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山贼记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说服

第一百五十一章 说服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到半山腰,绕过一片怪石林,林轩正行之间,忽感到中有轻微响动,比他稍晚一点,郑统也自发觉。两人相视一瞧,各自明白,都装做不知,大步向那响动处踏来。

        距响动的草堆中还剩半步的距离,林轩清楚的判断出一个身材中等的汉子伏在里面。他不动声色,猛然扑倒,一把摁住对方的脖子,那汉子还想挣扎,却是来不及了,脑后挨了一下,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林轩揪住对方的领子,一把翻了过来,一张沧桑的脸印入眼帘,郑统一看,当即蹲身道:“寨主,是代都头,杀金狗非常勇猛,想必是埋伏在此,预防金人摸进来吧。”

        林轩听他语气,知道他想救醒手下之人,于是揉了揉代志强的脑后,又拍了拍他的脸。片刻之后,代志强悠然转醒,他眯着眼看着林轩,一脸的茫然,林轩拽着他的胳膊,一把向上提来起,以助他起身。

        不想代志强借力起来的同时,双眼忽然睁大,另一只手一拳砸向林轩的脑袋。林轩冷笑一声,侧身闪到代志强身后,拉住代志强胳膊的手并没有松,刚好将他的胳膊别到了他的背部,稍一用力,就让他痛得叫了起来。

        这一切都是电光火石之间,郑统来不及相劝,等他要开口的时候,林轩已经制服了代志强。

        “代都头,误会,这是我们寨主!”郑统忙道。

        林轩见郑统开腔,便松了代志强的手道:“在下林轩,特来拜访王彦将军。贵军暗哨严密,在下佩服,不过误会已消,那还有劳您带路,多谢了!”

        代志强上下打量了林轩一番,道:“你就是率山贼军在汝州击退金人的林寨主?!”说话间,神色有些佩服,也有些质疑。

        “正是在下,不过那战主力是岳飞地五千余骑,我山贼军只是负责扰袭。岳飞想必你也知道。曾在王将军手下,因他料敌失误,不听军令,才让你们兵败……”

        代志强点头道:“岳飞当初只是年轻气盛,王将军说过他将来的成就定能超过自己。”说到此处,稍停了一会,道:“林寨主。在下虽然佩服于你,但仍不能带你去见王将军。虽然你不可能是金人的奸细,可你毕竟是山贼,在下也没听说灵宝寨被朝廷招安,你这般来。谁知是何居心!”

        不等林轩开口,郑统抢先道:“代都头,我郑统你还信不过么?!”

        代志强呵呵一笑道:“我已经说了,我绝对信任你们不是金贼的奸细,而且我还相信,你们杀起金贼来,不必我出的力少。可是除了金贼。想要对我们这对兵马有其他意图的大有人在,我可不敢确保你们有何目的。

        郑统投军的时候把自己的身份藏得如此隐秘,更证明了你们必有居心。话不多说。告辞!”代志强话音刚落,转身就跑。林轩早就猜出他的行动,提前一步拦住他地去路,跟着伸腿横扫。由于出招突然且十分迅速,只一脚便将代志强绊倒在地。随后,林轩单膝跪下,双手擒住代志强的手,将他制服在掌下。

        “代都头,我来并无恶意!你不信任我们,我也能理解,在你的境况,有如此防备心,是保存军队必须要做到的。所以在下只有得罪了,逼你带路!”

        代志强似乎一点不急,听他平声静气道:“郑兄弟不是识路么!”

        林轩接道:“谁知道你们有没有换地方,依你如此谨慎来看,郑统离开之后,王彦很有可能已经将营地挪了地方!”

        代志强道:“我说还在原来的地方,你们信么,哈哈哈!”

        郑统十分为难,他诚恳道:“都头,我郑统以人头担保,寨主此来,绝无恶意,还请带路。要不然,用新兵入营的法子,蒙了眼睛,绑上绳子,由你引进营房。”

        代志强狡黠地笑了笑,点头道:“好,我带你们去,你给我什么好处!二十两纹银!”

        郑统一愣,虽然自己和寨主去访王彦,无丝毫恶意,但他想不到代志强竟有如此要求,这让他不禁想到,如是金人给钱,怕这都头照样会收。

        “给是不给!”代志强叫道:“若不想给,那你杀了我,也别想见着王将军!”

        林轩笑道:“给,你拿着!”说着话,松开了代志强,将他向前一推。果然不出所料,这家伙刚一得到自由,立即向先狂奔,迅急隐没在山林之中。

        “代都头!”郑统想去追他,但又怕引起更大的矛盾,立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林轩拍了拍他地肩膀,“着急做甚,我故意放他跑的!他的为人,我怎会不知,不可能如此贪财。”

        话到此,少停了片刻,跟着道:“这便考考你的追踪本事,咱们一起悄悄跟上,若有偏差,我自会指出!”

        郑统听了,转忧

        咧嘴笑道:“寨主总能提前一步做好打算,郑统实在着话,当先跨出一步,向着代志强的方向飞速而去,林轩紧跟其后。

        不多时,两人到了一条岔路,代志强显然有点反追踪地本事,他故意布了个假象,不过这点功夫在林轩这儿看来,粗糙无比,郑统也是一眼看出问题,当即做出判断,选了其中一路,潜行而去。

        一路上,郑统悄声告诉林轩,王彦果然换了军营,说这话时,郑统有些低落。林轩安慰道:“郑兄弟不必多想,正因为他们如此谨慎,才能保存这些人马,否则早成为金军眼中钉的他们,还不被灭了全军。

        换做你是王彦军中的任何一人,也不能信任一个投军如此短暂,又另有目的之人。”

        听了此话。郑统心中稍稍舒服,行路地速度又自加快。接下来,连接几个路口,郑统、林轩都发现了暗哨,不过依他们的本事,不让暗哨发觉,而通过这些地方,实是易如反掌。

        又行了小半时辰,前方豁然开朗,隐有人声。林轩不再潜藏,喊了郑统从林中走了出来,大步出了林子。

        “什么人!”十名守在林口的军士,立即冲了上来,举着刀、枪,将他们两人围在中间。

        代志强刚进营中不久,听见这边动静。立即返身跑了过来,见是林轩他们,吃了一惊道:“你们如何找到这里!”

        —

        林轩微微一笑道:“既然来了,那便不必多问!”跟着提高了声音,大喊道:“灵宝寨寨主。拜访王彦王将军!”

        代志强见没了办法,只得喝令兵士们让路,当即做了个请地姿势,跟着说道:“王将军正在营帐中刺字,还请稍等片刻!”

        “什么?”林轩心中微惊,他知道王彦这支军队将是日后文明的八字军,概因全军将士在脸上刻了赤心报国、誓杀金贼这八个字。这八个字一刻。八字军便宣告成立,林轩存心要收了这支队伍,若是让他们成立了八字军。并非脸上这些个字这么简单。一个军队要有灵魂,这八个字便是这八字军的灵魂。有了这八个字,这里所有地兄弟便会更加团结,更加忠于这八个字。更会因为这八个字而生死与共。

        到时候即便将他们并入山贼军中,拆散了他们的编制,也无法改变他们相互之间地忠义,必将难以控制。

        “嗯!”代志强答道,“咱们每个兄弟都要刺上八个字,赤心报国,誓杀金贼,若赶不走金狗,兄弟们至死方休!”

        林轩点了点头,没有答话,大步走想将军的营帐,代志强不知他要做什么,当下去拦,郑统挡在他地面前道:“若林寨主对王将军不利,我郑统地头便给了你!”

        代志强见郑统如此,只好作罢,对郑统的为人,他还是十分信任的,此人能在浴血杀金贼之后,因为兄弟的情谊,说出自己并非诚心投军,而不是悄悄离开,足见他的忠义。这样的英雄忠诚地头领,自然不会差到哪去。

        林轩撩开帐帘,但见几个军官坐在地上,一名兵士手持烧红的钢针正要向正中的那名官将脸上刺去。

        林轩哈哈大笑,那兵士被这突然闯进而又大笑的年轻人,弄得愣在那里。当中的那官将平声道:“你是何人,为何到此,笑个屁啊!”

        前三句还挺文,最后一句,明显让人知道这将军是个武人出身,不习惯文邹邹地说话。

        林轩继续大笑,道:“王将军是个爽快人,在下灵宝山林轩,到此来,有事与将军商谈,不想撞见将军竟然玩这等刺字的小孩子玩意,可笑可笑!”

        旁边的两位军将当即怒道:“什么狗屁灵宝寨,老子就知道郑统没安好心……”话没说完,便被王彦打断,他上下打量着林轩,心中暗自称奇,这小子比郑统还年轻许多,怎能在汝州抵御住五万金骑。

        心中想着,嘴上试道:“你这小子,好无道理!若非念在郑兄弟的份上,早把你乱棍轰出,你倒说说看,我在脸上刺字铭志,有何可笑!”

        林轩等的就是这一问,当下微微一笑道:“抗金报国是每一位有良知的大宋子民一定会去做的事儿,无论是支援军队,还是上阵杀敌,都是一般。

        难道每个人都需将字刻在脸上?金贼屠我大宋百姓数不胜数,有多少兵士在投军前,爹娘亲人便被金狗所杀,难道他们也都要将字刻在脸上,才能表示他们对金人地仇恨么!

        王将军,我倒要问你一问,刺了这些字,是不是你的本事就能长了不少,气力也能加上不上,以前能一口气连杀十个金贼,现在就能一口气杀上十一个了?

        若是天性懦弱,如汪伯彦那等贼臣,即便全身刻满了字,又能如何!

        若心存报国之心,身上即使没有半字,也是照样奋

        。

        不知各位要在脸上刻些字来,是不是为了向证明自己才是英雄好汉?真正的英雄无论怎样他都是英雄,若是狗熊。抓个金贼跪在他面前,他也不敢动刀子。说不得还要胆战心惊地扶起金贼,怕对方报复!

        这番话不紧不慢,字字铿锵有力,钻进了王彦等人地耳中,营帐中地几人都是陷入了沉思,他们觉得林轩说得十分在理,而且这些道理足已让他们羞愧,可是这早就想好的刺子铭志、激发斗志的事情,这么轻易被一个陌生人批驳得毫无用处。心中却是郁闷不已。

        王彦到底是个将才,他最先开口道:“小兄弟,在下痴长你数岁,却想不明白这等简单地道理,这便听了你的,刺不刺字也都一样!”

        说到此,沉吟了一会。接着道:“小兄弟前番派郑统刺探我军情,此番又亲自前来,不知意欲何为!”

        林轩扫视了周围的人一眼,王彦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当即挥手。让众人离去。林轩接下来要说的,是劝服王彦,怕他属下有些粗汉,干扰了王彦的决心。

        从方才自己几句话,便说动王彦来看,此人心中豁达,但同时容易受人影响。不够果决。

        待众人离开,王彦才道:“林兄弟但说无妨!”

        林轩点了点头,正色道:“王将军。全军只剩六百人马不到,对今后有何打算!”

        王彦接口道:“先招兵买马。依旧如前,探得金贼有路过西山地,便去伏击!”

        林轩点头道:“将军可曾想过。将队伍拉到太行山中,太行山地脉广博,几面都是金贼领地,将军军中人马颇少,便可发挥行军灵活的特点,四处出击,与金人打游击战。

        “游击?!”王彦显然没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林轩点头道:“是的,将军在山下的伏击也算是游击的一种,不过伏击的地点却只有一处,很容易如前此一般,遭到金贼地算计。如此这般,经不起几次,将军便会全军覆没。”话到此,林轩见王彦不语,陷入沉思。于是又缓缓说道:不知将军可听说在下与宗翰大战时所用的法子。”

        “只知是以少胜多……”王彦抬起了头看了看林轩,沉声回道。

        林轩点头道:“在下不停以小股兵力在暗处扰袭敌人,杀完了便跑,这就是游击!这四周之地,被金贼所占。

        金军兵力是咱们的数倍,咱们只有藏于暗处与敌争斗最好的法子。如方才在下所说,主动扰袭,敌进我退,敌退我打……”林轩将自己所掌握的一套游击战术地精髓说了出来。

        王彦听了林轩之语,再次陷入沉思之中,这些法子他也想过一些,却没能想得如此透彻。

        “敌进我退,敌退我打!”片刻之后,王彦开始喃喃自语,林轩见他出神,任由他去,也不打扰。

        看看左右无事,林轩自己出了营帐。

        郑统和代志强迎了过来,代志强当先问道:“王将军呢,怎生不见他?”说着话象帐内行去。

        郑统拉了林轩,小声问道:“寨主,可有说服王将军,入了咱们寨!”

        林轩哈哈一笑,道:“你怎知我在劝他?”

        郑统面带得色道:“寨主曾问过属下,是否想和他们再做兄弟,属下想到寨主之前收青龙寨、劝张锁头领入伙等事,便想到寨主让属下探察王将军的军情,便是想收了他们!”

        林轩微微一笑道:“你认为此事难否?!”

        郑统想了想,迟疑道:“难,这里的兄弟都是过命的交情,让他们入伙……”

        话到一半,林轩打断道:“休再提入伙之事,当从长计议,此次来我便是要助王将军壮大这支军队!”

        郑统一下没能明白,疑道:“壮大?!”

        林轩不置可否,摇了摇手,示意代志强出来了,不要再说。

        代志强笑着走了过来,道:“林寨主,王将军性子如此,若是有想不明白的事情,他不吃不喝也要一直想下去,怕是寨主和郑兄弟要在此多住一日了。”跟着忍不住又问:“敌进我退,敌退我打是什么意思,将军一直唠叨这两句!”

        林轩哈哈笑道:“等王将军想明白了,你们便要依照此法与金贼作战,不急于现在知道。代都头,那帮虎贲营的兄弟呢,早闻大名,带我去见见。”

        代志强点头道:“嗯,郑兄弟,你走之后,黑猿每天都要念叨你,快跟我来吧!”他方才进了王彦军帐,见王彦不停念叨,口中又大赞林轩,便对林轩没有了芥蒂。

  https://www.65ws.com/a/10/10165/30470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