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臣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新春

第一百六十二章 新春

        大明嘉靖元年正月朱厚率领皇亲国戚以及朝廷百官祭祖太庙正式宣告新一年的开始随即又在南郊拜祭天地向天上神明祈祷希望今年内五谷丰登风调雨顺保佑大明江山社稷万世长存。

        是夜在太和殿举行国宴与京城全部勋爵和百官同贺新春虽然此时天上还飘着片片雪花虽然热腾腾的佳肴已经冷却虽然不少人冻得脸色青但是在此欢庆的时刻谁也不敢缺席个个露出欢笑向皇帝举杯祝贺。

        张信也在这些人之中心中不停报怨着这些陈年规矩真是不合时宜当年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为了与民同乐安抚百官所以才弄出这个花样来的但是南京的春节可是没有这么冷的如今在北京还摆露天宴席这岂不是自计苦吃吗。

        看着漫天的雪花顺着北风呼呼而落有些还飘到官员的衣领脖子内冰寒刺骨的滋味虽然不好受但是谁也不敢失仪乱动只有强行忍耐希望这场宴会快点过去好快些回家烤火取暖与低级官员相比朝廷里的大臣显然舒服许多因为座位离皇帝驾前近些所以也沾上皇帝的光不仅有龙帐的摭挡雪花而且还可以仔细欣赏宫中乐伎的表演近水楼台先得月连宫廷御膳御酒也是第一时间品尝到的他们心中自然希望宴会继续举行。

        而在外面的官员心情却不一样哪怕再好的膳食佳肴一被冰雪冻僵那么再也不会品尝出味道来的冰凉的御酒入喉反而凭添几分寒意。不少官员已经在暗暗摩擦双手希望能给自己增加一些暖意。

        幸好朱厚没有通宵举行宴会的意思当戌时末皇城之外点燃起烟火之后在仪官地提醒下终于宣布宴会结束然后在一片恭送声之中摆驾还宫他还要去给蒋后请安拜年呢而太和殿前的大部分官员心中庆幸起来相互祝贺问候起来。

        待观看完烟花燃放。官员们开始疏散的离开而去有条件的就骑马坐轿。没有条件的就和张信一样踏着厚厚的积雪一深一浅的慢慢走回家中其实也不是张信非要学低调。只是小小一个六品主事就学人家骑马坐轿实在是太过招摇了。

        回到家中在仆役的协助下换好衣服坐在暖炭之旁张信这才觉得暖和一些再喝上两口温酒以便活血通络现在回想起来张信也觉得奇怪怎么一到朝廷举行什么大型的庆典活动总是受罪地时候。连酒宴也不例外还不如在自家吃的安心惬意。

        “夫人睡下了吗?”因为担心绿绮已经安睡。所以张信也没有回卧室只是在客厅之中取暖享用着厨房准备好地膳食。

        “小人不知不过后院之中灯火通明想必夫人还在等大人回来吧。”仆役可不敢轻易进出后院所以只能猜测说道。

        张信心中一暖也没有再问下去匆匆忙忙解决晚餐然后快步进入后院之中果然如仆役所说的一样。后院烛光闪耀。几个丫环穿着厚厚的棉衣正在卧室门前等候见到张信回来连忙迎了上去行礼。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啊?”张信轻声问道:“夫人也是如此吗?”

        “见大人还未回来。夫人不愿意先睡所以我们在这里等候。”一位丫环解释说道虽然说主人待她们随和但是也不能因此忘却自己的身份主人都没有就寝她们身为丫环更加不能先睡啊。

        “这里不用你们服侍了回房就寝吧。”张信柔和说道自己身强力壮地还没有沦落什么事情到要别人侍候的地步。

        “大人奴婢们已经在偏房中准备好热水请大人淋浴更衣。”一位丫环恭敬的说道同时上前几步伸手虚引。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们下去吧。”张信的话让几个丫环有些失望但也知道张信既然已经几次让她们回房如果再不识趣那么待会可能又要被训斥了当下也没有再多言行礼之后慢慢的退回房中。

        打几个丫环后想起热水的诱惑张信也没有再耽误轻快的走进偏房之内随手关上房门越过屏风来到淋浴之处大木澡盆之中已经准备好温水旁边还有几个由炭火温着的暖几锅热水试过温度之后张信立即解衣泡进水中还有什么比洗热水澡更加容易解除寒意温暖僵冷的身体。

        “咯吱”

        房门打开地声音在寂静的夜中显得非常明显连舒服地躺在澡盆之中闭目养神的张信也听得真真切切的听到动静张信自然睁开眼睛疑惑起来随后看着娇柔而熟悉的身影慢慢走近张信眼睛闪亮露出欢喜的微笑。

        云轻拢在脑后垂下几根细而轻的散丝像梦一般衬得佳人半边玉颊流晕飞白雪肌生香一抹缎子胸前一拦湖绿缎子上边是凝脂般的冰骨玉肌犹带锦被温香而缎子下边娇耸的酥胸几乎要将布料顶掀了起来微颤的高处似乎显示它有的无限香软让人屏息注目心凝神止从这贴身诱人地打扮张信就明白绿绮肯定是刚刚从绣床之中起来地。

        “绮儿你怎么过来了小心天寒伤身。”张信轻轻笑道眼睛却不曾离开那无限美好的风景灼热地目光让绿绮颊面微红。

        “听到相公回来妾身过来看看。”当走近澡盆之时绿绮垂默立偶然瞥来一眼小脸更加娇艳不已张信微微一笑从澡盆之中站了起来也不理会浑身的湿润一手将绿绮搂进怀里绿绮心中虽羞。却也不见多少挣扎低眉垂目柔顺的拿起旁边的毛巾轻轻的为张信擦拭起来。

        感受到那无边的温柔张信心儿一荡在她耳边细语起来绿绮一听羞意更甚娇媚地点头。小手轻柔的再擦拭几下之后在张信热切的注视下。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出房中见佳人离开张信也没有心情再淋浴下去从澡盆之中出来后。胡乱把身上的水渍擦拭干净然后匆忙穿上丫环已经准备好的中衣心中火热的返回卧室。

        此刻帐内烛影摇红美色柔光绿绮披着轻薄的绣帐仰着害羞而飞霞喷彩的悄脸一双大大地杏眼里出如水波荡漾摄心勾魄的光来看到轻帐之中偶尔露出那白皙嫩肌。秀气挺拔地酥胸如此良辰美景。张信哪里还忍耐得住一把甩脱中衣轻轻的扑了上去。

        张信搂着佳人那充满诱惑的胴体探在女子腰臀间的五指稍稍使劲软绵绵地肉就握满了掌心绿绮娇喘喷出的一口气息小脸立即觉得滚烫光滑玉润的双臂却不知如何置放时而搭在张信背上时而用葱白的玉指紧捉丝被。

        美人的娇喘将张信的脖颈吹得丝丝痒。脑中开始混沌。浑身一阵燥热迷迷糊糊的。手臂竭力要把绿绮的身子纳入整个胸膛指掌无意识地滑摸着灯烛交辉的下佳人一只雪白地大腿从亵裤间斜斜滑出一弯长长的腻白在房中勾勒出整只纤足地形状那份软腻和嫩白俱是自己所无的。

        腿中传来的异样激起绿绮阵阵的颤意娇柔的身子也情不自禁的扭动起来娇柔滑腻的感觉让张信血气上涌坚强有力的臂膀紧搂着绿绮柔软的腰肢手掌轻轻抚摸光滑细腻的背脊嘴唇轻柔细致亲吻着那芳香迷人地粉红唇瓣与那滑腻地丁香小舌纠缠一起。

        一夜销魂那难以言表的舒畅让张信沉迷其中直到精疲力尽之时这才搂抱着佳人缠绵爱抚地双双进入梦乡不知不觉夜色已经消逝东方已经蒙蒙欲亮。

        清晨张信悠悠的睁开眼睛却现身边的佳人还在沉睡着清丽秀美的小脸上还带着甜蜜的笑容张信微微一笑也没有打扰她的休眠悄悄的下床披上中衣越过屏风来到卧室最外面推开窗先是白光耀目寒气洗面而来随即放眼亮白一片院中银花挂树细雪铺地寒风扑面而来令人神气一爽。

        呼吸着清晨新鲜的空气稍微活动身体张信觉得浑身的酸软逐渐散去还好今日不用去工部上班不然自已恐怕已经迟到被尚书林俊训斥了张信心中庆幸之余却涌起柔情来难道有几日假期那就要好好陪绿绮自从进工部担任主事之后总是早出晚归的虽然绿绮没有怨言可是张信总觉得心中的愧疚想到绿绮张信连忙把打开的窗子关上免得寒风让还在睡梦之中的绿绮着凉了。

        掩好窗门之后张信却没有开门招呼丫环进来服侍洗漱而是转身又回到绣床之上安静的坐在床边仔细安详的看着还在梦中的绿绮精致脸庞绝没半分可挑剔的瑕疵身段苗条美好娇躯散着淡淡的处子幽香清秀无伦诱人之极乌黑的秀衬托嫩滑的肌肤更加雪白气质高雅性感能娶得这样的佳人为妻张信觉得此生再无遗憾。

        “绮儿你醒了。”忽然间张信现绿绮小脸慢慢的凭添几分胭红之色怎么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轻轻笑了起来伸手拂去绿绮额上的几缕青丝。

        绿绮轻轻睁开可爱的眼睛明眸流盼双手下意识的捉住丝被往娇躯掩饰带着几分羞涩之意说道:“相公你先出去好吗?”

        虽然已经习惯和张信身体上的接触但是绿绮却不能坦然自若的在爱郎面前穿衣看到绿绮娇羞无限的模样张信怦然心动伸手悄无声息的用力想将丝被扯开却现纹丝不动而绿绮明亮的眼睛之中露出得意之色。

        “绮儿让相公服侍你穿戴不好吗?”看到佳人风情万种的娇嗔张信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而从床边拿起几件香气诱人的轻薄亵衣说道。

        “不好你会欺负人的。”绿绮紧紧捉住丝被再也无法保持镇静。玉脸之上飞起片片红晕似乎有逐渐扩散的趋势。

        “绮儿待会还要去给岳父大人拜年再不起来时间可来不急了。”张信可不着急好整以暇的轻笑道怎么说蒋荣也是自己名义上地岳父新春的时候自然少不了上门拜访。

        绿绮轻轻拧头观看墙上现现在已经快要午时不由轻轻惊呼起来。想到昨晚的索取无度她当然明白怎么回事。心儿荡漾娇羞不已。

        已经明白张信是什么样性子的绿绮知道再哀求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处只好害羞的坐了起来。露出柔美雪润的香肩轻轻拉下丝被胸前那挺拔的白皙似乎准备暴露无遗趁张信沉醉其中的时候绿绮伸出玉臂轻快的从张信手中抢过贴身衣物娇笑地再次钻进丝被之中诱人的风光一闪而过这让张信遗憾不已。

        考虑到绿绮不胜羞涩。张信也再没有继续挑逗下去反而找开旁边地衣柜。细心的为绿绮挑起外袍来虽然近日来外面积雪已经有融化之意但是春寒料峭气候反而比雪天更加寒冷出行肯定要多穿几件衣裳。

        “相公让妾身自己来吧。”将要害部位全部摭住之后虽然还有些羞涩但是绿绮已经不再如刚才那般不堪了看到张信手忙脚乱的在衣柜之中东挑西拣不知道如何选择自己衣裳时。绿绮露出笑意。迟疑片刻之后还是拉开丝被。悄悄的走了过去。

        虽然早就知道古代仕女地衣裳非常繁杂但是听到绿绮的话看到已经被自己弄得乱蓬蓬的衣柜张信还是有些尴尬连忙闪过身子让绿绮进来看清衣柜的情况绿绮责怪的白了张信一眼可惜落入张信眼中却是觉得佳人在赠送秋波。

        可惜还没有等张信有所动作绿绮已经麻利的挑选好衣裳稍微那么一转身还露出几处白嫩肌肤的娇躯已经让衣裳摭掩得严严实实听到张信在身后出懊恼叹气绿绮羞涩轻笑也没有理会而是继续收拾起被张信弄乱的衣裳来。

        看着忙碌的绿绮张信心中涌起一股柔情轻轻上前搂着佳人那柔软地腰肢把头停靠在佳人的秀气玉颈上闭目嗅着云青丝地幽香心中一片宁静以为张信就要使坏绿绮刚开始的时候还轻轻挣扎起来但是偏头看到闭目的张信时便停止动作小手抚着自己腰间情郎的手背身子也慢慢松软起来。

        温馨的情形继续维持着直到午时钟声响起两人这才悠悠惊醒过来相视一笑之后张信轻轻在绿绮粉嫩的脸颊亲吻一下然后转身走到房前打开卧室之门招呼已经等候许多的丫环进来服侍半个时辰之后已经梳妆打扮好的绿绮在丫环的搀扶之下轻盈的从屏风之内走出光彩照人地娇容让张信眼睛一亮。

        “相公现在可以出了。”绿绮轻垂蜷柔声说道虽然梳洗费时许久但是她可没有忘记要去拜年地事情。

        “不急你先吃些东西再去。”昨晚消耗太大况且现在时间已经接近午时张信自己也觉得有些饥色怎么能让绿绮这样就去拜年呢看到桌上已经摆放整齐的膳食绿绮也不再坚持而是与张信柔情蜜意地用餐起来。

        用餐完毕洗漱之后已经午时末虽然还想再休息一会但是在绿绮的娇媚劝说下张信只好握着她那柔若无骨的小手来到前院客厅之中而管家仆役已经把拜年的礼品准备好随时可以出。

        把绿绮扶进暖轿之中后张信骑上马一声令下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蒋府出京城之中像张信这样的队伍非常多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时而还听到响彻云霄的鞭炮之声硝烟的味道弥漫京城鲜红的炮屑飘落在洁白的雪花上分外醒目。

        街上的百姓脸上充满欢笑不管往年有多少的痛苦哀愁在新春气息的洗礼下一切都烟消云散起来新年新气象新春就是新希望地开始。

        不久之后。张信一行人来到蒋府与刚才街上热闹情景相比蒋府显得有些清冷毕竟蒋荣还是京城新贵认识的人还不够多虽然有些人有心想打通他的关系可是素不相识总不好上门来拜访。

        “姑爷上门探亲啦。”听到敲门之声门房打开小门一看立刻现骑上高头大马上的张信。连忙高声叫喊起来吩咐旁边的仆役快些进后院里汇报。自己却使劲的推开大门有些机灵的仆役已经点燃鞭炮。

        片刻之后闻讯而来的蒋荣赶到门前虽然此时前院硝烟弥漫但是他还是看得直切。现来人确实是张信和绿绮脸上不由乐开花来因为还没有把妻子接近京城这两天看着别人家欢天喜地的模样可把蒋荣给郁闷坏了。

        “小婿见过岳父大人。”张信坐轿中将绿绮扶了出来见到蒋荣出门迎接之后连忙微笑地上前行礼拜见。

        “好好好不用多礼快进来说话。”蒋荣欢喜笑道。扯着张信的衣袖走进院里不时吩咐仆役快去准备热茶炭火。

        原先还显得有些冷清地蒋府马上变得热闹起来。仆役们开始忙起来不仅要为姑爷的小姐准备好暖炭得茶还要将姑爷带来的礼物搬进府中同时还要记得招呼姑爷府上的仆役最重要地是吩咐厨房准备酒宴。

        “这么久了都没有过来看看还以为你已经忘记我了。”客厅之中蒋荣报怨起来京城之中一个朋友都没有每天不是吃就是喝要不然就是出去听戏。想找个知己来聊天都没有。真是无聊之极。

        “没有办法身为朝廷官员。每日早出晚归的我还希望可以和你一样呢。”轻轻将暖盆移到绿绮身边握着她那洋凉柔嫩的小手轻轻的抚摸起来希望可以让她尽快暖和起来还好这一切都在张信那宽大的衣袖下进行小脸扑红的绿绮只好任由张信行动。

        可惜这虽然可以瞒过厅中的仆役却没有逃过蒋荣的眼睛看到两人恩爱的模样他脸上露出笑容当然没有不识趣地开口揭穿而是继续报怨说道:“那最好我们可以调换过来让你尝试整日待在家中的滋味你就知道无所事事是多么无聊地事情啦。”

        “每天清闲自在的过日子有什么不好?况且在家中也有许多事情可以做的吗?”张信回答说道轻重不一的捏着绿绮那纤细滑腻的小手那强烈的暗示让仔细聆听两人对话的绿绮更加羞涩起来粉红柔腻的玉脸凭添几分风采。

        “那你说说看我可以做些什么?”对此情况蒋荣了然于胸不由感叹起时下的年轻人却实是胆大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腻在一起。

        “养花种草逗下蛐蛐要不捉几只鸟儿玩也成不然就找个下人陪你下盘棋可以打无聊的事情多着呢你有什么好愁闷地。”张信笑道只要不出去祸害百姓做什么事情自己都支持。

        “我从来都是摘花除草地现在让我种养它们这可不行。”蒋荣摇头说道:“再说了那蛐蛐小鸟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我喝小酒高兴呢。”

        “那父亲您可以下棋啊若您愿意女儿可以陪你下。”为了表示自己在听绿绮轻声细语地说道。

        “下棋我可不会再说要是我同意了有人可不乐意了。”蒋荣舒畅笑道其实他并不是想玩些什么只是想找个人来聊天府中的仆役总是唯唯诺诺的自己根本没有聊下去的兴致还是和张信闲谈比较轻松惬意。

        “既然岳父大人不会下棋那么就算了吧。”张信顺势接下话说道为了表示自己的关心继续询问起来:“那你喜欢做些什么吗?”

        “其实下棋也不错不会可以学嘛相信绮儿会认真教我的。”看到张信这么不客气蒋荣为之气结随后心中一片欢喜忍不住调笑说道。

  https://www.65ws.com/a/10/10187/30526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