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抹杀神圣 > 第五十九章 灾变(一)

第五十九章 灾变(一)

        ps:感谢“98之夏”、“达秀”两位同学的月票!

        感谢“绝世一面”同学的打赏!

        还有书友们的支持,阿玄拜谢咯!^_^

        “是警世玉钟!这是警世玉钟在鸣响!”苗珏脸色顿时剧变,同样的神情几乎出现在了周围每一个人的脸上。最

        铁恒的神色也是凛然,他纵身一跃,便跳上了pángbiān一栋楼阁的屋顶,然后定睛朝城中央的望月楼远眺”“。坤缘学府地势较高,跃上屋顶展目四望,几乎能将半座城市一览余。

        望月楼坐落在天丰城中心广场之上,足有三十多丈高,绝对是城中最高耸的建筑。而在望月楼的顶层,安置着一面警世玉钟。它是一件大型战争法宝,具有一定的灵性。一旦侦测到天丰城附近有强大的妖魔出没或是发生可怕的灾害,它便会自鸣示警。此外,警世玉钟还是望月楼乃至整座天丰城的核心所在。因为在天丰城的地下早就布有巨大的阵图,与城内的一些特殊建筑组合在一起,构筑成一套庞大且严密的法术防御体系。其中控制这一切的,就是警世玉钟。

        此刻,那面警世玉钟就在发挥这项最重要的功能。就见望月楼的顶上,随着钟声的回荡,一**光晕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同一时刻,城墙上八座最巨大的箭楼顶部也光华绽放,明亮的五彩光纹联接到一起,将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一个规模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守护结界之内。

        在结界笼罩全城的一刹那,天空中的雷鸣巨响立刻被隔绝。一声声炸雷,变得空洞而遥远。那灼人的热风也被挡在了城外。让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清凉。可地面的震动却没有停下,仍然时不时地震颤几下。弄的人们依然胆战心惊的。

        “喂,还不过来拉我一把!”身后传来苗珏的呼喊声,铁恒扭头一瞧,不知什么时候苗珏居然爬上了屋顶的边缘。铁恒走过去,伸手将她拉上来。朝下面一望,原来苗珏用法术催生出一根又粗又长的藤蔓,沿着墙壁如一道螺旋阶梯一样一直生长到屋檐底下。这位郡主就这么攀了上来,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地震带来的危险。

        “你胆子可真不小,不小心掉下去怎么办?”铁恒忍不住训了她一句。

        “哼!”苗珏朝他俏皮的皱了皱鼻子。用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回道:“你没看见其他人都在高处观望情况吗?我当然也要上来了。再说了,有你在,我难道还会摔着?”

        她此刻的表情哪里还有当老师的样子,而且瞧两人各自的神态,仿佛两人的身份调换了一般。

        “我能把这当作是在夸我吗?”铁恒嘴里没好气地说着,目光四下一扫,的确如苗珏所说,那些教师也都上到了屋面或是高大树木的顶上,朝着城内眺望。在远处。也有许多师生在做同样的事,显然,大家都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我当然是在夸你,你轻功那么好。难道会忍心看我摔在地上不成?”苗珏似乎到现在还没察觉事态的严重性,说话仍然一派轻松,还略带着调侃的意味在里头。

        “现在没空与你磨嘴皮子。”铁恒现在完全不把对方当作老师来看待了。说话也有些不客气。

        苗珏倒是一点也不生气,只是耍小性子一般的跺了跺脚。踏碎了几片屋瓦,嘴里则碎碎念着:“臭小子、坏小子!”之类的。可见到铁恒转头不理她。她又贴到铁恒的身边,似乎在故意彰显自己的存在。

        “没有感应到妖气,估计不是妖魔在作怪。”苗珏虽然有些没正形,但能力还是很杰出的,早就有所警惕。“也许是天灾,比如雷暴、飓风、地震,或者会和去年一样,还会爆发洪水……”

        对于苗珏的猜测铁恒并不同意,他摇着头,异常郑重的说:“不,没这么简单,我预计会是一场为可怕的浩劫!”

        他的话音刚落,天空中划过一道巨大比的血色雷光,整个结界都受到了影响,五彩斑斓的光幕上连续波动不休。地震也跟着进一步的加剧,远远的望出去,甚至能见到一些建筑上出现了崩塌,还有些地方发生了火灾,城中好多处都冒出了火光与烟柱。

        “那是什么?”忽然有人惊呼起来,其他人抬头一望,在城东的半空中,正有一片光霞在朝那里急速的汇聚。这片光霞似乎是守护结界的某种特殊禁制,且非常的强大,就算相隔这么遥远,铁恒依然能感受到其中惊人的力量。

        可那片光霞在城东的半空刷过,仿佛遇到了一层看不见的阻力,悬停在了那里。僵持了片刻工夫,那片光霞做出了攻击,它不断的朝虚空中的某一个点压缩,似乎是在限制那股凭空出现的力量。那股力量众人都看不到,但只要有些武功或法术根底的人,具备一定的灵觉,就能清晰地感应到那股力量的存在,并惊叹它的强大。

        光霞没能阻止那股庞大力量的扩张与成型,它在一连串形的爆震中支离破碎,化作数的光斑消没不见。就在光霞被击破的同时,全城人都听到了一声古怪的崩碎声,仿佛有一种极为坚硬又非常柔软的东西被捅破了、扯碎了。而伴随着这声怪音,一种令人战栗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天哪!”苗珏瞪大了眼睛,望着光霞消失的地方,失神的低呼。

        铁恒同样感到手足一阵的冰凉,对周围传来的那些惊恐的呼叫声也充耳不闻。

        在城东的半空当中,如同镜面裂开了一样,出现了一道幽深的黑色裂缝,并慢慢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它周围的虚空变得极不稳定,扭曲颤动着。似乎随时都会跟着崩溃。

        “空间裂隙!”铁恒这个时候的内心已经被震惊与恐惧所填满,蠕动着嘴唇。发出一声意识的低语。

        “得赶逃离这里!”他紧接着想到。

        倏地,一只细嫩的玉手抓住了他的手掌。并用力的握着他。感受到从对方掌心传来的凉意,铁恒的思维立刻清醒过来。他转过脸庞,看着身边脸色苍白,但神色平静的女先生,不知怎么的,先前产生的那丝惶惑胆怯,以及独自逃生的念头全都烟消云散。自信与勇气重注满了他的心胸,也鼓起了他不屈的斗志。论面对怎样的凶险,他也要保护自己所珍视的一切不受到任何的伤害。

        “我很害怕!”苗珏轻轻的道。“比那天被人追杀时候还要害怕。”

        “不要怕。一切有我。”铁恒斩钉截铁的回答。

        “嗯!”苗珏笑了,她的纤纤玉手也被铁恒反过来握紧,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脉搏。

        望月楼的顶层已经亮如骄阳,一**如先前一样的光霞被释放出来,不断地冲击着那道空间裂隙。可两者的力量对比实在是太过悬殊,那些霞光是一种特殊的禁制,也许非常的强大,足以压制甚至是摧毁一支军队。可在空间崩塌这种超乎一般天地法则的力量面前,就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光霞一波接着一波的粉碎。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而那道空间裂隙却逐渐的增大,浓密的妖气从裂隙的另一端涌入这个世界,并开始侵蚀它们接触到的一切事物。

        这是一场灾难。空间裂隙是妖魔入侵人间界的通道,根本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它们的出现。人类可以做的。就是在妖魔涌入自己家园的时候对抗它们。原本,望月楼、警世玉钟还有在每座城市建造伊始就预设好的巨型阵图及战争法器是抵御妖魔、保护民众最有力的手段。可现在,谁也不曾想到。会有一道空间裂隙恰好出现在城市内部,这简直就是灾难中的灾难。

        随着黑色妖气的弥漫。靠近空间裂隙的地方已经成了人间地狱。那些没有多少抵抗能力的普通人,一旦过多的沾染到妖气。**就会受到腐蚀,神智也会变得失常,多的人则会在痛苦中死去。

        这还只是浩劫的开始。那道空间裂隙扩展的越来越巨大,它不规则的一端仿佛切入糕饼内的小刀刀尖,逐渐插入地下,并往下深入。这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tèbié是地震,演变的为juliè,简直就是地动山摇。顺着空间裂隙扩张的方向,地面上崩裂开一条巨大的、宛如峡谷般的裂痕。它深不见底,而多的裂缝正朝着四周蔓延,所过之处,房屋倒塌,地面塌陷,如同大地张开了数张嘴巴,大口大口的吞噬着人命和地上的一切,完全是一派末世的景象。

        天丰城这座曾经繁华比的通衢大邑,正在变作废墟!

        空间裂隙的另一端,则切入了东边的城墙。可供六辆马车并排行驶的厚实城墙,就像是用积木堆成的一样,瞬间就崩溃了。紧跟着,守护结界与空间裂隙触碰到了一起。同样的,在这非人力所能企及的力量面前,看似强大的守护结界,不过是一层脆弱的肥皂泡。先是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接着整个结界便分崩离析,化为了乌有。

        雷鸣轰响再次充斥在人们的耳边,灼人热风则是呼啸不停,漫天的尘土铺天盖地而来。

        “不……”苗珏嘶声大叫,再也法保持冷静。守护结界能够制约并攻击妖魔,论对内还是对外都有效,这几乎是大部分人最后的希望所在。可现在眼睁睁看着这个希望破灭,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

        “小心!”铁恒虽然也是心神震动,但始终保持着戒备的状态。一察觉有危险,立刻就做出了反应。他搂住苗珏的腰肢,侧身一让,就闪到了屋面的另一边。而他们刚才站立的位置,已经被一棵折倒的苍天巨树给砸中,半边屋面都被砸穿压烂,到处都是飞溅的枝叶碎瓦,整座楼阁也给撞的摇摇欲坠。

        周围也在发生同样的事情,不少人都被压在了砖石瓦砾和树木底下,哀呼惨叫不绝于耳。眼见如此惨状。耳中听到伤者的求救声,苗珏身子一动。就想下去救人。可她才跨出半步,就被铁恒一把抓住。

        “铁恒。那边有人受伤……”苗珏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铁恒伸手指着那道已经有几十丈高、差不多宽的空间裂隙。她转头望去,远远的,只能依稀的望见一蓬黑红色的云雾从空间裂隙中钻出,然后在半空中来回的盘旋。

        “那是什么?”苗珏奇怪的问。

        “血翼魔蝠!”铁恒不带感情的吐出四个字。他的目力自然不是苗珏能够相比的,在那蓬黑红色云雾出现的第一时间,他就辨认出它们的真面目。

        血翼魔蝠是一种妖灵级别的弱小妖兽,本身没有多少破坏力,仅仅是牙齿爪子带有一定的毒素。一个练过几年武艺的初级武士,如果有所准备,也能轻松的收拾它们。但说它们弱小,又不完全正确,因为血翼魔蝠向来是成群结队的活动,一旦数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量变就会带来质变,它们就会变成极为可怕的存在。

        就像现在!

        而在辨认出血翼魔蝠的同时,铁恒还有其他的发现。他明锐的目光捕捉到有数以千计的黑影从空间裂隙中窜出。它们紧贴着地面,在一片混乱与纷杂中朝着四面八方散开。速度之,动作之敏捷,比在空中结群飞舞的血翼魔蝠还要胜过许多倍。就连铁恒也只看清它们大略的轮廓。似乎是一种类似虎豹的黑色妖兽,并长着好几条长长的尾巴。

        铁恒还在记忆中寻找何种妖兽有这样的形象时,空间裂隙中又冒出了第三种妖魔的身影。那是一只仿佛小山般的巨大妖兽。它就像是一座会自己移动的沙丘,样子极其的怪诞。可铁恒一看到这只巨兽的出现。神情间就多了一层苦涩。

        “那是沙行怪!?”因为那只妖兽庞大的体形和显眼的特征,苗珏也很认了出来。她控制不住地尖叫起来。声音中甚至带有哭音。

        “是的,那就是沙行怪。”铁恒在回答的同时,已经理清了思绪,想好了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了。

        “天哪!这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苗珏仍在悲鸣。

        沙行怪勉强算是诡邪级的妖魔,它们的位阶在诸多妖魔中只能算是中等,可它们能够带来的破坏却是许多高阶妖魔也难以比肩的。沙行怪是以土地中的养分和大地灵气作为食物,所以它经过的地方,都会寸草不生,化为一片荒漠。加上它们体形庞大,攻击能力尽管不强,可防御力以及自愈能力堪称变态,应付起来非常的棘手。

        “任何噩梦比起现在的局面都疑是天国了。”铁恒苦笑着接了一句,他见到第二只沙行怪穿过空间裂隙来到了这个世界,然后是第三只,后面显然还有多。现在看来,这座城市似乎在劫难逃,人们需要关心的应该是怎样才能在这场浩劫中存活下来。

        “我们该怎么办?”苗珏已经失去了方寸,她茫然的问着铁恒。

        “活下去。”铁恒做了简短的回答,最后瞥了一眼正有大群妖魔涌出的空间裂隙,心头忐忑:“瞧这道空间裂隙出现的突兀,扩张的极,现在这般规模,差不多要到极限了,估计也维持不了很长时间……但愿在空间弥合之前,不会召来强大的妖魔……”

        一念及此,铁恒转身抱起苗珏就跃到了pángbiān一栋屋宇顶上,再落回地面。

        当苗珏发觉自己被铁恒抱起来的时候,本来还惊慌措的心绪,顿时安定了下来。她展开双臂,微微用力的搂住了比她小了好多岁的少年。这种温暖、安全又踏实的感觉,令她仿佛回到了几个月前的那个夜晚。也正是这种感觉,使得苗珏几个月来时常午夜梦回,用被子蒙着脑袋,细细的回味。她怀念、渴望再次体验一回,却又羞于自己的这种想法。直到此刻,她抛开了一切的顾虑和负担,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红着脸蛋儿,将面庞藏在他的胸口,数着他的心跳声。

        铁恒可不知道怀里的大美人情绪有了多大的转变,他甚至对于双手传来的美妙触感动于衷。隔着轻薄的夏衣,苗珏大腿及背上的肌肤既柔软又性十足,如果放在平时,铁恒估计会爱不释手,可现在,他哪里还有这个心思。

        铁恒首先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降低重力环的重力场,此时此刻他必须全力以赴,才能闯过这道生死劫难。尔后,铁恒迅速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猛烈的地震造成了许多地方出现了地面崩塌开裂,这也波及到了坤缘学府,故此铁恒要寻找一条最为稳妥的路线。

        他决定先将苗珏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再去寻找唐糖、仇嫒嫒和陆珊她们,再保护这几个女孩脱险。她们几个几乎是铁恒这一年来仅有的朋友,他不允许她们发生任何意外。

        至于现在还算得上安全的地方,学府内的确有那么几处,比如通仙楼、开元大殿、学府高层所在的建筑群等等。但铁恒斟酌再三,所选择的方向却是往有节堂奔去。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1/1221/8073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