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天下第一牙婆 > 096 + 097 自挂东南枝

096 + 097 自挂东南枝

        因着三爷去进货了,于媛儿的事情又解决了,唐甜甜反而空了下来,没事可做了。:看小说

        这有些人呢,就是天生闲不下来的性格,尤其是唐甜甜,她一旦闲了下来必定会惹出什么事端来的。在房间里老老实实地呆了两天,盘算了一下三爷至少也要十几日后才能回来,唐甜甜就忍不住了,拐上于媛儿和唐小丫,华丽丽地上街找乐子去了”“。

        当然,镖师还是跟着的,毕竟这人生地不熟的,哪怕没有人对唐甜甜不利,她也一准能走丢。

        不要指望于媛儿这个所谓的地头蛇。在她家里出事之前,她是典型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家里出事了以后,她也跟着姐姐四处逃命,又怎么会知道哪儿有好吃的好玩的?

        这回镖师兼导游把唐甜甜几人领到了渝水湖畔,这里的风景倒是其次,不过这两天倒是有热闹可看。

        这渝水湖畔是学子聚集的地方,北方男儿热衷于跑马打架,而南方男儿却是以读书习字为傲的,只要家里条件过得去,都会让孩子上学院,哪怕是家境差些的,也会想办法找间义学来上。这渝水湖畔边上好几所学院,名声在这姑苏城内也是极为有名的,加上渝水湖畔风景还算不错,经常会有那读书累了的学子出来闲逛。

        而这几天,闲逛的学子倒是没有的,多的是一些希望通过文渊会来出名的学子。

        镖师大致地给唐甜甜几人讲了文渊会的来历,仿佛是每年一次的盛会,倒也不限制非是学子,只不过因为文渊会有个丰厚的彩头在,这才造成了学子云集的现象。

        文渊会,听名字就能猜到了,这是跟文学有关的盛会。一般文人都是以文会友的,偶尔也会来场文斗,这文渊会也可以当做是一场大型的文斗。

        以文会友是雅事,若是能有个彩头就不错了。文渊会的彩头每年都是不一样的。而且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揭晓的。但论是哪一年。那最后揭晓的彩头都是极为丰厚的,能让众多学子都眼红不已。只是,那彩头只有一个,来参加文渊会的学子却少说也有上千个。

        “那你知道这是怎么比的吗?”唐甜甜来了兴致,前世她好歹也念了十几年的书,应该肚子里还剩点儿墨水吧?貌似这参加文渊会也不需要报名费,不如就上去试试?

        镖师告诉唐甜甜。文渊会的文斗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有作诗、绘画、对对子、写文章,大致上就是这些了,顶多就是比斗的时候翻些花样罢了。

        唐甜甜一听就泄了气,前世她倒是背过不少的诗词,原本还想着若是一个架空的朝代或许还能当当才女。可是。这里的历史倒是架空了,但好多诗词却仍然出现了,虽然朝代和诗人名字有略微的差异,但那些经典的名句却是不能用了。

        不能作诗,绘画什么的,唐甜甜倒是会一点儿,前世她当过两年的幼儿园老师,画得一手精彩的简笔画。那些个动漫人物形象一点儿也难不倒她。可是……

        尼玛!这里是古代啊!是用毛笔作画的!花鸟工笔画什么的。还是别出来丢人了。

        对对子、写文章是不用说了,那啥。就凭借着唐甜甜那手毛笔书写的狗爬式字体,别说是别人了,她以前写的东西,过了一两个月,连她自己都认不出来!

        得了得了,她还是干脆一点儿当旁观者好了。

        这文渊会当然不可能是在大太阳底下办的,不过初选却是在外面,等到过了初选,则是去渝水湖畔最大的茶楼里比试了。

        因为三爷临走前给了唐甜甜不少的银子,她干脆也不跟别人那样站在门口看了,而是去茶楼里包了一个二楼雅座。雅座好啊,虽说有些浪费银子,但唐甜甜觉得,好歹离那些学子近点儿,说不定还有助于增长一些学问呢!

        让小二上了壶好茶,又叫了一些点心,唐甜甜趴在栏杆上,有滋有味地听着下面的学子比试。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出自何处?”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颜色。出自何处?”

        “……”

        听了一会儿,唐甜甜觉得不对劲儿,这真的是像镖师说的那样比试吗?叫过了小二,唐甜甜向他询问今年文渊会的比试方法。小二倒是知道得很清楚,毕竟这文渊会年年都在这里举办,对于文渊会的事情他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这位姑娘有所不知,今年这文渊会跟往年不同,比试的是名人词句。”店小二略微有点儿得意地开口:“就是让考官大人随意地说出一句诗词,让众位学子回忆出自哪朝哪代哪位名人的哪首诗词。怎么样?难吧?”

        难!真忒么难!

        唐甜甜听完店小二所说,是彻底熄了下去笔试念头。这若是前世,她还能回答出几首来,可是这里的诗词虽然没变,那些个朝代对唐甜甜来说却是很混乱的。这样的考法,绝逼为难死她。

        不过,话说回来,这不能当考生还不能当考官吗?唐甜甜会的诗词不少,尤其是单个有名的词句,虽然连她自己也弄不懂到底出自何处。

        文渊会一共要举办七天,直到第七天才能觉出真正的第一,前面几天先是在外面进行初试。然后每二十人一组,由考官随意出五题,学子用笔写下来,凡是答对三题者即为过关,暂时在茶楼的包厢休息,等今天的比试结束后,再进行后衣一场比试。至于未答对者,则是直接淘汰。

        眼瞅着大量学子被淘汰,唐甜甜越看越乐呵,她果然是坏人,就喜欢看那些个垂头丧气的学子离开。只是听到后面,那重复的诗词也越来越多了,唐甜甜琢磨着,这考官的水平也很有限嘛!

        其实,这也不能怪考官。诗词虽然很多,但你不能总是挑极为冷僻得来考吧?而有名的诗词就那么些,总不能让前面得容易过。后面得难吧?

        等到今天的所有学子都笔试完了以后。过关的学子被请了过来,人数还真是不少,乍一眼看过去,至少也有上百人吧?这次,为了为公平,这批人是同时开始考的,幸好茶楼一楼大厅的桌子够多。不然还真是为难了。

        唐甜甜灵光一闪,速地跑了下去,逮着那考官就叫道:“考官爷爷,让我来考考他们吧!拜托了!”

        考官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了一下,看到唐甜甜是个才十几岁的小姑娘,这才缓了缓情绪。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个小姑娘读了几年书?会念几句诗词?”

        唐甜甜很是自信地拍着胸口:“我知道得可多了,保管他们不能全部答上来。”

        “那是你自个儿胡编的词儿吧?”考官有些不信,不过这文渊会到底是自发举动的活动,没法拦着唐甜甜。加上唐甜甜虽然长相算不上漂亮,但胜在笑容灿烂,一看就特喜气。

        “倒是自个儿编的童谣,但里面的词儿却都是出自于名家的。”这个年代也有诗词编的童谣,唐甜甜这么说倒是能让人接受:“我只编了曲儿。词儿跟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原本这样的要求肯定是不被允许的。但本朝民风开放,倒也没说不让女子念书。加上那考官家中恰好也有一个年纪跟唐甜甜相仿的孙女,心里一软,竟然同意了:“好吧,你可以试试出两道题,我的题继续出,只当你那个是附加的题目。”

        “那我先来?”唐甜甜两眼放光,不等考官答应,就让店小二拿了些茶杯和茶水过来。

        考官狐疑地看着唐甜甜,却没有去阻止她的行为。

        唐甜甜把茶杯放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一溜儿地排开,再倒上深浅不一的茶水,顺手拿了两根筷子,就这么敲了起来。

        “你们可以边听我唱,边在纸上书写答案。”清了清嗓子,唐甜甜开口了:“少壮不努力,不如自挂东南枝。”

        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唐甜甜加了语速:“映日荷花别样红,飞流直下三千尺。人生长恨水长东,相见时难别亦难……”

        才开口两句,所有在场的学子都傻眼了,那正在喝茶的考官毫不犹豫地喷了。

        “……空山雨后自挂东南枝。欲穷千里目自挂东南枝。亲朋一字自挂东南枝。人生在世不称意不如自挂东南枝……”越唱越兴奋,唐甜甜瞅着眼前集体开始绕蚊香的学子们,心情大好:“……思悠悠,恨悠悠,独立小楼风满袖。知否知否,与尔同销万古愁!”

        《自挂东南枝》是唐甜甜穿越前很流行的一首串词歌,相当得唐甜甜的心。不过,前世这首歌大部分人都知道,因此没什么好玩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瞅着几近石化外加精神错乱的学子们,唐甜甜是通体舒爽。

        哇咔咔咔,文渊会真是太好玩了!

        成功把这些学子绕晕,哪怕是后来那考官重说了题目,那些学子也没有回过神来。好在这每日最终的比试是取前十名的,哪怕答得不好,只要其他人也是如此,倒也没啥不公平的。

        不过,等到学子们都退场以后,那考官特地把唐甜甜留下,让唐甜甜到第七天时再来这里凑热闹,到时附加一题。

        “这样不是不公平吗?今天这些学子都听到了。”虽然唐甜甜喜欢折腾人,但好歹这也是有组织的文学活动,至少应该秉持公平才对。

        “没关系的,老夫敢打包票,刚才这些个学子,除了被你弄得头晕脑胀之外,压根就没记住你说了些什么。”

        “啊?”唐甜甜傻眼了,她的口齿很清楚咩,怎么会听不明白呢?

        这也是唐甜甜想岔了。

        前世,那首歌刚出来的时候,听到的人也是微微一愣,然后就莞尔一笑,谁也不会去真的想这些诗词出自何处。毕竟,前世那些人就算都经历过了九年制义务教育,外加大学教育,也不可能对于古诗词那么精通的。除了那些个极其聊的人以外,没人会那么较真的。

        可是,古人就不一样了。乍一听这首歌。而且是在文渊会的考场上听到的,自然是绞尽脑汁地去想那些诗词出自何处。但事情有时候就是那样,你若是不去想,或许还能记住其中的一两句。若是拼命记拼命想,则正好事与愿违。何况,这首歌是经历了时间考验的,那叫一个朗朗上口。忒么要是不太懂古诗词的人,还以为本来就是那样的。

        接下来几天,唐甜甜依然过来凑热闹,反正三爷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不过,除了头天以外,她再也没有下去出过题。也有那些个学子认出她来,却也只能尴尬地翻下白眼。或许唐甜甜这种出题方式诡异了一点儿,但学问不精却也是事实,那些学子就算有些气不平,也不会找唐甜甜算账的。

        啧啧,这就是学文人的悲哀啊!

        这惹恼了学化学的,会给你下毒。惹恼了学物理的,会给你弄个电线短路。惹恼了学理财的。会给你介绍个亏本的项目……可要是惹恼了学文的人。他除了在微博上骂上两句发泄发泄还能怎样?说不得,刚上传又给删掉了o╯□╰)o~!

        最终的决赛终于到了。为了效果加一点儿,唐甜甜放弃了茶杯伴奏法,而是让于媛儿用小螺琴伴奏。小螺琴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唐甜甜表示她一点儿也不知道,不过于媛儿倒是会奏,而且声音清脆悦耳,很是合适这首歌。最重要的是,小螺琴的体积非常得小,这点儿是最得唐甜甜心的。

        就好比,唐甜甜前世学的是钢琴,可是钢琴那玩意儿啊!尼玛,不适合显摆啊!

        这一次的演唱,因为有了小螺琴的伴奏,唐甜甜又稍稍加了一点儿语速,那帮学子加听不清楚了。好在那天听过一遍的学子至少没再被惊到,比起其他已经完全石化的学子,他们的表现要好得太多太多了。

        其实,这首歌的歌词真的都是名家名句,就是第一次听容易傻眼罢了。于是,那边被唐甜甜狠狠折磨过的十位学子,看向唐甜甜的目光里带着一丝崇拜。

        纳尼?崇拜?!

        好吧,这点儿不重要。

        之前考官就跟唐甜甜打过招呼了,这次唱一遍就让学子们回忆一盏茶的时间,然后再唱一遍接着循环。唐甜甜一共要唱三遍,最终才计算正确率。

        当然,早在这之前,由唐甜甜口述,考官书写,已经把所有的歌词写了下来,同时也查找了这些诗词的出处。因此,等那些学子们停下来之后,只要对照一下正确答案,就一切ok了。

        咳咳,真的就ok了吗?你确定吗?

        当连续唱完三遍后,站在离唐甜甜最近的一个年轻学子突然身子一软,竟然就这么晕过去了。

        唐甜甜被囧得要死,这歌词的伤害真的有那么大吗?当然不是,主要是那位学子太好胜了,却偏偏跟不上唐甜甜的速度,焦急万分,加上本来身子就弱,所以才会晕了过去。这生命危险肯定是没有的,可这笑柄估计会跟他很久。

        好在,除了那个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都比较差的学子外,其他的人都是坚持听完了唐甜甜的歌声,只是一脸的扭曲暴露了他们此刻的心情。对此,唐甜甜只能表示……

        嗷哈哈哈,看到你们不开心,我就开心了~\≧▽≦)~!

        七天一共七十个学子参加了最后的比试,然后就由考官和一些学院的老师们负责校对答案,没想到最后却得出了两个相同成绩的学子。

        这两人,不但得分一样,而且答对的题目完全一样。

        唐甜甜去瞄了一眼,这才知道,其实他们根本就是全部答对的。《自挂东南枝》歌词里,其实有两句是根本不能算诗词的,一句是“青青河畔草”,一句是“铁杵磨成绣花针”。而那两位学子,除了这两句以外,其他的都答对了,真乃神人也!

        只是,现在怎么办?

        考官还在那边跟主办方商量着,唐甜甜自告奋勇地举手:“我再出一首。”

        听了唐甜甜这话,考官差点儿没一头栽倒,难道说像这样的神曲多得是吗?

        当然不是。

        唐甜甜是又动起了鬼主意:“我说上句叫他们接下句,谁接得最好,就算谁获胜!”

        “可是。这不是接对子。”考官有些犹豫。文渊会的比试形式虽然很多样化,但一旦决定了一个比试方法,这一年是不能中途换的。

        “我可以念上面部分,让他们说这是出自于何处的。当然,这首词的作者不太有名,他们可能都不知道。如果都回答不上来的话,就让他们接下面的。”

        仔细地琢磨了一下。这个方法倒是不错。只不过,考官有些忐忑地看了唐甜甜一眼,这可千万别是打油诗啊!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这首词……唐甜甜敢保证,没人知道出处!

        果然。那两位学子懵了一下,愣是没想到出处来。再看那考官,眉头紧锁,却愣是没想出来这首诗词的出处。可是,这诗词听起来还真是不错,也不像是打油诗,看来真的像眼前这个小姑娘所说的那样,这首诗词的作者不太出名了。

        两位学子绞尽了脑汁依然没想到答案。相互看了看。直接决定对下面的词句。因为这已经是最后一场了,也没人规定时间。因着两位学子成绩相当,很多人都期待着他们之间的比试,所以也没人着急,只是耐着性子等待着他们写下诗词。

        接诗词跟对对子不一样,一般很少人能够直接接下来的。所以,他们一边思索着,一边在纸上写着。只是这写了又划,划了又写,仿佛一时间想不出好词来。

        唐甜甜一点儿也不着急,她之前是不能确定那些唐诗宋词有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但这首词绝逼不会出现的!所以她很放心,放心地看着这两位学子出丑。

        你问为什么是出丑?这还不简单嘛!

        这两位学子明显都是有墨水的,对上个诗词是不难的。难就难在唐甜甜所说的诗词本来就是完整的,论他们两人的才学有多渊博,那种意境却是法体会的。也就是说,论他们接的是什么,都不能跟原句相比,原句才拥有真正不可替代的完整性。

        而唐甜甜觉得,这首词的妙处是在结尾,而不是开头那两句。

        啧啧,咱很期待你们的大作哦~!

        不过,那两位学子是真的有墨水,在苦苦思索了半个时辰后,他们依次上交了自己写下的诗词。那诗词先是给考官过目了一下,然后由考官大声地念了出来。旁观看热闹的也大多是读书人,听了他们所写下的诗词,很是赞赏。虽说不能算是惊艳,但的确是不错了,要知道他们可都还是学院的学生。

        说实话,唐甜甜她并不是欣赏诗词,或者说她欣赏不来那一般般过得去的诗词。没法子,她没学过写诗词的要素之类的,她从小就光背诗词了。而九年制义务教育语文课本里的诗词,一不是经典中的经典。那两位学子接的虽然不错,但实在是称不上经典,跟那原文是没法子相比。

        看到考官在思索这两人谁的诗词加好一些,唐甜甜忍不住了:“都一般般啦,我觉得一点儿也不好。”

        瞬间,那两位学子开始朝唐甜甜甩眼刀子。

        咳咳,唐甜甜表示,眼刀子什么的,她绝逼是视的:“真的不好,不然你们听我重念一遍原文?”

        众人皆点头,那两位学子虽然心下有些不满,但却没法反对,况且他们自视甚高,认为原文肯定没有他们接的好,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未完待续……)

        ps:最后一段修改下,增加的字数不会另外收费。

        群么么哒~╭╯3╰)╮~!

  https://www.65ws.com/a/1/1471/8752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