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四百二:阚亭关曹操打援

第四百二:阚亭关曹操打援

        双节乐!

        感谢噬(尐澈兄、木(行人兄投出的宝贵月票!!!

        ……

        ……

        刘备得麴义相助,不但覆军杀将大破虎豹骑,将曹仁败归方与城,而且得让乐进、闻字二将宿怨得解,自然欢喜不已,摆宴设庆。席上,刘备捉麴义手笑道:“若将军远道相助,倾先登一营之力,使强弩阻杀贼兵,以挫曹仁铁骑之锐气,此战难成奇功也!”

        刘备席上在诸将面前百般称赞麴义之功,便是麴义部将程里也为之骄傲。其实程里已由原来刘备亲封的百人将,因功提拔为麴义军假司马了。此次刘备调麴义从薄县到此援战,程里亦跟随在侧。程里听刘备一说,身为麴义部将,不高兴的道理了,乃冲口向两边笑说:“不是我说,这强弩天生本就是铁骑的克星,所以破曹仁,还真非我家将军不可。要是换做别人,那定战胜之理!嘿嘿,你们可听说当年界桥一战……”

        “休得胡说!”

        话未说完,旁边麴义听到程里口遮拦,早是脸上一愠,赶紧喝止,连忙要向刘备解释。程里在旁听见,只得吐了吐舌,低下头吃酒,不敢再说了。刘备却是笑道:“将军息怒!程将军之话不道理,想我正是想到当年界桥一战、将军以八百强弩破公孙万骑,这才在败军折将、士气低落的紧要关头想到了非将军以敌曹仁虎豹之骑。是以不惜休战,以调将军领兵前来相助。想今日若将军之精弩配合,我何能轻易破贼?将军破曹之功,当属第一,将军你又何必自谦?”

        看了麴义一眼,见他手心似有虚汗,态度不能自若。刘备明白他这是怕自己对他有想法,也不等他再做解释,是以豁然一笑,举盏跟他手中酒盏相碰。笑道:“将军且饮了!”麴义暇他虑,看到刘备举酒,也就赶紧举起手中酒盏。一乾而尽!

        刘备哈哈一笑,看麴义坐下,这才转过身来。瞥眼看见陈到坐在一旁席上,虽手拿酒盏。却是五指屈着,如同嵌了进去。而再看他脸色,却很是不好。两腮紧绷着,两片唇在胡须下蠕动着,似是欲要将心里的不冲口说出来。刘备自然明白陈到为什么不高兴。

        这一战。刘备以陈到的长枪兵为诱饵,虽然骗得曹仁主力出城,却也弄得陈到部下牺牲巨大。陈到虽然不屑邀功,然而眼见自己的一番血劳却换来麴义的限风光,自然心里不舒服了。以他以往的脾气本该发作了,只是他碍于是在庆功宴上,又是刘备在场,所以一时倒也忍住了。

        刘备称赞了麴义一番。自然也不会忘记其他功臣。只是褒奖也得有个先后不是。他也怕陈到此时发作,如此要是弄得两个得力干将彼此不和,那也就不是好事了。是以在丢下麴义后,又是走到陈到面前,将陈到之功向众人说了一回。并且为了补偿陈到战场上的损失,表示将从他处补充千余人马给陈到。

        陈到这人向来对于功劳并不放在心上。但对于此战之损兵折将不免扼腕。要知道,他虽然对部下极其严厉。有时动辄就是杀伐,但既是他一手训练而出的部下。如今十折其六七焉有不痛心的道理。如今听刘备一说要给他补充人马,自然也就把其他不放下,转而一口乾尽了碗里的酒了。

        刘备劝勉了此战中有功之将,悉数都封赏,各将不欢悦。酒席还没喝到一半,却传来济北都尉木路的捷报。原来,就在数日前,昌豨配合曹操举兵,数围济北之蛇丘等地,势力甚锐。起初,济北都尉木行人因为士兵数量上不济,又被曹操、昌豨两边同时遽起,将济北一国震动,所以一时损兵挫锐,不能胜敌。后昌豨围蛇丘久不能克,乃弃围而去,欲要穿过刚县,从背后偷袭鲁肃之东平陆,以期同曹操共分一杯羹。昌豨之意图早为木行人洞悉,兵还没出,就为木行人设计破之,一战而斩昌豨。昌豨一死,其部为争夺领导权,互相杀戮,纷纷蹿回泰山,济北一国暂时获安。

        刘备看完捷报,又看了木行人使人远路用木匣装裹送来的昌豨首级,方自放心了。昌豨一死,不但济北国暂时获安,也为鲁肃的东平陆减压了不少。但是,昌豨一死,泰山必乱,泰山一乱,泰山附近的几个势力诸如曹操、袁谭和自己,那就都有机会得到这块地方了。可问题的关键是,这泰山必须是自己得到!不然,徐州北门必将受到威胁!

        是喜是忧,刘备当机立断,发下命令:“令木路仍以都尉身份督济北军事,让臧霸举其一人为泰山太守,速带兵接手此地,勿要让曹操他们先得了!”

        这边既然让曹仁吃了苦头,势力大损,想必也没有什么可抵抗之力量了。解了方与的困境,刘备反是担心起麴义,怕他久离薄县会让曹操、张邈等知道消息,于是第二天也就打发他回去。麴义走时,又向刘备宣誓忠诚,表示将好好镇守其地,不让贼兵有可趁之机。刘备自是点头欣慰,安抚了一番,也就送麴义以及他的先登营上路了。

        继续围城第三天,却传来阚亭那边张飞偷得敌城巨野的捷报。

        这个意外的消息,让刘备很是吃惊。想他并没让三弟出兵巨野啊,如何这莽张飞轻易就出兵了呢?再往下看,却是张飞驻守地阚亭关与贼兵巨野城相隔甚近,他的士兵在往来侦探中意得到了这样一个情报:巨野城不知何时,城内已大将驻守,留守的士兵也极少!莽撞如张飞,他见这么大好的机会焉能放过?张飞知道机不可失,要是请求刘备后再发兵,只怕比及得到命令已然错过大好机会了。为了给刘备一个惊喜,乃于是夜出兵,不意一战而克,轻易也就得到了巨野城。

        这巨野城乃是刘备当初与曹操和战时作为“礼物”白送给曹操的,此时意间失而复得,一时却没有让刘备高兴起来。毕竟,三弟令自战不论怎么也说不过去,这头一开。不知以后有多少将士要学着他。旁边诸葛瑾并没顾虑到刘备所想,只是上前恭贺,说道:“曹操如今兵犯东平陆。围城正急,如他此刻突然听到巨野防线丢失,必将坐卧不安,是必弃鲁将军而来。如此。则东平陆之围自解。”

        “哦?”刘备听诸葛瑾一说,回头看了他一眼,再看看身边许子将、步骘、严畯等众谋士,看他们尽皆捋须点头,刘备乃豁然开朗。命令道:“回张将军信,嘉奖其功。另让其紧守城池,待我破方与之日,当与他饮酒巨野城下!”

        ……

        东平陆,曹操围打鲁肃数月,非但毫进展,此时却传来巨野城丢失的报,这让曹操顿时恼怒不已。

        曹操当初起兵。让荀彧辅佐夏侯渊镇守定陶。以预防南面陈留的张邈和梁国的刘晔,又以程昱守范县,则是为了控弦北面的袁绍,而让满宠佐曹仁守方与,则是牵制刘备从东面的进攻,而西面的防御。曹操则交到了从袁绍那边投奔他的将军朱灵。虽然防御上的薄弱因地形上各有不同,但好歹是东南西北皆有兵马。在曹操看来。这些人马的安排却是煞费苦心的,论如何也足以支撑到他得到东平陆撵走鲁肃的时候了。可是。如今东平陆未下,方与在遭到如此重创的情况下也没趴下,偏偏,最不起眼的西路却先丢了,这能不让曹操恼怒?

        曹操看得报,气得将书一丢,问两边:“巨野谁为守?”

        “大哥怎么忘了,是朱灵那厮!”夏侯惇站了出来。

        曹操焉能忘?他坐下来,静了静。如今东平陆还没打下西线却出事了,是舍是弃?曹操用眼看向郭嘉,却见郭嘉站在旁边,不顾及的将一颗颗油炸花生米尽往口里送,就连指头上粘着的米皮也不放过,放在嘴里一舔。本想吸吮干净,但看见左右随着曹操的目光尽皆扫了过来,也就嘿嘿一笑,将手上的油水揩在了蝉衣上。旁边,只看得说话的夏侯惇也是眉毛一蹙,想要开口教训他,但被曹操吞声问道:“奉孝,你说说该怎么办吧?”

        郭嘉听曹操一说,想也不想,上前一步,即说道:“撤!”众文武一听,尽皆哗然,就连曹操一时也没说话。郭嘉在众人一片狐疑声中,却将右手举起,右手指头油还没揩尽,上面还粘了米皮。郭嘉指着手指,说道:“譬如这指头上的米皮,在诸君面前食之失仪,但弃之却又十分可惜了,不如揩之。”郭嘉说着,又将没揩干净的指头在蝉衣上再次揩了三遍,眉头却是没来由紧锁,似是很是可惜了。

        他这一举动,这一言语,只让众文武一遍迷茫,让性急如夏侯惇都要上前问罪了。曹操一听,却是仰天哈哈一笑,拍案道:“吾已明白了,吾已明白了!”也没说是撤还是继续攻打,也就转后面去了。众人都来问郭嘉,郭嘉笑道:“我等以方与城拖住刘备,这才将主力放在东平陆。如今东平陆久围而未下,而西路防线已破,若让刘备两边夹击方与。各位试想,若此,方与还能支撑多久?方与一破,则兖州必将沸腾。譬如这米皮,本已味,若再继续食之,诸君想想,岂止失仪?”

        郭嘉把话说了半截,只让众人脑子一遍模糊,郭嘉却是笑着走了出去。到了门外,大大吐了一口气,立即取了腰间酒壶,仰天喝了一口。要不是以前经常在议事时喝酒激起了众怒,从此规定他不准在里面放肆,不然那能憋到现在?他一出来,夏侯惇首先跟了出来,大叫道:“你说了半天,可没说这兵是撤还是……”

        ……

        刘备万万也不会想到曹操回兵如此之神速,就连他还没来得及从这边抽调出人马为张飞守城,巨野城却再次落到了曹操手上了!他不会想到,曹操当机立断,是晚就将围住东平陆的人马撤走了,只留下少数疑兵,他自己却是带着夏侯惇等众将沿着济水杀奔巨野。曹操在决定攻打巨野前却先耍了一个幌子,他先使人在张飞军中谣言,说他欲要攻打阚亭关,结果张飞上当。当张飞抽兵去救阚亭时,曹操却在巨野城头插上了曹家大旗。张飞领兵欲要回夺。只见曹操任立在城头,旁边站着郭嘉、夏侯惇等众人!张飞怒其使诈,不想郭嘉早已为张飞准备了罗。从后包抄张飞。张飞人马损失惨重,自身也险些被杀,到底是狼狈逃回阚亭关。张飞刚一到关,曹操就使曹豹领兵先来。将阚亭关围住。张飞气愤,出城一战,虽杀得曹豹大败而回,到底接应的兵一到,加上是精骑。张飞不敌,乃回城,向附近二哥关羽求救。不想,关羽领兵到半路就为曹军埋伏,关羽损兵折将,只得大败而回。刘备接到张飞急报时,虽尚不知关羽兵败消息,但已明白三弟张飞的处境了。

        方与城内曹仁虽遭一战损失不少。但曹仁毕竟是善战之将。手下又是精骑,加上满宠那样的智士在侧,所以刘备在没能彻底拿下方与城前就绝不敢轻视于他。刘备思虑再三,乃将解救阚亭的重任交给了将军乐进,自己则挥军日夜督战,不停攻打方与城。乐进领兵来救。不想中了曹操谋士郭嘉围城打援的计谋,也落了关羽同样结局。半路大败而回!

        连战一月,曹操虽然在阚亭关接连挫败了刘备数路救兵。也围得阚亭关密不透风,但到底就是不能攻破。其时曹操与刘备数战以来,互有胜败,粮草不算,士卒也已疲敝了。曹操眼见半月连降大雨,粮草调运困难,终于抵不住众谋士力劝,乃遣使欲与刘备暂时各自罢兵言和。

        刘备想到方与城久攻不拔,而粮草所损甚多,士卒也已经陷入疲战状态,也就同意曹操的意见,各自罢兵。曹操解了阚亭关之围,回了定陶,刘备也解了方与之围,回了彭城。而在泰山的争霸上,果然,昌豨一死,泰山顿时大乱,各方势力纷纷觊觎。一时间,曹操派兵占了泰山数县,刘备也让臧霸率兵占了泰山大部。而驻扎在平原的袁谭部,在听到泰山的消息后,也想分一杯羹,插手进来,跟臧霸部将吴敦争了数次,到底也割去了一块肉。

        刘备让臧霸出兵泰山之前已然许诺臧霸可举一人为太守镇守此地,臧霸虽多次推辞,但到底拒绝不了刘备的好意,乃任命其亲近部将,在此战中表现甚嘉的吴敦为太守。刘备又因为木行人力挽济北有功,乃正式拜其为征北校尉。其时,刘备跟曹操虽然已经达成和议,到底济北泰山一带贼寇甚多,局势不安,仍是战乱不堪。刘备以木行人为征北校尉,目的也就在让他在巩固济北政权的同时加以拓边了。

        ……

        回到定陶城的曹操,首当其冲就是找朱灵算账。想此战要不是朱灵的失误,以此坏了他的大计,岂能逼得他卑躬屈膝以求跟刘备讲和?但曹操,到底顾及朱灵乃是袁绍的旧部,他此时若是杀了他,传到袁绍那里自然会给袁绍难堪。而他,虽然恨袁绍不派援兵,但还没打算要跟袁绍到撕脸的地步。所以,他写了一封信给曹仁,让威严如曹仁者夺了朱灵的人马,再将朱灵押到定陶关押。

        ……

        方与城,曹仁置酒,请来朱灵。朱灵也因为巨野一事深自后悔,但看到曹仁和颜悦色的脸,他也就弱弱放下心来。曹仁亲自为他斟酒,先说了些关痛痒的话,这才笑问道:“将军当初受曹公之命,不自守卫巨野城,却有心思跑到我这里来观摩战阵,不知将军是何想法?”朱灵仍是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反是放下酒盏,呵呵笑道:“曹将军开玩笑了,我来这里自然是为了借粮啊。”曹仁见他脸皮厚到此,不由轻哼一声,嘴角一瞥,点头笑道:“既然粮已借到手,为何还在我城中迁延日月不想离去?”朱灵嘿嘿笑道:“曹将军何必明知故问,这不是粮借到手,刘备派来围城的人马越来越多,末将不是出不去不是……”

        一席话未了,曹仁拍案而起,外面牛金也带着早就埋伏好的卫士冲了出来。牛金睁圆双眼,看着曹仁,瞪着朱灵,叫道:“将军,是杀?”朱灵听到杀字,吓了一跳,站起来要拔刀,被他身后卫士制住。曹仁指着朱灵骂道:“刘备临我城下,你却在此时向我借粮?既已借到粮,为何还贪图我城中之安逸,丝毫不顾念巨野之安危?哼,曹公将巨野重城托付将军,将军却视若儿戏般对待!汝说,你该不该杀!”

        面对曹仁架在脖子上的刀,朱灵只吓得汗珠簌簌而下,腿都软了。想到当初……他只一心以为巨野城是刘备弃之不顾的一座废城,刘备当不会再来争,所以他就找了借粮的口食来曹仁城内骗吃骗喝想要捞点油水。毕竟,曹仁乃曹操弟弟,肯定有好处可拿。不想……悔不当初啊!

        “本该杀汝!”曹仁将刀收回,说道:“若汝可将兵权交出,可免汝死罪!”未完待续。。)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