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臣 > 第一百三十章 萌动

第一百三十章 萌动

        “子诚等等。”张信从皇宫中出来之后正准备打道回府却被袁宗皋叫住了。

        “袁学士。”张信恭敬行礼道虽然两人交情深厚但是这众人面前还是要装个样子免得让人说自己不知礼节。

        “到我府中一叙如何?”袁宗皋轻轻说道。

        张信当然没有意见与袁宗皋走了这让其他看到这一幕的官员羡慕不已能与当朝大学士交好以后的前途无量啊当知道张信的身份之后也没有再议论谁都知道袁宗皋与张信的底细两人交好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袁宗皋的府邸装饰非常简单但却处处显露出精致风雅与袁宗皋的身份相符之余也和他的简朴个性一样张信曾经多次前来拜访所以进府之时也没有多加客气当袁宗皋进房更换朝服之时自己跑到书房内等候。

        “子诚今日你在宫中又做了些什么?”袁宗皋向着便装走入书房等仆役奉茶退下之后直接询问道。

        “也没有什么就是按皇上的意思惩戒几个贪污受贿的内侍。”张信轻描淡写的说道:“你也知道宫中关系犬牙交错所以受到牵扯的人也多了点不过经此一事之后内侍的问题虽不敢说根绝但也会改善许多。”

        “如此甚好其实廷臣们也知道只要有机会宦官之祸早晚又会重演所以对你近日来所作所为才会沉默不语。不然凭你一个外官却执掌内帑早就有人上奏弹劾你了。”袁宗皋笑道:“虽然有几个不识趣的上疏但也让内阁压下来不过就算皇上看到这样的奏折恐怕也当做没有看到的。”

        “其实我也明白只不过圣意难违待我将内帑疏理一遍之后我自己会向皇上辞去内帑之职。”张信明白袁宗皋地提醒内阁现在只是把奏折压下而不是驳回。说明现在自己所做之事符合内阁的需要不过以后就难说了。

        “你心里明白就好有空多关心朝廷大事不要把全部心思放在内帑上。怎么说你也是翰林院侍读却每日待在内宫之中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袁宗皋劝道他也有自己的忧虑怎么说在内宫之中久留的只有女人和太监张信不属于这两类人还是不要待在里面的好。虽然说朱厚还没有立后选妃但是正德皇帝遗留下的后妃众多若是传出点什么事情来恐怕连皇帝也保不住张信。

        “谢谢袁先生提醒以后我会注意的。”其实张信也留意到自己一进入内宫之时太监宫女的异样目光与提防之意所以一到内帑根本不敢随意走动只有乖乖地带在库房之内。处理各种杂事这让张信感到非常烦闷。

        “子诚。今日皇上可有对你说过些什么?”袁宗皋点头之后。突然询问一个与刚才完全不相关地问题。眼睛直直地盯住张信。

        “没有什么啊。”张信眨眼。忽而仿佛醒悟说道:“就是关于滞留在京城匠役地事情。皇上已经决定同意内阁地意见。把久在京城地匠役遣散归家。以节省太仓漕粮。”

        “子诚。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朝中之事我比你要明白。”袁宗皋叹息说道:“廷议匠役之事时皇上地心神恍惚。似乎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到这事上。我就明白其中肯定有原因。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毛尚书联合百官上疏给皇上。再提尊号之事。”

        “即使皇上对我提过此事。那又怎么样?”张信微微笑道。

        “以你地性格肯定会答应为皇上分忧地。”袁宗皋无奈说道:“子诚。你可要清楚。内阁、六部、通政司、各部给事中以及都察院。上至一品大员。下至九品刀笔小吏都都同意毛澄地提议。你能有什么办法?”

        “我何尝不明白。只要答应皇上。就是把自己推到朝廷百官地对立面。只要我一有动作。肯定被御史言官骂成奸佞媚主之徒。要杀之以正朝纲。”张信地脸色也不怎么好。非常无奈说道:“可是袁先生你要知道。皇上这样做可是为了兴王啊。若是我执意推托。皇上虽然不会责怪与我。但我心里如何能安。”

        “你说的虽然有道理可是毛澄之论符合先贤经典言之有理有物百官与万民皆为信服你还能怎么做?”袁宗皋叹道:“只怕你是有心无力啊。”

        袁宗皋心中赞成张信的做法但是长年受到礼教传统的熏陶也认为毛澄的提议没有错所以才会陷入两难之地感情上虽然认同朱厚的行为但是理智却告诉他朱厚这样的做法不符合礼处理不好会闹出乱子的。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只要皇上有吩咐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在所不辞况且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一步说不定另有转机。”张信心里已经有打算但是不方便告诉袁宗皋免得消息泄露之后朝廷百官予以阻挠。

        “子诚老夫心中羞愧啊虽然身受皇上之重恩却无法支持皇上。”可能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袁宗皋说这话的时候居然岔气了不停地咳嗽起来。

        “袁宗皋不必在意皇上也知道你的难处定然不会责怪于你的你可要保重身体皇上离不开你的扶助朝廷政事也要你处理啊。”张信见状连忙上前去给袁宗皋抚背顺气不停的安慰说道。

        “老了身体也开始不听使唤。”休息片刻袁宗皋气色有所好转却呈蜡黄之色微微自嘲笑道:“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

        “先生怎么能说这等晦气之话来瞧你的气色。与二十岁青年模样别无二致长命百岁寿比南山自然不在话下。”张信微笑道完全忽视袁宗皋已经年近七十。

        “就你会说话。”袁宗皋感慨道:“岁月蹉跎生老病死再所难免圣人也不例外我怎敢奢求能与南山相比况且我承蒙皇上看重窃占高位心中欣喜之余也感到彷徨。恨不能以身报君。”

        “好好地说什么生死。”张信微笑说道:“我看先生是因为长年生活在湖广不适应北方严寒的天气加上水土不服所以染上点小毛病。去找大夫抓点药煎服几次就没有问题啦平日里注意多穿几件衣服即可。”

        “说地也是以前在湖广时七月的天气还温暖如春现在在京城却转凉了还真有些不适应。”袁宗皋点头称是随后说道:“子诚。有事你就先回去皇上之事可不能怠慢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我在朝中虽然威信未立不能服众但还是能说得上几句话的想必百官也会给我几分薄面。”

        袁宗皋非常有自知之明也清楚自己这个内阁大学士只不过是群臣与皇帝妥协的产物平日百官在自己面前恭敬有礼。在背后根本没有当自己的是回事袁宗皋也知道自己与其他几位内阁学士无论是从资历还是人脉都无法相比所以平日里都非常低调处理朝廷政事之时都是在附和他人意见但是袁宗皋怎么说也是内阁学士。自然会有些一根筋的官员听从他地吩咐但是不可能与几他学士抗衡地这点袁宗皋与张信都非常清楚袁宗皋这样说其实也是在心中求个安慰。

        “好地那我就先行告辞日后再登门拜访。”张信行礼笑道在仆役地引领下走出学士府朝自己府邸方向行去。

        张信从来没有想过要让袁宗皋帮忙主要是因为袁宗皋的性格与身份不容他说出不同的意见。这种事情由兴王府地旧邸出面非常不合适。张信自己也不打算亲自出马到底该怎么样行事。张信的心里已经有数回到家中之后张信把几位好友请来书房挥去侍奉的仆役准备与他们好好的谈谈。

        “子诚到底有什么事情居然这么隐秘?”袁方好奇笑道心中却暗暗一凝难道朝中又有事情要生若真是如此位卑不忘国忧自己责无旁贷。“子诚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反正这里也没有外人。”张胜耿直笑道对于信任之人他从来没有保留。

        “莫非是内帑之事又有变故?”孙进的猜测与袁方相符都认为肯定是朝廷的事情不然不会这么谨慎。

        “你们这般吵嚷让子诚怎么说啊。”沈轩笑道可能是久经世故的原因他总是为别人着想深得几人地敬服所以经过沈轩的提醒其他三人忙安静下来眼睛盯住张信。

        “子直、子云、子任、文昴我再次郑重其事的问你们一句你们是否想步入仕途为官一任造福百姓?”张信表情凝重说道语气非常严肃认真。

        “十年寒窗苦读追求的自然是此愿望。”几人面面相觑之后袁方毫不犹豫的回答说道:“为君为国为民为已我们当然想。”

        “既然如此明日我就向皇上举荐你们。”张信试探说道这个话题已经重复过数次但是他们就是不给自己一个明确答案。

        “子诚不是说这事不急吗?”孙进犹豫说道其他几人也是如此反应毕竟这种诱惑并不是谁都可以抗拒的。

        “为什么是因为无功不想受禄的原因?”张信引诱似的说道只要他们说是那自己就可以把话题接下去。“可能是吧。”袁方不确定回答道连他们自己也难以理解为什么要拒绝张信的提议心情十分复杂要说他们不动心那是虚言但是又由于种种原因觉得自己不应该答应弄得他们几个非常矛盾所以才会迟迟不给张信答案。

        其实几人地心思并不难以猜测年轻气盛没有过多的人生经历觉得凭着自己的才学。就可以进入仕途根本无须别人地帮肋也认为这样做官始终不是正途说白了就是脸皮不够厚承受不住别人在背后的非议书生意气十足心中还有一份坚持。

        “你们是想参加科举以进士身份进入仕途?”看到面呈疑心迷茫的几人。张信知道自己地打算可能落空啦以他们的心态根本无法胜任皇帝吩咐下来的差事这种事情不是几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可以做到的。

        “子诚。金榜题名是我们的梦想也是家乡父老地期望。”袁方喃喃说道也只有在这个年龄阶段的人还会留着这种纯真不然早就经不住诱惑答应下来。

        “子诚说句实话若是只想为官。从兄早就可以为我在京城谋取一官半职只不过我不想如此而已我要证明给别人看商人子弟也是有才华的我并不是他们想像中地那样只是凭着家中有钱通过行贿才考上秀才举人地如果我答应你的话那岂不是证明他们所言。”沈轩显然有些激动。坦诚地说出自己藏在心里的话“子诚你的好意我明白但恕我不能答应。”

        长期受到他人的非议沈轩心中早就满肚子怨言也激起自身的傲气。想证明自己靠地是真才实学高中进士让别人无话可说在面对诱惑之时虽然心有犹豫但是最后还是意志占上风。

        “我赞成文昴的意见子诚我也想凭自己的本事光耀门楣。”张胜性子虽然直但并不是蠢笨之人从来不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以及坚持理念的毅力。

        “我与他们共进退。”袁方非常有自信。认为自己不依靠别人也可以考上进士先前的犹豫只不过是因为不想拒绝张信的好意而已。当然也不可否认他也动过心。

        “既然如此我还有什么话可说的当然是舍命陪君子。”眼睛掠过一丝迟疑孙进微微笑道其实几人都知道这他们之中就以孙进的家境最为清贫放弃这样地诱惑需要多大的意志可想而知不过孙进到底是心胸豁达之人话已出口马上就释然起来立刻觉得浑身上下轻松许多仔细回想起来孙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其实就是不想答应张信的提议所以自己才这样挣扎。

        虽然可以说这几人愚昧不知世事艰辛但不能否认他们的心里还有着一份纯真的坚持可能在数年之后他们有人因此而后悔现在却可以做到问心无愧。

        “明白了以后我不再提此事你们安心读书吧两年后我可要看着你们金榜题名哦不然就听我地。”张信笑道心里已经否决让这几人做皇帝的事情看来还是他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以后的事情当然是以后再说子诚你这么神秘找我们来密谈不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吧。”袁方笑眯眯说道:“如果说是的话我肯定不相信。”

        “不只是你不信我们也不信。”放开包袱孙进开朗许多笑容更加自然灿烂。

        “就是就是。”张胜与沈轩附和道。

        “本来是有事情让你们做的但是却突然现你们根本不适合办这件事情。”张信毫不掩饰说道:“你们安心的回去念书吧。”

        张信这话虽然带有玩笑语气但说的却是事实这几人还保留着自己的坚持也缺乏人生经历这么危险地事情他们当然不可能胜任。

        “子诚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们不适合。”袁方不服气说道让旁边几人纷纷点头赞成怎么说当初几人也为整治内帑太监出过力他们一直引以为傲觉得自己还是非常有才华地哪里能赞同张信的话啊。

        “事关机密你们不用再问啦。”张信摇头笑道:“这事情你们确实办不了知道也是徒增烦恼还不如不知为好。”

        几人虽然好奇但也知道张信地情况经过要为皇帝办些事情可能真的是非常秘密的事情不方便向他们透露所以几人也没有再询问下去如果连这点克制力都没有那他们早就已经答应张信的提议。

        “有困难的话尽管开口免得说我们不够交情。”袁方玩笑说道。

        “有件小事还真想请子直兄帮忙。”张信呵呵笑道:“却不知道子直兄是否愿意伸出援助之手帮小弟一个忙啊。”

        “有何事情道来。”袁方捏腔拿调唱道让几人都快笑翻过去因为他的腔调跑得实在是太严重。

        “能否去把张兄请来。”张信强忍笑意说道。

        “哪个张兄?”袁方莫明其妙说道忽然恍然大悟起来:“你是说秉用兄?”

        “没错正是他。”张信点头笑道:“府中下人可能不知道张兄住在哪有劳你亲自跑一躺了。”

        “这么晚了你找他有么事啊。”袁方疑惑道其他几人也是如此不明白张信怎么突然想到要找张璁。

        “既然你们不能胜任我要办之事那只好请张兄帮忙了你们有意见吗?”张信也没有故作神秘反正事情他们早晚会知道现在明说又何妨反正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更加无谈泄露天机。

        “绝对没有。”几人立即反应过来知道这是次机会虽然张信没有明说但是几人也隐约猜测出来这件事情肯定与皇帝有关要不然张信也不会这么保密如果张璁能办成此事那以后的前途自然更加有保障。

        “不用着急慢慢走别碰到自己。”看到袁方急急忙忙的样子张信好心提醒道:“如果张兄安歇了那就不要打扰他有什么事情明晚再说也不迟。”

        “知道了。”袁方已经走到房门外听到张信的提醒后决定哪怕是张璁已经睡死也要把他拉起来不然错过这次机会可能再也不会有。

        京城虽然是大明国都防守自然十分森严但也是繁华之地除非有特殊原因不然也不至于实行宵禁况且现在虽然是华灯初上之时也还没有达到宵禁的时辰。

        张璁虽然已经成为观政进士但是还不算富裕根本无力在京城中置办房产加上以后的前途还未知晓不知是要外放地方为官还是留在京城为吏所以只在京城之中租凭一间民房以供暂时栖身之用。

        今日张璁从六部官署回来强忍住心中的烦躁勉强翻阅几页书再也没有心情看下去并不是张璁在六部受到什么委屈六部官员虽然心高气傲但还不至于为难一位小小的观政进士只不过是张璁自己觉得不爽快。

        每当看着六部的官员在谈论朝政处理政事的时候张璁再也无法忍耐心中的渴望这可是他朝思暮想大半辈子的生活现在看似近在眼前实际上却遥在千里本以为自己已经心如止水的张璁才现自己之所以能经历七次科举失利而不放弃完全是因为自己对这种生活的向往与渴求。

        “张秉用你要记住总有一天你会成功的。”张璁鼓励自己几句忽然自嘲起来悠悠叹气再也无心看书准备吹灯而眠却听到门外传来阵阵急切的敲门声。

        “是谁。”张璁举烛来到门前询问道现在虽然还不到夜深人静之时但这片住宅区之中家家户户已经安歇大半只有零星几户人家没有熄灯张璁心里虽然不怕但也要犹豫几分不想惹出什么事端来给自己添麻烦。

  https://www.65ws.com/a/10/10187/30525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