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臣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内帑

第一百一十六章 内帑

        朱厚百思不得其解觉得自己很难看清楚杨廷和这个人但有一点朱厚心里非常明白知道自己现在要处理好朝政离不开杨廷和与其他内阁大臣的辅助不然诺大的帝国朱厚现在根本无法驾御。

        朱厚在沉思默想着一时之间神思恍惚而杨廷和坐下来之后也沉默起来寻思该怎么向皇帝解释大同宣府的事情幸好两人的自制力都非常强片刻之后纷纷清醒过来总不能让皇帝亲口动问吧最后还是杨廷和先说话了。

        “皇上臣前来是想向皇上解释清楚此次边防之事。”杨廷和恭敬说道:“确实不是臣等玩忽职守对九边重镇漠不关心而是另有原因的。”

        “还请杨辅为朕解惑。”朱厚眼眉一挑收敛心神说道到要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即位一个多月就碰上这种事情这让朱厚如何不生气。

        “先帝曾巡幸宣府在那修建行宫耗尽当地的钱粮……。”杨廷和轻声细语的解释起来语气非常的委婉隐约东掩西藏的暗示。

        朱厚这下也明白怎么回事了原来根源还是出自正德皇帝身上前两年正德皇帝巡幸宣府到了那之后觉得这地方深合心意干脆就在那里住了下来中途还和蒙古鞑靼干了一架这期间所花费的钱银无数而且正德身边的人全都是敛财高手所到之处鸡犬不宁尚且不算主要还刮皮三尺把宣府大同闹得乌烟瘴气的直到正德皇帝驾崩杨廷和与诸位大臣才把宣府行宫里的金银珠宝运回京城。但是钱银已经所剩无几。

        “朕明白了赈济之银从内帑中出具体要多少杨辅递个折子来朕照批就是。”朱厚无奈说道心中的火气全部熄灭了既然是先帝在位时的遗留问题。朱厚当然要承担现在地义务。

        “臣与诸位学士商讨之后请皇上拨款三十三万两其中二十万两给宣府。十三万两给大同。”杨廷和见状连忙从袖套上拿出奏折来呈给皇帝说道:“同时还请皇上允许两镇有应该抄没入官银两及家产、庄田、地土的可交由当地官员会估变卖折合之银尽留本镇充赈以减轻朝廷的压力。”

        “准奏。”朱厚干脆说道。反正都支出几十万两银子了。也不差那么一点。

        “那臣先行告退处理此事了。”杨廷和微微笑颜向皇帝辞行。

        杨廷和走后朱厚心里有些郁闷并不是因为赈灾的事情因为朱厚非常清楚。户部银库真的没有余钱了只有在太仓之中尚有二三十万两银子但这是储备之银是用来救急用的平时可不能轻易动用。

        让朱厚感到郁闷地是户部的银子从来没有宽裕过每年能勉强持平就不错了如果以后再在这样的事情生接二连三地动用内帑。那自己的私房钱岂不是耗尽一空。那岂不是连京城皇亲国戚与守将的俸禄都没有办法支出。

        一般来说皇帝的私人收入主要来自于每年一百万两的金花银。但每年需要从金花银中额定支出大约二十万两给京师的武将作为俸禄还要应付各种各样地皇室开销皇帝真正到手地银子并不多。

        “黄锦去把管理内帑的官员给朕宣来。”受到张信的熏陶朱厚对钱银变得有些在意起来他还记得当年在兴王府的窘境所以要吸取教训防患于未然朱厚思考得很明白既然不能做到开源那就要节流了看看皇宫内有什么不必要的开支能撤销的尽量撤销皇帝家也没有余粮啊。

        “吾皇万岁。”

        负责管理皇帝内帑地大大小小十几位官员战战兢兢的俯跪下心里不停的在打鼓不知道皇帝召见他们到底有什么事情朱厚淡淡的扫视底下不受惊宠的官员给黄锦使了个眼色安稳的坐在宝座之上闭上养神起来这种琐事当然用不着皇帝亲自出马。“皇上有旨你们把今年内帑支出的银两仔细的述说一遍如有遗漏之处一经查实必严加惩处。”黄锦向朱厚行礼转身对官员们叫喊道声音虽大却没有盛气凌人之感。

        十几个官员面面相觑起来怎么皇帝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难道皇帝知道了些什么想到这有些人心里顿时冰凉起来但却不能违背皇帝的旨意按官职大小一一上前禀报可能是碍于皇帝地威严汇报地时候官员们总是吞吞吐吐语言重复词不达意到这个时候官员们更是汗流浃背惶恐不安。

        用眼睛的余光瞧见皇帝没有不耐烦之意官员们地心里这才稍微安稳一些幸好皇帝召见他们的时候让他们带上帐本不然这个时候官员们脑袋一片空白恐怕连话都说不出来还谈什么汇报情况。

        一个时辰之后汇报终于完结内帑支出的情况朱厚总算有了大致的了解但却继续在宝座上假寐而内帑官员们却不敢有所惊扰哪怕是膝盖已经疼痛得快要承受不住也要纹丝不动的保持下跪俯的动作。

        官员们汇报的帐目非常清晰无论是收入与支出都详细的记录在案京城将领的俸禄皇亲国戚的赏赐皇宫后妃们的月俸还有皇帝本人的花销一分一钱银子的来源出处都无懈可击但朱厚心里却非常的怀疑。

        别以为朱厚没有看过帐本在兴王府的时候张信经营王府商铺时每个月都向朱厚汇报情况朱厚对这方面有一定的了解张信有一句话朱厚现在还记得非常清楚帐本永远不可能记录得清清楚楚的。除非这帐本有问题小数额的进帐支出永远都是一笔糊涂帐别妄想对这个明察秋毫。

        虽然那时张信向自己不断的解释其中的原因朱厚却始终还是迷惑不解但这并没有妨碍他对内帑帐目地怀疑连几分几钱的银子都记得这么详细。明显是在糊弄皇帝朱厚心里火气又冒了出来但却不动声色的挥手示意。

        “皇上有旨。各位大人且先退下。”机灵的黄锦立刻明白皇帝的意思传旨叫道。

        官员们大呼万岁之后带着满腹的狐疑纷纷退下心里却带着几分侥幸以为这不过是皇帝地一时心血来潮的举动悬挂的心终于安稳落地。

        “看来有人觉得朕年轻好侍候。居然胆敢欺瞒朕。”待官员们退下之后。朱厚这才睁开眼睛语气冰冷地说道在一定的条件下皇帝什么都可以容忍但就不能忍受的就是欺骗朱厚也是如此。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黄锦宣张侍读觐见。”朱厚淡淡吩咐道这种事情交给他处理最合适不过了若内帑官员真有弄虚作假的行为肯定瞒不过他的眼睛同时朱厚心中有一个想法在兴王府时张信给朱厚的印象是个非常高明地理财高手如果把自己地内帑交由张信管理。那比交给他人更加让朱厚放心。

        刚才在大殿上召集群臣商讨对策的时候。朱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这与当年在兴王府时王府由于兴王丧事使得王府钱银紧张无力进贡的情况相符最后还是在张信的连番妙手下王府不仅渡过难关而且还越加昌盛起来。

        想到张信管理内帑之后财源滚滚的情况朱厚心里激动不已谁说当皇帝不缺钱地皇帝更加需要金银连孔子都说过一个国家要想安定政治平稳那就必须要足兵足食民信做到这三条都离不开银子幸好朱厚现在还保持理智不然会直接任命张信为户部尚书掌管天下财政大权。

        “张侍读朕想让你掌管内帑你觉得怎么样?”待张信来到乾清宫行参拜之礼后朱厚迫不急待的开口说道。

        “既然是皇上的旨意臣当然没有异议。”来的时候张信已经向黄锦询问过知道刚才生什么事情心里隐约明白皇帝召见自己的意图不过张信还是有疑虑:“皇上内帑一直是由宫中接管的现在交由臣管理是否有不妥之处?”

        因为内帑的银库就在宫中交给外人皇帝自己也不放心所以皇帝干脆就把皇帝的内帑交给宫中的太监们负责管理。

        “宫中地奴才只须负责扫洒庭院即可如此重要之事不需要经他们之手。”朱厚轻蔑地说道显然对宫中的太监们根本没有好印象而旁边服侍地太监心中一凉纷纷低头垂视没有什么比失去皇帝的信任更加让他们难过。

        太监的地位极其低下平时都是依附着皇帝而存活的如果没有皇帝的支持他们什么都不是特别是经过蒋冕整顿之后一下子裁减一万多名太监这让二十四衙门的太监们人心惶惶深怕下一个轮到自己毕竟被驱逐出宫之后太监们的生活肯定非常凄惨。

        古代的裁员可不像现在这般的表面温情起码还给一笔补助金而是直接扫地出门连路费都省下来了若是平日贪污受贿的还有些余钱回家当然是指没有让人揭的情况下但多数太监的生活还是过得非常清贫的与其出宫之后生活无依还不如待在宫中起码还不至于饿死。

        “微臣遵旨。”既然皇帝这样说张信当然没有异议反正对于管帐张信也不陌生但还是迟疑道:“皇上臣资历低微却不知道臣是否能服众。”

        张信不用想也知道相对来说也是个外人突然空降到别人的地盘上当起主管来肯定有人心里不服气不听差遣敷衍了事那是正常的。

        “说的也有道理朕赐你金牌一面可以调动锦衣卫协助你行事。”朱厚沉吟片刻之后。干脆利落的说道:“黄锦待会你拿面锦衣卫千户的牌子给张侍读。”

        也只有在张信面前朱厚才会显得这般随意轻而易举地就赋予张信这个权力从这点可以看出其实朱厚与正德皇帝也没有多大的差别对自己信任的人恩宠有加。只不过信任的对象有所不同而已。

        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之中张信坦然自若的谢恩管理银钱地地方永远都是最容易滋生腐败之处。张信十分肯定自己一定可以用得上锦衣卫。

        “皇上管理内帑之后臣是否还要到翰林院处理公务。”虽然从来没有在翰林院处理过任何一件事务但张信说起这话来脸色自若一点也没有惭愧之意。

        “随你之意若你认为内帑事务繁忙。可以不用去。”朱厚不在意的说道。反正他也知道张信在翰林院也是清闲之极去与不去其实没有多大的差别。

        得到自己想要答案地张信拿到黄锦递给自己的锦衣卫金牌之后心满意足的从乾清宫内告退而出朝着皇宫内帑的方向前进内帑银库在保和殿附近。离乾清宫的路程并不远可能以前的皇帝也觉得自己家地银子放在身旁比较让人放心。

        “参见张大人。”毕竟事情就生在眼皮底下离皇帝召见地时候并没过多久消息灵通的内帑太监官员们已经得知皇帝的旨意虽然心里不是个滋味但无论如何也不敢表现出来这可是皇帝的意思谁敢有不同的意见。

        况且张信是什么身份他们心里非常清楚而且现在正是朝廷百官不遗余力打击内廷宦官太监的时候。大学士蒋冕刚刚遣散一批太监回家。他们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触这个霉头想起先帝在位时地威风凛凛。如今却沦落到这个地位内帑太监们心里感到非常的悲凉。

        但人总是要向前看的活着总比处死强想起上任的司礼太监、东厂提督等等有权有势的太监头头们现在的下场内帑太监们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张信轻轻的点头然后在内帑太监的带领下仔细地参观内帑银库金、银、宝石、珍珠、珊瑚、翡翠、水晶、玛瑙、玳瑁、砗渠、青金、彩松、螺甸、象牙、沉香真是金光闪闪银光灿灿五光十色地光泽让张信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从银库出来之后张信的第一感觉就是晕随后就是热血沸腾情绪激动不已而旁边地太监却没有因此瞧不起张信毕竟当初他们也是这样子过来的出库之后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相对而言张信的呆滞表现还可以接受。

        幸好张信在后世也到珠宝店逛过有了一定的适应能力眨眼之后立刻清楚过来看向众人自嘲说道:“在下是从小地方来的从来没有见过世面让诸位公公见笑了。”

        “张大人说的是哪的话当初咱家刚来之时见到这般多的真金白银差点连魂都收不回来了。”一位太监见张信态度和气忙趁机巴结讨好起来其他太监也不甘示弱毕竟溜须拍马是太监们的拿手好戏须臾之间在贬低自己的同时把张信捧上天去了。

        而且太监们也明白如果真有哪个家伙不识趣直直的承认张信确实是从小地方来的那岂不是自寻死路别忘记当今皇帝也是从那个地方来的。

        “诸位公公请听在下一言。”张信享乐的听着太监们奉承之语片刻之后觉得这火候也差不多了这才微笑说道:“承蒙皇上看重命在下执掌内帑在下感激涕零皇恩浩荡之余也深感不安毕竟在下以前从来没有办过这种差事。”

        听到张信有话要说太监们纷纷安静聆听到张信故意停顿不语的时候心中明了的七嘴八舌的说道:“张大人放心我等必定尽力协助大人行事。”

        “正是如此既然皇上信任在下自然不能辜负皇上的重托以后就要请诸位公公不吝指教了。”张信态度温和的说道根本没有半点以势压人的感觉。

        “哪里哪里张大人过谦了。”

        太监们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其实他们心里一点也不相信张信所说的话若是论起宫廷权谋机变来张信怎么可能与一辈子都生活在阴谋算计之中的宫廷太监相比口是心非两面三刀只不过是初级阶段而已张信的口蜜腹剑在太监们看来不过是小孩子把戏恐怕连刚入宫的小太监也欺骗不了。

        “有劳诸位公公把各自司房的帐本抄录一份给在下好让在下回家之后仔细观摩尽快熟悉内帑的运作情况以报皇恩。”张信微笑说道。

  https://www.65ws.com/a/10/10187/30525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