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四九七:韩荀渡河犯白马

第四九七:韩荀渡河犯白马

        定都。

        “袁绍已经起大军八十万,从邺县出发,目今眼见抵挡黎阳。前锋将军太史慈、建忠建军张辽,分别送来紧急文书,望明公早做决断。”

        听到部下的报说,刘备微微了点头,说道:“令前锋将军太史慈、建忠建军张辽,各坚守驻地,暂时勿要擅动,孤不日将发兵前来。”

        “诺!”

        看到部下退了,刘备取出另外一封密信看了起来”“。

        这封密信自然是黎阳许攸写来的,只有这封密信里的内容才是真实的。

        从这封密信里,刘备了解到了,袁绍这次共发兵二十五万,号称八十万。其去年时,袁绍尚且只能纠集二十万人马,这次却是因为对幽州的作战胜利,俘虏了不少降兵,为了烘托声势,在简单的再受教育后,又就编入了战队。当然,只不过加了五万不到的战力,袁绍直接吹到了八十万,整个比起去年还要多吹了十五万,若不是刘备此时得到了线人许攸的告知,恐怕也很相信他没有个三十四万也不敢乱吹的。

        当然,对于兵力部署,许攸也告知了一二。

        在这次作战中,以许攸为主簿,以颜良、韩荀为大将,各领五万为前锋,袁绍自领中军。

        刘备这次在定都倒是没有耽搁多少时间,毕竟范县已经下了,曹纯和曹洪先后战死,程昱也归降了他(归降后,刘备暂封程昱为楚国尚书,兖州内部基本平定,兵力上也可抽调出来。粗略计算了下,刘备入兖州时会合各部战力共有十二万,兖州基本平定后。又收降卒共计五万。加起来。也就是十七八万左右。除定都留下三万人马在周围驻扎,白马、濮阳太史慈和张辽两部各万人,加上离狐的张飞八千驻军(西部临邑木路等地驻军不计算在内,这下就去了六万。另外。为预防豫章袁术、荆州刘表,又从兖州抽调出五万人马,部署到庐江、颍川等地。如此一算,稍微一加。已经是去了十一万多人马,所以刘备用于主力作战的部队不过六七万。

        当然,像白马、濮阳,只要和主力部队合会,加起来也有**万多。但相对于袁绍的二十五人马,怎么说也少了三倍有余。

        但对于刘备来说,有这**万战力,也已经足够了。

        一来知己知彼,对敌方部署都掌握得一清二楚。

        二来优柔寡断,如袁绍之流刘备根本就不把他看在眼里。

        大军。于三日后从定都出发,赵云、乐进、潘璋、马超等皆随军出征。鲁肃以卫尉巡视皇城。

        然而。大军未到离狐时,刘备接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线人许攸因贪赃枉法被沮授检举,许攸还想抵赖,拒不承认。然而,沮授又使出了一个加厉害的杀手锏,他不知从哪里找到了许攸与刘备之间秘密勾结的信函,交予袁绍。袁绍雷霆大怒,当即将许攸抓捕,以通敌叛国大罪,车裂了许攸。沮授代替许攸,成了袁绍三军主簿。

        接下来,袁绍怕被刘备知道,有所准备,听取沮授意见,当即连夜发兵。让韩荀攻打太史慈所驻守的白马,颜良攻打张辽驻守的濮阳。

        两人所领皆增至七万,共计十四万。用如此重兵压境,袁绍算是玩大的了。

        是夜。

        太史慈所在白马。

        袁军浩浩荡荡渡河而来,有七万之众,虽在星夜,也不可能瞒过太史慈耳目。

        半夜里,黄河边驻军三百人,将所发现的情况报给驻守白马关的太史慈。

        太史慈当即点齐将领,与众人道:“各位,本将军刚刚得到一个消息。袁军起大军数万,正渡河而来,天明之前将抵达我白马驻地。”

        此言一出,尽皆失色,纷纷问道:“听说这次袁绍起大军八十万,扬言踏平定都,迎奉汉帝……”

        “八十万?我白马才万余人马驻扎,如何抵达得住。跑吧。”

        “不跑?那留在这里岂不是白白送死?”

        “……”

        众人七嘴八舌,太史慈手按佩剑,居中而立,双目如电扫视众人。众人一接触到太史慈的目光,纷纷避之不迭,议论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下来。

        太史慈鼻子一哼,言道:“明公先前有令,让我等坚守白马,不可擅动!诸位还要说什么?”

        “可是?”

        一言未了,被太史慈继续说道:“我等皆受恩于明公,若非明公,焉有我们今日?大难临头,你们却不思报效,先思逃难,诸位是这样报答明公的厚恩的吗?”

        众人墨迹一时,蹙眉道:“将军言之有理,可敌我势力悬殊太过明显,我们以万余人马去抵抗贼兵八十万,这不是以卵击石,自讨苦吃么?非是我等怕死,实则审时度势,不得不为耳。”

        这句话仿佛说出了众人的心声,纷纷点头道是。

        “第一!”

        太史慈将按剑走在众人中间,打断了他们继续撤退的心思,乃侃侃言道:“袁绍虽号称八十万人,以我度之,实则不过一二十万而已。第二,袁绍首次发兵渡河,绝不会全军杀来,这路所来贼兵,以我猜测,不过两三万而已,实乃前锋探路部队。若我等被这区区两三万人马就吓得撤了兵,不说明公那里法交代,就是袁绍也必将小看了我们。我们不战而退,跟助涨敌人嚣张气焰又有什么区别?请诸位好好想想。”

        “这……”

        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虽然不了解太史将军是如何断定袁军只来了两三万人马,但他们还是不能放心。毕竟袁绍八十万人马将要渡河的消息早已在军中传开了,他们不能不有所顾忌。

        “就算如将军所言,贼兵不过两三万人马,但也比我白马驻军多出了两三倍不止,我们就算暂时坚守住了一时,若是贼兵后续人马杀上来。我们还不是照样受困敌人包围之中。既然早晚要为贼兵所为。不如早早退去。若是被他大军云集白马城下。只怕我等连突围都不可能了。”

        太史慈长声道:“诸位考虑得甚是。但各位别忘了,明公的命令只不过是让我等暂时坚守,勿要擅动。等他带领大军从定都而来,我们的任务自然也就完成了。到时我们照样从容撤退,诸位何疑?”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众人还有什么可说的。

        他们虽然不是太史慈亲手带出来的部队,但相处数月已来。也大概摸清了太史慈的脾气,太史慈既然决定要干,他们身为部下的,如何百般推迟?再说,他们中许多人也听说了太史慈以前诸多的事迹,比如北海被围,太史慈单骑突城,给刘备送信。又比如,江东之时,他与小霸王孙策之间的憨斗。皆是传得神乎其神。对于这么一位神奇将军,他们自然也是言听计从。不再刁难。

        部下又问道:“如今贼兵涉水而来,将军准备用什么计谋对付他们?”

        太史慈似是早已胸有成竹,当下带着将军们来到地图边,指着黄河道:“兵法有言,半渡击之。贼众渡河远来,我等不可坚守城中而待敌尽来,须得如此如此,方能将敌击溃!”

        众位将军一听,也都是眼前一亮,纷纷拱手道:“将军此计高明,我等愿听调度。”

        太史慈点了点头,当下分派起来,将全城万余驻军分成四股,只留少数人马守城。

        黄河上,远近船只数。将军韩荀奉命攻打太史慈所驻白马,正在中军楼船,指挥调度。

        从甲板上走入舱房,刚刚坐到书案前,就发现案上多了封书信。

        “来人!”

        韩荀一声传唤,外面立即走进一名甲士,拱手作揖:“将军!”

        韩荀举着信封,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甲士看了一眼,笑道:“哦,这是大军出发前,淳于琼将军使人送来的书函,只是将军当时不在,他也就放在了将军书案上,并且还送了一只黑箱子,正在将军所在的屏风后面。”

        “淳于琼?箱子?”

        韩荀也已经猜到了什么,手一挥,说道:“你先下去。”甲士一走,韩荀立即走到屏风后面,的确放了一只黑箱子。韩荀蹲下身来,将箱子扣打开,起满目的金光。一箱子的珠宝!韩荀看得眼睛一眨不眨,吞了数的口水,这才笑骂了句:“真是败家子,不知道许攸刚刚被沮授参了一本贪墨罪么?”

        但拆开信封一看,乃是淳于琼向韩荀讨要人情,希望韩荀将他的弟弟淳于仲简安排在前锋军里面,也好建功立业。

        韩荀跟颜良被拜为此次征讨军的先锋大将,手上各自握有重兵七万,怪不得淳于琼会眼馋。

        韩荀本已将前锋的任务安排给了自己的亲信,本不欲答应,但想到淳于琼在这几年来渐渐在袁绍面前红了起来,暂时虽还只是个副将军,但要是经过袁绍随便那么一提拔,前途可是可限量的。虽然他自恃淳于琼论如何也爬不到他的头上来,也不用对他客气,但他一来收受了淳于琼的钱财,二来,也想接个外援,像淳于琼这样的人物不易得罪,也就定下了心思,叫外面甲士传来淳于仲简。

        “你就是淳于将军的弟弟?”

        “表弟。”

        淳于仲简呵呵一笑,早已是摩拳擦掌:“见过韩将军。”

        韩荀稍稍注视了他一眼,只见此人虽则长得壮实,但一笑起来却是个虎头虎脑的家伙,心里有点不高兴了。但已经叫他进来了,不好反悔。点了点头,说道:“嗯,你等会就乘船到前军去,替换章将军回来,就由你担任先锋指挥吧。”

        淳于仲简哈哈一笑,连连拱手:“谢过韩将军。谢过韩将军!”

        “去吧,去吧!”

        韩荀手一挥,突然又有点心痛了,这个前锋官就卖了这么点钱,是不是少了点?听说许攸卖一个裨将军都能是这三倍的价钱。哎,韩荀心痛的又去屏风后面看了看他的满目珠宝。

        ※※※

        淳于仲简下了楼船,当即带了亲信部下二十多人。乘了船。向前赶去。

        后军离全军少说也有四十分钟水程。但淳于仲简乘的是船,二十多分钟也就到了。

        “慢点!慢点!先锋指挥在此!”

        看到众多战船中间簇拥着的楼船,楼船上方挂着章将军的旗帜,淳于仲简立即让人叫了起来。楼船上士兵一听。都是纳闷了:“怎么跑出两个先锋指挥来了?”都是装作没有听见,准备不搭理他。

        叫了数遍,见对方没人回话,船也按照正常速度前行。跟随淳于仲简的将士都是一愣,看向淳于仲简。

        淳于仲简鼻子一哼,拔出剑来,向上面喝道:“再不停下,放出踏板让本先锋指挥上去,我可要按照军法处置了!”

        楼船上将士都是嘻嘻而笑,以为他疯了,没人搭理他。

        “哼!”

        淳于仲简气得两眼喷火,将着手中剑一刺,砍向了船板。船板表层为了防止铁箭射击。镀了一层铁皮。淳于仲简剑划上去,只奔出一团火花来。又将着手中剑向上一掷。擦,上面旗杆上的大旗呼啦一声,倒了下来!两边将士一见,尽皆吓了不轻。再也不敢耽搁,赶紧将这事报告给了章将军。

        “什么?有这种事,是何人敢挑了本将军的将旗?”

        章将军啪的一章,击在案几上,腾身而起:“去将他们给我抓来!”

        “诺!”

        章将军转念一想,此人敢胡来,必然有点底细,也就立即纠正:“不!将他们给我请过来!”

        士兵微微一愣,又是赶紧点头:“是是!”

        在船上等了多时的淳于仲简,终于被他们放下踏板,请了进去。

        章将军仔细看了眼前淳于仲简一眼,脑子里一想,从没见过这厮啊?也不像是什么大人物呀。章将军想到这里,鼻子一哼,啪的一声,以手击案,喝道:“你这厮何人,居然敢擅闯先锋指挥楼船,该当死罪!来呀,给我押下去砍了!”

        此话一出,舱外立即拥进四个佩刀带剑的甲士,就要上来拿他。

        淳于仲简一愣,当即大叫道:“你这厮敢坏本先锋指挥的性命,管保韩将军要你好看!”

        章将军一愣,脸色一暗:“胡说八道!你居然敢冒充本先锋指挥,看来真的是不想活了。将他拖下去,拖下去!”

        淳于仲简喝道:“我乃韩将军亲封先锋指挥,你们谁敢动我一下?”

        众人都是愣在了,看向章将军。

        章将军到了此时,心里也泛起嘀咕,手上犹豫了片刻,咯咯笑道:“你说你是先锋指挥,又何凭证?”

        “凭证?”

        淳于仲简一啪脑袋,先前走得匆忙,居然忘了向韩荀要先锋指挥印信了,没有印信,别人如何听你的指挥?

        章将军鼻子里哼的一声:“你既然没有印信,还敢冒充先锋指挥,看来你真是不想活了,来呀,给我拿下!”

        淳于仲简这下算是百口莫辩了,乱叫道:“是韩将军所命,我如何敢乱说,他让我到前军来,替换将军的……”

        “胡说八道!”

        章将军气急了:“拉下去拉下去!”

        幸得这时,中军韩荀那里又派了一位使者来。韩荀也是想起了先锋印绶在章将军那里,淳于仲简两手空空,根本不会有人听他的,于是,赶紧让使者过来传命,告诉先锋指挥已经换的消息。但章将军毕竟是韩荀的亲信,韩荀就临时任命他做了先锋副指挥。

        使者一走,淳于仲简嘿嘿冷笑,走上前来,目视着气得双颊通红,愤愤不平的章将军,冷声笑道:“怎么着,现在我是正先锋指挥了,你是不是该挪挪位置了?”

        “你!”

        章将军咬碎了牙齿,抬头瞪视着他,手已经按在了佩剑上。

        淳于仲简哼声道:“怎么着,你不服?不愿意让位?”

        腾!章将军长身而起,向pángbiān一走,跪坐在了下首位置。

        淳于仲简缓缓的将身坐到主位上,眼睛一眯,嘴里吃吃的道:“不时就要到白马渡口了,怎么,将军不上楼船上指挥去,难道要我这正先锋指挥去楼船上兜风不成?”

        章将军目视着他,眼睛一动不动。淳于仲简看着他喷火的目光,心里一紧。再看看他右手按在腰间,似欲拔剑的样子,赶紧喝破:“将军不听从安排,看将军如此怨毒神色,将军难道是想杀本将军不成?”

        呼!

        章将军长身而起,走出了舱房。一面一口冷风,章将军闭目片刻,当即带着剑橐橐橐的走开了,只听到里面得意的笑声。

        “将军,前面就是白马渡口了。”

        迎面小校向章将军报说。

        章将军点了点头,问道:“可使小船迅速接近渡口,看是否有刘备驻军把守。”

        “诺!”

        小校领命而去,不时回来,报道:“白马渡江上面的房屋全都被毁,里面并没有一人。”

        章将军微微一愣,命令道:“船行速度放慢。”当即带剑又重回了舱房,看了淳于仲简一眼,脸色缓和下来:“有件事情要跟将军商议。”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8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