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臣 > 第八十二章 指点

第八十二章 指点

        如果让王府里的教授们知道朱厚的心思肯定会大叫冤枉张信刚才对朱厚叙说的都是一些治世经国之道只有当今皇帝与太子才有专门的老师教授一般的宗室子弟与普通平民百姓哪里会懂这些就算教授们明白知道但也不敢传授给朱厚啊。

        兴王当初也是在皇宫耳濡目染之下才明白这些道理的才会在平时提点朱厚一些经验希望对他以后接任兴王之位时有所帮助所以朱厚对这些道理也稍微明白才可以和张信进行辩论在古代这些治理国家的道理可不是谁都能了解的明太祖朱元璋取得天下之后因为出身低微没有念过书自卑之余也对天下读书人防范的很亲自规定了读书人的考试教材在思想上禁锢他们使他们只能为皇帝服务不能产生其他想法也是防止他们懂得太多生起不臣之

        “先生陪孤一起用膳吧。”黄锦的提醒让朱厚意识到时辰已经午时乃是午餐时间两人聊得太过投入都没有现朱厚心情舒畅之下向张信出了邀请张信有些不情愿陪兴王一家人吃饭的次数已不下十数次但张信还是不怎么习惯说白了就是不适应餐桌上的礼仪实在是太繁琐了让张信觉得这不是在吃饭而是在受罪。

        “许久没有见到王妃娘娘正好向娘娘请安。”既然朱厚已经开口邀请。不去显得太过无礼张信当然不可能回绝。

        “这个月来母亲时常提及你现在看到你一定很高兴。”朱厚笑道。

        “那是我地荣幸。”

        来到暖春阁膳厅时。杯碗筷碟已经摆放整齐就待主客前来啦从来桌上摆放的碗筷就可以得知蒋妃已经率先知道张信也会随着朱厚一同前来毕竟一个上午朱厚都与张信待在书房如今午膳时间怎么不可能邀请他呢而且这也是惯例兴王夫妇性格随和用膳的时候总是喜欢与众人一起。所以邀请张信也不是件稀奇之事这时蒋妃在婢女丫环地簇拥下走了进来朱厚急忙上前搀扶着等她安稳坐在主位之后这才轻轻放手。

        “见过王妃娘娘愿娘娘安康吉祥。”张信行礼笑道。

        “子诚不必多礼坐下吧。”蒋妃露出笑容用手虚引说道。

        “谢娘娘。”话虽如此但张信也不敢造次待朱厚在蒋妃的身旁入坐之后这才在席间下落坐下来。

        “人到齐了吗?”蒋妃仪态雍容问道:“怎么没有见袁先生?”

        “袁先生在处理事情。让娘娘不必等候。”一个婢女上前说道。

        “既然如此那么就吩咐下去可以上膳啦。”蒋妃不在意的说道袁宗皋确实很忙每天要处理大量事情而且是非常琐碎的幸好张信现在回府可以为他分担一些工作蒋妃看了张信一眼心里感到有些高兴。因为她察觉到朱厚现在的心情很久没有见儿如此欢快了还是张信有办法。

        蒋妃一声令下膳房早已经准备好的佳肴纷纷端了上来。摆放到每个人的桌面上与普通百姓家里不同王府中实行的是分餐制仆役摆放好菜肴后退下蒋妃率先动箸示意众人可以开动了。

        食不言用餐地时候不能出声响动静不然那样会显得很失礼。在种种礼制之下。虽然菜肴美味可口但张信如同嚼蜡。没有半点感觉待用餐结束之后自然会有仆役前来收拾碗筷餐具然后上清茶让众人漱

        小憩片刻之后朱厚朝张信眨眼扶着蒋妃回房休息而张信也知情知趣的告退下午朱厚要跟随袁宗皋学习处理王府的事务肯定没有时间与自己聊天张信寻思着午休过后再练习一下毛笔字翻阅费学士的赠书莫学正的回信也该到王府啦。

        一切正如张信所料傍晚时分替张信送信的仆役赶回王府顺便把莫学正的回信交给他打赏道谢仆役之后张信拆开书信封口抽出信函仔细阅读起来本来还以为莫学正会长篇大论教训呢没有想到信中只有一行几个字。

        “八月初一归。”

        张信屈指盘算现离八月初一尚差几天而已正好王府好好休养一番驱散旅途的疲劳然后起程到州学接着怕是要上武昌进行考试乡试前后相加怕也要一个月的时间张信估计着就当作再次旅行好了现在张信对这次乡试已经变得非常有信心。

        接下来的几天里张信早上就陪朱厚做功课聊天下午就帮袁宗皋处理王府事务晚上地时候因为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所以早早就吹蜡睡觉每天过得很惬意舒服真想一直这样子逍遥下去可惜这只是张信的妄想。

        七月最后的一天下午王府书房内。

        “子诚明天清早你就要出至州学此行怕没有一月不能回来又让老夫辛苦操劳啦。”袁宗皋充满笑意说道并不是在抱怨而是在为张信在高兴想当年他也是这般过来的当然明白其中的苦与乐。

        “张先生准备去哪?”朱厚惊呼道。

        “下个月就要举行乡试了子诚还不得回州学准备准备此去二、三十天就能回来世子不用担心。”袁宗皋解释道。“怎么这么久?”朱厚有些失落道。

        “乡试可轻视不得提前前往可以早日安定下来。专心备考武昌虽然是省会客栈颇多。可也容不下数千学子食宿啊。”袁宗皋笑道却故意忽略了一些重要地原因。

        “如果世子不想让我去我可以留下来的。”张信像是在说笑却道出了他心中的真实想法反正去了也是白费力气又不靠这次乡试拼前程还不如留在王府逍遥。

        “胡说这种事情怎么能说笑呢。”没有等朱厚开口。袁宗皋急忙诉责道:“十年寒窗苦读不就是为了今朝榜上有名光宗耀祖怎么能轻言放弃。”

        看到朱厚意动地表情袁宗皋深怕他就这样答应下来继续劝说张信道:“子诚啊老夫知道你舍不得世子但这事关你的前程你可要好好思量莫要辜负众人地期望啊。”

        “世子。你的意思如何?”张信并不理会袁宗皋的苦心而是询问朱厚道:“只要世子想让我留下那我就不走了。”

        “你胡闹。”袁宗皋气急败坏说道着急的看向朱厚深怕朱厚一口应承。

        “张先生你还是回州学安心科考只不过是一个月罢了你又不是不回来。”朱厚善解人意说道:“况且武昌与安6又不是多远有空你可以给我写信。”

        “就是。子诚你还是乖乖地回州学吧。”袁宗皋悬空的心终于安稳地落下连忙赞成朱厚的决定道。

        “袁先生怎么感觉你好像是在赶我走啊。”张信无奈说道。还想找个借口不去呢。

        “子诚你多虑了老夫只是为了你的前途着想这才规劝于你要是他人老夫还没有这个兴趣劝导呢。”袁宗皋有些尴尬说道仔细察看张信的表情现没有异样。这才放下心来。总算对得起莫夫子的嘱托谁叫自己被人捉住把柄。只能尽心为人办事啦。

        翌日清晨张信就被袁宗皋从被褥里拎了起来洗漱之后在袁宗皋的催促之下张信慢慢腾腾地收拾行李袁宗皋实在看不下去气冲冲地帮起忙来只是些衣服书籍之类的没过多久就收拾完毕来到王府大门前整装待。

        “世子不来送你了免得又增伤感。”袁宗皋说道:“此次乡试你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尽力而为。”张信懒洋洋说道明显是睡眠不足。

        “只要你努力一些中举肯定不成问题。”袁宗皋信心满满说道相信张信肯定会成功地随后拿出一个锦囊出来递给张信。

        “莫非是传说中地锦囊妙计?”张信疑惑的打开锦囊却现里面有三张银票面额分别是一百两银子张信吃惊的看向袁宗皋。

        “这是娘娘的一点心意收下藏好。”袁宗皋拿过锦囊顺手把它放到张信怀里不容拒绝说道:“王爷如今不在了娘娘只有这样为你尽些心意希望你不要心生怨言。”

        “王爷、娘娘、世子待我不薄我有什么可埋怨的。”张信淡淡说道也没有多加推辞此行前去武昌花费用度怕是不在少数留些钱防身也好反正又不是不回来了。

        “子诚心里明白就好其他闲话老夫也不多说什么啦放榜之日莫忘让人捎个口信回来。”袁宗皋笑道:“老夫待会还要处理事情也就不相送了祝你一路顺风。”

        “替我谢谢娘娘与世子。”张信潇洒的挥手坐上早就安排好的马车奔驶而去。

        “世子出来吧子诚已经走了。”目送张信离去之后袁宗皋这才出声说道朱厚走了出来站在袁宗皋旁边脸上充满失落之色。

        “世子子诚很快就回来的你不用伤心。”袁宗皋安慰说道。

        “儿听话我们回去吧。”这时蒋妃与绿绮出现了蒋妃轻轻的握住朱厚的手柔声安慰着片刻之后朱厚这才不情愿地与蒋妃回去了。

        “祝君平安。”绿绮对着张信离去的方向遥祝也慢慢跟随蒋妃一行人回暖春阁。

        金秋八月。秋高气爽清晨地天气更为爽朗夏日的气息已经慢慢消退。回安6州学地路张信已经来往不下数次早已经习惯路程地颠覆震荡连长江大浪的晕眩张信都过来了哪还在乎这点小摇晃吩咐车夫没事不要打扰之后张信安然入睡。

        直至夕阳西下日落黄昏车架平安到达州学。嘱咐车夫几句之后打他回兴王府反正以后的近个月里在武昌度过王府马车也派不上用场返回学院后张信预期的欢迎场面没有出现带着疑惑的心情张信通过门房的验证慢慢步入州学。

        刚进学院张信还以为是自己来错地方原来人满为患的学院现在连个人影都找不到。学堂、宿舍空荡荡地幸好还遇到几位学院地工作人员不然张信早就被吓跑沿着熟悉的小路张信找到了莫学正居住地地方。

        “先生学生回来了。”看着安静的房子张信有些忐忑的叫道害怕里面真的一个人也没有幸好这种事情不会生听到外面有动静房门无声的打开了。“还不快进来。”莫学正严肃说道。

        张信松了口气。乖巧的随着莫学正进去进房落坐之后莫学正不一语张信也不敢多言。房内顿时有些压抑这种气氛让张信有些惶恐不明白莫学正之意。

        “唉子诚老夫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是好。”半响之后莫学正叹息说道。

        “请先生教诲。”张信崩紧的心也暗暗放松下来说话了那就好办多了。

        “年轻气盛鲁莽无知。匹夫之勇。”莫学正严厉批评道。这让张信心中一惊暗暗寻思莫学正这话是不是意有所指。

        “还请先生明示。”张信恭敬的说道。

        “还不明白?”莫学正气道:“别以为袁宗皋帮你圆谎老夫就不知道。你此去南昌虽然有惊无险但总归是冲动无知地行为险象环生的情况下什么样的事情也有可能生。”

        “学生知道自己错了先生息怒。“张信乖乖认错随后露出疑惑的表情是谁泄露这个秘密的就算莫学正消息灵通知道自己不在王府但是他怎么知道自己去南昌啊。

        莫学正哪里看不出张信的疑虑叹息说道:“兴王与老夫交情深厚得知他蒙难的消息后老夫深感悲痛可惜当时被俗事纠缠脱身不得过后这才上门哀悼。”

        之后不用说了肯定是现自己不在王府威胁利诱之下袁宗皋就透露实情怪不得一个月来没有见张胜、袁方、孙进这些人的来信原来是给莫学正给隐瞒过去了张信暗暗感激莫学正不然以后都不知道怎么向他们解释这失踪一个月的事情呢。

        “烦劳先生为弟子操心了。”张信郑重向莫学正谢道。

        “唉事已生多说无益幸好你能及时回来不然老夫也不知如何是好。”莫学正叹气说道:“老夫与州学众人说你在王府正潜心修学你以后就这样应付他们的询问吧。”

        “先生怎么州学空荡荡地其他人呢。”张信猜测道:“他们都去武昌了?”

        “前两天出现在应该到武昌了吧。”莫学正抚须微微笑着没有透露实情说道:“这会没准正在找客栈投宿呢。”

        “谢谢先生关爱之情。”张信再次感谢道前几天莫学正就知道自己已经回到王府却吩咐自己这个时候前来书院可见是莫学正希望自己能在王府安心休养全心全意为这次乡试做好最后的准备。

        “今晚你且在学院休息明早你就起程赶赴武昌吧。”莫学正有些无奈说道:“希望你没有被这次南昌之行把学业给耽误了。”

        “请先生放心学生这次非常有信心能在榜上有名。”张信誓言旦旦说道。

        “有信心是好事但不要骄傲自满心态须放宽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莫学正指点说道。

        “谢谢先生教诲。”张信恭敬说道。

        “说不上教诲不过是些经验之谈你还要注意……。”莫学正淡然说道随即悉心指点着乡试各方面的禁忌以及要注意的地方莫学正叙说得非常详细让张信大有茅塞顿开之感总算是长见识了没有想到这普通乡试还有这么多地避讳讲究。

        当然也只有张信才不拿乡试当回事其他学子秀才为了这次考试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含辛茹苦的学习还不是为了能在乡试中高中举人中了举取得参加会试的资格那就算半只脚踏入官场了如何不让万千士子秀才趋之若鹜。

        “……此些种种缘由你要切记。”最后莫学正总结说道。

        “请先生放心学生深记于心。”张信正经严肃说道这个时候体会出莫学正对自己的关心爱护之情他怎么能淡然处之。

        “夜已深了你先回去休息有何疑惑之处明日再来问老夫。”莫学正知道一时之间张信不可能把这些信息吸收完成肯定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消化。

  https://www.65ws.com/a/10/10187/30525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