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四六一:铁索横江撼山岳

第四六一:铁索横江撼山岳

        彭泽口,波光粼粼,船布江水,喊杀阵阵。【全文字阅读】免费电子书下载江面岸头,人人屏息待声。

        蓬蓬的鼓声被压了下去,刀戟击铁声轰然巨响。

        许褚、典韦各自奋起兵器,齐头向着眼前粗若石柱的铁链拦腰斩去,以千钧雷霆之力,轰然击下。如怒涛击石,天雷劈树,迅捷匹,光电而至。

        蓬蓬,如弦轰然崩断。铁链摇撼不止,震得四周江水如欲断流,纷纷辟易。然而,柱状的铁链只不过被斩出了一道寸许深的口子,再也没有往下击破。许褚手中的大刀被铁链的反之力震为两截,典韦手上的双戟亦是脱手飞出,跌入浑浊江水。许褚、典韦脸色齐暗,都深知皆已用尽了全力却不能撼动眼前铁链分毫。铁链依然横亘,后面的船只如何上来?何遑冲上岸去,将敌人的箭雨逼退。

        许褚、典韦相顾骇然,似乎耳边的鼓声顿时停止了,只剩下边的绝望。

        就在典韦双戟脱手之际,突然上方投下一块巨石,正正砸中了典韦所乘之船。典韦闷哼一声,来不及稳身,接着又有数箭矢齐飞过来,皆锐不可挡。典韦欲回身拿件合手的兵器,转眼巨石砸上,砰然声闷。典韦只觉身子一晃,啊呀一声,早已噗咚跌入水中。旁边许褚顿时觉了出来,只还没反应,接着只见刷刷刷数箭矢猛射江水。皆往典韦跌落处落下。江水一片浑浊,透出数血水。许褚目光所及早是巨震。心念着典韦,乃怒目欲裂,不知其怒若何!许褚遥遥望见山上一人手按刀柄,指挥调度。将典韦打落后。眼看将要指挥箭雨往他这边齐射。他是怒声嘶喝,张开巨口,额显白光,沉如猛虎,将断了半截的刀猛然从手臂中贯出,擦然破风,投掷远去。

        许褚投掷断刀之际,对岸上方早又是一阵箭雨急射。许褚空门大露。顿时只觉身上噗噗之声不绝,数箭矢尽往身上贯来。许褚被这阵箭雨冲力一推,身子不稳,立时也随着典韦跌入了浑浊的江水之中!

        在两船之上的百名虎士以及百名壮汉。皆是齐声惊呼,肉颤心惊。丢了手上弓箭,涌上船头,欲要寻找典韦二人。肉眼洞穿,茫茫望去。却早是没入浑浊腥臭的江水之中,悄悄不见!也就在许褚落水之际,那边山头突然传来一声惨呼。半天里,一条人影落下。扑通一声,也是跟着跌入了浑浊的江水。袁军之上。督战的彭虎脸色惨变,不由惊呼:“黄将军!”欲要伸手去抓。显然不及。适才站在他身边指挥作战的正是刚刚从彭泽城大将军纪灵那边赶来的黄龙罗将军,他刚才指挥弓箭手趁着典韦、许褚二人力劈横江铁索空门大露之际,教令万箭齐射,将典韦二人皆射入水中。只没想到,对方悍将许褚会在落水之前奋力一掷,居然一把断刀就要了黄龙罗的命,将他也斩落水中。黄龙罗的宝刀断背以随之而去,不见展露。

        彭虎黯然失色,心想着刚才一刀要是投偏了,此刻跌入水中的不是黄龙罗却是自己了!适才被激起的好战之心顿时被扑灭,身子不由退后了两步。不敢再在军前抛脸,只换了其他将军指挥,他自己却眺望浑浊江水,暗自擦汗。

        ※※※

        遥观战局的刘备、曹操二人俱各一惊,相互对望一眼。刘备心如针刺,曹操脸色亦是不好看。

        许褚乃刘备近身护卫长,跟随刘备南征北战多年,忠心耿耿。自厉影被诛后,他视许褚为腹心,对其极为依赖。只没想到,彭泽之战,许褚落入水中许时未出,只怕是凶多吉少,怎不担心?而典韦,亦跟随曹操多年,曹操托为心腹,职位亦如许褚。曹操对典韦的爱护,只怕不减刘备对许褚的倚重。本来,这两人都是武功神助,天生神力,虽然面前飞石阻挡,刘备、曹操皆自坚信,许褚、典韦联手,必将一战得胜,高奏凯哥,然后举酒相合。只哪里想到,敌人反抗强烈,致使许褚二人一齐中箭落水,生死不明,如何不让人倍感揪心?

        站在二人身后的袁熙遽然见到此种局面,先还是眉毛紧锁,替人忧心。但也只不过是一时,他一改愁思,转而想到了另一层厉害,却又不禁是心里暗暗惊喜,如获得意外收获。典韦、许褚皆乃曹操、刘备的心腹爱将,都是万夫不当之勇,如今两人一齐为袁逆所除,却不正是帮助了袁家,为袁家除了两个心腹之患么?以袁熙想法,袁术一灭,天下大势必将革,而等到他父亲撵走公孙瓒占领幽州,则必面对徐州的刘备、兖州的曹操,此二人皆乃当世枭雄,若能剪其一羽,亦能为将来的争霸减少不少阻力。

        袁熙算盘打得叮当的响,正自高兴的紧,不想旁边走出张郃、高览二人,向着刘备、曹操抱拳,请求带兵破贼。刘备二人见张郃二人请战,转悲为喜,都在心里道:“曹刘两家都出了兵马,是该袁家出兵的时候了。”袁熙却是不喜,甚至有点面憎,欲要喝退二人。毕竟像猛将如典韦、许褚都是沉入江心,没有讨得尺寸之功,他二人一去,不就是送死么?就算再笨,像这种自折羽翼的事如何能干?

        袁熙欲要上前阻挡,却被旁边腹心将吕旷、吕翔兄弟二人拉住袖子,使眼色给他。袁熙先还是一愣,但转而一想,却是恍然大悟。张郃、高览二人乃是袁绍的爱将,平时作战勇猛,甚得袁绍喜爱。袁熙本与他二人没有瓜葛,只是他二人跟袁尚走的极近,却是袁熙看不过去的。袁尚虽是他的弟弟,只是他两人关系不好,经常为着小事吵翻,而其父袁绍又偏爱于袁尚。处处帮着袁尚。袁熙因此怒着袁尚,只是因着袁绍,这才一直隐忍着。再想到这次出来后,张郃二人处处跟着自己作对。似乎是为袁尚调教欲要给他难堪的。袁熙想到这一关节,心里立即不畅。隐忍的杀气猛然爆薄而出。其对外示弱,对部下却极其残忍。眼看着张郃二人急着去送死,再不阻拦,往后一退。心里此刻反盼望着刘备二人早早答应,好让他们去送死,自己也顺手收拾了两个眼中钉,以好回去的时候给袁尚眼色看看。

        刘备见着张郃、高览走出。心里一喜,走上前去,啪了啪二人肩膀,与语几句。特别对张郃拉拢性的话说得极多。就连旁边曹操听了,也懊悔自己动作慢了,没有抓住先机,只好任着刘备极尽巧舌之能事。曹操早已闻得张郃之名,只是缘结识。本来在众诸侯争做盟主的时候他该趁机接纳了,只是因着那时恼怒袁绍不来,故把虎威尽往袁熙身上施去,而那时张郃在下首亦跟他有所争执。不但错失良机,而且引得张郃对曹操的警惕。此刻的曹操只能站在刘备与张郃、高览的话外。不好插嘴。但看见旁边袁熙青一阵紫一阵的脸色,不时拿眼瞟着那边。却是霎间猜到了他心里所想,不由嘴角一别。

        曹操走到袁熙身边,低声说道:“袁贤侄,这样做可不好,都是袁家将领,如何眼看二人送死却不劝阻?”曹操的身影如同巨山一样压上来,只让袁熙喘不过气来。听到曹操一语点破,心里极是恼怒、惊惧,脸色霎间收敛,变作一副泫泣欲滴之相,诺诺数声,伸手拭汗,不敢以目相视。曹操却是哈哈一笑,捉着他的手臂,轻声道:“袁贤侄不必紧张,其实我们应该好好叙叙。想我跟你父亲可是从小的玩伴,我对你有如对自己的儿子一样,你真心待我,我自不亏待于你。”

        袁熙怔怔的望着曹操,实在不明白盟主会上对他还声嘶力竭的曹操,如何又对自己如此客气,语言之中极尽讨好之语。而且他的话里,似乎隐隐藏着玄机。

        刘备跟张郃、高览聊了数句,已是彼此贴了心,说到高兴处都是不由哈哈而笑。那边曹操瞧着,心里极其郁闷,看到吕旷、吕翔,眉毛一松。心想只好舍张郃、高览而求其次,拉拢这两人,也聊胜于。

        刘备侃侃数语,已将张郃、高览说的服帖。只是想着眼前局势,忧心许褚、典韦二人的安危,只得短暂结束了对话。临走前,又交代他们二人两句,这才放了他们下去。待张郃、高览一走,刘备立即又叫了太史慈、闻字二将跟随其后,给他二人压阵,却也是怕他二人难敌袁军。

        ※※※

        荡荡江水,寂寞东流。江面上船只往来纵横,箭雨飞石密集交射。烈日如怒,狂暴铠甲。江风震荡,衣襟翻飞。张郃手执银枪,目光交织,电扫前方,左右探看。但见袁军密箭如雨,十分张狂,若想前进半分实在不易,何况又铁索拦江,阻止船只向前。张郃只得下令将船只远远停住,寻找战机。张郃身边高览亦乃河北名将,手举巨斧,力气非常,看到眼前飞箭巨石不停落下,不假思索,大叫道:“张将军何故停滞不前?贼军阻我去路,唯有一战而已!”说着,将巨斧一掂,就要驾船硬冲。

        张郃沉吟一声,不徐不疾道:“高将军且慢!”指与他看,“贼兵皆依险而守,以巨石飞箭为媒,以横江铁索为阻,我等战则处于仰攻。兵法有言,战隆登。是以以我等之劣势攻敌之优势,则难以取胜。但若想攻入彭泽,则必先经此处。此处乃唯一之去路。在此绝地,诚如高将军所言,唯有一战而已!但我等战即良久,不能攻入半寸,实因铁索之故。依某之见,不如佐以火攻。我等只要以火舡猛烧其铁索,一旦铁索为火烧断,则前路阻,船可横行,破敌立矣!”

        高览向来佩服张郃刚猛有谋,听他一说,略一沉思,按住脾性,微微点头。正欲开口,突觉脚下船微微摇荡,心里震骇不已。船上士兵皆脸色煞白,不知为何。查看船身,并没问题,四周也异状。张郃望了高览一眼,也觉了出来。两人正不知何故。横亘前方的铁索突然微微震动,荡起数波涛。众人心中都是一紧,但看身处险地的袁军,却是摇晃不止。反复高叫:“地动啦,地动啦!”当下就有数人被这股震劲给摇下水去。张郃身后士兵亦是震骇,人人瞩目。震感一过,又恢复了平静。

        高览稳住身子,捉着巨斧,叫令左右勿慌。走到张郃身边,低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要地动了?”声音里不禁微带颤抖。张郃眉毛一凝。只还未言语,船身接着又是一阵摇晃。似觉得水底下钻过一股热浪,欲要掀翻船身。张郃等堪堪止住身子,突见江面上呼啦啦一声巨响。接着江岸也似在摇晃不止。袁军在绝险处都是一惊,顿时乱作一团。也就在这时,突见横亘江面上的粗大铁链被猛然一扯,应声掉下水面去。张郃一喜,也不管是何原因致使横江铁链突然崩断。赶紧组织兵力猛然发动进攻。趁着眼下敌人军心大乱时鼓噪前进,将飞矢向天乱投。

        身后太史慈、闻字等将俱各一喜,乃操起兵器,亦上前助攻。只还没靠近渡口。太史慈船身突然一紧,向左倾去。船上士兵皆是一惊。纷纷惊呼。有人指着船舷之处,赫然叫道:“将军看!”太史慈循声望去。心里微微一怔。只见一只血淋淋的巴掌大手突然抓住船舷,奋力使劲,欲倾翻一船人,往上窜来。江水滚滚,翻涌震怒。太史慈手持长枪,力贯于臂。只等水下人露出头来,投枪往刺。

        霍拉一声水响,跟着一声大叫,一颗脑袋首先冒出了水面。太史慈长枪红缨如血,笔直挺拔,奋臂一抖,就要送出。突听水下之人急声叫道:“将军误要伤我!”太史慈枪停半途,已是认出了其人。轻咦一声,脱口道:“典韦将军!”浮在水面之人正是典韦。太史慈收回长枪,赶紧让人将他拉了上来。

        典韦气喘嘘嘘,周遭身上都是皮开肉绽,鲜血肆流。一到船上,就是躺着不动。太史慈记得典韦落水前还是重甲数重在身,是以抵挡住了数敌箭的攒射。然而,落下水后的典韦将衣甲尽除,却只剩了一身内衣。以致破损的皮肤,处处可见累累巨伤。每一处创口被水浸泡,都是如花绽烂,随便哪一处,要是放在一般士兵身上,只怕早已是致命之伤呜呼哀哉了。

        太史慈眼见典韦活在眼前,喜不自禁,赶紧上前道:“将军身负重伤,须得休养。”欲要将旁边船只靠拢来,将他先送回皖口医治。典韦猛呼了几口气。每一声如夹风雷。听到太史慈的话,他双眼一睁,似是想到了什么,赶紧爬起来,左右眺望。太史慈先前见他双戟被铁链震飞,恐他是找兵器,欲要劝他赶明儿再打一副,却见那典韦双眼圆睁,方寸大乱,如失宝物,左右大叫:“虎痴呢!虎痴在哪里!为何他还没上来!你们谁看到了他!”

        典韦一声大似一声,声声隆巨,似欲将江水震断。两边士兵被他这副浑身浴血的样子加上他沉猛匹的喊声一惊,顿时慌乱起来,还没弄清他口里叫的“虎痴”是何人,早就脚步乱蹿,跟着查看船身左右,不敢稍懈。太史慈听他一说,走上前来,脸色苍白,顿声道:“许褚将军与典将军先后落入水中,到目前只典将军你一人爬了上来,许褚将军却还没有下落。不过请典将军放心,等攻下此险,拿了彭泽口,论如何,就算他已战死了,也要找到他的尸体。”

        “放屁!”

        典韦如吃了火药,他话一句不对就是双眼巨睁,暴跳如雷,伸出手来,朝他胸口猛力一推。典韦用力过巨,太史慈又不会想到他会突然出手。被他大力一推,不由咚咚连退两步,这才堪堪沉气稳住了身子。太史慈脸色一白,不由勃然大怒,就要使枪刺他。想他只不过是曹操部将,他也不过是看在盟军的份上礼遇于他。现在将他从水里救了上来,他不感谢也还罢了,如何手出重招?太史慈欲要动手,却见那典韦根本不理他,转过身来,左右乱寻,口伦语,大叫大嚷:“你知道个屁!刚才你以为这条铁链是谁弄断的?还不是我跟许褚两人在水下一起使力,将全身的力气全都赔上,这才好不容易撼动了水下铁链,将连着铁链的柱子连根拔了起来。不然你等焉能顺利渡过,冲杀上去。”

        太史慈听了微微一怔,怪不得适才如撼山岳,原来是他两一同用力,将那水底铁柱拔起,致使水上水下有地动山摇之感。太史慈弄清了原委,立即收起长枪,也是跟着找人。眼看满眼江水,许褚还没下落,典韦是捶胸顿足,往船舷边一走,就要踩着船舷跳下水去再把许褚找回来。孰知,他脚刚刚踏上船舷,就听水下一人啊哟一声,疾呼:“天杀的,踩到我的手了!”

        听着声音倍感亲切,低头一望,典韦长吁一口气,嘿嘿笑道:“虎痴,你没死呢!”突然是哈哈大笑,差点流下浑浊血泪。。。)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8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