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臣 > 第二十九章 事终

第二十九章 事终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进行人口普查登记的国家户口制度源远流长。根据史书记载这个制度在秦朝以前已经实行及汉代设有专官管理户籍唐、宋两代户籍编制工作日臻严密开始划分户等元朝统治之日户口类别的划分更为细致有民户、军户、匠户、站户、医户、盐户、窑户、儒户等各种户别此外还有驱户、佃户等。

        明朝的户口制度就是在前代特别是元代的基础上展起来的。对此只要看看明朝户籍的分类即可一清二楚:凡户三等:曰民曰军曰匠民有儒有医有阴阳军有校尉有力士弓、铺兵匠有厨役、裁缝、马船之类濒海有盐灶寺有僧观有道士毕以其业著籍。人户以籍为断禁数姓合户附籍漏口、脱户许自实。

        本来张信让朱厚熜去官府清查户口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但世事常常出乎人的意料朱厚熜奔走于几个县之间但是一到官府报出自己的名号县官们都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不过一听说要观看户籍个个吱吱语语宁可得罪朱厚熜也不愿意让他翻阅。

        这天朱厚熜再次从县衙败退归来回到驿站生起闷气来朱厚熜百思不得其解这些官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就是让看一下户籍罢了有必要这么谨慎吗。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朱厚熜以为是6炳按常例来安慰自己不由高声叫道:“没事不要来烦我。”外面敲门声顿了一下但不一会儿再继续原来的动作朱厚熜不耐烦的走去拉开房门大声道:“不是叫你不要……”

        朱厚熜椤住了门外站着的正是喜笑盈盈的身穿便服装扮的兴王兴王看着正在椤的朱厚熜笑道:“熜儿怎么?不欢迎父王来看你怎么这么大的脾气啊。”

        朱厚熜惊喜交集道:“父王你怎么来了。”兴王含笑不语转向吩咐6松父子“尔等令人把守房门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遵命。”6松父子躬身应令待兴王进入房间后紧锁房门然后往门屋两侧一站吩咐侍卫随时待命行事。屋内朱厚熜原本高兴的表情慢慢暗淡下来兴王看了不由笑道:“怎么才几日不见就不想看到父王了。”

        “父王我是不是很没用连一点小事也办不好肯定是6炳向您汇报了所以您才来帮我的吧。”朱厚熜幽怨的猜测道。“让您失望了。”

        “呵呵怎么这点小挫折就受不住了。”兴王大笑不留情面的打击道:“怎么样知道世事艰辛了?以前你的豪言壮志去哪了?”

        “父王。”朱厚熜涨红了脸以前他曾经放言说自己已经长大成*人了可以帮助兴王处理王府事务了所以兴王特意给了他这个机会。

        “孩儿不会放弃的明天再去衙门找县令要户籍观看看他这次给不给不给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朱厚熜恼羞成怒道。

        “你准备以势压人?”兴王笑着摇摇头道:“没用的你跑了这么多个县如果能给你看的话县令们早就给了哪用等到如今。”

        “为什么只是区区一本户籍罢了又不是要他们的命为何总是秘而不宣。”朱厚熜真的不理解这些官员到底怎么回事怎么都变得这么正直了居然不畏惧兴王府了他们都忘记了逢年过节去王府时是怎么卑躬屈膝的。

        “要看户籍清查人丁这比要他们的命还要难受。”兴王神秘笑道:“况且得罪了本王未必能要他们的命但给你看了户籍那可是要革职罢官的那岂不是比要他们命更加难过吗。”

        “这是为何?”朱厚熜明白兴王是来趁机教导自己的所以放松心情认真问道。“请父王赐教。”兴王很高兴虽然自己这个儿子性格高傲但却十分的聪明知错能改能吸取经验教训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熜儿你长大了也该了解些世事了。”兴王叹息“本来父王打算明白再向你述说的但你既然接触到了父王也该为你解惑。”

        看着朱厚熜一副认真期待的样子兴王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自本朝太祖籍天下户口置户帖、户籍具书名、岁、居地籍上户部帖给之民到如今已过百多年了百年太平盛世人丁繁衍已过千千万。”

        “传宗接代子孙满堂这不是好事吗?”朱厚熜有些疑惑不明白兴王说这个做什么。兴王笑了随即神情凝重道:“这确实是好事可你莫要忘了这人丁是多了但这地可是一成不变的大明江山虽广可也架不住人多啊。”

        “况且还有徭役丁税粮税等等百姓耕地少了人多了一遇天灾人祸之际平民百姓哪来这么多的银子交粮纳税啊。所以不可避免生了人户逃亡、移徙隐瞒人户的现象如此下去我大明江山不稳啊。”

        兴王父子在房内足足待了两个时辰兴王详细的对朱厚熜描述了各种社会事实让朱厚熜明白了这个世道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美好。

        “贪官污吏隐瞒人丁是希望从中谋利清官是为了保护百姓所以他们都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治下百姓有几何你如今明目张胆的去询问他们肯定不会答复你的。”兴王最后总结说道评价朱厚熜的做法不妥当。

        看着朱厚熜楞楞的表情震惊的样子兴王笑了当年父皇亲口对自己和皇兄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自己可以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如今父皇去了皇兄也去了只留下自己。兴王暗暗叹气可惜皇兄的儿子不争气把大明江山搞得乱七八糟的真让人恼火想必当年皇兄没来得及对他说就走了不然也不会这样了。

        可惜自己虽然身为皇叔可是这些话也不好对他说希望他能早点成熟吧兴王默默想到算了都是一家人是时候提醒他几句话了不然自己百年之后也无颜面见父皇和皇兄又是祸起萧墙难道这是皇室子弟的悲哀吗。

        “父王孩儿明白了怪不得您这么重视张典簿修筑梯田之事。”朱厚熜神情坚定的说道:“等下孩儿让6炳夜里暗暗去县衙抄录一份庄园附近地区的佃户名单。”

        “不错熜儿真的长大了。”兴王赞许道:“过明天拿到名单后就去庄园吧。张信还在那里等你呢。”

        兴王安慰好朱厚熜后一路兴高采烈的回到了王府回到书房冷静下来叫人招6松进来准备吩咐他做一件事情。

        “你派人秘密出不要惊动那些探子把信直接交给大学士梁储记得要亲自己送到他手上不要经他人之手。”

        “卑职明白。”

        “嗯你去吧。”

        待6松走后兴王起呆来眼睛毫无焦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张典簿我回来了。”朱厚熜兴冲冲的向张信表功道:“这次我可是千辛万苦才把这个户籍名单弄回来的。”这时张信正指手划脚的让佃农们修葺庄园房屋对朱厚熜的表功顾不上理会只是敷衍几句夸赞道:“世子果然不负众望我就知道这事除了世子无人可成世子辛苦了。”

        朱厚熜激动道:“能帮得上张典簿修筑梯田就好谈不上辛苦。”朱厚熜被兴王一阵忽悠认为张信修筑梯田是件利国利民功在千秋的好事能参与其中让他很高兴。

        “世子这些天来您辛苦了没累着吧。”骆安不知从哪个角落冒了出来热情洋溢的对朱厚熜道“这里灰尘漫天不如到园子里休息下我已经为您准备好茶点了。”

        张信鄙视但也不说什么他也认为朱厚熜在这里让佃农们放不开手脚工作还不如离开的好反正张信也没指望朱厚熜能帮上什么忙连查个户籍都花这么久工夫果然是历练不够啊。

        “不用现在我正等张典簿吩咐事情呢。”朱厚熜也对户籍一事耿耿于怀想再次表现自己证明自己不是那么差劲的。张信为难道:“世子如今梯田已然修筑好眼下除了修葺下庄园破旧的门楼好像也没有啥事可做了。”

        “真的没事了吗?”朱厚熜失望道失落的样子让张信看着实在不忍沉吟片刻后说道:“还有一事去不知世子愿做否?”

        朱厚熜眼睛一亮道:“有事请说这次我一定会尽快完成任务的。”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梯田虽然修筑完成但还没有丈量不知有多少亩地如果世子有空的话不如带人去清丈一番以后也好按地划分予佃农。”让堂堂一个王府世子去测量田地恐怕只有张信能做得做来吧。

        “张典簿世子是什么身份怎么能去做些粗鄙之事虽然王爷事事让你做主但你也莫要太过份了。”未等朱厚熜有所反应骆安马上跳出来指责道。

        “不要紧些许小事不用较真。”朱厚熜也不在意高兴的答应去了。“既然张典簿没有空闲就让我去吧。”清丈土地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何况梯田修筑与普通田地不同它是东一块西一块零零散散的分布在山坡上的各处杂然无序。

        一开始朱厚熜还亲力亲为拿着丈量工具在那比划时间一长马上就觉得繁琐也常理劳累了最后不得不交给王府的仆役们丈量而自己负责记录。几天过来虽然春日阳光不太炎热但朱厚熜的皮肤也慢慢由白皙变成古铜色了。

        看着一本厚厚的帐本里面密密麻麻的记录着所有梯田大小的数据再看看朱厚熜小麦似的肤色张信笑了诚恳说道:“世子辛苦了这次你做的事情王爷知道后肯定会很高兴不过王妃怕是要责怪我了。”

        “为什么?”朱厚熜高兴听到张信的赞扬但也有些疑惑道:“张典簿有功于王府母亲知道后也会欢喜的不会责怪你的。”张信含笑不语而站在一旁已经与张信有些默契的黄锦若有所思。

        “张典簿的意思是世子如今的模样让王妃娘娘看到的话一定会怪罪张典簿没有好好的服侍世子让世子受罪了。”

        此间事了张信等人回到了兴王府如同张信所说兴王高兴的赞扬了朱厚熜而一回到内宅蒋妃看到朱厚熜略显黝黑的样子不由得一阵埋怨说要找张信的麻烦。最后还是兴王劝阻了说朱厚熜现在的样子更显得健康精神没有以前那么虚弱了是件好事而且朱厚熜也在旁边拍胸保证自己很结实无灾无痛的蒋妃这才罢休。

  https://www.65ws.com/a/10/10187/30524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