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巨神兵-手枪 > 第六章 大势已去

第六章 大势已去

        纪家的二道防线组成,乃是当初纪家大宅在建造时,精心设计出来的一圈不规则圆形。

        如果从纪家大宅上空往下看,以纪家大宅的大楼为圆心,周围直径约将近七八百公尺的区块内,有一条细碎虚线。

        这些由大小不一、岩色不同的坚硬岩石所串连起来的虚线,平常是隐藏在整个纪家大宅假山流水中的庭院摆设,而现在被刻意的清除、凸显出来之后,凭着这些大小岩石的掩护,便是一道最好的守护圈。

        当纪鸿刚来到了二道防线时,不禁为眼前的战斗场面感到怵目惊心。

        二防线上,纪家的武装团与王家的武力纠缠不休,到处都是你来我往的子弹、混战成一团的刀光剑影,以及鲜红的鲜血,混杂着残躯断肢。

        生命的脆弱与渺小,在这里充分的展露出来。

        唯一让纪鸿刚还觉得庆幸的是,至少他纪家的武装团在这场以寡击众的战斗中,还能够维持着不上不下的均势。

        不敢多想,纪鸿刚转手便将背后的大铁块取下,巨大铁块在纪鸿刚强而有力的手臂挥舞下,夹着呼呼的风声,认准了王家队伍里的一个手持长刀的高手,直扑而去。

        这个年轻人见到,不禁大喝一声:「来的好。」

        同时,身影一个急扭转,避过纪鸿刚铁块的袭击,并且反客为主的,将手中的长刀刀尖对准纪鸿刚的脖子,横抹而去。

        巧妙的一转手中的巨大铁块,纪鸿刚凭借着手中武器巨大的体积,直接将敌人这一刀挡下,并且一踢铁块下半截,由下而上,挥出一道巨大的弧线,朝敌人的胯下挑来。

        纪鸿刚的对手,完全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有此怪招,虽然他已经用尽全力的闪避开来,却还是被砸中胸部,在惨叫一声,吐出了好几口鲜血后,退入了王家的队伍当中不见。

        敌人的败退,并未带给纪鸿刚多大的欣喜,事实上,由于纪鸿刚与那人的交手,吸引了战场上大多数人的注意力,因此已经有人认出了纪鸿刚的模样来。

        顿时,整个战场上不断有人高呼:「纪家,纪家的家主在这里,兄弟们上呀!」

        纪鸿刚挥舞着手中的巨大铁块,面对着前方蜂拥而来的王家部队,心中充满了豪情,大吼一声后,手中的铁块顿时飞舞起来,幻化成一道巨大的流光。

        随着纪鸿刚在敌人队伍中左冲右突的,充分表现出什么叫做所向披靡的豪气。

        就在王家人惨叫、纪家人狂欢的时候,突然,从树影底下窜出了一个人,手持一把怪异的银色长鞭,往纪鸿刚当头抽来。

        纪鸿刚轻咦一声,本能的偏头躲过这一鞭,但是在这同时,原本让他舞开来的巨神兵也因此不得不停下来,使得纪鸿刚忍不住暗暗的叫一声可惜。

        毕竟这巨神兵的重量惊人,饶是他自认为神力无双,也不可能长期挥动,往往需要藉助一点小技巧,运用重心转移的方式,让巨神兵得以灵巧的舞动,而这是不能停止的,否则就只能再重来一次了。

        有点不满的将巨神兵直竖在身前,纪鸿刚斜眼睨了一下那个穿着蓝色连身裤装的中年人。

        他此时正一边舞动手上的银鞭,一边脸带惊奇的看着纪鸿刚。

        在这种你死我活的残酷场面上,纪鸿刚也懒得跟这家伙套什么交情,又是一脚踢起面前的巨神兵,双手紧握神兵的剑柄,巨大的剑尖夹带着大量的沙土,直接往这中年人的身上刺了过去。

        中年人不甘示弱,手上的鞭子出了一阵呼啸声,原本只比手臂长一点的银鞭,突然往前一个伸长,化成一道锐利无比的银影,往纪鸿刚的胸口刺来。

        纪鸿刚自然不会傻到想跟这家伙一剑换一鞭,因此他左手原式不变,右手却突然放开剑柄,整个人一个左侧身,同时左手更加用力的往前一推,巨神兵顿时加往那人的胸口刺去,转而逼的那人惊吼一声,直接往旁边一翻身,避过了与纪鸿刚的正面冲突。

        纪鸿刚趁势不饶人,大吼一声,左臂上的肌肉用力鼓起,硬是把巨神兵的挥动轨迹来个从中而断,并且瞬间转向,对准了那人的脖子砍下去。

        不得不说,纪鸿刚手中的巨神兵给人的威胁性实在是太大了,任何一个人面对这样一把长一百八十公分、宽五十公分的怪物兵器,谁也不敢讲有信心挡住它的一击!

        而这个中年人显然也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他完全不顾形象,直接一个懒驴打滚,连续翻出五六公尺外,这才跳起来,惊魂未定的看着纪鸿刚。

        而这时的纪鸿刚已经顺手解决掉两个趁机过来偷袭他的人,拖着巨神兵,大步的往这中年人奔过去。

        纪鸿刚已经现到,放任这样一个高手在战场上搅局的话,绝对会造成己方的重大伤亡,因此纪鸿刚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另外一边,纪鸿强可就没有纪鸿刚这样得意了。

        早已经将自己手中的机枪放弃,纪鸿强双手各持一把改装过的长筒手枪,凭借着一身连小成都称不上的枪斗技,与敌人展开了一场接一场的混战。

        只是打的正欢的纪鸿强完全没有想到,他的表现自始至终被战场外的几个人看在眼里,并且纷纷表示出了自己的惊奇来。

        当他双手倒转手枪,直接用枪托快敲击身边两个敌人,并且把两人敲得头破血流之时,王如雪口音略带干涩的问道:「云哥,这纪鸿强到底是用什么功夫?

        「我怎么看他凭着手中两把手枪,已经将二十多个我们的人打的生死不知了!」

        纪天云苦涩道:「纪鸿刚用的是一种传说中的古代功夫,名字就叫枪斗技,是一种灵活运用枪械的可怕技能。」

        王如雪喃喃的念了几句之后,连连追问道:「枪斗技?是纪家的绝技吗?你也会这种功夫吗?」

        纪天云摇摇头道:「不,我并不会!」

        一旁的张娘子则嘴角带笑道:「事实上,枪斗技这门技术,在一些神兵使当中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却很少人会去选修这门功夫的。」

        王如雪好奇道:「为什么?」

        张娘子还没答,纪天云已经插嘴道:「最主要是因为枪斗技需要的条件太高了,要有人一等的反射神经,顶级的身体柔韧度,还要经过近乎残酷的艰苦锻炼。

        「甚至听说除了这些之外,还得有先天灵敏的直觉之类的条件,才有可能学会这门功夫。

        「因为这门技术的入门门坎太高了,所以尽管当初我也能够进入纪家武库当中挑选一门功夫学习,但是我也不曾想过要去选择这门自虐的功夫来学习,虽然枪斗技一直都是梦幻中的神技!」

        纪天云完全没有想到,当他说到纪家武库这四个字时,一旁的张娘子眼中,突然闪烁着一种相当怪异的光彩。

        这时纪鸿强突然往前一个屈身翻滚,顺势抬起右手,对着背后来袭的人开了一枪,在倒地的同时,又往右边一扭一弹,头顶地面,双脚大分一个旋转,用力在一个想要捡便宜的家伙胸部上连蹭三四脚后,开枪将那人一枪毙命。

        王如雪忍不住低呼道:「真是不可思议的技巧,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够把枪用得这么出神入化的!

        「还有还有,云哥,你注意到没有,那个纪鸿强从刚刚到现在都完全没有被枪打中呢!」

        看着王如雪紧张加刺激的模样,纪天云忍不住苦笑一声,真是搞不懂,王如雪难道忘记了,现在挨打的人,可是她王家的人呢!怎么看起来她对纪鸿强更加关注?

        一旁的张娘子注意到纪天云的苦笑,突然靠上来,在纪天云耳边悄声说道:「别奇怪你的小情人为什么这么兴奋了。

        「告诉你欧,其实不光是你的小情人,就是我也忍不住为这个纪鸿强赞赏起来,没办法,实在是枪斗技这门技巧就是这么帅气、好看,任谁看了也会忍不住叫好的。」

        说着,张娘子原本正常的语气,突然变得冰冷道:「不过就算再怎样好看,敌人就是敌人,让这个纪鸿强在我们面前如此耀武扬威的话,那要置我张娘子的颜面于何地?」

        往后退一步,张娘子转头道:「东山、西河,你们上去好好的教教这个纪鸿强,让他知道真正的枪枝是该怎么用的,省得这位纪家二少爷误以为学会了点皮毛的枪斗技,就认为天下无敌了。」

        东山、西河,是一直跟随在张娘子身边、面貌有八九成相似的那对年轻兄弟。

        他们听到张娘子的命令之后,立即点点头,兴奋的将手中的巨大战斧交给了旁边的人,然后各自从大腿两侧拔出了自己的手枪,二话不说的直接往战场中的纪鸿强连开几枪。

        到底是拥有神枪使资格的两人,当东山与西河两人开枪瞬间,纪鸿强只觉得浑身汗毛耸立,几乎是不加思索的,纪鸿强直接的往地上一扑,在地上连滚好几圈,然后才跳起来。

        当纪鸿强看到了东山与西河这两个无论是在行动还是气质,都与周围的敌人格格不入的身影,快的往他的身边冲过来时,纪鸿强总算明白了刚刚的危机感到底是为什么,很快的调整自己的姿势,严阵以待。

        无视周围依旧战斗中的环境,东山与西河颇感有趣的看一下浑身狼狈的纪鸿强,久久之后,东山才开口道:「不错,我不得不承认,凭着枪斗技,你的确有着成为神兵使的资格。

        「只可惜的是,你现在手上的只是平凡的手枪,你认为你的武器可以胜过我们吗?」

        说着,东山晃晃手中那两把金黄色、菱形枪管、前端还有着一根细长三角金针的奇怪手枪。

        纪鸿强眼中的瞳孔急收缩,死命的盯着东山手上那把枪直瞧,又忍不住偏过头去看向一旁的西河。

        在西河的手上同样有两把水蓝色、造型一模一样的手枪。

        很显然的,纪鸿强的行为看在东山的眼中,是一种不折不扣胆怯的表现,因此东山忍不住笑了。

        而西河则不耐烦的说道:「大哥,跟这种乡下人说这么多干什么,反正他也听不懂,就让他用身体好好体会一下,c级神枪使真正的实力,他才会知道!」

        当c级神枪使这几个字投入纪鸿强的耳中时,纪鸿强只觉一股绝望涌上心头。

        他身为一个神兵世家的传人,又是立志要成为一个神枪使的人,所谓的c级神枪使代表什么样的意义,他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

        也因此,纪鸿强生平头一次在心中产生了绝望,一种对于纪家、对于他兄弟两个能不能够继续生存延续下来的绝望。

        东山与西河兄弟两人的嘴角,不约而同的勾起了一抹极为隐蔽的笑容来,他们很清楚,眼前这个实力相当不错的纪鸿刚,已经被他们的话给完全打消了心中的斗志。

        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不过这种眼神了,能够用最轻松的方法打败强敌,向来都是他们兄弟的最爱。

        但是很快的,东山与西河忍不住讶异的看着纪鸿强的双眼,因为,他们突然现到,在片刻之前的绝望后,纪鸿强的眼神开始转变了,原本清明的眼神突然变成一片狂热,东山与西河不禁一愣。

        「好机会!」

        就在他们一愣的同时,纪鸿强心中狂吼一声,两脚用力一蹬地,一个凌空翻滚,两手大开朝东山与西河连续开了好几枪。

        东山与西河身影往左右一分,瞬间高的移动起来,并且朝纪鸿强强力的还击起来。

        流弹四射,接连不断的子弹穿梭声,配合着三人之间翻滚、变换不止的急身影,一时之间,竟使得这个战场上的所有人全看呆了!

        不远处,王如雪愣愣的说道:「这……天呀!他们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距离内,不但能够闪躲对方的子弹,还能够加以反击?」

        一旁的纪天云闻言后,忍不住一阵的苦笑,他自然知道,对于王如雪这个生活在相对和平环境中的大小姐来说,枪弹始终是她心目中强大的武器,她又怎么会知道在真正的高手眼中,枪弹威力固然强大,但却也不是没有办法应付的!

        果然,一旁的张娘子冷笑道:「这算什么,无定向绝对闪避身法,本来就是一个神枪使必学的入门身法,只要熟练这套身法,谁都可以在最短的距离内闪躲敌人的子弹的!」

        想了想,张娘子又补充一句:「就算再不济,也能够让敌人无从瞄准自己的身体!」

        纪天云更接口道:「至于枪斗技就更不用说了,原本枪斗技就是号称绝对防御的梦幻技巧,像这种短距离闪避子弹的事情,对纪鸿强而言绝对称不上困难两个字!」

        或许是因为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光的心态影响,看到纪鸿强与东山、西河两兄弟的精彩对决,王如雪竟然兴奋的小脸胀红起来,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死命的看着场中的情况。

        突然,王如雪不由自主的出一声惊呼来!

        在场中,纪鸿强与东山、西河两人在一连串的激烈对射后,竟然演变到三人近乎贴身的成三角形站立当场,只是纪鸿强到底比较吃亏,因为他同时被四把枪指着脑袋跟心脏!

        更叫王如雪难以喘息的是,三个人竟然还强悍到连想都没想的,直接一扣扳机。

        啪啪啪的六声清脆但骇人的扳机声响起,三人竟然同时都没子弹了。

        现到自己的子弹没了之后,三人不但没有闪躲、退开的意思,东山、西河两人直接用手枪前端的三角刺锥,扎向纪鸿强的脑袋与胸部。

        而纪鸿强直接手腕一震,把手枪当成了暗器,往两人的脸上砸过去,同时一头往西河的胸膛用力一撞!

        被手枪砸个正着的东山与西河,不禁出了一声惨叫,到底是脆弱的颜面受创,就算再怎样凶悍的人,一时之间也会受不了叫出来。

        只是西河更惨些,因为他还没叫完,就被纪鸿强的铁头给撞飞了!

        只是纪鸿强的胸膛,也被东山与西河的三角锥给划出两道鲜血淋漓的伤口来,而且武器也失去了。

        一旁的王如雪几乎以为纪鸿强这下是必死无疑了,谁知道纪鸿强两手突然往自己的后腰一摸,再出手时,竟然又是两把与刚刚一模一样的手枪,并且毫不客气的对东山与西河身上连开好几枪。

        一连串噗噗噗的闷哼声,从东山与西河身上响起,纪鸿强脸色一变:「防弹衣?」

        枪口上移,就要往两人的脸开枪,只是这时候一道劲风袭来,纪鸿强随即出一声惨叫,两手竟然被一根黑沉沉的铁棒敲中,双枪离手,同时背心传来剧疼。

        纪鸿强不由自主的往前掀翻,连连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这才狼狈不堪的跪立上半身,死命的盯着那个偷袭他的人。

        不远处,王如雪不可思议的看着身旁空空的位置,难以置信道:「什么时候……」

        原来不知何时,纪天云已经离开原地,此时正手持一具三截棍,面目凝重的看着纪鸿强,而刚刚正是他给了纪鸿强一次措手不及的偷袭。

        纪天云凝重的脸上,突然出现一抹嘲弄的笑容:「啧啧,我的二少爷,你是不是太疏忽了点呢?别忘了,这里可不是你逞英雄的地方,怎么可以忘记我们的存在呢?」

        同样也走到纪鸿强面前处,张娘子瞥了一下身旁的纪天云一眼,刚刚她也看到了东山兄弟受创,只是晚了纪天云一步,她心里忍不住暗暗的嘀咕起来,无论是纪鸿强也好,还是纪天云也好,其实力都大大的出乎她的预料之外。

        她完全没想到,这乡下小地方,竟然还会有这样的高手存在,让张娘子一时之间对纪家以及这次合作的王家,提起了最高的警觉,再也没有先前那种瞧不起他们的心态。

        张娘子冷冷的看了一下已经恢复过来的东山、西河两人,「东山,你们太不小心了,竟然让一个乡下人搞成这副德行,亏你们还有脸自称是netbsp;对于张娘子的责怪,东山与西河不禁惭愧的低下头来,随即又抬起头来,两眼通红的看着不远处的纪鸿强,手中的双枪飞快的抬起来,对着纪鸿强。

        一旁的纪天云见状,脸上流露出一抹相当怪异的笑容,随即又收敛原来的嘲弄表情,轻轻一挥手中的三截棍,缓缓的后退,同时口中说道:「既然东山兄弟有心要一雪前耻,小弟我自然不敢多加阻拦,就交给各位了!」

        当话说完,纪天云也退回到王如雪的身边,手中的三截棍不知何时也被他收到衣服里面,一脸轻松的看着场中被四把手枪指着的纪鸿强。

        当然,纪天云也没忽略了王如雪看着自己的怪异表情,忍不住心中暗笑起来。

        事实上,纪天云这次突然出手自然有其目的的,他并非笨人,自然知道什么叫做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为了避免王家在利用完他之后,顺便将他解决掉,他绝对不介意小小的表现一下自己的实力,让王家知道他绝对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好吃的果子。

        当然了,这并不是说他就在怀疑王家什么,只是他谨慎的习惯使然,毕竟王家早将最有前途的王如雪交到他手中,而且王如雪对他绝对是诚心诚意的,因此在察觉王如雪的怪异表情之后,纪天云伸手一揽王如雪的小蛮腰,微笑道:「怎么了?很意外吗?」

        王如雪一愣,随即笑骂道:「好呀!看你平常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没想到竟然是一只披了羊皮的狼,原来你也这么厉害呀!

        「人家都没看到你的动作呢!你自己说说,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的?」

        纪天云微微一笑,没有正面响应王如雪的话,只是再一次用力揽着王如雪,两眼注视着场中的情况。

        这时候,张娘子缓缓的往旁边走了几步,显然跟纪天云一样,没有插手东山兄弟与纪鸿强打斗的打算。

        而纪鸿强一边忍受着前胸、后背传来火辣辣的痛苦,嘴角忍不住微微抽*动起来,这才将目光重新挪回东山兄弟身上。

        半晌,纪鸿强突然咳笑道:「看来,我这个乡下人是不是应该庆幸一下,竟然能够让两个netbsp;听到纪鸿强的话后,东山兄弟脸上冰冷的表情不变,但是眼角却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

        只是纪鸿强却完全没有给他们平复心情的时间,只见纪鸿强说完话之后,原本下垂的两手突然一张,从袖口中又滑出了两把手枪来,连续的朝东山兄弟以及一旁观战的张娘子,不惜血本的连开数十枪。

        整个人更如脱笼野兽般,突然往后一跳,随即冲进人群当中,再也不见身影。

        张娘子与东山兄弟忍不住苦笑起来,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前一刻还悍勇无比的纪鸿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临阵脱逃而去,但是却又让他们不得不称赞纪鸿强的聪明。

        在明知双拳难敌四手的情况下,能够当机立断脱逃而去,其心思之细密与决断,全然不像其外表大五三粗的模样,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但是也更激起张娘子等人的杀机,这样一个对手,他们是绝对不容许存活下来的,否则就是自找麻烦了!

        张娘子看一下不远处的纪天云两人,最后断然道:「追!」

        说着,张娘子当先从腰上抽出了一条由黑色的菱形所组成的奇形软鞭,沿着纪鸿强逃窜的方位,直接追了过去。

        而东山与西河以及其它张娘子带来的同伴,同时也跟了过来。

        强拖着一身的疼痛,纪鸿强一路披荆斩棘,往自家阵营那边逃窜过去。

        只是张娘子等人的紧追不舍,带给了纪鸿强相当强大的威胁感。

        武装团根本就无法阻拦张娘子等高手的追击,耳中听着自家武装团人员的惨叫,纪鸿强终于确认了一件事,有张娘子这样一群高手存在,今天他纪家恐怕是没有幸存的余地了。

        获得了这样一个堪称绝望的结论之后,纪鸿强的脑中顿时开始急转动起来。

        不管如何,一时的失败并不代表以后同样失败,目前纪鸿强最需要做的是,尽快与自家大哥会合,然后想办法保存纪家的元气。

        随手抓过来一个武装团的人员,问清楚纪鸿刚的所在之后,纪鸿强快的奔跑到纪鸿刚所在的地方,就见此时的纪鸿刚正与一个持鞭的高手对决当中。

        眯着眼,纪鸿强看着自家老大这时候跟他比较起来,似乎也好不到哪去!

        他的对手,把手中的长鞭挥舞的出神入化,在纪鸿刚的身上不断的留下大小不一的伤口。

        而纪鸿刚则吃亏在他手中的巨神兵还没完全成熟,没有刀剑最大的优势─锋利,因此尽管纪鸿刚屡次的砍中对方的长鞭,但却始终无法给对方伤害。

        身后不远处再一次传来张娘子等人的叱喝声,纪鸿强不再迟疑,手中的双枪举起,对着持鞭者砰砰砰连开三枪。

        逼退对方之后,纪鸿强飞快的来到纪鸿刚的身边,苦笑道:「老哥,让人撤了吧!」

        纪鸿刚目瞪口呆的看着纪鸿强,却听到纪鸿强再一次说道:「对方的后援太强,高手太多,不是我们目前可以抗衡得了的,还是让武装团撤了吧!」

        纪鸿刚眼中不由自主的闪过一抹悲色,作为纪鸿强心灵相通的双胞胎哥哥,纪鸿刚充分的感受到了纪鸿强心中的绝望!

        这个时候,张娘子等人也来到了纪鸿刚与纪鸿强两人的面前,布成一个弧形,缓缓的向两兄弟逼近!

        纪鸿强与纪鸿刚相视一眼后,缓缓的往后退却,同时,纪鸿刚眼带悲愤的伸手入怀,抽出一把白色的信号枪来。

        一咬牙,纪鸿刚用力的按下扳机,砰的一声,一阵极为刺眼的蓝色光团冲天而起。

        原本奋力与敌人交战的纪家武装团,所有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一愣,不敢置信的转头望着半空中的蓝色光团,直到光团爆出一阵蓝色的光雨后,所有人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悲伤但又如释重负的神色,狠狠的看了自己的敌人一眼后,随即转身就跑。

        面对纪家武装团如此诡异的行径,王家的人全傻眼了,个个面面相觑,久久之后,才在回过神来的各个队长命令下,重新集结好,然后往纪家大宅的本部大楼方向逼近。

        而远处,纪天云脸色复杂的看着半空中的光雨,终于忍不住叹息一声:「纪家……完了!」

        六九中文首发

  https://www.65ws.com/a/10/10312/30850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