递给表姐看来全家都很喜欢这个表姐啊哎哟我的反抗前途一片暗淡呀。

        “哇!一百块买菜妈妈今天好爽气呀。”小妹惊叹道“有表姐我们就有口福了。我要吃鸡翅膀!”

        “恩?”所有人都朝小妹投去鄙夷的目光。

        “啊……我忘了表姐也是鸡来着对不起对不起!”小妹连连敬礼。

        “没关系我们鸡精和那些永远成不了妖的家伙虽然同属一个祖先其实是风马牛不相干的就象人类同猴子是一个祖先一样还不照样有人吃猴脑?”

        “人类真残忍不过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吃鸡肉类的食物吧总会觉得怪怪的。”姐姐的话得到大家一致认可。

        “我要上班去了。”我拿起椅背上挂着的外套一边穿一边朝门外走去。

        “哦……”表姐赶紧丢下手中的筷子站起身一直跟着我到门口。“早点回来啊!”

        “恩?”我转回身望了望她“表姐这里不是韩国或日本现在的中国讲究男女平等的所以以后不必这样做会让我觉得很不自在。”说完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剩下表姐一个人在门口半眯着眼睛一副自我陶醉的神情:“能有这么开明的好老公我真是幸福呀!”

        运气好真好刚到车站就有一辆公车开来。我嗨哟一声跳上车却冷不防被后面的家伙顶了一下差点没摔着。“挤什么呀!又不是没的上!”我不满地嘟囔着。

        那家伙没有理睬我箭步冲到仅剩的一个空座位前扑通一屁股坐了下来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

        得意什么!我只是不想抢那个座位而已论度你们人类连刘翔都不是我对手更何况你这小虫!况且上面明明标着老弱残孕绿色专座——想想这家伙也算身体残疾的人可怜心理残疾的人可悲!象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在公车上站个十几二十分钟有什么要紧现在肥胖症患者是越来越多了都是懒出来的病!

        汽车开了两站上来一个抱着小孩的妇女。司机在前面喊了一声:“哪位好心人帮忙给抱小孩的让个座。”许久没人应声。司机无奈地摇摇头开动了车子。

        我扫视了一下四周坐着的有一半是年轻人这边一个三十来岁模样的男子正装模做样的打着手机:“喂?是啊那天我女朋友过生日我花了四千块钱买条项链给她她居然嫌太细你说我的心那个寒哟……”活该!注定你只能找这种货色的女人!没公德心!

        我旁边是一对学生情侣女的坐在男的腿上两人亲密地交头接耳着旁边的座位上放着一方便袋的肯德基他们却始终没有挪开方便袋让座。早恋!祝你们未婚先孕多去流几次产破些财才好!没公德心!

        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时髦少*妇坐在那不停欣赏着自己的美甲。是故意装做听不见看不见的吗?哼!明天一早你就会生出灰指甲!没公德心!

        “来这里吧。”靠后排的一个老婆婆起身对抱孩子的妇女说道。那妇女二话没说走过去一屁股坐下眼睛望着窗外一声不吭。

        我看着让座的老婆婆应该有六七十岁了吧?我祝她身体健康儿孙满堂!可是那个抱小孩的妇女至少也该对人家微笑一个说声谢谢吧!看来被让座的人何尝不要提高素质!人的尊重是相互的!

        下了公车朝宾馆走去。章然骑着摩托车从身边疾驶而过竟然一反常态没有停下来和我打招呼不知为何心里居然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

        *************************

        “大妈!大椒多少钱呀?”

        “两块!”

        “这么贵呀!”

        “哪里贵了。闺女我这已经是最便宜的了。”卖菜的大婶说道。

        “好吧相信你一回。给我称十只!”表姐说道。

        “好的……一共是两块五毛钱。”大婶将大椒用袋子装好递给表姐表姐同时将钱递过去。突然伸出一只枯巴巴的老手捏住了表姐的手腕。

        “哎哟!”表姐痛叫一声手里的菜全部散落在了地上。

        “妖孽!还不乖乖跟我走!”老道厉声呵斥着。

  https://www.65ws.com/a/10/10318/30859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