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末龙腾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疯狂的计划

第一百四十六章 疯狂的计划

        崇祯元年,正月,京师。【全文字阅读】最

        朱由检是万历四十八年十二月出生,今年表面上已年十九,实则周岁才满十七,一张略显稚嫩的四方脸上,宽额、剑眉、方口,长相十分大气,朝廷百官皆他有帝王之姿。

        天启皇帝临终之时,拉着朱由检的,让他善待魏忠贤,朱由检表面上痛答应,内心则另有一番计较,皇兄朱由校未必知晓,魏忠贤在他面前是一条忠狗,在外面却是一匹恶豺,或许皇兄知晓魏忠贤的所作所为,只是顾及两人的情分,故意装作不知。

        朱由检对皇兄的尊敬发自内心,这一点毋庸置疑,可他依然认为皇兄不是一位合格的皇帝,大明王朝从万历时就显示出了衰败之象,皇兄登基七载,不仅未能扭转乾坤,反而使得局势进一步败坏,究其原因,和皇兄“远君子、亲小人”的用人方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朱由检是一个心怀大志之人,立志中兴大明王朝,以皇兄为戒,登基后的第一步便是“远小人、亲君子”,数月筹谋,步步进逼,终于把魏忠贤这个大明王朝人人切齿的jiān宄逼杀于谪发凤阳的途中。

        朱由检一直对内阁几位成员心怀不满,他们或为魏忠贤的爪牙,或人品和能力有问题,待魏忠贤的死讯传回,朱由检立即将东林党人钱龙锡等人招入内阁,yu取而代之。

        东林党人都是君子,他们之前一心为国,惨遭魏忠贤迫害,朱由检认为自己要想有所作为,成为一代历史上的明君。必须依靠东林党人的帮助。

        朱由检在天启七年完成了“远小人、亲君子”的步骤,只待来年大展身,开创一番的局面,没想到刚过了年,南海的局势就给了他当头一棒。福建官兵又败在了海盗里,而且是败个jing光,分毫不剩。朱由检勃然大怒,气得一整天没有吃下饭。

        给事中、漳州龙溪人颜继祖第一时间上书劾福建总兵俞咨皋,直言:“钱神有灵,冰山足倚。听强寇蹂躏内地,同安,海澄间,故闽帅不可不。”

        朱由检几乎毫不迟疑,马上下令批捕俞咨皋,拟死罪。什么名臣俞大猷之子,什么镇守海疆数十载,什么年事已高,一个字,杀!

        亦有劾福建巡抚朱一冯的奏折,比起对俞咨皋的杀伐决断,朱由检这次微微有些犹豫。朱一冯出身泰兴名门,是太祖次子秦王(朱樉府长史朱昶的八世孙,而且他为人凛然正气,此前魏忠贤借着为皇兄修陵墓修宫殿,要各地送销银,朱一冯一文不给,向朝廷奏疏中半字不提魏忠贤之名,而且还参他任用私人。

        在朱由检看来,朱一冯是一位难得的贤臣,然而他此番罪责太大。不能不罚,朱由检真是不忍心见着一位贤臣就此离。

        正月到二月,朝臣吵成一团,三月争论有了结果,罢巡抚朱一冯。拜任福建左布政使熊文灿为右佥都御史,巡抚福建,代替其位。

        同时福建巡按御史赵荫昌再度提出“请禁洋舡下海”,早在年的时候,兵部尚书阎鸣泰就以“(下洋船高大坚固,为贼夺驾,官兵不能抵挡”为由提议禁海,受到巡抚朱一冯、给事中颜继祖等人阻挠,当时朱由检刚刚登基不久,对南海局势还很陌生,不好轻下论断,便暂时搁置了下来,而今他自问对南海局势已有了解,准奏。

        月港自隆庆开关,不但化解了倭寇带来的危机,是海外白银直接输入的唯一口岸,此次禁海,不仅直接引发了南海往后数年的乱局,亦使朝廷彻底失了对南海的控制。

        …………

        崇祯元年,三月,福州。

        嵩山之麓的福建巡抚部院迎来了的主人,熊文灿字心开,四川人,身材不高,而面有威仪,自他高中进士,可谓官运亨通,从推官到礼部主事、左参政、按察使、布政使……一路平步青云,顺风顺水,五十出头的年纪,终于做到了一省巡抚之位。熊文灿任福建左布政使两月,对南海现状有着清醒的认识,他的巡抚位子并不安稳,等于是在走钢丝,一个不好,便会摔下来,落得和朱一冯一样的下场。

        “多故之秋,天实阨之。两年之内,惟chun仅有半收。夏秋亢旱,一望皆赤。至今年三月间才雨。乡村艸根树皮食尽。而揭竿为盗者,十室而五,不胜诘也。丁卯四月,郑寇躏入,烽火三月,中左片地,竟为虎狼盘踞之场。七月寇入粤中,九月间,俞将又勾红夷击之。夷败而逃。郑寇乘胜长驱。十二月间入中左,官散兵逃,船器俱化为乌有。全闽为之震动。而泉中乡绅不得已而议抚……”

        熊文灿翻来覆看着中的书子,神sè凝重,眉头不展。朱一冯、俞咨皋将福建家底输得一干二净,此时熊文灿接,是要钱没钱,要兵没兵,他拿什么对付旗下数百大舰、数万虎狼的郑芝龙?亲自赤膊上阵么?如今摆在他面前的只剩下一条路可走,议抚。

        不管熊文灿心里情愿与否,议抚势在必行,只是目前朝廷注意力皆关注南海局势,他现在就冒冒然提出招安,定然会遭到朝廷的严词拒绝,非得等事态平息下来,朝廷注意力转移,方可成事。

        郑芝龙近来收拢漳、泉各地人马,似乎在向他释放善意的信号。熊文灿却不敢有片刻松懈,朱一冯何尝没有招安之念,怎奈郑芝龙要价太高,就算想答应也答应不了。

        万一郑芝龙ri后向他狮子大开口,他该如何是好?

        熊文灿忧心忡忡的收起书子,喃喃自语道:“郑芝龙啊郑芝龙,你若真心受抚,就莫再生出事端……”

        …………

        黄辰站在庭院中,审视着中一支崭的西式重型滑膛枪。相较于中式鸟铳的把,带有肩托设计的西式火绳枪疑加符合cháo流,它会大幅增加shè击时的稳定度和准确度。黄辰熟练的填装着药,每一个步骤都显得得心应,自从和胡寅学习枪法。几年来他始终没有丢下,不每ri枪不离,隔三差五总会打上十几发练练。他没有胡寅的非凡天分,不过放到铳兵里面,至少也可以排在中上游。

        装好铅药,黄辰平稳地把枪放到支架上。左眼闭起,右眼以后照星对前照星,前照星对四十步外一块挂在木架上的铁板,扣下扳机,药燃枪响,“砰”地一声大响。目标铁板立时破开一个小洞。

        黄辰走上前观察,眉头慢慢皱起来,和之前仿制的轻型火绳枪一样,威力不及西式火枪,目光瞥向跟在他身侧的匠人头目许家肃,不咸不淡地道:“许公,此枪威力还是比不上西式火枪。这已经是你们仿制的第四支重火枪了。”

        许家肃一张干巴巴橘子皮似的老脸不由一苦,自言自语道:“真是出鬼了,明明仿得一模一样,偏偏威力有差,唉!问题到底出在哪里、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黄辰想了想又道:“此枪虽然比西式火枪差一些,却胜过鸟铳一大截,目前来足够用了,你等准备准备,开始量产吧。同时研究也不要落下,争取有一ri达到。甚至超过西式火枪的标准。”

        “是,大首领。”许家肃想起自己当初在黄辰面前信誓旦旦的模样,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

        黄辰把超过十斤的重型滑膛枪递回给许家肃,以不容置疑地口吻道:“许公,火器作坊每个月制造一百支轻火枪。五十支重火枪,没问题吧。”

        做不到岂不是为黄辰所看轻?许家肃狠狠一咬牙:“有些困难,但不是办不到。”

        听他答应得勉强,黄辰心里有些不放心,忍不住提醒他道:“别重量而不重质,这方面你一定要好好把关,我可不想看到炸膛的现象。”

        “大首领且放心,这个我省得。”许家肃一脸正容地点头道,没人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黄辰“嗯”了一声:“我还会继续招募匠人,争取三个月内把产量翻一倍。”轻型火绳枪、重型滑膛枪先后实现量产,现在需要关心的只剩下转轮枪,黄辰问许家肃道:“许公,枪你们做出第二把了么。”早前许家肃等人造出一把,却是和废枪异,哑火率超过一半。

        许家肃尴尬yu死,硬着头皮道:“做是做出来了,哑火率亦有下降,不过这威力……”

        “看来想要一把合格的枪还是任重而道远啊……”黄辰摇了摇头,不禁发出感慨。

        许家肃脸皮涨红地道:“大首领,再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一定造出一把合格的铳。”

        黄辰再度摇摇头:“不用着急,慢慢来吧。枪再好,不是我迫切需要之物,目前你们还是以量产火枪为主。”

        “是,大首领。”许家肃双拳拜道。

        黄辰点点头,随即带着人离开火器作坊,先看赵弘毅陆营兵cāo演,经过三个月的磨合,俘兵基本都已融入团队,看不出和老兵有什么区别,至少表面上看不出来。

        赵弘毅不是一个顽固的人,他发觉欧洲训练火器兵的方法效果好,果断采用西式之法,至于矛兵那一套,则不太看得入眼,他觉得长矛太长,行动迟缓,不如长枪来得便利。

        黄辰认同赵弘毅的想法,不是长枪比长矛好,仅是己方兵员素质较高,敌人少有能及,己强敌弱的情况下,适合使用长枪这等利于进攻的武器。

        之后黄辰又看庄默训练弓,后者一月末才返回烈屿,带回三百余名jing悍土蛮,加上他以前麾下的蛮兵,合计五百出头。前些ri子黄辰陆续为他们配备了大弰弓。一张大弰弓和一把腰刀相当,仅一两有余银子,差不多是火绳枪价格的一半。

        弓箭惨遭火绳枪淘汰,和xing价比关,单纯是因为威力不足。从某种意义上来,土蛮的毒箭稍稍弥补了二者间的差距,但却不足以跨越横在二者间的鸿沟。黄辰不觉得土蛮兵有能力成为自己的主力兵种。为了让他们变得有价值,黄辰不仅为他们配备了大弰弓,还为他们配备了腰刀和藤牌,一支能远战、能近战,长相吓人的山地兵?

        黄辰对土蛮兵没有过多的奢求。只希望他们能够在某一个时刻发挥作用,给他一个惊喜,仅此而已。

        最后,黄辰出现在了威廉的训练场。

        威廉脸上带着一丝兴奋道:“头,你看,他们进步得相当。上次遇到的敌人(指蔡以藩部,我若有这样的一营兵力,不用头你出,我自己就能击败敌人。”

        威廉用的不是英语,不是荷兰语或德语,他用的是汉语。虽然话磕磕绊绊,期间偶尔遇到表达不清时会夹杂一两句英语,可怜黄辰高高竖起两只耳朵也只能听懂六七分,不过想到他三个月前还只能几句中文,进步可谓神速,使得黄辰不住感慨爱情的伟大力量。

        可惜,威廉的爱情事业进展得并不怎么顺利。那位美艳寡妇陈氏很少出门,即使出来,看到威廉亦会像躲瘟神一样躲开他,特别是近来,她肚子越来越大,或许会在四月生下一个孩子,或许本月末孩子就将诞生。这种情况下,威廉想要见到他的“天使”,比登天还难。

        让黄辰佩服的是,威廉毫不气馁。越挫越勇,当然也可以理解成越陷越深,甚至令黄辰心里有一种只要掌握住陈氏,就可以对威廉“为所yu为”的感觉。

        黄辰耸耸肩道:“很遗憾,最近可能都没什么机会让你检验下的实力。”

        “为什么?”威廉惊讶地问道。他很少关心中国南海的局势发展。一来他不感兴趣,二来他没有参与权。

        “因为联盟的盟主郑芝龙和我都不想再继续当海盗了。”黄辰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不当海盗?那……”威廉顿时反应过来:“头,你们打算向中华帝国投降么。”

        黄辰不禁失笑道:“别得那么狼狈不堪,现在我们在南海占据绝对优势,大明王朝可拿我们没有一点办法,用中国的法是招安,朝廷会免除我们的罪,封我们做官。”

        “听上是一个体面的结果。”威廉道:“头,你会成为中华帝国的大官吗?”

        “大官?不,很小很小的官。”黄辰倘若随郑芝龙投诚,充其量能捞个把总当当,还是虚职,整个福建,没有二十,也有十来个,半点不值钱。

        威廉耸耸肩道:“那还不如继续当海盗,中国帝国对付不了我们,不是吗。”

        “我有我的计划。”黄辰意味深长地道。

        威廉并非一个喜欢多嘴的人,但他被黄辰所谓的计划勾起了兴趣,忍不住问道:“头,我很好奇你的计划是什么。”

        黄辰亦对威廉的直言感到些许意外,微笑道:“我我计划成为中国的主人,你信不信?”

        “……!”威廉目瞪口呆,傻在当场。中华帝国在某些方面固然落后于欧洲,但它却是全世界最庞大的帝国之一,论人口甚至可以掉之一,黄辰一个海盗居然想要颠覆它,取而代之,成为一个庞大帝国至高上的皇帝,这可真是一个疯狂、离奇而又荒谬的想法。

        黄辰看着威廉呆愣愣的模样,笑道:“看起来你并不相信我的话。”

        威廉尴尬地笑道:“我只能,我被惊呆了。头,我很想知道,你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

        黄辰模棱两可道:“你认为是真的,它就是真的,你认为是玩笑,它就是玩笑。”

        “……”

        直至黄辰离开,威廉依然没有回过神,他的直觉告诉他,黄辰不是开玩笑。“喔,上帝啊!他清楚自己在想的事情意味着什么吗。太疯狂了!难以置信!”

        第二ri,一条小鸟船停靠在烈屿港口,它来自云霄张氏船厂,黄辰定购的船只部分已经完工,剩余的部分亦会在四月底前交付,请黄辰前取船。

        黄辰jing神不由一振,年九月他向张氏船厂定购三艘十丈柚木大鸟船、十艘十丈普通大鸟船、十艘七丈马船、十艘四丈八桨船,苦等半年时间,终于要完成了,随着这批战船的加入,他在海上的实力会达到一个全的高度。

        他这边大买战船,其他人也没闲着,周三老这厮为了增强实力,连买带抢,所不用其极,已经引起了郑芝龙的极大不满,他正有意接触福建任巡抚熊文灿,约束盟内诸盗暂时别“轻举妄动”,俯首听命者有之,阳奉yin违者有之,可如周三老这般明目张胆把他话当耳旁风的,仅此一家。

        黄辰对此冷冷一笑,再让周三老蹦跶几天又如何?待联盟解散,他立刻就会把周三老干掉,不管那时他是何种身份。

  https://www.65ws.com/a/1/1232/8116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