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臣 > 第七十七章 相逢

第七十七章 相逢

        进城之后王守仁第一时间的举动就是抚慰安民打开粮仓救济城中军民安慰宗室人员所有协从人员只要自一律不问受宁王伪官的只要投降也一律不追究城中也就慢慢的安定下来。

        军队入城的时候也有些乱蓬蓬的张信与6柄捉住这个时机专门往小巷里钻拐了几个弯之后就没有人注意他们了因为他们已经把装扮给卸下不再是郎中打扮城中人心惶恐不安也没有人会特别留心他们。

        “张典簿如今城中动荡不安正适合离去不然等城中人心安定之后城中必定戒备森严想出去就困难了。”6柄建议道两人正藏匿在一间残破的废宅里时不时看到外面巡防的军队路过只有静静的待着不敢乱动。

        “确实藏身城中极为不妥但是城门已经被他们把守住我们如何能出去?”张信无奈说道南昌城现在虽说已经被攻破但还是有些死忠宁王的叛兵正顽固抵抗时不时与王守仁的队伍生激战张信觉得待在这里有可能殃及池鱼。

        更何况南昌已经危机四伏乱箭流矢指不定会降临到两人头上杀人放火的事情可没少见没有经历过战争状态的两人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害怕只想远远离开这是非之地却没有想到城外可能比城里更危险。

        两人正商讨对策的时候外面又路过一群巡游的兵士在商讨些事情。

        “王大人有令城外有散兵逃窜特派我们出城扫平这可是立功受奖的时刻大伙儿可要提起精神来让其他兄弟瞧瞧我们的英勇表现。”一个校官模样的人正在训话说道。

        张信听闻此言心中一动觉得这是个好机会用手碰碰6柄低声说道:“换上军装我们混进去跟他们出城再找机会甩开他们。”两人在军中混了这么久出逃的时候也顺手牵羊的带了些军服出来正好派上用场。

        “口令番号我们都有些了解不会露出破绽这办法可行。”6柄赞成说道两人麻利的换好衣裳然后悄悄地跟在巡防队的最后混进其中两人低着头无惊无险的随着这队伍出了城路过城外树丛时趁没有人注意两人飞快的藏匿起来两个多时辰后两人没有现什么动静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不约而同的露出笑容。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张信有些庆幸说道:“这次是我们运气好才能逃了出来这附近还是很危险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人出来巡游我们还是尽快远离吧。”

        “是啊如果被现到时可是有口难言。”6柄指着身上的衣服说道:“他们会把我们当做逃兵处理的还是换回原来的装束吧。”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换好衣服后6柄再次问道征求张信的意见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出乎两人的意料来南昌的计划目的已经全部流产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回去。”张信考虑片刻然后斩钉截铁说道。

        “回哪?南昌?”6柄眼睛露出异样之色。

        “还能回哪回安6。”张信没好气的说道:“反正宁王准备完蛋我们回去也可以向世子交待没有必要继续留下来。”

        “那就依张典簿的计划行事。”6柄不动声色说道张信也懒得计较6柄的那点小心思反正他把宁王完蛋的时间估计错误才受了这么多的苦现在情况非常不妙随时会遭遇危险这是乖乖回家吧。

        两人休息至傍晚在暮色下认准西北方向急忙奔走既要防范野外猛兽又要提防乱兵散寇走得心惊胆战的走走停停不知走了多远最后实在是走不动这才坐下来休息没有等两人喘上一口气就被一队人马打着火把围住了。

        “大人现两个奸细。”两人还没有来得及解释就被捆起来被人押到附近的营地帐蓬里交给上级处置。

        “哦是从哪擒获的?”两人被紧紧的压在地上动弹不得但张信觉得这问话的声音有些熟悉像是从哪听说过一般。

        “是从南昌方向跑来的看两人慌里慌张的模样不是奸细也是贼人。”没有给两人解释的机会人家已经给他们的行为定性了两人不是不想开口解释而是已经被人用布堵住嘴巴想说话都难。

        “南昌?”主事者沉吟之后说道:“把两人带下去严加审讯让他们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全部说出来。”

        这时张信突然想起主事者是谁了听到他这样安排忙用力挣扎起来努力把头抬起希望让主事者看清楚自己的模样。

        张信的努力没有白费主事者有些奇怪这人的反应好奇的下令说道:“来人把两人给我架起来让老夫看看他们是何模样。”

        张信看到主事者的相貌对自己的判断更加确定无疑连忙冲着他摇头晃脑引起他的注意幸好张信这次没有化装主事者借着火光勉强认出被捆绑的人是谁。

        “来人给他们松绑。”主事者心里一惊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忙吩咐手下解开两的绳索。

        “大人这两个人可能是奸细为了您的安全还是……”手下也有些聪明之人知道要劝阻主事者谨慎行事。

        “老夫自有分寸替他们松绑后你们且下去。”主事者吩咐说道。

        众人虽然还心存疑虑却不敢违背主事者的命令给两人解开绳索之后不情愿的退出帐蓬但却散布在帐蓬四周警戒格外留心帐内的动静。

        解开绳子之后张信顾不上全身疼痛被当成奸细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忙给主事者见礼道:“学生张信见过费学士。”

        而这时有些疑惑的6柄才想起这位面容熟悉的老者是谁赶紧上前见礼看到如此情况费宏心中再无怀疑确定两人的身份没有想到远隔千里还能遇到熟人两人回想起这些天来的经历真是感慨万端觉得真是世事无常。

        而费宏却是更为惊讶远在天边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是谁都会感到非常意外更何况这两人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出现的在这敏感的时候让费宏难免不多加猜测心中疑虑重重却不知从何问起。

        还是张信比较醒悟得快看到费宏很充满怀疑的表情连忙把这些天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费宏叙述起来从兴王病逝谈起说到乔装打扮混出南昌城最后逃跑到这里被人当成奸细给捆绑起来。

        “宁王逆臣实为可恨。”听完张信的叙述费宏这才释疑两人为何出现在这里想起兴王的忠义之情费宏不由感叹万分一个忠义贤王就这样惨遭奸臣毒害而且冤情却不得昭雪真是可敬可叹啊。

        费宏看着两个心存忠义之心不惜远付千里来到危机四伏的江西准备慷慨为兴王尽忠的年轻人心中感叹世间从不缺少忠义之士只是没有人赏识罢了费宏这是在感慨自己的行为得不到正德皇帝的认同心中充满悲苦之色。

  https://www.65ws.com/a/10/10187/30525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