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臣 > 第三十七章 疑惑

第三十七章 疑惑

        这时的张信正在莫学正的客厅内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莫学正了张信仔细打量着他现莫学正如今可是精神焕的模样张信猜测可能是因为费宏的到来让他十分高兴仿佛年轻了十几岁。

        “莫学正学生回来了。”看到莫学正张信的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的毕竟有一个人无论你在哪他有事情都能记得你被人关心的感觉张信觉得很温暖。

        “是张信啊。”莫学正看到张信显得很高兴欣喜道:“回来就好从兴王府到学院路途虽不远但你这么快赶到想必已舟车劳累怎么不去休息一晚?。”

        “接到学正传讯后学生不敢耽误即刻起程了。”张信不好意思解释道:“到达州学后学生觉得时辰尚早特来向学正请安打扰学正休息了学生惭愧。”

        两人说的都是些客套话但是如果不说那么就显得不懂礼怎么显示出文人的儒雅风范所以两人继续寒暄着张信再次把自己在王府的近况向莫学正交待了一番说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让莫学正知道自己在兴王府过得怎么样。

        汇报完毕就轮到张信开始问候了从莫学正的身体健康到他最近又写了什么好文章反正就是把莫学正从头到脚都仔细询问了一遍得出一个结论莫学正没有什么问题活到一百岁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

        至此双方会谈进行到下一个阶段具有实质性的突破莫学正笑道:“从中午起子任子云子直三人都不见踪影想必是在学院门前等候你了凭你们几人的交情他们应该把事情与你说清楚了吧。”

        “如学正所料学生已明白学正传讯让学生极归来的原因。”张信显得有些迟疑不决最后还是说道:“学正也知道如今学生正在王府任职三五天之后免不了返回兴王府这让学生如何是好?”

        从袁方那了解清楚是什么事情后张信马上想到这个问题毕竟自己名义上还是兴王府的人三五的假期是可以让兴王接受的但是听学这么短的时间根本没有任何收获的张信干脆把问题交给莫学正解决反正自己人小言微还不如让老将出马相信莫学正会给自己一个双赢的答案的。

        “些许小事你就不用在意了且安心在学院听学费学士才学广博、满腹经纶能得到他的悉心指点对你们以后的前途影响极大至于其他事情你暂且放下。”莫学正生气了后悔道:“当初我就不应该让你进兴王府。”

        “学正何出此言。”张信有些莫明其妙道:“学生在兴王府过得很好啊兴王与世子王妃待学生宽厚还可以经常向长史袁先生请教没有耽误学业。”

        “张信你不必解释了我知道你在王府受委曲了。”莫学正满脸懊悔道:“为何你不写信与我说既然你这次回来了就留下来不必走了兴王那由我亲自和他说由不得他这般作贱我的学生。”

        张信开始听着一头雾水后来转念一想明白莫学正已经知道了自己被解职的事情了不由心中一暖虽然不明白莫学正为什么会因为这个生气但是张信还是很感激莫学正的关心出言道:“夫子息怒些许小事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就不要为这个动气了怒气伤身您保重身体要紧不必为学生劳心了。”

        “张信啊你这孩子就是这点不好太过老实任人欺负到头上了也不明白。”莫学正无奈道:“既然你不愿意追究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但是以后要注意不能太过宅心仁厚了不然容易受人欺负。”

        “学生一定紧记夫子的教训。”张信唯唯诺诺道还是弄不清楚状况莫学正一看就知道张信还是不明白怎么回事不由暗暗摇头直叹张信朴实以后要经常提点不然任由人蒙欺也懂得反抗。

        其实这就是现代与古代观念上的不同了在张信看来自己是在兴王府上打工老板解决自己的工作范围他想安排在哪个部门工作那是他的事情张信做为员工听从老板的安排就好如果不满意大不了辞职好聚好散。

        但是在莫学正眼中言出即行是基本的素质既然兴王一开始是请张信给朱厚熜当教授的如今成了一名类似门客的典簿这就是兴王出尔反尔这种行为是错误的是对张信的一种污辱张信应该直言其过错或者直接挂印而走。

        这两种观念的冲突让莫学正认为张信年纪尚轻社会经验较少确实应该在学院内好好学习不能再回兴王府了不然还不知道兴王还会怎么欺压这个孩子呢嗯马上修书一封给兴王免得另生枝节。

        打定主意的莫学正也无心再与张信谈话了交待他明天一定要认真听课有什么问题的诚心向费学士请教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这没有什么可耻的然后张信就知机的走人了。

        张信告退后莫学正马上就以张信的名义修书给兴王就说自己生病了身体稍恙不能随意走动所以会在学院养病因为这病很麻烦所以时间要长些请兴王不用担心再三表示歉意希望尽快病愈再回王府云云。

        检查无误莫学正封好信口第二天一早就派人送到兴王府莫学正认为既然兴王这般对待张信那说明在兴王心中张信的价值已经是很轻的回不回兴王府也不要紧最大的可能就是随便派人回封信然后就置之不理了。

        可惜莫学正的如意算盘打错了现在摆在兴王面前的有两封信而内容却相反一封就是莫学正派人送来的另一封是兴王密探的看了两封同一地方来内容却大不相同的信6松一脸怒气道:“张信尽敢欺瞒王爷真是好胆。”

        而兴王也感到很奇怪按密探的说法张信今天一早明明在听费宏的讲学怎么这信上说他已经患有重病呢而且前天见他的时候明明是朝气蓬勃的模样一点也不像是准备生病的模样啊兴王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探子。

        难道说张信真是在欺骗本王?兴王若有所思把张信的那信拿起来仔细查看顿时嘴角露出了笑意原来是他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撒谎看来对这个弟子很是关爱啊。

        “卑职马上派人把张信带回来任凭王爷落。”6松请示道。

        “哈哈不必了这信不是张信写的。”兴王轻轻摆手笑道:“写信的人怕是没有想到本王可是天天在看张信的文章对他的字迹早就熟悉透顶不然肯定会上他的当了。”

        “那不是张信又是何人居然敢欺瞒于王爷。”6松疑惑问道:“让卑职探查清楚免得其中有什么隐情对王爷不利。”

        “不用这是州学莫学正的笔迹与他相交多年本王对他的字迹了如指撑怪不得一开始就觉得不对想了下才现是他写的。”兴王有些疑惑喃喃自语:“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写这封信呢难道是张信请他写的。”

        这周后面的几天都只有一更了原因有一:这几天有点私事要处理二:下周有个比较重要的推荐所以多存些稿。不好意思请各位见谅。

  https://www.65ws.com/a/10/10187/3052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