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臣 > 第八十七章 插曲

第八十七章 插曲

        翌日清晨还有两天才开始第三场乡试小院众人正在忙碌的翻书温习而张信却感到很无聊想找袁方他们聊天却现他们也在忙活着作文无暇理会自己空虚寂寞的张信忽然想起自己来武昌城这么久了整天都待在客栈还没有见识过城中繁华之地呢出去走走的念头想起之后张信与众人打个招呼不理会众人劝阻反对的声音径直走出客栈在街上闲荡起来。

        没走几步张信忽然醒悟自己不认识路刚打算返回客栈打听情况就看见沈轩迎面而来自从上次酒宴之后沈轩一直没有再来客栈寻找袁方他们如今突然出现让张信有些感到意外当下也不多加思索上前打个招呼道:“沈兄近来可好。”

        “张兄有礼。”沈轩文质彬彬一揖说道:“自上次一别已经有几日没有见到张兄在下可是思念得很啊。”

        张信听得直起鸡皮疙瘩但也知道这是礼貌问候连忙客气几句再切入正题说道:“看沈兄行色匆匆却不知道准备去哪啊?”

        “全凭袁兄他们悉心指点这两次考试在下觉得受益匪浅上门拜访感谢之余还要向袁兄他们多多求教。”沈轩谦恭说道神色诚恳并没有作假之意可见是真心实意之言。

        “他们在客栈闭门苦读呢沈兄此行正是时候。”张信热心说道。反正他们正在用功读书找个人来与他们聊聊也是件好事相互讨论可以增长见识。闭门造车可不行。

        “谢谢张兄提点。”虽然知道这个时候谁都没有心思出门没有其他事情肯定会在勤奋苦学之中但沈轩还是很有礼节地表示感谢随后惊讶问道:“却不知道张兄这是去哪?”

        “昨晚彻夜苦学今早拿起书的时候却现心浮气躁实在是静不下心来这才决定出来转转劳逸结合才是王道啊。”张信毫无愧色说道。

        “张兄所言甚是。”一脸精神抖擞。红光满面之色怎么看也不像是通宵达旦的模样沈轩暗暗抹了把汗连声附和说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沈兄乃是本地人士可知道城中最繁华之处是何地方?”张信没有理会沈轩地言不由衷向他仔细打听起来按沈轩的身份应该对这方面有所了解吧。

        “西市是武昌城最繁华之地那里商铺林立有米行、布行、药材行、酒行等。还有许多作坊都建在那里人来人往的非常热闹。”沈轩好心提议道:“不过有时却显得非常喧闹不是散心的好去处城东有些道观、佛寺环境幽雅安静听说也很灵验如果张兄想净心养神可以考虑去那走走。”

        “谢谢沈兄指教。”张信没有回应只是笑着把沈轩请到客栈然后与之告别。按沈轩的指点来到武昌城中的西市这里果然不愧是湖广省会商业达呈现出一片繁华景色。

        不过确实有些喧嚣。各种叫卖之声交叉传递但还可以忍受张信随意的在这里闲逛起来这里商铺众多货物齐全让张信看得眼花缭乱吃的穿地用的样样皆有有些东西张信只能猜测其用途。因为实在是从来没有见过。经过珠宝玉器行时张信摸着口袋。觉得很是不要进去了囊中羞涩也是没有办法之事还是到别的地方走走看看吧。

        “客官里面请小店这里书画应有尽有请您鉴赏。”转悠了半天看到一个专门卖字画的铺面张信好奇的进去观摩一番店中自然会有伙计出来招呼客人说道。

        张信随手拿起一卷画轴小心翼翼的展开画卷却是一张花鸟图张信其实对古代没有什么欣赏能力只不过是随意看看而已也没有打算想买看过之后随手卷起来放回原处然后再拿起其他的字画看起来。

        而店中的伙计小心的陪在一旁每当张信拿起一幅画的时候他会在旁边小声地解说这画好在什么地方是何人所画价值几何等等并无不耐之意而张信却漫不经心的听着解说也不回应。

        看了三五张字画之后张信随手抽出一轴颜色较旧的画卷来准备看完这个就走人轻轻打开画轴之后张信随意看了一眼觉得还可以是一幅工笔仕女图画中人物是一个娇小而端丽的美女形象人物面容娟秀体态端庄。

        明眸、皓齿、红颜、粉颊把仕女最美好的形象都栩栩如生刻画了出来张信还是跟随过莫学正学习过几天绘画的懂得一些字画的术语知道这画线条劲细敷色妍丽气象高华突出了仕女的浓施艳抹而衣纹用细劲流畅的铁线描服饰施以浓艳的色彩显得绮罗绚烂。

        “这画价格怎么样?”张信有些心动随口问道。

        “这位客官一看就知道是明眼人这画出自江南一位知名人士乃是呕心沥血之作要价可能会贵一些。”伙计见上意上门自然大喜过望。

        “知名人士?谁啊?”张信淡淡问道:“什么价位如果贵地话那就算了。”

        “好像是姓唐叫什么来着?”伙计也有些记不清最后也不管这么多了直接报价说道:“客官这画要三十两银子。”

        姓唐不知道什么人张信眉头一皱看向画中的落款处隐隐约约能辨认出像是唐寅两字唐寅张信目光一凝不会是假的吧而旁边地伙计以为张信这是嫌画地价格太贵。不由出言说道:“官客若是不满意我们可以再商量一下。”

        “伙计这落款之字你可认得?”张信想确认说道。

        “唐寅。对了就是这个人上次来卖这画的人说他是江南地才子很有名气的。”伙计高兴说道:“所以这画的价钱自然也贵些客官您说是吧。”

        “江南唐寅……。”张信轻轻念着沉吟片刻之后对伙计说道:“恕我孤陋寡闻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人虽然这画不错。但是也太贵了我还是到别处去看看吧。”

        随手放下仕女图像是转身要走伙计急忙拦住张信说道:“客官莫急武昌城中我们这里的字画是最好的若是客人真心喜欢这画一切都可以好商量嘛。”

        其实张信也明白真正好的字画肯定不会摆到门面上来能摆放出来叫卖地字画价格肯定不会这么高。他当然不会任人宰割。

        “说实话这画我确实有些喜欢但价钱……”张信一脸犹豫不决这样子。

        “价钱可以好商量二十八两银子客官觉得如何。”伙计试探说道反正当初这画买地时候也没花多少钱如果以这个价格卖出肯定会得掌柜地赞赏。

        “五两。”张信不再费话直截了当报价道。

        “客官这也太低了吧都不够回本啊。”伙计叫道。此时店中还有几位客人虽然听到这边有动静但谁也没过来看看情况毕竟做生意就有生意地规矩。人家在讨价还价的时候最忌讳有旁人在场而店中掌柜的更加不可能过来放在外头摆摊的字画怎么可能烦劳他老人家亲自出马那还不是自掉身份。

        “伙计其实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装糊涂。”张信眨眼暗示道:“好东西哪里能摆在外面啊若是我腰缠万贯。又怎么会在这斤斤计较呢。”

        伙计闻言上下打量张信一番。虽然衣冠楚楚相貌堂堂确实不像是富贵人家模样。从一身儒士的装扮看来肯定是最近前来应试的秀才伙计心里盘算着觉得从张信身上怕是捞不到油水了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能把画卖出去也是件好事。

        “客官这么懂行规就知道您是老顾客了。”伙计张口说瞎话道:“既然是熟客小店自然会有优待那么就打个对折吧十五两银子您看如何?”

        “十五两银子啊。”张信轻轻说道放下手中的仕女图眼睛在店铺内浏览起来把伙计凉在一旁脸上露出想买却感到价格太高迟疑不决的思考之中。

        “客官这价钱已经不算贵了你看这画中的人物这字。”察言观色是伙计地本行看出张内心中的犹豫当然会在旁煽风点火起来经过伙计的鼓动张信像是更加动心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画但是就是不开口。

        伙计费尽口舌还是没有说动张信答应按这个价钱买下变幅画但是他却不气馁因为他知道如果张信不是真的有这个意向想要这画恐怕早就没有心情在这听他叨念成功就在眼前伙计努力给自己打气反正这画当初是从一个落魄书生那以二两银子收购的如果现在以十五两银子出手肯定会让掌柜夸赞的。

        “客官您到底要不要请您回个话啊。”伙计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但表面上却是一脸笑容说道。

        “这画我确实很喜欢。”张信内心中的挣扎已经表露在脸上随即不自然的摸着腰怀处尽是遗憾之色收回看向画卷的目光咬牙正欲说话之时却被伙计飞快地打断说道:“既然客官这般喜爱这画那小店索性就做个顺水人情吧十两银子您拿走。”

        眼明嘴快的伙计格外留意张信的表情动作那里不知道张信这举止表达着什么意思恐怕是囊中羞涩不然早就掏钱走人了伙计暗暗可惜不过这做生意最要紧的是看准时机谁知道以后这个人还来不来反正这画也不是什么价值昂贵之物低价出手也划算。

        “成交。给我包起来。”张信知道是时候了斩钉截铁地说道快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出来递给伙计。随后接过伙计包好送来的画兴高采烈的走出店铺刚跨出门槛隐隐约约之间听到店中掌柜说道:“羊牯……小三儿机灵做得不错。”

        张信懒得计较那么多到底谁是笨蛋以后自然会见分晓。唐伯虎地仕女图啊在后世拍卖会上不知道成交价会是多少万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珍藏起来留给后世子孙到时不知道他们会怎样感激自己呢。

        “啪”

        张信击额叹惜刚才应该接着询问还有没有唐寅其他的画如果有的话那就全部买下来反正现在自己身上还有几百两银子真是失算之极张信也只能望而止步。如果现在再回头去询问那价钱怕就不止是十两银子啦也暴露自己的目标反正乡试结束之后还要等待放榜有的是时间到时再来寻宝。

        张信得到一件宝贝之后心情极为舒畅反正出来无非就是为了见识一下武昌地繁荣时辰尚早还没有到中午张信也不想这么快就回客栈。接着在西市上漫无目地的闲荡起来走着走着来到一家书店前张信在后世经常逛书店如今看到自己眼前有一家。习惯成自然地走了进去拒绝伙计的招呼仔细打量书架上摆放整齐的书籍来。

        除非一些特别珍稀昂贵罕有的书籍不然没有哪个书店会把好书藏起来的张信自动忽略过四书五经这些正统教科书来到摆满市井小说传奇读物的书架上认真查看起来尽是些《隋唐英雄传》、《罗家将》、《聂隐娘》之类的唐传奇小说以及一些故事书。张信饶有兴趣挨个翻阅起来。忽然现有两套书特别眼熟。

        “《三国志通俗演义》、《忠义水浒传》。”张信暗暗念道随手抽出书来翻开。默读的几段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后世四大名著中的《三国演义》与《水浒传》虽然在后世经过阅读可是还没有看过明代版本的张信兴致勃勃地寻找《西游记》来却是一无所获以为是书名不同但是把书架上的书都翻遍了都没有找到。

        《红楼梦》是清代的这个张信很肯定但《西游记》应该就是明代就有的啊寻思片刻之后张信忽然想起这个时候《西游记》的作者怕是还没有开始写这本传世奇书呢张信这才罢休把三国与水浒两套书挑出来到掌柜那里结账。

        付钱之后张信提着书手里挟着画慢悠悠的走了古代的书籍不像现在这么细簿两套书加起来还真有好几斤重提着书逛街真的有些累张信倾足思量片刻之后提着书转弯抹角的来到一家丝绸店前。

        “客官您里面请这里有上好的路绸、瓯绸、绫地、秋罗、松罗、杭绫、绉纱、软绸以及湖绸、绵绸夏则生纱、硬纱、生罗、杭罗还有软机纱、番纱、线纱、永纱等您随便看。”这店里地伙计也是训练有素不换气的把这么多布名全部说完。

        “伙计我找罗掌柜。”张信淡然说道没有理会伙计的卖力推销。

        “不知客官您是?”伙计疑惑问道罗掌柜可不是什么人都会见的如果不知道其姓名来历就这么前去禀报恐怕少不了一顿训斥。

        “张信从安6来地。”张信脸上适当露出不悦之色。

        “客官您坐请您稍候片刻小的立刻前去通报。”伙计一听是从安6来的心里打了个颤慌忙侍候张信坐好飞快的到店后内宅通知罗掌柜。

        “贵客光临不能前来迎接真是失礼失礼。”没过多久店后门帘拉开闪出一个人来模样还没有看清声音已经传来:“张典簿恕罪恕罪。”

        “罗掌柜好久不见你身体可好。”张信笑道还真是如此自从上次一别已经有两三个月没有看到罗掌柜了。

        “托世子鸿福我一切安好谢谢张典簿关心。”罗掌柜与天下生意人一样长得有些肥胖脸孔圆圆的笑起来像是个弥勒佛。

        “还不快给张典簿上茶。”罗掌柜看到来人真是张信客套几句之后对身边的伙计喝道:“到我房里拿那上品的云雾茶来。”伙计自然领命而去留下两人。

        “罗掌柜最近店里的生意还不错吧。”张信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起身边地丝绸来。

        “张典簿您稍等我这就去拿帐簿来您慢慢看。”罗掌柜圆呼呼的脸上连忙笑道以为张信这是奉命前来巡查店铺地。

        这家丝绸店是兴王府的下属产业在武昌城内还有十数家做各种午间的店铺都是兴王府的每到月底这些店铺的掌柜都要带着帐本回到兴王府接受核查兴王在世的时候也时不时会派一些人过来巡视免得有些人不规矩而张信在兴王府时也经常帮袁宗皋处理关于这方面的事务当然会认得罗掌柜。

  https://www.65ws.com/a/10/10187/30525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