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臣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响应

第一百三十三章 响应

        其实这些官员这样做也是有源头的当年孔子在鲁国为官时据说那里有个叫少正卯的人他博学多识很有名气由于自己有些主张与孔子不合曾聚众讲学同孔子唱对台戏使得孔子的不少弟子都跑到少正卯处听讲孔子利用职权杀了少正卯。

        杀少正卯的理由是“言伪而辩”孔子认为他是“小人之辩”乃痛恨之所以自己当了官的第七日就不顾弟子们的反对诛杀了少正卯当然这只是传闻而已听说朱熹为孔子翻过案因为儒家圣典《论语》、《左传》中没有关于孔子杀少正卯一事的记载而孔子的传人子思、孟子也未提及所以便怀疑其真实性

        不管是真是假反正后来各朝官员们都非常遵循圣人教诲只要对方所言不符合自己心意的就可以以圣贤为例从肉体上消灭对方张璁现在就是面临着这个危险听到张信的担心之后朱厚沉吟片刻觉得这事不得不防出于保护张璁以及宽其心的考虑朱厚提笔一挥片刻之后就写出一道圣旨盖上玉玺之后让张信去给张璁传下旨意。

        接过圣旨之后张信向皇帝告退走出皇宫之后来到一处无人之处张信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打开圣旨观看起来看过之后张信轻轻一笑没有想到这圣旨不只是写给张璁而已连自己也有份。

        圣旨内容大概是你们不是靠议论我父亲的礼仪而受我的宠幸的你们只是把该说的正确的话讲了出来而已你们的忠心和你们的学识品行都铭记在我地心里希望你们不要受到其他人和事的影响。

        在朱厚看来这个张璁不过是受到张信的指使才敢直言上疏的。所以这些话大部分是对张信说的张璁不过只是附带提及而已张信摇头笑笑把圣旨重新收好转道回家。不知道袁方他们收到消息没有这时候他们应该明白自己找张璁做什么事情了吧。

        “子诚你回来了。”张信回到家中现袁方几人已经在大厅之中等候而张璁也在其中虽然看似镇定自若但眼睛里也流露出一丝紧张之色来。

        京城虽然大但却也是消息最为灵通地地方朝廷上有什么风吹草动。须臾即可传遍整个京城廷议之事已经在朱厚与张信商量对策的时候透露出去现在京城权贵、士子、平民都对这事议论纷纷。而袁方他们也很关心朝政的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马上回府找张璁询问真假在这个时候张璁也不隐瞒直言以告承认确实是自己上疏给皇帝之事。

        随着讨伐张璁的消息传来几人再也忍耐不住汇聚起来商量但却不知如何是好。只有忐忑不安的等待张信的回来其中以张璁的心情最为紧张在这时也只是能强行保持镇定但脸上却有些白。

        “怎么回事以前这个时候你们几个不是都出门访友了吗?今天怎么这么人齐啊。”张信玩笑说道看他们几个的模样肯定是已经知道廷议之事啦。

        “子诚昨晚你让张兄所办之事就是这个?”袁方有些怒气道还以为是什么好事。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危险的事情把朝廷官员都得罪了京城一片咒骂之声以后人家地前途难料啊。

        “你们都知道了?”张信微笑道。看来锦衣卫散布消息地效率还是可以地。才没过多久全京城地人都已经得到消息。那再过两天。得到皇帝明确地反应之后。有心之人应该知道该怎么行动了吧。

        “子诚。事情重大。你怎么不与我们商量下。你让张兄以后如何自处?”孙进叹息起来。虽然他们不明白官场诡谲。但也知道得罪朝廷重臣地后果。现在京城纷纷传言。明日要上书参奏张璁。以正礼法。这个传闻让他们担忧不已。

        “子诚。这事情确实是你地不对。你不应该把张兄置于险境。现在外面谣言四起。诬蔑张兄是奸邪之徒。说不杀张兄誓不休。”张胜责怪道:“这全部都是你惹地祸。”

        “谣言而已。你们不必在意。”张信淡定说道:“这些人只会人云亦云。丝毫不明白皇上之心意。能奈张兄如何。”

        “大人。不知道今日廷议?”张璁心里稍安。试探询问道。听信外面谣言。还不如询问知情之人。承受这么大地风险。张璁也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样地。

        “张兄之疏果然不凡。让群臣无言以对。只有顾左右而言他。迟迟不能反驳。”张信笑道。不愧是精通礼制之人。片刻之间想出来地论证就让群臣无话可说。如再精心创作一篇文章出来。追封兴献王之事应该可以定案啦。

        “大人过誉了。”张璁谦虚说道也明白事情肯定不会这么顺利不然外面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传言有些言论真是让他有些心惊肉跳地还好这件事情的风险他已经考虑明白所以才可以勉强安稳坐着不然早就坐卧不安啦。

        “子诚既然群臣不能驳斥那崇礼之事朝廷是否已有论断?”袁方怀疑问道。

        “此事未定以后再议。”张信当然不会说因为群臣的反对连皇帝的旨意都封驳回去皇帝也无可奈何如果这样说几人肯定更加着急担忧的。

        “张兄疏中之论合情合理还有什么不明之处吗?为何要再议?”张胜明显对张璁的言论给予支持态度身为张信的族兄张胜自然明白自己的立场。

        “朝中官员大多是三朝老臣对孝宗皇帝与武宗皇帝的感情非同一般一时之间不能接受此事实也是情有可原地皇上的意思是再过段时间待他们想明白清楚后追封之事就可以定案下来再也没有争议啦。”张信故意误导说道。把事情淡化起来免得几人又在担心。

        “子诚所言在理皇上天性仁孝尊奉本生父母也是理所当然之事而群臣思念先帝之恩德。反对此事也符合人情。”沈轩点头赞成道也只有商人子弟出身的他才不会明白两者的概念听信张信之论。

        “希望如此吧。”孙时叹息道知道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不过看到张信一脸轻松淡定的模样心里也安稳一些觉得事情也没有想像中地那么严重。

        “当然明日可能会有些御史言官因为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上疏弹劾张兄不用在意他们想朝廷上下。哪个官员没有被人参过这只是平常之事我先提醒你们一声免得你们几个又自乱阵脚又来找我报怨。”张信随意说道:“过两天就没事了。”

        过两天其他人也该冒出来了御史言官都忙着参奏他们哪里还有空管张璁啊张信相信张璁的言论肯定是有道理的。只要有道理那自然会有赞成支持地人这些人之中也有会不甘寂寞之人。

        “子诚这事非同小可你可不能欺瞒我们啊。”袁方迟疑说道毕竟昨晚是他自告奋勇去找张璁才会把张璁牵扯进这事来所以他心中一直很愧疚却没有想到如果张璁自己不同意张信怎么可能逼迫其从事呢。

        “张兄。送你件礼物。”张信笑而不答从怀从掏出个锦盒递给张璁只要有了这个还怕张璁不努力办事同时也可以安其他几人之心。

        “大人这……。”张璁感到莫明其妙好好地送自己什么礼物难道是想以此表示谢意或者笼络人心不成。还是另有其他深意?

        “你打开就明白了。”张信神秘笑道。反正朱厚给的是密旨也用不着这么正式地宣布。让他自己看就可以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璁打开锦盒看到熟悉的明黄纹饰毫不犹豫的跪下磕道而其他几人也反应过来也随之跪下俯张信太小看皇权的威力以为只是密旨不用这么正式却没有想到这些人从小就深受忠君思想对皇帝敬畏尊崇之心有多么大只要提及到与皇帝有关的事物都要以礼相待更何况是圣旨这种直接代表皇权的东西。

        “起来吧这是皇上给你的旨意。”张信微微一笑双手拿起圣旨却没有宣读而是郑重递交给张璁。

        “臣接旨吾皇万岁。”张璁激动地接过圣旨这才慢慢起来旁边几人也是如此围绕在张璁身边目不转睛的盯住张璁手上明黄色的圣旨眼睛里尽是羡慕之色。

        “张兄快看看圣旨里都说些什么?”张胜急切说道其他几人也连忙点头

        “承蒙皇上器重臣唯有以身报之。”张璁平息心中地激动双手带有一丝颤意小心翼翼的打开圣旨仔细阅读起圣旨内容来片刻之后再也不掩饰内心的漏*点整装饰肃容向北方拱手拜道随后朝张信露出感激笑容。

        张璁是个聪明之人自然明白圣旨上这些话其实是对谁说的但是自己的名字能让皇帝知晓而且还被提及这些都要感谢张信而且从昨晚署名之事可以看出张信是真心在帮助自己不然把自己的功劳全部贪没也没人知道皇帝也不会知道有自己这号人。

        “这几日你做好准备皇上随时可能召你应对。”张信微笑提醒说道。

        “是的在下明白。”张璁呼吸急促起来脸上泛起成片红晕进宫面圣这可是天大的恩荣啊。

        “张兄恭喜。”几人听到这话更加羡慕起来纷纷出言道贺起来张璁连连点头客气的谦虚起来。

        翌日正如张信猜想一样有数名御史言官上疏弹劾张璁希望朱厚予以惩处朱厚当然不为所动自然不可能做出自断臂膀地事情来反而是再次召开廷议据理以争希望群臣同意自己追封亲生父母的主意。

        而群臣在杨廷和的指示下。依然坚持以前的旧论以宋朝大儒程颐之言为据:为人后者谓所后为父母而谓所生为伯、叔父母此生人之大伦也。然所生之义至尊至大宜别立殊称曰皇伯、叔父某国大王则正统既明而所生亦尊崇极矣今兴献王于孝宗为弟于陛下为本生父与濮安懿王事正相等。所以皇帝应该遵古训称考宗为皇孝以继孝宗一脉之嗣。不要听信小人奸邪之言。

        况且《礼》有言为人后者为之子自天子至庶人一也兴献王子惟陛下一人既入继大统奉祀宗庙那么就与其再无关系应该称其为皇叔父皇上不应该为一己之私情而不顾正理。完全无视张璁已经把这些理由完全反驳掉。

        其实也可以理解反正说过这此道理的人都已经死了几百年相信的自然奉之为真理若是不信那当然是疵之以鼻反正就算你再有道理我就是不信你能奈我何君臣之间就是这样唇枪舌剑论战悠悠度过一天。待口干舌燥饥肠辘辘之时谁也说服不了对方纷纷偃旗息鼓相约来日再议散朝而归。

        如果是以前朱厚肯定没有办法坚持这么久可能没几分钟就借故离去让大臣们再议但现在却有底气了。可以与大臣们争辩起来。而且大臣们也无可奈何因为怎么说朱厚也是皇帝。总不能强迫对方接受自己的意见吧当然是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朱厚回心转意。

        “子诚果真如你所料皇上没有理会御史言官参奏张兄之言。”谁都知道今天朝会地焦点所以早就在外面等候消息当散朝之后有心人马上把消息散布全城而袁方几人收到消息之后马上兴冲冲的跑回府中嚷起来。

        “你们都安心了吧人家张兄都不怕就你们着急。”张信摇头叹道:“我说过地话什么时候错误过。”

        “我们哪里是不信只不过是担心而已。”袁方讪笑道正如张信所说得知张璁没有事情之后他现在终于稍微安心起来。

        “张兄安心在这里休养专心修写《大礼或问》其他事情不用理会。”张信微微笑道:“明日朝会可能会更加热闹言官御史暂时也顾不上你啦。”

        “子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张胜好奇询问道其他人也不明白纷纷看向张信。

        “明天你们自然知晓。”张信再次露出神秘微笑让几人抱怨不已。

        第二天兵部职官主事霍韬作大礼议反驳杨廷和、毛澄等人的廷议其疏观点十分明确认为廷议以孝宗为父兴献王为叔“考之古礼则不合质之圣贤之道则不通揆之今日之事体则不顺。”对张璁的提议大加赞赏认为皇帝应该给予肯定。

        朱厚得到这具奏折后十分高兴对霍韬大加夸赞之余更加坚定自己地信念也相信如张信所说的一样以后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拥护自己的而群臣对霍韬的行为也非常恼火把矛头转向他进言霍韬与张璁一样都是奸佞之徒应该予以严惩。

        百官之中也有赞成杨廷和主张的而且对三礼也有所研究对张璁地论断不认可纷纷上疏表自己地观点博引古今实例证明朱厚继孝宗之嗣是非常合乎天理人情的希望皇帝三思而后行朱厚这时哪里能容得下其他意见反是支持自己地立即大加赞赏反对自己的的奏折被搁置在一旁根本没有动。为了争取更多人地支持朱厚听从张信的意见当每日朝会结束之后马上让锦衣卫把朝会的内容泄露出去让更多的人关心这件事情同时特别强调指出皇帝对此事的态度希望有人能拥护。

        事实证明这样做还是有效果的紧跟霍韬之后礼科给事中熊浃上疏皇帝赞成追崇兴献王同时礼部侍郎王瓒似乎也赞同张璁所议开始在朝官中传播其事但是被毛澄知道之后立即给予警告王瓒逐沉默起来不过这样的影响已经慢慢扩散虽然与杨廷和为的势力相比显得非常微不足道不过也让朱厚异常的兴奋毕竟与以前一人苦苦支撑到现在有人响应情况虽然没有得到改善不过心情却是天壤之别啊。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荀子锲而不舍地教导朱厚十岁就已经知道现在终于了解其意朱厚相信只要自己坚持将会有更加多的人赞成自己的主张而朝廷众臣也会改变心意的。

        虽然已是秋季但是坤宁宫花园仍然如二三月一般春意盎然百花盛开香气扑鼻张太后正在接见自己的两位亲弟寿宁侯张鹤龄与建昌侯张延龄。

        如果说要列出中国古代幸福后妃的话张太后应该可以名居榜谁叫她有个非常专一的皇帝丈夫呢一生只宠她一人可惜孝宗英年早逝让她十分伤心无奈加上儿子生性喜爱玩闹常年不在宫中所以张太后无聊的时候只有招两个弟弟进宫叙谈以解寂寞以前正德皇帝在位时候虽然不常在宫中但起码还有个盼头如今却……

        虽然朱厚听从张信的劝告也时常到坤宁宫探望张太后但是她如何看不出朱厚地虚情假义如果自己不是有太后的身份在想必朱厚根本不会过来吧张太后心中暗暗苦笑看到自己两个兄弟时这才收拾好心情幸好还有两个亲人在不然以后的日子不知道该如何度过。

        “太后你没事吧。”张鹤龄看出些端倪来小心谨慎的询问道虽然是太后的亲人但是在皇宫大内之中张鹤龄也只能尊礼以待。

        “姐姐又在想念侄儿了。”与张鹤龄相比张延龄就放开许多毫无顾虑的说道他不相信在坤宁宫中会有谁这么不识趣过来找自己的麻烦。

        “今日你们两个怎么这般有空来看望本宫该不会是在外面又惹麻烦想让本宫出面帮忙调停了吧。”张太后露出一丝微笑近些日子来没有听到两人被弹劾的消息证明他们还是有所长进的还算识得大体知道这段时间不能胡闹。

        “怎会如此我们只是想念姐姐所以才进宫探望哪里会有别地事情啊。”张延龄呵呵笑道只要是熟悉他地人都知道他这话明显是言不由衷张鹤龄在旁边摇头叹气知道张太后根本不会相信的。

        “既然如此待会我们只叙亲情不可再言其他。”张太后淡然说道。

        “还是瞒不过姐姐地眼睛。”张延龄毫无羞愧之色开口笑道:“今天我们过来除了探望姐姐之外附带也有点小事情想请教姐姐。”

        “什么事情。”张太后问道长年身居高位虽然只是普通询问但语气也难免带有威严之意。

        “就是想知道姐姐对小皇帝追封父母的事情有什么看法?”张延龄直截了当的说道反正交谈的时候已经挥去左右况且花园空旷四处无人也不怕隔墙有耳。

        “是杨廷和还是郭勋让你们来的?”张太后丝毫没有感到奇怪自己没有相招这两人就找上门来肯定是有事情而最近朝廷的焦点就是皇帝崇礼之事张太后虽然身在宫中但自然会有人把事情经过对她述说凭着敏锐的直觉知道这件事情迟早会牵扯到自己身上所以早就已经有心理准备。

  https://www.65ws.com/a/10/10187/30526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