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四百三:郭嘉献一石二鸟

第四百三:郭嘉献一石二鸟

        刘备跟曹操的兖州之战,以双方士兵疲敝,各自罢兵。曹操回定陶,刘备回彭城,是岁建安元年秋七月。

        刘备回彭城屁股还没坐热,就接到了吕蒙使人送来的消息。信上说,天子刘协东迁,败于曹阳,渡过黄河在安邑过完年,改过年号后,又于夏六月驻军闻喜。目今,天子在其和杨定等人的斡旋下,说服杨奉、张济等,正保护天子东迁途中,估计七月可抵达旧都洛阳,叫刘备做好迎天子准备。

        刘备看完信后,心里甚是欢喜,一瞥写信日期,乃是吕蒙在六月初写来的。刘备也没想到这么一封信从关中走到自己手上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不过,这封信来的还是时候,算算天子这时也应该到了洛阳了。

        刘备先让人传唤简雍、陈到,将书信交给他二人看了,并加他二人的官职,以使者的身份代表他上洛阳“进献方物”。交代这些话后,刘备又拉简雍、陈到,密语道:“吕蒙、杨定在洛,你二人可与他两联系,从中便宜行事。一切以大局为重!”简雍、陈到二人自然不傻,刘备口中的“便宜”他们懂得,非是稳重天子,排斥张济等人,为接下来控制洛阳扫清障碍。

        听到刘备的话,陈到点了点头,随即又有忧色:“我等此去洛阳,路途只怕不安宁。”

        此去洛阳必先经过颍川,而颍川此刻又正处在战乱,为刘备、曹操、张邈多方势力觊觎,再加上本土的豪杰,形势可谓错综复杂。简雍的车队要想大模大样从颍川顺利通过而不被劫掠,只怕有点难度。刘备也知道他们所虑,便即安慰道:“二位勿虑!颍川尚有蒋济、太史慈、李通领兵在此,想必保护二位顺利通过还是绰绰有余。再者,二位先行后,我不日即当率领三军出兵颍川,以为呼应。二位这下可放心了吧?”

        简雍一听,首先笑道:“我就知道老……刘大人早有准备。”陈到听他似欲要说刘备“老家伙”,但到底是临时改了。看来他是不想在自己面前不给刘备的面子,也就呵呵一笑,借此盖过,拱手道:“有明公坐镇颍川。我等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刘备点了点头,信心十足的看了简雍、陈到一眼。当然,刘备没有立即出发是有原因的。他在等洛阳的天子诏书。果然,不久,洛阳的天子勤王诏也很匹马送来了。刘备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兵了!

        ……

        定陶城里,曹操正皱眉苦思着。

        “郭军师求见!”门外走进的小吏让曹操从沉思中抬起头来,听到郭嘉之名,知道他是从前线劳军回来了。曹操立即将案上吃冷的饭碗一推,也不让收拾,赶紧叫道:“请进来!”

        郭嘉悠悠的从门外进来,却见曹操捧着一本书正读,连抬眼都没抬。郭嘉刚才听门吏说曹操连天苦皱眉头。很是不高兴。今见曹操手捧一本书正悠哉的坐着,看不出一点愁思,不免怀疑。但他接着看见曹操案上放在的饭碗里米饭似是未曾动过,而且看不过一丝气息,看来是冷透了。郭嘉稍微留意,也就明白这是曹操在自己面前故作镇定了。

        郭嘉也不说破。只是看看离曹操近了,这才步向前走去。拱身作揖:“曹公!”

        曹操似是刚才才想起郭嘉来了,赶紧抬起头。将手中竹简望碗上一放,连忙笑道:“是奉孝劳军回来啦,哈哈,免礼!”郭嘉点了点头,将袖子一拢,看了案上一眼,故作惊疑:“咦?曹公还未用膳?哦,那打搅了,不如待曹公用膳后嘉再过来吧。”说着就要告退。

        “妨!”

        曹操将书简放到一旁,抓起案上箸筷,就着冷饭冷菜扒了一口。口里粟粒还在咀嚼,脸上笑道:“奉孝可为我说说巨野的情况吧。”

        郭嘉也清楚曹操这人不拘小节的性子,也就索性没有回避,听他来问,方自回道:“曹仁将军接到曹公夺回朱灵兵权命令后,起初也怕朱灵不肯就犯,到时倒戈也就不好看了。于是,曹仁将军乃在方与城中设宴召来朱灵,在席中收了他兵权。朱灵兵权被夺后,他的本部兵马在曹仁将军的控制下倒也没有生事,朱灵也很配合,并没有过多反抗。巨野方面,按照曹公意思,已让毛玠接手。至于朱灵,他现在已被我带回,此刻就在门外,不知曹公要不要一见?”

        曹操心里此刻在考虑着别的事,听到曹仁已然成功夺回了朱灵的兵权,毛玠也顺利接手巨野,自然也就放心了。至于见他,一来没必要,二来,朱灵原是袁绍部下,当初是带兵留在自己军中的,他的兵都是自己的。虽然名为“夺”,其实跟“抢”也异。曹操自然不想再叫朱灵有质问自己的机会,也就笑着摇了摇头,道:“我看这就不必了,巨野城防务能够顺利交接就好了。”

        郭嘉其实早就猜到曹操必不见朱灵的,所以朱灵带到定陶后,早已按照曹操事先的命令将他收押了起来。郭嘉听说,也就点了点头。接下来,室内只听到曹操咀嚼有味的声音,却不见曹操问一句话了。本来问的话已经问完了,郭嘉也应该识趣下去了,但看郭嘉却并没离开的意思,曹操不禁停止筷箸,问道:“奉孝,还有什么事要禀告的?”

        郭嘉拱手,摇了摇头,却道:“嘉已话了。不过嘉见曹公似有话要问嘉,故嘉不敢此时退去。”

        曹操一听,哈哈一笑,把碗筷一推,说道:“什么也瞒不过奉孝你!”叫人将碗筷收了,将案几擦拭了,这才请了郭嘉坐下。郭嘉却先道:“让我来猜猜曹公为何而忧。”曹操看郭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禁心情舒坦,笑道:“奉孝可试言!”

        郭嘉为曹操分析道:“据嘉所知,天子已东归,还于旧都。只是,这旧都昔日为董贼一把火给焚毁了,旧都内人民有限,粮草是不济,只怕正受饥寒交迫之苦。在此之时,天子必然要借助各方诸侯势力加以重整旧都。恢复昔日气息。所以,天子一入洛阳必是立马发出勤王诏,让各路诸侯前来洛阳贡献方物。据嘉推算。这些人里,有公孙瓒、有刘表、有袁绍、还有刘备!当然,曹公之兖州乃是最接近帝都之处,曹公你又兵多粮广。诏书是必不可少的!”

        曹操听郭嘉一说,微微一愣,立即叫人拿出一封密封的黄帛黑边的诏书给郭嘉看了,正是天子诏。曹操道:“奉孝果然料事如神,不说就已经猜到了。”郭嘉恭敬的收起了诏书。还于曹操,这才接着说道:“虽然天子将诏书送往各路诸侯,只怕所来者寥寥几!公孙瓒远在幽州,正在与袁绍奋战,我看他是不可能过来的。而袁绍,其人眼光狭小,虽近洛,必不肯来。如刘表、刘璋之辈。虽碍于宗室之亲使人入洛。也必所作为,曹公也不必担心。然则刘备……”

        郭嘉分析到这里停了下来,曹操心里一揪,他的苦恼也就是此人。

        顿了顿,郭嘉淡淡的接着道:“刘备手下谋士如云,兼且此人胸怀宽广。眼光深远,对于天子东迁必然关注已久。诏书一到。他也必不会放过此次机会!他必引兵出颍川,以慑洛阳。一旦他出兵颍川。则关中震动,是必于我军不利。而我观曹公所虑者,必在此!”

        一语中的。曹操也不隐瞒,点头笑道:“早在天子东归之初,尔等就已劝我准备迎大驾于左近的建议,是以我数次派曹洪联络关中,又交接黄门侍郎钟繇,议郎董昭,希望他们从中斡旋,以为我迎帝做好准备。虽然这其间数次受到董承、张济等阻挠,但好歹已与天子联系上,天子也承认了我兖州牧之位,并让我承袭了先祖费亭侯侯爵。至于刘备……说来也惭愧,据钟繇信中所说,他其实早在我之前就已在密切关注天子东归之事了。不知为何,他居然还跟后将军杨定联起手来,跟张济等左右斡旋,这才促成了天子回洛的进程。”

        郭嘉道:“如曹公所说,天子身边一有刘备安插的势力,二有刘备颍川的呼应,所以曹公所虑的,就是怕他刘备会先曹公一步将天子接走?”

        曹操也没有什么避讳的,点了点头,笑道:“我正为此头痛得连饭都忘记吃了。幸好,奉孝你此时正好赶了回来,不知奉孝你可有好的计谋教我么?”

        郭嘉摇头道:“恐怕曹公所虑者不止刘备一人吧?”曹操一愣,看着郭嘉的目光,随即笑道:“试言。”郭嘉将手指举起,比划道:“还有一人,近在卧榻,曹公你岂能日夜睡得踏实?”曹操又是一愣,瞬即哈哈而笑:“奉孝是说张邈张将军?他已与我结盟,我何不能容他?”

        郭嘉摇头道:“张邈虽然暂时答应跟曹公结盟,出兵争夺颍川,但他岂是真心?再者,张邈得了颍川,于曹公你又有何益?要是张邈之陈留跟颍川连成一片,曹公关中之路必被他截断,如此,不说奉迎不了天子,就是入洛阳朝贡的路都没了!”

        郭嘉一席不客气的话,只让曹操听得一惊。曹操看着郭嘉,半喜半叹:“哎呀,我心中所虑者今日全为奉孝看了出来,奉孝当有以教我!”郭嘉也不推辞,随即说道:“嘉有一计在此,不但可教刘备去不了颍川,亦可让陈留重落入曹公之手,不知曹公可听否?”曹操乃整容道:“奉孝言来!”

        郭嘉乃侃侃道来:“嘉闻近者薄县有刘备降将麴义驻守,曹公可发大兵往,将薄县困住,然后扬言必得此地。薄县乃梁国北面门户,刘备必不敢不救。另外,我听说张邈数番跟陈国田豫争夺扶乐之地,我等可发兵助张邈往夺此地,扶乐亦乃陈国北面门户,则刘备必不敢不救。如两地同时兵起,刘备还哪里有心思关心天子之事?就算他在天子身边安插了近臣,也是能为了。这是其一。其二,待我等助张邈得了扶乐之地,则可趁张邈稍不注意时,猛然将大兵回杀,突袭其城下。那时,张邈之兵一半在颍川,一半已被我等分散,到时他就算想反抗只怕也是兵可战。如此。则张邈必然束手,陈留必然可得。此乃一石二鸟之计也!”

        曹操听郭嘉一说,耳目一。但还是有忧色:“同时进攻刘备之梁国、陈国两地,诚然可逼得刘备不能不舍弃驻军颍川的想法,但张邈与我等虽然是同盟关系,只怕他也未必同意我等将军队驻扎在他的境内吧?”

        郭嘉笑道:“这事是难了点。但我听说攻打扶乐乃是陈国叛将吴老狼的主意,而吴老狼自归顺张邈后甚得张邈信任,乃张邈数一数二的战将。只是这人毕竟是个凡夫,嘻嘻,也逃不过喜女色的毛病。我们只要先从这人身上下手,还不怕张邈他不肯发兵吗?”

        曹操一听,眼珠转了几转,捋须看了郭嘉一眼,再是一想,哈哈一笑:“奉孝之计甚好,吾当用之!”郭嘉并没显出得色,进而补充两句:“迎奉天子事不可拖延。曹公可速命曹洪将军领兵入关中。迎帝于兖州!”

        ……

        刘备接到天子诏书,也已经准备好了大军出发前誓师的工作,只没想到,大军未出,梁国、陈国两地接连传来了急报。曹操出兵梁国之薄县、张邈出兵陈国之扶乐,几乎是同时而发。而且呼声甚高,出兵规模甚大!

        刘备接到急报后。一时没有动。他与曹操双方刚刚罢兵不久,曹操那边突然又有了举动。而且还是在天子勤王诏书发下来这种敏锐的时刻,能让刘备不怀疑?

        为此,彭城内关于是继续出兵颍川,还是发兵救陈、梁两地而争论不休。在这关头,刘备也不便很做决断,毕竟,现在他要的是冷静,还有继续征求意见。参镇东军事蒋济尚在颍川,听到此事,乃上书劝刘备,跟刘备分析形势。蒋济说曹操虽发兵薄县,却是雷声大雨点小,近观根本没有要打的意思,何况,曹操这时出兵薄县,是完全没有目的的,此或是曹操的计谋,是在拖延刘备进颍川的时间。乃劝刘备,让刘备速速进兵颍川。

        对于曹操突然发大兵攻打薄县,刘备其实也是在不断关注的。在几次战报对比下来,刘备也看出了曹操不是在真打薄县,不然曹操发大兵来而数次不战?再看张邈发兵扶乐,虽然是攻坚甚紧,但刘备并不担心陈国的安危。毕竟扶乐之争由来已久,他也不怕田豫对付不了张邈。

        为此,刘备在几番利益对比下来,乃决定先不救薄县。对刘备这样的做法,好多人都很是不理解,刘备于是笑道:“梁国有南中郎将刘晔在,我既将梁**事都托付于他,岂可再怀疑他的本事?诸君试看,刘晔必可全胜!”又写信安抚刘晔,让刘晔设法抵挡住曹操,言他就不过来了。

        排除万难,刘备决心发兵颍川。

        可惜天公不作美,入秋以来雨水不断,致使道路崎岖,根本不适合远路行军。再加上将军队拉到颍川去,供给掀太长,势必劳民伤财。刘备此刻纵然想发兵,奈何张昭、张纮等重臣都来劝阻,刘备就只好静等天晴了。没想到,这雨一下就是没完没了,下了又停,停了又下,一下差点就是一个月!及至眼看天晴可准备发兵了,没想到,却传来张邈被杀,陈留被夺的消息!

        曹操按照郭嘉之策,先结交吴老狼,以女色诱之,劝张邈发兵。张邈果然听从吴老狼的主意,又贪图扶乐之地,想到扶乐一下可直入陈国,对陈国构成威胁,乃发精兵,让吴老狼统领。吴老狼在曹操所派夏侯惇的相助下,向扶乐发动进攻。陈国田豫乃亲自都督舞风营主将齐任坚守扶乐,与吴老狼数战以来互有胜败。吴老狼虽一心取扶乐之地,但夏侯惇并不是和他一个心思,虽出兵却没出力。而夏侯惇则在战争间隙趁吴老狼不主意,乃连夜将兵围陈留城。时张邈身边可战之兵都已被分走了,兵可战。夏侯惇一到城下就是猛攻,很城破,张邈自杀。等到吴老狼反应过来,夏侯惇又回兵逼围他,吴老狼倒戈,率兵投降夏侯惇,曹操也就顺利占领了陈留城。曹操乃以荀攸为陈留太守,以夏侯惇为镇守大将驻守此地。

        张邈一死,其弟张超本在颍川领兵正跟蒋济等作战,闻陈留有失,大哥张邈被杀,乃投降蒋济。刘备表张超承袭张邈骑都尉之职,用为左右。

        陈留易主这是其一,其二,则是曹操先刘备一步迎到天子,已将天子接往济阴郡,并定都定陶!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7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