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臣 > 第四章 兴王

第四章 兴王

        第四章兴王

        安6兴王是宪宗第四子生母宸妃邵氏于成化二十三年受封兴王。弘治七年九月十八日就藩湖广安6州王府建造得气势恢宏千姿百态。府内衔青山抱绿水溪流弯弯清泉潺潺亭台楼阁错落馆堂轩榭巍峨佳木笼葱奇花熌灼萝薜倒垂落花浮荡果蔬漫然翠竹掩映好一派春园之美景。

        “袁先生觉得日前那几个学子如何。”一座凉亭内王兴也就是兴王朱祐杬端起茶喝了口问道。

        王府长史袁宗皋点点头道:“袁方、孙进、张胜三人学识不错基础扎实。明年大比可能会榜上有名。”

        兴王微笑颔赞成道:“先生所言之有理不过先生对张信有何看法怎么不予以评价啊。”

        “张信此子年少稳重没有一般年轻学子之锐气可当大任以后必成大器。”袁宗皋缓缓说道。“年少轻狂人之常情过于谨慎未必是好事。”

        “嗯年少而不喜张扬有才学。”兴王挼了下胡子叹道:“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呵呵世间之事莫不如此。”袁宗皋应承道。

        兴王站起来走了几步突奇想询问道:“袁先生你看把张信招过来给世子作伴读可好也让世子有个榜样。”

        “王爷这个主意好是好却不知张信意下如何如是平日还好但明年正是大比之日正是功课繁重之时学子门纷纷备考张信也不例外。”袁宗皋迟疑不决道。

        “哈哈是我欠虑了。”兴王略显失望笑道:“世子年已十二正是进学之际见猎心起谢过袁先生提醒啊。”

        袁宗皋知道兴王有几个孩子但早已夭折唯留下一根独苗正是如今的世子平时虽然宠爱有加但对其功课却是极为严格。大明开国到现在已经过百年各地藩王都过着奢华的生活纷纷堕落了。但兴王却不同待人宽厚性格慈仁对子弟教育严谨不喜浮华之风深得王府上下敬重。

        看到兴王失望袁宗皋不得不好好谋划一番思量片刻打定了主意拱手道:“王爷不必失望学生倒是有个主意但还须借助王爷之力。”

        “哦请袁先生仔细道来。”兴王大喜。

        “乡试之时提督学院官员前来拜访王爷可向其提点一二想来各位学政这点面子还是给的怎么说王爷也是皇上的亲叔叔。”

        “这……”兴王有点拿不定主意“擅理政事可是犯了大忌啊。”

        “王爷不必过虑只是提点一番而且以张信的才华中举不过小事。”袁宗皋为了使其宽心信心满满的道:“再说为国举才理所当然。”

        “好张信一事就交给袁先生了。”兴王下定决心说道:“不要让本王失望啊。”

        “自当尽力。”袁宗皋就差没拍胸保证了。

        袁宗皋告退后兴王深思片刻喃喃自语:“熜儿是该为你以后做打算了可惜啊袁先生怎么说也是朝廷的人虽然忠于职守但总是不好的。”

        “来人”

        “王爷有何吩咐。”侍立一旁的仆役上前应答。

        “唤世子来。”

        “是王爷。”

        仆役退下去了不久亭子外传来脚步声只见一个面冠如玉身着锦衣的英俊少年正慢步行来转眼间就来到亭子前。

        “见过父王。”少年上前行礼。

        “熜儿过来。”兴王声音很慈祥。少年正是兴王世子朱厚熜今年虽然才过十二但性子内敛沉默少言可见兴王家教之好。

        待朱厚熜坐下后兴王这才缓声询问道:“熜儿最近功课怎么样了。先生教的可都明白了?”

        “父王先生教的孩儿已经明白。”朱厚熜语气坚定神情微微带着点得意之色这时才显出他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孩。

        “熜儿不可自得须知满招损,谦受益之理。”兴王的语气带着股威严。

        “父王教训的是孩儿知错。”朱厚熜正了正身子答道但神情却略有失望之色。

        “嗯知道就好。”兴王故意忽略了说道:“熜儿重阳之日出游为父在外遇到一位年纪与你想当但学识却比你高出数倍之人。”

        “哦请父王细说。”朱厚熜明显不服的说道。

        兴王自然知道自己的孩子虽然聪明伶俐但是就一点不好那就是有点自傲所以兴王才时时敲打下他。

        看到朱厚熜不服气的样子兴王暗自高兴起来。旋即把重阳之事说了出来朱厚熜虽然自视甚高但终归只是小孩所以没有成年人的嫉妒心听完兴王的讲诉后不免有点佩服张信起来。佩服归佩服朱厚熜却是不肯认输道:“父王想那张信只是一时运气偶有所得罢了。”

        兴王看出朱厚熜的口是心非却也不揭穿。朗声笑道:“熜儿不服气。”

        “正是如此。”

        “哈哈父王已经聘请张信为府中教授伴你读书你可要尊重于他。”兴王语气有点像挑拨。

        朱厚熜眼精一亮恭敬说道:“孩儿自当以礼相待。”

        “自当如此自当如此。”兴王淡淡道心中却极为兴奋嘿嘿有好戏看了。

        明朝的官学自开国以来就有许多的规定张信对于这些规定非常的不满就像现在学院规定重阳之日休息了但却以不能落下功课由让学子们每人写一篇游记或者关于重阳节的临贴诗令张信头痛不已。

        袁方他们很不理解张信到底在烦些什么他们认为无论是诗还是游记对张信来说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

        正当张信在想怎么敷衍过去时突然接到报信说有人来访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正是最好的借口张信马上迎了出去。

        “袁先生是你。”张信感到一阵惊讶心中暗想:“我和他不是很熟啊他来找我会有什么事。”

        “正是老夫呵呵张少兄别来无恙否。”袁宗皋笑道。

        “劳先生挂念失礼失礼。”

        客气了几句张信便请袁宗皋进客厅让座奉茶不久……

        张信耐不住好奇心开口询问:“袁先生不知今日为何事而来?”

        “少兄可知当日那位王兴是何许人。”

        “却实不知。”张信想了想拱手答道:“请袁先生赐教。”

        “呵呵那王兴正是安6兴王殿下。”袁宗皋眯眼微笑道想看张信吃惊的样子。

        “哦那又怎么样。”

        “宠辱不惊可造之才。”袁宗皋心想不由暗赞一句。却不知张信是二十一世纪的人虽然知道明朝之威实质却没什么概念所以让他害怕一个从没见过的人确实有点难。

        “兴王想请你当王府的教授伴世子读书。”袁宗皋语气平淡但眼睛却盯着张信。

        张信听了沉默起来为什么无缘无故请我当什么教授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不过不可能呀明明没露出什么破绽来。正在思考之际袁宗皋笑道:

        “少兄不必过虑当日你才华出众深得兴王赏识所以才决定聘请少兄。”

        张信立马暗恨不已早知道不装逼了但事情还是要解决的。

        “承蒙兴王殿下错爱但明年正是我辈乡试之时我等进学进正是为了考取功名如今正是悬梁刺股之日去王府当教授未免是……

        “哈哈少兄不必过虑想我兴王乃是当今圣上的亲叔每年奉旨进京不下数次朝中大小官员关系非浅。”袁宗皋拱手笑道:“提督学政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言下之意是只要张信去兴王府到时自然有兴王打点上下按理说只要不是白痴遇到这种好事当然不会拒绝。

        但是张信对明朝上层阶级实在是没有好感而且也十分恐惧。出于保护自己的心理断然拒绝趁机站起来大声说道:“袁先生你当我是什么人了想我张信堂堂一介男儿考取功名自当凭真本事话不投机恕不奉陪哼。”

        袁宗皋看着张信拂袖而去却不阻拦。嗯年少正直不枉老夫推荐一场看来只好另想办法了随后带着笑容悠闲自在的回去了看不出有何失望的样子。

        张信快步回到房中关好门窗趟在床上对刚才之事反思。

        果然出风头的事以后要注意了免得又被人掂记上了。刚才我义正词严的回拒他会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啊。想到这个问题张信又苦恼不已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学校的事还没解决呢事情又事该死能跑路就好了。

        “张贤弟午休结束该上课了快来。”

        “来了”张信答道。

        算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顾着眼前吧。

        张信跑到课堂时钟声响起。

        “见过学正先生”学子们向坐在前台的学正施礼道。

        “嗯不必多礼。”学正点头。“上次布置的功课你们做得怎么样了。”

        听到学正这句话张信脸色就垮了这么早就收作业了啊。

  https://www.65ws.com/a/10/10187/30524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