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明末龙腾 > 第二十一章 收人

第二十一章 收人

        村寨巴掌大的地方,东西南北一眼可望,有什么消息简直比海风传得还要,到了午后,人人皆知王丰武为感谢黄辰救母之恩,赠给他一条八桨船。高速霎时间,村寨到处弥漫着一股酸味。黄辰是谁?乌龟王八是也。既没父亲,又是茈鸟,随时随地都会死在海上,他怎么就撞上这等好事?数人捶胸顿足,痛心疾首,悔恨自己昨日为何不在山中游逛。

        “武爷太慷慨了!随便给个三五两银子打发了便是,何必给船?咱们寨子一共才八条船……”

        “唉!武爷难道不晓得,送黄辰船不是帮他,而是害了他……”

        “就是、就是……黄辰小儿何德何能驾驭舟船?早晚被人杀死夺了去……”

        “哼!等着吧,后面有好戏看喽……”

        众人三五成群议论纷纷,各抒己见,其中一好话,全是恶言。

        不怪村民嫉妒得直欲发狂,数男儿冒险出海,大半都死在了外面,即使侥幸活下来的人,多数依旧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他们做梦都想拥有一条属于自己的船,甚至有些人连想都不敢想。黄辰一个毛头小子,如此轻易便得到了众人梦寐以求的东西,这叫众人心理岂能平衡?

        作为当事人,黄辰因为喝得大醉,躺于自家床上呼呼大睡,全然不知众人所想所言,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

        日渐西斜,黄辰从睡梦中悠悠醒来,颇觉口渴难耐,下床喝一杯水润润嗓子,坐在椅子上苦想半天,却记不起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醉得太厉害了……”黄辰揉着头苦笑道。起身走出屋子,正要进入东室看看阿妈,被从外面赶回的哑妹截住,一见她做着睡觉动作,黄辰立时明了,张氏近来遭遇大变睡眠质量奇差,难得睡上一会,不好前去打扰她。

        黄辰和哑妹一同出门,发觉邻人不时对他指指点点,或嫉妒、或羡慕。想必是消息传来了,黄辰不以为意,来到老地方,瞧着地上密密麻麻的字,笑着打趣哑妹:“这么勤奋,都赶上灭绝师太了。”

        哑妹纯净如小鹿儿般的眸子冒出迷茫,黄辰时常说一些她听不懂的话。

        黄辰哈哈大笑,他就喜欢看哑妹迷迷糊糊的小模样,可爱极了。

        今日又是赴宴,又是酣睡,还未教她字,黄辰捡来一根树枝,补上今天的课程。哑妹学习态度一如既往的认真,两只粉红色的小耳朵高高竖起,唯恐听漏什么,直令黄辰心中大叹孺子可教。等哑妹开始一笔一划的书写,黄辰准备外出一趟,把自己的好消息同赵弘毅、王永等人分享,行出不远,一个身高不满五尺,黑瘦如同猴子的少年迎面向他走来。

        “张刑……”黄辰一口叫出黑矮少年的名字,两人虽仅有一面之缘,但对方瘦小身体里藏着凶悍性格,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黄大哥。”张刑抱拳招呼道。

        “找我有事?”黄辰明知故问道。张刑的目的并不难猜,他父亲和黄父一道战死海上,家中失去了生活来源,张刑亦需出来做活养家,可他身形瘦小,不比黄辰高大健壮,而且嘴拙不会说话,又凑不齐五两银子礼钱,是以没人愿意收他当伴当。

        张刑不善言辞,闷声道:“听说黄大哥得一条船,特来道喜。”

        黄辰淡笑道:“恐怕不单单是为道喜而来吧。”

        张刑情知瞒不住对方,只好如实说道:“黄大哥船上缺人手么,我想应募。”

        黄辰默然,张刑身量矮,身板也弱,骨子里那股狠劲稍稍弥补了他身体的不足,使他与同龄人对战不落下风。但这已是他的极限,莫说厮杀经验丰富的海盗,一个普通成年健壮男子都可以轻易将他放倒,把他带上船,一旦同其他海盗发生冲突,他活下来的几率几乎为零。

        见他沉默不言,张刑顿时焦急起来,黄辰是他最后的希望,若再遭拒绝,他就真的没办法了。咬牙说道:“黄大哥,你带上我,我绝对会有用处,为你挡刀垫背也成。”

        黄辰暗叹,说实话他对张刑颇为欣赏,不想看到他横死海上,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张刑毫不犹豫道:“生死有命,我便是死在海上,也不会怨恨黄大哥,只会心存感激。”

        黄辰不由动容,话至于此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微微颔首道:“既然你心意如此坚决,我答应你。”

        “多谢黄大哥、多谢黄大哥……”张刑喜出望外,一再抱拳鞠躬。

        黄辰摇摇头,哪有推人入火坑还接受道谢的。

        两人约定明日早间在黄家会合,张刑脚步轻的离开,他要尽将好事告诉家人。黄辰则继续前进,跨越大半个村子来到赵家。

        赵弘毅经过一个月修养,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不过若想恢复如初,尚需三五十日。黄辰像平时那样叫他赵叔,赵弘毅急忙抬手阻止,黄辰今非昔比,身为船主已是升为“爷”级人物,据说王丰武都和他平辈论交,他如何还敢以长辈自居,让黄辰改口唤他为兄,反正两人年龄仅相差八岁,称兄弟正合适。黄辰洒然一笑,不拘这些小节,改呼赵大哥。

        迎黄辰进屋,两人入了座,沏上茶,赵弘毅心中不免感慨万千,前一刻黄辰还是他的伴当,下一刻却成了高高在上的一舟之主,地位可谓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不会忘记,黄辰月余前只是一名刚刚失去父亲,什么都不懂,又不得不外出舍命打拼的少年,人生际遇,离奇若此。再念及自己的处境,赵弘毅心头凄苦,闷闷不乐。

        黄辰能够理解赵弘毅和其他人的心情,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么便闯出一番局面,关能力,只在运气。端起茶杯轻抿一口,黄辰含笑说道:“赵大哥,等你身体痊愈了,过来帮我吧。你知道我的根底,出海尚短,经验浅薄,驾船搏浪有些难为我,身边必须得有一个宿鸟帮衬扶持才行。这个人如果是赵大哥那就最好了,别人说实话我不放心。”

        赵弘毅神色一怔,假作饮茶,低头思量。

        黄辰也不催他,优哉游哉喝着茶。王永乃是胡二老亲信,他拉拢不来,赵弘毅则不同,后者在胡二老船上人缘奇差,不受重视,属于可有可的人物,只要他本人同意,黄辰有**分把握将他拉过来。赵弘毅不善武斗,畏敌怯战,这是他的缺点,可他同样有诸多优点,如知识广博,熟悉海事,难得的是他出身将门,颇习兵书。黄辰曾经为试探他的虚实,屡屡将话题引到历史、时势、兵事上,看得出赵弘毅有些自己的独到见解。黄辰判断不出他到底有多大的能力,但肯定比大字不识一个的寻常海盗强出千百倍。

        “行。以后我就跟着黄兄弟干。”赵弘毅并未想太久,痛地点头同意了。胡二老船虽大,他处于最底层,黄辰船虽小,他却是黄辰副手,二者孰优孰劣,显而易见。

        黄辰举起茶杯,笑道:“来,我们权且以茶代酒,喝下这杯茶,从此以后,咱们相互扶持,生死与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干!”

        “干!”

        待与赵弘毅喝下入伙茶,黄辰粲然笑道:“我年纪虽小,志向却高,绝不会满足于区区八桨小船,到了明年,必会再添他一两条大船,届时分人掌船,赵大哥将是第一人选。”

        赵弘毅明知此事不着边际,当不得真,仍然感到心头火热,气血翻翻,至少黄辰为他画出一张秀色可餐的大饼,这是胡二老不能给、也不屑于给他的。

        将赵弘毅面上种种细微变化收入眼底,黄辰欣然而笑,又坐片刻,起身离开。随后又去往王家,王永对黄辰同样感慨良多,拿出家中藏酒欲与他一醉方休。黄辰上午喝得太猛,直到现在头还在隐隐作痛,岂敢答应,奈王永一再坚持,他只好又陪他喝几碗。

        带上几分醉意,黄辰踩着软绵绵的步子返家,于家门附近意外碰上杨东及其手下诸少年。看他们的样子,不像偶遇,倒像是在专门等他。黄辰以前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如今不会在意了。另外有一事值得一说,杨东的父亲死于同刘大胜之战,他也变成了没阿爸的孤魂野鬼,再不复往日威风。黄辰径直走过去,似笑非笑道:“怎么,你们找我有事?”

        “……”杨东狭长眼角跳了跳,抿嘴不言。素来只有他欺负人,他何时被人欺负过,自被黄辰一拳击倒,颜面尽失,杨东常常寻思报复,但后面事情变化太,黄辰先是上了胡二老大鸟船,在海盗间残酷厮杀中活下来,见过血,杀过人,他们便是一起上恐怕都打不过黄辰了。不过他不愿就此放弃仇恨,每日不再游逛滋事,勤练武艺,以期有一天亲手报仇雪恨。然而父亲意外战死,杨东顿失依靠,生活重担一下子压到他的肩上。

        杨东不说话,其他少年不敢开口,黄辰心中不耐,喝道:“有话说,有屁放!爷目前一身的大事,时间宝贵,没工夫和你们磨蹭。”

        杨东额出虚汗,口中干巴巴道:“黄、黄兄弟,我等昔日多有对不住您的地方,我们是狗眼看人低,希望您大人有大量,看在同一村寨的份上别和我们一般见识。”

        黄辰冷哼道:“就为这点破事?你不说爷都忘了。行了,你们回去吧。”抬腿欲走,杨东赶忙又道:“黄、黄兄弟,其实我等此次前来,一是为求得黄兄弟原谅,二是想给黄兄弟打个下手。”

        黄辰扭回头,难以置信地看着杨东,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气急反笑道:“你们想上我的船?”看到杨东点头称是,黄辰似笑非笑道:“你老子虽然死了,人脉犹在,你会找不着活计?别人那不去偏到我船上来,着实叫人怀疑,莫非心里合计着夺船害我的勾当?”

        杨东登时面如土色,汗流浃背。

        “瞧瞧,被我说中了?和我玩心眼,你们再回去修炼八百年吧。”黄辰冷笑着迈起步子便走,不意杨东扑通一声跪下,其他少年面面相觑,踌躇着一一跪倒。杨东抱拳说道:“我刚刚听到消息的时候,确实起过歹念,但也知道自己是蚍蜉撼大树——不自量力,转眼就熄了。此番前来投靠完全是出于真心实意,我要是有二心,天打五雷轰!”

        黄辰失笑道:“你以为随便发发毒誓我就会收下你?你当我是三岁小儿不成?”

        杨东长叹一声,说道:“俗话说人走茶凉,一点不假,我爹一去,众人纷纷转了脸色,加上我往日颇为不堪,只有那些受过我爹恩情的手下愿意收我,他们在船上身份不高,我跟了他们十有**会死掉。”

        黄辰实在法理解他的想法,问道:“你就不怕上了我的船,被我故意害死?”

        杨东老老实实道:“来的时候有些担心,待发现黄兄弟胸襟广阔,气量不凡,毫不怨恨我们,便不担心了。”

        黄辰下意识搓了搓手指,他倒有几分心机,摇头说道:“多说益,你们走吧。”

        杨东暗暗着急,连珠说道:“我身量和成人相仿,通些拳脚,亦精枪棒,还有、还有会打放鸟铳……”

        黄辰心头一动,说道:“你懂打枪?莫要诓骗我,如实回答。”

        “懂、懂……”杨东连连点头。

        黄辰问道:“这么说你有鸟铳了?”

        “我没有,他有。”杨东指着身旁一个大眼少年道。

        “你们两个明早到我家来。”黄辰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决定收下他俩。他不比其他船主,底子薄,两人皆会打枪,还有一杆火绳枪,能够有效增强自己船上的实力,此事总体来说利大于弊。至于杨东是否存了别的心思,黄辰满不在乎,上了他的船生死便操于他之手,杨东死心塌地为他卖命倒也罢了,敢耍花样,黄辰不介意施展霹雳手段,杀鸡儆猴。

  https://www.65ws.com/a/1/1232/8115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