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解灵人 > 第十二章 卓老

第十二章 卓老

        老鬼和王勇已经跟着宋超出去了,说是去见几个股东,谁知道呢,有老鬼在月阳放心的很,现在他更担心的是胡琳琳家里的事,而且心里边也在合计着日后在北京怎么谋生了,总不能老是这样东一枪西一炮的瞎混吧。

        北京的天气比高城不知要热多少倍,走在大街上,月阳感觉自己身体里边唯数不多的脂肪也正在慢慢的被蒸发着。

        “咦,你怎么起的这么早!”刚刚和父母一起打开门做生意的胡琳琳看着月阳来的时候,显的有些吃惊。

        “呵呵,都十点了,不早了,再说了,我像那么懒的人嘛!”月阳轻笑着说道。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觉着你前天才坐了一宿的火车,还觉着你今天能晚睡会,早知道你起的这么早,我就去找你吃早餐了!”胡琳琳边将地上的垃圾扫到簸箕里边,边笑着说道。

        “你爸妈呢?”看着只有胡琳琳一个人在忙活,月阳有些不解的问道。胡棺是个财迷,以前自己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了,无论是刮风下雨,逢年还是过节,他都会在殡仪馆里边,等待着他的衣食父母上门,今天这是怎么了。

        胡琳琳边进屋拿起拖把拖着地,边有些无奈的说“他们去处理上次那具尸体的问题了,昨天晚上我爸一宿没睡,月阳,你说真是有人在给我们家捣乱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月阳看着被胡琳琳拖的一尘不染的地面,都有点不好意思踩上去,靠在门旁点了根烟,严肃的说道“百分之百是有人捣乱,不过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要看看才能知道!”

        说到这里,月阳脑子里边突然有了个想法,自己把胡棺的殡仪馆盘下来如何?

        “真可恶,我爸妈都是老实人,干嘛要欺负他们!”胡琳琳愤愤的叫道。

        怎么看此时的胡琳琳都不像一个二十八岁的女人,更像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月阳不自觉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道“没事,有我在呢!”

        听到这话,胡琳琳放松不少,脸上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不过笑容很快就消失,脸上是一副有些自责的表情,道“月阳,对不起,从认识你开始就不停的麻烦你……”

        “琳琳,别说那些没用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爸妈的是,当然也就是我的事了,好了,别担心了,你慢慢收拾收拾,我出去转转!”月阳认真的说道。

        “你去哪!”胡琳琳问道。

        “看看是谁在捣乱,你忙着吧,我就在附近的铺子里边转转!”月阳回头摆了摆手,就朝着一旁的店铺走了过去。

        连胡棺在内,在八号墓园正门的两侧总更有九家殡仪馆,胡棺的位置是最好的,紧挨着门口的左侧,而且还坐北向南,冲阳。旁边的三家铺子虽然也是冲阳,不过地势就不那么好,明显的有些倾斜,一看就知道是后来搭建的。

        而在门右侧的五家殡仪馆位置虽然不好,可是建筑规模明显的要比左侧的这四家要强上几倍,而且他们的面积也要比这边大一些,看门口就知道了,门口都是胡棺这边的两倍宽。

        除了胡棺家之外,其他八家殡仪馆的门口虽然的门口都门着漂亮的迎宾员,与酒店的迎宾不一样,他们每个人都是神情肃穆一黑深沉的黑装的站在那里,虽然眼神里边渴望着月阳能进他们的铺子里边看看,可是没有人去上前拉他,做这行就是这样,你得等着客人自己进门,你总不能上前来一句“先生,买块墓地吧,便宜!”

        看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太特别的地方,别的铺子里边除了人多点,设备好点,服务周到点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月阳不自觉的就想起了那个扫地的老人,心中试想着不知道他能不能知道点什么,就进了墓园里边。

        进门的左侧是一个趟简单的平瓦房,有一间是警卫室,有一间是厨房,剩下的那些,都是用来存放骨灰的地方。

        老人正在房子前面的焚纸炉里边焚烧着纸钱,月阳走过去的时候,老人连头都没有回就有些伤感的说道“哎,人哪,这辈子不知道图啥,到头来,还得让我这个糟老头子替他们烧纸!”

        月阳听完没有回答,现在这社会就是这样,让所有人忙得能不来这种地方就不来,多数都是交给各个墓园里边的工作人员来代烧纸钱而已。

        “这么大的墓园,除了逢年过节的时候,平常连个人来都没有,你说说现在当儿子的都是怎么当的,连自己爹妈的生辰和忌日都不来!”老人突然转过脸来看着月阳有些生气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老人的脸虽然比较恶心,可是月阳却觉着那么的亲切,有可能是因为都是同道中人和对一些事情的看法都一样的原因吧。

        “连棺材都没有了,来不来,又有什么必要!”月阳也是有些无奈的说道。

        “呵呵,也是,来不来的爹妈也不知道了,以前人死了好歹还有片薄木装体,现在却只是一个铁盒装灰了,哎,可怜啊!”老人将手中最后的一摞纸放真的翻烧干净了之后,拍打了一下自己手掌上的灰尘,就毫不客气的朝着月阳伸手,道“今天,带烟了吗?”

        都说吃人的嘴软,这老人的嘴却是丝毫也不软,月阳先是一愣,而后有些欣赏的笑道“带了,带了!”

        听到月阳带烟了,已经被横肉遮挡住的眼睛露出了一丝喜悦的神色,有些着急的说道“别站着了,进屋吧,这大热天的!”

        说完就回头进了紧挨着墓园门口的那间屋子里边,屋子约有三十几平米,除了一张床和一个小书柜之外,别无其他的家具。

        就见老人进屋后很是自然的将手伸进了在门口一盆装满了香灰的铜盆里边,边用里边的香灰洗着手边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真是的,天天给那么多人烧纸,都弄混了谁是谁了,别回头给人弄混了让人晚上再来找着!”

        看着月阳的动作,月阳吃惊不小,他曾经听说过这个招,但是他自己没有干过,因为他觉着有点恶心。

        这些香灰,是天长日久的从死人的坟头上积赞下来的,不仅仅有驱邪避妖的用处,更大的用处是能将所有阴性事物与人的身体所隔离,不过最大的坏处就是,用这种香灰必须的常年的用,而且还不能见普通的水,只能见无根水,也就是说想洗澡洗脸只能用雨水,最麻烦的是用了这玩意想要洗澡还必须得等着初一十五的时候才可以。用他们比用尸油的还好,不过月阳就是受不了这么多的要求,所以没用过,而且自己也没有见人用过,今天,是头一次见。

        “大爷,您是刚来的吧,以前来这怎么没见过你?”月阳看着正在用烧纸擦手的老人客气的问道。

        老人用烧纸擦完了手之后,并不是直接将烧纸扔了,而是将它点燃之后放到了门后一个专门用来烧纸用的铜盆里边,看着纸烧完,才站起身来答道“啊,三年前来的!”

        “哦!”月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以前替胡棺做事替胡琳琳治病的时候,月阳来过这墓园,那会没见过这老人,看样子是自己走了之后,老人才来的。

        老人有些不耐烦的伸出了自己的中指和食指摆了摆,月阳看到后连忙将烟掏出来递了上去,并且给老人点上。

        拿着烟很是满足的抽了一口之后,老人就盘腿坐到了那张连褥子都没有的钢丝床上,并且指着屋里边唯一能坐人的一块蒲团说道“坐吧,别站着了!”

        老人的声音不大,甚至可以说是轻声碎语,可是就是这种不大的声音让月阳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好像不按照这声音的指示做就不行似的,这种感觉让月阳有些吃惊,他一脸惊讶的盘腿坐到了蒲团上面,看着老人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从何开口。

  https://www.65ws.com/a/10/10259/30721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