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末龙腾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土蛮弓手

第一百三十二章 土蛮弓手

        黄辰眼热李魁奇人才众多,随随便便拉出去一个都能独当一面,黄辰手下真正能够独挡一面的只有赵弘毅、阮进二人。:看小说明年随着张刑走向成熟、林习山攒足资历,亦可托付方面之事,但现在,就赵、阮二人,杨东气量不足、陈四才智平庸、庄默北人畏水,威廉语言不通,皆有不足之处。

        黄辰想想自己来到这个时代不满三年,崛起也才两年,心态随之放平。说句不怕自大的话,比人才数量,他可能不如郑芝龙、李魁奇、周三老等海上豪杰,但比人才质量,他不认为会输给任何人”“。他的手下和他一样,都非常的年轻,拥有限的潜力与未来。

        “李当家唤我何事?”黄辰皮笑肉不笑地问道。由于李魁奇是周三老的八拜之交,黄辰平日很少与他接触,自然甚交情,反而有些私怨。当初他练兵为保秘密,不许任何人靠近,偏偏李魁奇一名手下不知死活,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黄辰一怒之下将他斩杀。李魁奇自觉失了颜面,大发雷霆,几乎就要带人去找他“理论”一番。郑芝龙唯恐两人发生火并,使联盟陷入四分五裂,急忙找来两人,从中说和,勉强化去恩怨。不过此后两人往来,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

        “你我相识都一年了,黄兄弟说话怎么还是如此生分。”李魁奇闻言面露不悦道:“黄兄弟莫非心里还记挂着那桩旧事?”

        “那倒不至于,兄弟我这点气量还是有的,只是平日与李当家相处不多,才显得不够热络。”黄辰脸上全程挂着面具一般的假笑,将表面功夫做得滴水不够。

        “这不机会就来了。”李魁奇大笑道:“明日你我并肩作战,借此机会可得好好亲近亲近。”

        黄辰扯着嘴角笑道:“兄弟自然没的说。全凭李当家作主。”

        李魁奇用和他粗犷的外表相匹配的豪爽口吻道:“有黄兄弟这句话就够了,从今以后,我李魁奇便把你黄辰视为兄弟手足。”

        黄辰嘿然,把他的话当真就真是白痴了。

        李魁奇顿了一顿,有意意提道:“盟主今日对黄兄弟颇为另眼相看……”

        “嘿,这算好事还是坏事?”黄辰笑问道。

        “那要看黄兄弟怎么想了。你认为是好事就是好事,你认为是坏事……未尝是坏事。”李魁奇末尾来了一个转折,虽然表面上像是为郑芝龙说话,实则该传达的意思都已传达。

        “那我便当做好事吧。”黄辰顺势说道。

        “本想和黄兄弟多聊一些,奈时候不早了,我们明天再接着聊,兄弟我先走一步。”说罢,李魁奇带着麾下人马离去。

        黄辰默视良久,对于明末之南海。他只知道“海盗王”郑芝龙,还仅是粗泛的了解,不明详细,对李魁奇一所知,显然他的未来成就不及郑芝龙。然而此刻在黄辰心中,对李魁奇评价极高,此人手段、心智一不冠绝海上,堪称一代枭雄。不逊“海盗王”半分。

        “大浪淘沙,埋葬了多少英雄豪杰……”黄辰缓缓摇了摇头。

        折腾了大半夜。黄辰即使躺在陌生的床铺,亦很睡去,次日醒来掏出怀表一看,刚好六点整,比平日晚了两个小时。驱散体内睡意与惰意,黄辰爬起床简单洗漱。于院中练剑,期间手下头领陆续赶来,聚在回廊小声交谈,有的讨论黄辰西洋剑法,有的讨论即将到来的大战。有的天南地北一阵乱侃,纯粹是为了打发聊时间。

        黄辰还剑收功,一边擦汗一边问赵弘毅:“昨夜有没有人败坏规矩。”

        “没有。”赵弘毅摇摇头道。“但有几人未能收住手脚,伤了人。”

        黄辰随口问了一句:“伤得重不重。”

        “有被打折腿的。”赵弘毅紧接着说道:“大首领且放心,人我已经处罚过了。”

        黄辰心里一叹,仅仅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有人坐在家中遭到这等妄之灾。对赵弘毅道:“一会你遣人送些银钱过去,具体数目视伤情而定。”

        赵弘毅点头称是。

        黄晨随后叫众人一起用餐,由于不是自己的地盘,饭菜相对简单,兼且战前不宜饮酒,一顿饭吃得众人如同嚼蜡,好没滋味。

        饭后茶余,郑芝龙派人过来通知黄辰出发,黄辰回屋取来重达二十公斤的半身甲,在彦氏兄弟的帮助下穿戴整齐,出门召集人马。

        目光掠过整齐肃然的队伍,落到三门野战炮及八门红夷小炮上面,黄辰心里暗暗可惜。野战炮、小炮亦需牛骡等头口拉拽,少则一头,多则两三头,平地尚且如此,何况上山,此番怕是没有它们出场的机会。不过黄辰仍旧准备把它们全部带上,谁知道官兵会不会突然冲下山来,或者漳州府派来援军,宁愿费些手脚也要做到有备患。

        黄辰带着大队出城与郑芝龙等人会合,此时海盗已聚集大半,一眼望过去,颇有声势。

        受到西方海盗影视的影响,黄辰开始以为海盗一定是穿得破破烂烂,拿着烂刀钝斧,实际这样的人有,但绝不是全部。中国海盗有战兵、有辅兵、有船工、有掳来强迫为贼,战力可谓天差地别,精锐大多花重心向商人购买火器,比官制武器精致十倍。而且海盗打仗惯用长兵,从两三丈的竹枪到一丈七八尺的长枪,再到九尺九寸大枪,一应俱全。闽人又以善使藤牌闻名天下,海盗中刀牌手不在少数。

        火器、长刺、藤牌,堪称海战三大利器,官兵有,海盗也有,且玩得精。

        黄辰现在看到的便是一股海盗精锐,尤以郑芝龙、李魁奇人马最精悍,各个有虎狼之气。当然,海盗再如何精锐也还是海盗,海上不弱于水军,但上岸列堂堂之阵。却未必是精锐官兵的对手,非要使些伎俩不可,而黄辰自信自己的队伍实力在官军之上。

        黄辰麾下人马一列列、一队队陆续就位,行止之间全动静,人人神色肃然,持兵默立。与周围吵闹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渐渐地,群盗受到气氛影响,逐渐收起笑闹。

        最后,数十头牛骡拉着由三门野战炮、八门红夷小炮、十数门铜发熕、弗朗机组成的炮队一出场,顿时震惊了所有人。海盗正面交手不是陆上官兵的对手,弃海登陆,素来秉承着避实就虚、来去如风的原则,充其量只会带着数十百斤的轻便弗朗机小炮上岸。黄辰如今反其道而行,组建一支“闻所未闻”的炮队,稳稳压住官兵一头,这叫众人如何不惊。

        “黄六底牌层出不穷,看来不把我们吓死不肯罢休。”李魁奇笑容带着一丝复杂。

        黄巽冲点头附和道:“此子屡屡有惊人之举,绝非池中之物,来日必为我等大敌。”

        李魁奇摇头道:“不用来日,他现在就有这个资格了。郑芝龙对他忌惮之心恐怕已不下于我。”

        黄巽冲笑道:“这对大首领是好事。免得郑芝龙总是盯着大首领不放。”

        “这倒不假。”李魁奇失笑道。

        “……!”叶我珍用力握紧拳头,目眶射出寒芒。他向来心高气傲。海上青年一代能与他比肩者唯郑芝虎、刘香寥寥几人。郑芝虎武艺通天,他自忖不如,但海上之人光凭武艺可不够,还要有手段,两人驾船厮杀,他未见得会输。刘香以前不太入他的眼。谁曾想其主刘三老一死,刘香立刻兼并半数人马,后来居上,一跃成为一方大豪。

        郑芝虎有一位好哥哥,刘香气运惊天。叶我珍什么都没有,只靠自己一双手打拼走到今天,内心并不服气二人。然而对黄辰这位短短一年间如同彗星般崛起,隐隐可与郑芝龙、李魁奇看齐的俊杰人物,叶我珍心中只剩下羡慕与嫉妒,他最大的野心,也不过是站在黄辰现在的位子。

        李魁奇察觉到叶我珍一颗不平静的心,笑着说道:“我珍,莫要着急,一时风光算不了什么,要看长远。你的本事不比黄六差半分,待过几年,你定能追上他,甚至超过他。”

        “是。”叶我珍俊容一肃,恭敬回道。

        李魁奇点点头,视线再度转回黄辰身上。

        别人眼力有限,或许看不出来,郑芝龙曾在大员当过荷兰人翻译,岂能看不出黄辰跑队中有着西夷陆战炮,这等利器他都难以搞到手,黄辰竟能从西班牙人那里弄来。他首次生出一丝后悔之意,过去太过放纵黄辰,以致现在再想制约都变得有些力不从心。他招揽李魁奇时后者气候已成,而黄辰那时还只是一个后起之秀,随便使些手段便能压住他。世间没有后悔药,郑芝龙亦是心志超绝之辈,很整理心情,恢复平静。

        郑芝虎追杀许心素尚未归来,此时站在郑芝龙身边的是四弟郑芝凤,其再过一月才年满十六,虽然身材高大不逊成年人,脸上却带着一丝稚嫩之气。郑芝龙对郑芝虎是喜爱,后者从小就随着他浪迹天涯,食则同桌,寝则同室,关系不比旁人,郑芝虎不仅是他的弟弟,是他最得力的帮手,为他扫清数艰难。对郑芝凤则是宠爱,其容貌俊美,性格沉稳,文武双全,郑芝龙能够在他身上轻易看到自己的影子。

        同郑芝凤一同位列郑芝龙身后的还有郑氏家族郑芝鹏、郑芝莞等人,以及十八芝中的外姓郭芝葵、郭芝兰、方芝骥、赤芝哥等。

        十八芝之外,以洪旭为首,他是泉州同安人,外表看上去像二十七八三旬年纪,实则年仅二十有三,可谓相貌老成,其性格亦老成持重,处事滴水不漏,不满而立就已能为郑芝龙分忧解难,如今则是郑芝龙的大总管,钱粮皆由他把守。如此重位郑芝龙不用族人而用一个外姓,对他的信任由此可知。他亦不负郑芝龙之托,没有后者之令,就算郑芝虎、郑芝凤,也休想动用库中一文一钱。

        洪旭之后,立着悍将陈豹、陈鹏。陈豹名字中带一个“豹”字。却丝毫没有豹子的矫健,众人挪揄他腰粗,送其诨号“三尺六”,当然他的腰围不可能达到三尺六这等夸张程度,但的确较常人粗老多,远远看去。犹如一个人型圆桶,其勇猛善战,仅次于郑芝虎。陈鹏身材高挑精瘦,和陈豹齐肩站立,犹如哼哈二将一般,他亦是郑芝龙麾下有数大将。

        另外有名有姓者十数人,众星捧月般拱卫周围,把郑芝龙衬托得越发夺目。

        黄辰披甲戴盔,英姿勃勃。带领赵弘毅、张刑、庄默、林习山、威廉等手下径直走到郑芝龙面前,抱拳问道:“盟主,我等何时出发?”

        郑芝龙微笑道:“黄兄弟你和李兄弟担任主攻,既然人到齐了,可先行出发,我会催促后面的兄弟尽与你们会合。我计划从后偷袭,未免山上官兵察觉,就不去凑热闹了。在这里祝黄兄弟旗开得胜。”

        黄辰点了点头道:“借盟主吉言,我先走一步。告辞。”

        目送黄辰离去。郑芝龙眼神重变得凝重起来。

        “黄兄弟,你这军势真叫威风,炮队是吓人,和官兵可谓棋逢对手。”李魁奇赞道。

        黄辰没去理会李魁奇的“**汤”,似笑非笑道:“兴许中看不中用,李当家千万别抱太大希望。免得到时失望。”

        李魁奇大笑一阵,说道:“黄兄弟这话好不实在。”

        黄辰笑而不语。

        李魁奇抬头望一眼红日方位,说道:“差不多该起程了。黄兄弟,请。”

        “请。”

        黄辰跨上一匹和驴子差不多大小的棕色福建土马,即州屿马。起程出发。威廉当初见到它们的时候,又忍不住开始秀他欧洲人的优越感了,言称欧洲最矮的矮种马都比它强一百倍,中国人居然骑这种马。黄辰心里腻歪,告诉他中国南方不产良马,好马都在北方。

        威廉对此大为不解,在欧洲,从冰天雪地的北欧,到多山地带的伊比利亚半岛,到中部平原,乃至东部草原,什么地方不能养出良马,偏偏中国养不出来?

        黄辰有气力的说南方土地都种粮食了。自然,这话立刻又遭到威廉吐槽,并不得意的告诉黄辰,他在家乡饲养的爱马肩高足有十六掌宽,中国北方那些鞑靼马根本比不了。

        黄辰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据威廉所说,德意志人根据血统人工培育良马已有数百年历史,中国还在玩放养那一套,要命的是,这一套会一直玩到工业时代。中国好马,这不是秘密。不说和重视人工培育的欧洲人、阿拉伯人相比,亚洲几个帝国,奥斯曼、萨菲、莫卧儿,随便一个国家的战马都能轻易爆大明王朝几条街。

        黄辰延伸思维,想到了多,中国不仅好马,铁矿也渣得要命,加上缺乏橡木、柚木等优秀木材,地大物博……?

        牛眠山,形似老牛卧眠,故得此名。黄辰骑着小棕马迤逦至山前,举目望去,牛眠山海拔并不高,一眼就能望穿山头,但只有前后两条上山之路,山势不算陡峭,亦不算平淡。黄辰若较真儿,还是能够把火炮运上去,不过这么做费时费力,得不偿失。何况官兵上山匆忙,也来不及搬运重炮,这一点上他并不吃亏。

        黄辰没有急着开战,等所有人到齐再打不迟,李魁奇和他一般想法,乐得在一旁装糊涂,直至大部分人到来,郑芝龙又派人催促,黄辰才开始不慌不忙的部署。

        “庄默……”

        “大首领有何吩咐。”庄默一张麻脸难得露出一丝激动。他毕竟是北方出身,在海上总有一种伸不开手脚的憋屈之感,六大队首中,数他立功最少,很多人背地里说,他以前就靠着洪举支撑,洪举一死,他连海都不敢出,生怕淹死。被人如此小觑,庄默听了又是气愤又是奈,心里憋着劲要做出令众人刮目相看的功绩,堵住所有人之口,海上他一时没法子,到了岸上,那便是虎入深山,吼震百兽。

        黄辰淡淡说道:“当初你对我说台湾土蛮从小以弓箭狩猎,人人皆是用弓好手,若配上大明制作的强弓,定可成为我一大助力。我信了你的话,拨给你二百善射土蛮,配以良弓,可如今一年了,一直没什么表现说实话,我很失望。”

        庄默心里不由一凉,急忙解释道:“我亦未料土蛮蠢笨至此,过了许久都不能听懂命令,兼且……”

        “我不想听解释,黄辰挥挥手道,“我只想知道,土蛮弓手现在能否一战?”

        庄默受激大声道:“有何不能!我愿亲率二百土蛮弓手为先锋,替大首领攻山拔寨,如若不胜,随大首领发落。”

        “好。我再拨出六百长枪、刀牌、火铳,助你一臂之力。”

        庄默抱拳沉声道:“如此则把握大,必不负大首领重托。”

        “别再叫我失望。去吧。”

        “是。”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1/1232/8116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