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天下第一牙婆 > 172 + 173 + 174 + 175

172 + 173 + 174 + 175

        开通了,休息一下眼睛吧,听听书也不错哦!

        【172】

        当唐甜甜忙活着美食城里的生意时,一件大事发生了。【全文字阅读】

        其实,也说不上是shíme大事,甚至于一般人都不会关心这样的事情。不过,对于唐甜甜来说,却是不得了的大事了。

        官府张贴告示,下个月将是考试季。

        唐甜甜一直都zhīdào,牙婆有官牙和私牙的区别,自然这媒婆也是”“小说。不过,zhīdào归zhīdào,唐甜甜却不míngbái,这私牙要怎样才能升级成为官牙。唐老娘从开始做牙婆的买卖,一直到现在,都仍然是私牙,而她认识的人中,也都是yīyàng的身份。

        而这一次,官府张贴告示,宣布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不过,既然是考试季,就不kěnéng只是官牙的考核。事实上,三姑六婆中,这药婆、稳婆、媒婆、牙婆都要经过考核的。

        “娘,既然三姑六婆要考核,那其他怎么就不用呢?”这事儿,问三爷是méiyǒu用的,唐甜甜想来想去,只好去向唐老娘求教。

        唐老娘也不是shíme耐心的人,尤其是如花姑娘太活泼了,直接就耗费了她大量的精力。唉,想当年,她一口气生了四个伢子,都méiyǒunàme费劲儿过。shíme女儿比儿子好养?瞎说!

        当即,对唐甜甜就没了好气:“瞎说shíme呢?这虔婆和师婆怎么考?那是正经人的行当吗?”

        唐甜甜一琢磨,也是,虔婆就是老鸨,这个真心没法考。而且官府也没脸举行这种考试。至于师婆,说好听点儿那就是有了一定道行的高人,说难听点儿,那根本就是骗人钱财的神棍!

        艾玛,这个真不能考。

        不过,哪怕是官府要组织考核,却也不是在同时举行的。这么说吧,在人们眼中,三姑六婆也是分为三六九等的。

        首先,虔婆和师婆的地位肯定是最低的。这两个行当那是连考核的资格都méiyǒu的。

        然后就是媒婆和牙婆了。媒婆巧言令色,牙婆让多少人家妻离子散(虽然人家也是自愿的)。然而,这两个行当却是有存在的必要的。若是没了媒婆,这天下男女如何成亲?若是没了牙婆。多少官宦人家有钱人家méiyǒu丫鬟婆子使唤呢?

        而地位最高的。自然就是药婆和稳婆了。药婆的话。就相当于唐甜甜前世的护士。这医生肯定是称不上的,这个年代要行医是需要很严格的考核的,也有那少量的女医。比如罗馨诺那种,那也是要经过多年的教导才能成事的。药婆的话,méiyǒu大夫的能耐,却对于一些小病症或者是一些不好跟男大夫讲的病症,却是有法子的。到底,女医就算是有,也是极少数的,而且并不是一般人家nénggòu请得起的。

        稳婆自然是不用说了,接生婆,相当于唐甜甜前世妇产科的……护士。艾玛,还是méiyǒu大夫的水准,顺产肯定是没问题的,要是不幸遇到难产,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一般来说,这四个行当,哪怕méiyǒu经过官府的考核,也是能上岗的。这年头,职业证书不是nàme重要的。但若是侥幸tōngguò了考核,nàme恭喜你,你就可以跟官宦人家直接面对面交易了。

        没错,这牙婆、媒婆、药婆、稳婆,一旦有了官家授予的合格证,那等于就是镀了一层金。想要跟官宦人家做生意,那就必须要有这层金。而一般有钱的商户人家,也愿意出高价请这些tōngguò官家考核的各种婆。

        若是méiyǒu机会,唐甜甜倒是无所谓,反正她现在既有钱又有闲。这牙婆的买卖与其说是为了养家糊口,不如说是多个jīngshén寄托。不然要是一天到晚没事可做,唐甜甜觉得,她绝逼是要疯掉的。

        可等到唐甜甜兴冲冲地去官衙门报名的shíhòu,一盆冰冰凉透心凉的冰水混合物就浇到了她的头上。

        人家说了,要考核,必须是妇人。

        妇人……

        尼玛妇人啊!丫的你凭shíme歧视未婚少女啊?未婚少女怎么了?老纸要不是因为那该死的唐家老太婆,老纸早就嫁了!尼玛!

        怒气冲冲地跑回了集市,因为唐甜甜不断外放着杀气,直接导致她进入三爷平日里呆的地儿后,一路上没人敢拦着她,纷纷躲避:“爷!”

        三爷正在查账呢,被唐甜甜这一声明显含着杀气的吼叫声,给狠狠地惊到了。下意识地把手上的笔一丢,三爷飞快地跳起来:“你又怎么了?又惹shíme事了?”

        原谅三爷吧,他算是被唐甜甜这个宝贝闺女给弄怕了。天zhīdào为shíme他这么一个老实忠厚的汉子,居然能生出这么一个蔫儿坏的闺女来。哪怕偶尔,唐甜甜学乖了,不惹事了,那事儿也能跟着她过来!艾玛,闺女你这究竟是个shíme样的体质?

        “我要考官牙!”唐甜甜立在三爷面前,仰着脑袋一字一顿地吼道。

        三爷懵了半天,才慢慢地回过神来。唐甜甜说的话,他拆开来每个字都能理解,可为shíme连在一起他却听不míngbái了呢?官牙……宝贝闺女这是真的打算把牙婆干一辈子吗?哦闹!

        “你考不了的。”三爷只是愣了一下,随后就反应过来了:“不管是哪一行当,都必须是妇人才能考的。”

        我擦,三爷居然连这个都zhīdào?!

        唐甜甜果断地震惊了,这些内幕连唐老娘都不zhīdào!(唐老娘:老娘不是不zhīdào,是懒得理你!)

        “甜甜,你听我说,你要是觉得当牙婆好玩,那就先玩着,等到玩腻了也该嫁人了。以后等嫁了人,多生几个孩子,相夫教子多好呢?你看看你娘,现在的日子过的多舒坦。”三爷到底还是舍不得责骂唐甜甜,只得耐着性子劝说着。

        可唐甜甜回忆了一下。唐老娘三年两胎,一共五个孩子的事实,以及被如花姑娘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悲惨日子,果断地摇头:“不要不要,我才不要跟我娘似的,每天都跟尿布打交道。”

        三爷郁猝了一下:“你弟弟妹妹都有奶娘和丫鬟,shíme每天跟尿布打交道……算了算了,反正等你嫁人以后,这生不生孩子也不是你说了算的。等以后孩子一多,我看怎么当牙婆。”

        这下轮到唐甜甜郁猝。可她愣是想不出办法来反驳。这是一个méiyǒu套套和事后避|孕药的年代。而且还不让人工流产o(╯□╰)o~!

        也就是说,等她以后嫁了人,只能祈祷不要像唐老娘似的多子多福,其他的一切却都要随缘了。

        呜呜呜。人家讨厌随缘!

        等等。嫁人?!

        “爷!不对。爹!我shímeshíhòu可以嫁人了?!”唐甜甜tūrán抓到了问题的重点,可是,这真的是问题的重点吗?

        一脸吐血的表情。三爷的目光越过唐甜甜,看向她身后的门口:“咳咳,这个问题,你可以问他。”

        门边,一脸囧样儿看着唐甜甜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大狗。

        【173】

        “娘,爹他真的是太不厚道了!”一想起之前丢的脸,唐甜甜就一阵抑郁。在吐槽被抓了个正着以后,饶是像唐甜甜这般厚脸皮的人,都有些受不了。当下,她脑子里一片空白,连滚带爬地逃回了家里。当然,回家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唐老娘抱怨。

        结果,唐老娘正因为如花姑娘不肯睡午觉,而整个人处于癫狂的状态。可如花姑娘到底年龄还太小了,她又舍不得责怪,当即就把所有的火气都出在了唐甜甜身上:“滚滚滚,不要来找我!要是你嫌弃你爹不厚道,就赶紧嫁了。反正我们都是乡下人,这守孝也不用实打实地守足了。这都两年了,也可以了。你呢,叫你爹把shíjiān安排一下,赶紧给我滚!”

        唐甜甜幽怨地看着唐老娘,滚粗shíme的,她真的有nàme讨嫌吗?

        “哎哟哟,我的小祖宗,你倒是睡觉啊!这会儿不睡觉,等下吃晚饭了又该睡着了,半夜三更你倒是jīngshén了!”唐老娘真是吐槽无力了,当年生唐甜甜的shíhòu,她没nàme多闲工夫,直接把唐甜甜往床头一塞,该干嘛干嘛去。若是半夜闹腾,直接一巴掌扇过去,要多老实有多老实。

        唐小丫呢?则是乖巧安静的典范,人家根本就不闹腾,给吃就吃,给喝就喝。而且,唐小丫出生的shíhòu,正好是家境最艰难那会儿。那时,唐甜甜yǐjīng七岁了,等于就是她把唐小丫带大的。而四胞胎更是没想法了,唐老娘只负责把四个小伢子生下来,旁的事情就跟她无关了。顶多就是偶尔闲了,抱来逗弄一番。

        然而,她的好日子到了如花姑娘这儿,算是彻底的完结了。十个孩子也比不上一个如花姑娘来得能折腾呢!给她吃,她要拉。让她拉,她要睡。让她睡,她要闹。让她闹,她要吃。

        神啊!她到底是孩子,还是一个小魔星啊!这日子没法过了。

        更让唐老娘吐血的是,如花姑娘还是个听不懂人话的……这么说或许有点儿过了,举个例子吧,当唐老娘终于忍不住发火怒骂的shíhòu,如花姑娘会以为是在跟她玩。人家根本就不怕!

        于是,调|教了无数个孩子,经历过风风雨雨的唐老娘,终于在如花姑娘这儿,栽了。

        唐甜甜郁猝了一会儿,也终于míngbái了唐老娘为何会发火。当即就撩起了袖子:“娘,我帮你收拾如花!”

        “你?”唐老娘很是怀疑地看着唐甜甜,一副不信任的表情。

        “娘,你想想小丫,其实小丫原先可皮实了,都是我给收拾成这副乖巧的模样。”唐甜甜虽然接收了原主的记忆,但是这一段事儿却真的是她瞎说的。人家唐小丫是天生乖巧,或许是因为她继承了她亲生父亲的性子,那叫一个老实本分。不过,为了取得唐老娘的信任,唐甜甜依然决定把这功劳按在zìjǐ的头上。

        那啥,反正唐小丫就是乖。谁也不能否定这yīdiǎn儿。

        唐老娘在狐疑了片刻之后,最后还是相信了。唐甜甜这会儿都yǐjīng十六岁了,这要是搁在别的人家里,这会儿说不定都yǐjīng当娘了。何况,唐甜甜从七岁开始就带着唐小丫,她既然没把唐小丫给玩死,就说明还是挺靠谱的。

        不得不说,唐老娘这想法也是很有依据的,但是她永远也不会想到,在唐甜甜十二岁那边。这芯儿yǐjīng给换了。好在唐甜甜虽然在别的事情上面不怎么靠谱。但她前世学的是幼师,又在一线干了两年,虽然像这么小的孩子没带过,但这如花姑娘也是有奶娘丫鬟的。唐甜甜要做的是教导的工作。而不是奶妈子。

        果断地提溜起如花姑娘。不管怎么说,唐甜甜抱小孩的姿势还是挺有范儿的。

        唐老娘折腾了半天,早就累坏了。一看有人接手了,果断地摆手:“赶紧滚,有多远滚多远。”

        怀着更加郁猝的心情,唐甜甜提溜着如花姑娘果断的滚了。说起来,如花姑娘长得还真是壮实,一看就像是一个超大的肉球球。唐甜甜把如花姑娘提溜到了zìjǐ的房间里,直接给丢到了床上,冲着她露出了一个阴森森地如同巫婆一般的笑容。

        “如花~可爱的小如花~矮油,这shìjiè上怎么会有你nàme可爱的如花呢?”唐甜甜伸手将如花固定在床上,磨着牙森森地夸奖着:“你真是太可爱了!”

        如花一开始是有些懵了,她这会儿大脑还méiyǒu发育成能听懂人话,辨别对方的语言或者情绪。只是,小孩子都是很敏感的,越小的孩子越是如此。虽说唐甜甜méiyǒu做出危险的举动来,但如花姑娘还是本能地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于是,她蔫吧了。

        习惯性跟唐老娘反着干的如花姑娘,在唐甜甜这里是服服帖帖的,至少暂时是这样的。也许是唐甜甜的笑容太过于渗人,她秒速闭眼,摊着双手双脚开始装死。

        好吧,装死shíme的,唐甜甜是不会理会的,她本意就是让如花姑娘安静,最好能让她睡上一觉。装死却是正正好,她就不信了,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又是强迫性地逼着眼睛,如花姑娘还能斗得过周公?这不科学!

        如花姑娘是暂时被唐甜甜压制住了,当然,唐甜甜也zhīdào,这样的压制是没shíme用的。可是,如花姑娘年龄太小,她听不懂道理,唐甜甜也没这个耐心跟她讲道理。好在,唐甜甜想起现身示范这回事,这还是她前世跟幼儿园的前辈学来的。

        在前世,唐甜甜所在的幼儿园是很正规的那种,不但不让打孩子,连高声说话都不让。某个变态的院长,天天在走廊里晃悠,美其名曰测试分贝。用她的话说,我们幼儿园的教室隔音还是很不错的,若是在走廊上听到老师的声音,就代表你们的分贝太高了。

        艾玛!这真是太惨烈,像唐甜甜这样外表软妹子内里女汉子的人,在这种高压政策之下,愣是把zìjǐ逼成了高贵优雅的典范。凡是在幼儿园里见过她的人,都认为她是一个实打实的淑女,那标准的微笑柔和的声音优雅的举止……

        我屮艸芔茻!凡是对唐甜甜有这种印象的人,那绝逼是méiyǒu见到过在家里恢复了本性的唐甜甜!恢复了本性的唐甜甜是怎样的?哦闹,怎是一个狂放了得!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类似于jīngshén分裂一般的情况,让唐甜甜做起现身示范很是拿手。简单的说,现身示范就是当着小孩子的面演出戏,一般都是两个教师配合来演。比如说,挑食怎么办?没饭吃!当然不能饿孩子,但是可以演戏。一个教师训斥另外一个,严重的shíhòu还可以上尺子。那尺子啪啪地打,有爱好表演的人还会假装痛哭,那效果是绝逼好!

        咳咳,其实有个词nénggòu很好地形容这个场景。

        杀鸡儆猴!

        艾玛,老纸不能动小孩子,却可以吓唬他们。bìjìng,视觉教育要比语言教育来的更加直观,这印象也就更加深了。

        可同时,问题也来了。谁来配合她呢?唐甜甜琢磨了半天,他们家有的是丫鬟。但效果不太明显。尤其丫鬟本身就是任由主人打骂的,现在如花姑娘还小,或许还能吓住,等稍微大yīdiǎn儿,效果就没了。结果,正当唐甜甜苦思冥想的shíhòu,唐小丫来了。

        “姐姐,我……”

        “你来的正好!”唐甜甜把yǐjīng睡醒了,正在床上翻滚的如花姑娘提溜起来,用棉被把她围住。让她至少nénggòuzìjǐ坐起来:“来。小丫乖,过来跟如花打个招呼。”

        唐小丫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地过来拍了拍如花:“姐姐,我……”

        “行了!”唐甜甜后退一步。直接把唐小丫推到床上。举起手来开始使劲儿地拍着唐小丫的屁股蛋子:“哭!使劲儿地哭。我要用你来吓唬如花。”

        “姐姐……”唐小丫一脸的便秘,其实唐甜甜下手并不重,但是……尼玛好丢人!

        在如花姑娘纯洁的眼神中。唐甜甜一边恐吓一边收拾唐小丫,这个频率暂时被她定为一天三次。效果虽然一时半会儿看不出来,但唐甜甜坚信,这肯定是有效果的!

        咳咳,唐甜甜不zhīdào的是,这个效果确实是有,只是跟唐甜甜本人想的不yīyàng罢了。因为这一天三次的打屁股教育,如花姑娘确实是没胆子惹唐甜甜,但却也让如花姑娘对打屁股这一高尚的行为产生了永久性的好奇心。打死唐甜甜也不会想到,如花姑娘最后竟然是因为打屁股而嫁了出去o(╯□╰)o~!

        在一番视觉教育以后,唐甜甜让丫鬟把如花姑娘带去吃饭,而她也终于有心情面对唐小丫:“小丫,你刚才要说shíme?”

        幽怨地看着唐甜甜,虽然唐甜甜下手并不重,但这么多下打下来,小屁股蛋子还是觉得一阵阵地发麻。抿着嘴,唐小丫很是委屈地开口:“姐姐,我只是想告诉你,娘yǐjīng把你的亲事定下来了。”

        “废话不是,我的亲事不是早就定下来了吗?切,还用你说?”唐甜甜很是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娘打算把你给嫁出去了,立刻就嫁,yǐjīng选好日子了。”唐小丫深深地看了唐甜甜一眼:“姐姐,你嫁出去以后,不会再住在家里了,是吧?”

        是你个头!

        唐甜甜抬起手就在唐小丫脑门上敲了一记,这一记她也没省力道:“你就巴不得见不到我是不是?”

        好想说是……唐小丫咽了咽口水,伸手抹了一把脸,再次开口变成了哀嚎:“姐姐,我舍不得你嫁人,我会想你的!”

        “啪!”这次,唐甜甜改成了拍巴掌,用刚刚拍打过唐小丫屁股蛋子的手,狠狠地拍了一下唐小丫的后脑勺:“嚎shíme嚎?你姐姐我还没嫁人呢!何况就算是嫁了又怎么样?你巴不得你姐我一辈子嫁不出去,是不是?!”

        幽怨yǐjīng不足以形容唐小丫此刻的心情了,尼玛姐姐都是不可理喻的怪物,她不管说shíme做shíme,那都是错!

        “回来!”唐甜甜叫住正打算开溜的唐小丫:“娘给我定了shíme日子?”

        “我不zhīdào,你去问娘!”唐小丫在唐甜甜冲过来拽住她之前,火速地逃窜走了。唉,她就是太善良了,才会好心地去把听到的事情告诉唐甜甜。结果呢?shíme好处都没落到也就罢了,还平白地挨了两顿打,一次是屁股蛋子,另外一次是脑袋!

        对了,唐甜甜打她脑袋的shíhòu,还没洗手!

        /(ㄒoㄒ)/~~!

        【174】

        日子果然是定下来了,不过并méiyǒu像唐小丫说的那样恐怖,唐老娘定下的日子是三个月以后。算算shíjiān,离唐老太婆过世yǐjīng有快三十个月了。

        这守孝三年其实也就是个噱头,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守规矩。这守孝其实并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简单地说,就是像世人证明zìjǐ是个孝子贤孙。仅此而已!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听了唐老娘的解释,让唐甜甜不由地想起了前世。平头老百姓包个二奶神马滴,无所谓。这要是搁在当官身上……没人举报也就算了,万一闹腾起来,丢脸外加丢官!

        “所以,其实我当时立马嫁了,也没人能怪我?”唐甜甜无语望天。忒么她这是为shíme要守孝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越是地位低的人。越是不讲究这些事儿。不过。一般人还是会考虑吉利的问题。试想想。家里才刚死过人,嫁娶肯定是不吉利的。

        【防盗版请刷新!!!】

        这守孝三年其实也就是个噱头,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守规矩。这守孝其实并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简单地说,就是像世人证明zìjǐ是个孝子贤孙。仅此而已!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听了唐老娘的解释,让唐甜甜不由地想起了前世。平头老百姓包个二奶神马滴,无所谓。这要是搁在当官身上……没人举报也就算了,万一闹腾起来,丢脸外加丢官!

        “所以,其实我当时立马嫁了,也没人能怪我?”唐甜甜无语望天,忒么她这是为shíme要守孝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越是地位低的人,越是不讲究这些事儿。不过,一般人还是会考虑吉利的问题。试想想,家里才刚死过人,嫁娶肯定是不吉利的。这守孝三年其实也就是个噱头,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守规矩。这守孝其实并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简单地说,就是像世人证明zìjǐ是个孝子贤孙。仅此而已!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听了唐老娘的解释,让唐甜甜不由地想起了前世。平头老百姓包个二奶神马滴,无所谓。这要是搁在当官身上……没人举报也就算了,万一闹腾起来,丢脸外加丢官!

        “所以,其实我当时立马嫁了,也没人能怪我?”唐甜甜无语望天,忒么她这是为shíme要守孝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越是地位低的人,越是不讲究这些事儿。不过,一般人还是会考虑吉利的问题。试想想,家里才刚死过人,嫁娶肯定是不吉利的。这守孝三年其实也就是个噱头,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守规矩。这守孝其实并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简单地说,就是像世人证明zìjǐ是个孝子贤孙。仅此而已!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听了唐老娘的解释,让唐甜甜不由地想起了前世。平头老百姓包个二奶神马滴。无所谓。这要是搁在当官身上……没人举报也就算了,万一闹腾起来,丢脸外加丢官!

        “所以,其实我当时立马嫁了,也没人能怪我?”唐甜甜无语望天,忒么她这是为shíme要守孝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越是地位低的人。越是不讲究这些事儿。不过。一般人还是会考虑吉利的问题。试想想,家里才刚死过人,嫁娶肯定是不吉利的。这守孝三年其实也就是个噱头,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守规矩。这守孝其实并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简单地说。就是像世人证明zìjǐ是个孝子贤孙。仅此而已!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听了唐老娘的解释,让唐甜甜不由地想起了前世。平头老百姓包个二奶神马滴,无所谓。这要是搁在当官身上……没人举报也就算了,万一闹腾起来,丢脸外加丢官!

        “所以,其实我当时立马嫁了,也没人能怪我?”唐甜甜无语望天,忒么她这是为shíme要守孝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越是地位低的人,越是不讲究这些事儿。不过,一般人还是会考虑吉利的问题。试想想,家里才刚死过人,嫁娶肯定是不吉利的。这守孝三年其实也就是个噱头,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守规矩。这守孝其实并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简单地说,就是像世人证明zìjǐ是个孝子贤孙。仅此而已!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听了唐老娘的解释,让唐甜甜不由地想起了前世。平头老百姓包个二奶神马滴,无所谓。这要是搁在当官身上……没人举报也就算了,万一闹腾起来,丢脸外加丢官!

        “所以,其实我当时立马嫁了,也没人能怪我?”唐甜甜无语望天,忒么她这是为shíme要守孝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越是地位低的人,越是不讲究这些事儿。不过,一般人还是会考虑吉利的问题。试想想,家里才刚死过人,嫁娶肯定是不吉利的。这守孝三年其实也就是个噱头,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守规矩。这守孝其实并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简单地说,就是像世人证明zìjǐ是个孝子贤孙。仅此而已!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听了唐老娘的解释,让唐甜甜不由地想起了前世。平头老百姓包个二奶神马滴,无所谓。这要是搁在当官身上……没人举报也就算了,万一闹腾起来,丢脸外加丢官!

        “所以,其实我当时立马嫁了,也没人能怪我?”唐甜甜无语望天。忒么她这是为shíme要守孝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越是地位低的人,越是不讲究这些事儿。不过,一般人还是会考虑吉利的问题。试想想,家里才刚死过人,嫁娶肯定是不吉利的。这守孝三年其实也就是个噱头,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守规矩。这守孝其实并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简单地说,就是像世人证明zìjǐ是个孝子贤孙。仅此而已!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听了唐老娘的解释,让唐甜甜不由地想起了前世。平头老百姓包个二奶神马滴,无所谓。这要是搁在当官身上……没人举报也就算了,万一闹腾起来,丢脸外加丢官!

        “所以,其实我当时立马嫁了,也没人能怪我?”唐甜甜无语望天,忒么她这是为shíme要守孝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越是地位低的人,越是不讲究这些事儿。不过,一般人还是会考虑吉利的问题。试想想,家里才刚死过人,嫁娶肯定是不吉利的。这守孝三年其实也就是个噱头,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守规矩。这守孝其实并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简单地说,就是像世人证明zìjǐ是个孝子贤孙。仅此而已!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听了唐老娘的解释,让唐甜甜不由地想起了前世。平头老百姓包个二奶神马滴,无所谓。这要是搁在当官身上……没人举报也就算了,万一闹腾起来,丢脸外加丢官!

        “所以,其实我当时立马嫁了,也没人能怪我?”唐甜甜无语望天,忒么她这是为shíme要守孝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越是地位低的人,越是不讲究这些事儿。不过,一般人还是会考虑吉利的问题。试想想,家里才刚死过人,嫁娶肯定是不吉利的。这守孝三年其实也就是个噱头,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守规矩。这守孝其实并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简单地说,就是像世人证明zìjǐ是个孝子贤孙。仅此而已!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听了唐老娘的解释,让唐甜甜不由地想起了前世。平头老百姓包个二奶神马滴,无所谓。这要是搁在当官身上……没人举报也就算了,万一闹腾起来,丢脸外加丢官!

        “所以,其实我当时立马嫁了,也没人能怪我?”唐甜甜无语望天,忒么她这是为shíme要守孝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越是地位低的人,越是不讲究这些事儿。不过,一般人还是会考虑吉利的问题。试想想,家里才刚死过人,嫁娶肯定是不吉利的。这守孝三年其实也就是个噱头,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守规矩。这守孝其实并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简单地说,就是像世人证明zìjǐ是个孝子贤孙。仅此而已!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听了唐老娘的解释。让唐甜甜不由地想起了前世。平头老百姓包个二奶神马滴,无所谓。这要是搁在当官身上……没人举报也就算了,万一闹腾起来。丢脸外加丢官!

        “所以,其实我当时立马嫁了,也没人能怪我?”唐甜甜无语望天,忒么她这是为shíme要守孝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越是地位低的人,越是不讲究这些事儿。不过,一般人还是会考虑吉利的问题。试想想,家里才刚死过人,嫁娶肯定是不吉利的。这守孝三年其实也就是个噱头,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守规矩。这守孝其实并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简单地说,就是像世人证明zìjǐ是个孝子贤孙。仅此而已!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听了唐老娘的解释,让唐甜甜不由地想起了前世。平头老百姓包个二奶神马滴,无所谓。这要是搁在当官身上……没人举报也就算了,万一闹腾起来,丢脸外加丢官!

        “所以,其实我当时立马嫁了,也没人能怪我?”唐甜甜无语望天,忒么她这是为shíme要守孝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越是地位低的人,越是不讲究这些事儿。不过,一般人还是会考虑吉利的问题。试想想,家里才刚死过人,嫁娶肯定是不吉利的。这守孝三年其实也就是个噱头,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要守规矩。这守孝其实并不是做给死人看的,而是做给活人看的。简单地说,就是像世人证明zìjǐ是个孝子贤孙。仅此而已!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听了唐老娘的解释,让唐甜甜不由地想起了前世。平头老百姓包个二奶神马滴,无所谓。这要是搁在当官身上……没人举报也就算了,万一闹腾起来,丢脸外加丢官!

        “所以,其实我当时立马嫁了,也没人能怪我?”唐甜甜无语望天,忒么她这是为shíme要守孝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按照唐老娘的说法,这热孝上头嫁娶那是不吉利的,但yǐjīng过了nàme多的日子了,就可以了。谁忒么也不耐烦给唐老太婆守整孝。而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哪怕是在热孝上头嫁娶,那也不能算犯法。当然,若是当官的就例外了,这不算犯法,但是可以革职啊!

        “废话!你要真的是在热孝上头嫁了人,我们家都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唐老娘果断地翻白眼:“不过,都这么长shíjiān过去了,谁还会记得你shímeshíhòu出孝呢?要我说,满一年就可以了。”

        越是地位低的人,越是不讲究这些事儿。不过,一般人(未完待续……)

        PS:四连发神马滴,太伤神了。

        PS:勿忘国耻,安倍去死!

        煎包真是太有文采了!

        



  https://www.65ws.com/a/1/1471/11921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