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三百九五:夺颍川刘表出兵

第三百九五:夺颍川刘表出兵

        第三百九五:夺颍川刘表出兵

        淅淅沥沥的春雨下个不停,落在青石板上发出叮叮的声,落在水潭里发出咚咚的响。难得躲避了热闹,一个人独自来到后园凉亭,看着雨水从天而下散成数碎片,数落着雨水与大地万物交融的声音,刘备心里却是不能平定。人说,少年“听雨”歌楼上,看看自己三十岁的年纪,算是缘了。要说中年吧,中年“听雨”客舟中,又不免因为军务倥偬,一时也找不出那个闲暇。剩下的,就只能偷点时间,一个人躲着静静了。

        但烦心事总是在你静得发聩的时候蹦出来。颍川的事还未了,太史慈、李通二人与张邈正僵持在许县附近。说来,颍川这一战,一打就是四五个月过去了,可谁也没能赢得了谁。颍川的战事未平,而在与泰山郡接壤的济北国,却为昌豨所祸。幸得臧霸派吴敦、尹礼二位率领万人袭击其后,这才迫使昌豨不得不从济北国撤兵。但开年后,昌豨布置好后方的防务,又再次分兵进袭蛇丘,弄得济北兵戈再起!

        刘备在彭城一呆也有五六个月了,本来准备开春就对曹操宣战,只是被连月的雨季给弄得耽搁起来。这一耽搁,目下已经是建安元年四月了。就在去年兴平二年十二月三日,汉帝到达大阳后,又于十二月末到达了安邑。在安邑,汉帝过完年,也就改元建安了。

        战事频起,刘备关心的当然是兖州曹操的举动。可曹操自去年败后,除了唆使昌豨和张邈在自己地界捣乱外,好像都没再有任何动作了。曹操如果风风火火跟自己干一仗,刘备反而觉得没什么,但可怕的是曹操突然安静了下来,这却让刘备如坐针毡。

        曹操他到底想干什么?他手上有可怕的郭嘉、荀彧等谋士,这些绝非等闲,绝不简单的人物,会给曹操出个什么主意来对付我?眼前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很平静,但就怕,平静之中蕴藏着最不平静啊!俗话说,山雨欲来风满楼,如果把张邈跟昌豨比作这股满楼的风,那么他的“山雨”又将何时爆发?

        刘备左右踱步,不时抬头看看阴沉的天,又看看被雨水搅得一潭浑浊的池水。也不知从何时起,刘备开始习惯的抚弄自己海下那片漆染的胡须。而且一抚摸起来,就有点老学究的样子,这是甘倩跟他说的。刘备每每捋须想到这些,都不由稍微停一下手上的动作,然后问自己:“果然这样吗?我一个典型的八零后,怎么看也是生龙活虎的热血青年,如何来到这里,却变成了让人看起来文绉绉的教书先生?哎,也许本该这样吧,当我试图去改变别人,改变周围环境,最后却是在不知不觉里为别人,为环境所改造了。就连我说话的口气,有时候甚至都不理解自己是什么时候说起这些奇奇怪怪带着‘吾’‘汝’‘之乎者也’之类的话了。”

        “你在嘀咕什么呢?”

        刘备吓了一跳,回身一看,站在自己后面的却是孙尚香!刘备数个月都没见过这丫头了,丫头好像长高了一点,此刻在雨亭下一看,她那明亮的眸子里都藏不住的喜悦。刘备一定后,便即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孙尚香小嘴一嘟,怪道:“怎么,你不是早就准许我孙家人在彭城随意走动了吗?我到这里来看看你就不准啦?”

        “怎么会?”刘备一笑后,又看了看两边,只见亭子四面回环的石凳都被雨水打湿了,只好奈的说道,“本来想请你坐的,看来……”孙尚香走上前去,将手一举,一柄剑托在了她的手中,说道:“拿去。”“嗯?”刘备看着她伸出的那只白净的手,却忘了怎么回事。

        孙尚香见刘备木桩一样盯着自己的小手看,不觉脸上一红,嘴巴一嘟,说道:“这是你的剑啊,你忘了吗?放在我哪里好久了,我现在拿来还你。”刘备当然没有忘,他想起了去年在杨定驿馆里发生的事。那时自己一柄剑交给她,倒是被她刺了自己一剑后将剑也带走了。刘备现在再次看着这把剑,却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摇了摇头,两手撑着腰间的双剑,说道:“你看,我现在身边不是已经又有两把了么?这一支,就送给姑娘你吧。”

        孙尚香微微一愣,说实在的,她将这剑带在身边使了好久了,也习惯了这剑的脾气了,要不是此剑并非自己所有,她才舍不得磨磨唧唧到这时才拿出来还人呢。孙尚香听刘备如此一说,如获大赦,赶紧将手腕一紧,再次问道:“你可真心要将这把剑送我?”

        刘备呵呵一笑:“一把剑算得了什么,你喜欢拿去就是了,何要跟我婆婆妈妈的!”“那……那谢谢啦!”孙尚香赶紧将剑收了回去,抽剑看了看,似乎怕被刘备凌空调了包。及至看到剑刃上仍是那么光亮,这才笑嘻嘻的将剑插了回去,别在了腰间。她刚刚将剑系好,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走上前去,不顾礼节的就是乱摸乱啪刘备胸口。刘备被她弄得莫名其妙,皱眉问道:“姑娘你这是干什么?哎,姑娘动作轻点。”

        孙尚香一试过后,这才将双手一啪,扶扶自己胸口,笑嘻嘻的道:“幸好!看来大人着了我一剑后也没什么事了,胸口也不那么痛了哦?”“哎呦!”刘备想起自己胸口曾着了她一剑,听她一说似乎不知道那一剑其实是刺到了他胸口的鸡血囊上。此时被她一提醒,不由假装哼唧两声。孙尚香一见,也是急了起来,赶紧扶着刘备胳膊,问道:“怎么怎么,你怎么了?”

        刘备看她焦急成这样,也舍不得诓她。他缓缓撑了起来,一笑道:“你刺我的那一剑,你想想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那时候你都不来关心我,现在才来问我,是不是晚了点啊?”孙尚香听刘备一说,焦急改为哀怨。

        她来看刘备,那其实也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她哥哥的仇她不会忘记,但刘备对她的好却也不能忘记!那晚,本来以为只要自己刺了刘备一剑,她就对刘备的恨减轻了。但并不是这样,她回去后,恨没有消失,却夹杂了一种复杂的情绪。她也不知道,这种情绪是什么!但她每每想起自己抬手刺下刘备那一剑的那一幕,心里就是不觉的一痛!她到最后甚至也不明白,自己对刘备的恨和那莫名的复杂情绪比较哪个来得加强烈一些?

        如此纠结了五六个月,终于,有一天,她想通了。她记得刘备跟她说过这样一句话:“你大哥死了,你来替他报仇,那么那些死在你大哥手上数的冤魂,他们又找谁报仇去?”是啊!我可以替我大哥报仇,那么那些死在大哥手下的人,他们又该去找谁报仇?再说,我已经刺了刘备一剑了,算是替大哥“报仇”了。如此,我跟刘备之间的“仇恨”,也该算是了结了吧?她一想通这些,心情也就释然了。但她同时想到,那时自己曾刺了刘备一剑。虽然听说他还是活着的,只不知他当时伤的重不重,现在有没有好?孙尚香想到这些,一径从孙府出来,也就迫不及待的来找刘备了!她在路上,甚至想到了刘备已经被自己杀了。想到这里,她的脚步就会加一重。她的这种奇怪的冲动,她自己也是不能明白,直到看到刘备好好的站在凉亭下,她的心始安。

        刘备见她立在哪里不动,低头不语,还以为是自己的玩笑开得僵硬了,赶紧赔笑道:“其实也没晚,起码你还是过来了呀,是不是?你能过来我就很是高兴了,可见你对我的恨……”想到他们之间的芥蒂孙策,刘备赶紧住口不语。孙尚香却已经听了出来,抬起头来,说道:“你是准备说我大哥孙策?嗯,我现在算是想明白了,想我大哥既然人称江东小霸王,他最后能够战死沙场上,那也就是他的归宿了。至于他死在了谁手上,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大哥他是英雄,他没有丢我孙家的脸!”

        刘备听着她娓娓道来,虽然一个个字都是铿锵有力的发出,但刘备却从中听到了孙尚香倔强背后的软弱。他不由伸出手来,啪了啪这个丫头的脑袋。孙尚香却是如一条尾巴鱼一样,往刘备怀里钻去,她此刻多么需要安慰呀!刘备感受着她伏在自己胸口哭泣时抽噎的频率,先还想安慰两句,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只是用这只温暖,不用任何言语的手,啪着她的脑袋,一句话也不说。望着亭外的雨,刘备心里的压力又向谁诉说?

        等哭泣够了,从刘备怀里钻出来,想到刚才还偎在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大男人怀里哭,这算怎么回事?孙尚香不由后退两步,脸上一片霞红!但当她抬头去看刘备,却又是怔住了。他在看什么?孙尚香顺着刘备的目光向着亭外望去,亭外除了阴沉的天空还在下着雨,万里一片惨白,还能有什么?难道,他也有心思么?他外表看起来好像是一口古井,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思,可只有在这时,才能让人看出他的不愉。

        孙尚香好奇的道:“听说年初时,吕蒙将军派人回来带来了皇上的使节,皇上已经拜大人你为镇东大将军,封怀宁侯,董都徐、扬、豫、青、兖五州军事,又假节,又开府,又仪同三司的。怎么,你当了这么大官了,难道还不高兴么?”

        刘备被孙尚香三个“又”字一说,逗得一乐,把心思收回来,笑道:“小姑娘能懂什么?这些都只不过是虚名罢了,虚名虽好,但往往会把一个人害死呢。”“害人?”孙尚香也没听明白,脸色不由一黑,赶紧问道:“皇上封你官是在害你?”

        刘备赶紧做了个噤声的姿势,看看左右没人,这才轻声说道:“小姑娘别乱说,皇上怎么会害我呢?我是说,他封我官越大,我做事也就越加要小心,不能丝毫马虎,有负皇恩。”“哦!”孙尚香这才听明白,正要追问,看看林木后面转出一人,身戴蓑笠,做府吏打扮,孙尚香也就住口了。

        府吏抬头看看刘备就在凉亭下,也就走了过来,拱手说道:“大人,陈军师求见!”刘备一听,往着亭外淅淅沥沥的雨,不免纳闷:“陈宫这样天找我,难道有什么大事?”他对府吏道:“先请陈军师在我书房等着,告诉他我这就过去。”府吏应诺一声,也就转身消失在了雨里。

        孙尚香刚刚没和刘备说两句话,此时听他又要走了,不免难过,嘴巴一嘟,说道:“大人既然这么忙,我就不打扰,先走了!”刘备看她举着油纸伞就要走了,赶紧拉住她:“这么大雨天难得来一次,怎好就这么让你就回去了?不如你先跟甘倩、糜贞她们说说话,等我处理完事了再来找你。”“是两位嫂夫人吗?好,我找她们去。”孙尚香心里也着实不想就这么离开了,听刘备这么一说,也就笑着应承了。

        刘备摇摇头,也就带着孙尚香去了两位夫人那里。本以为还要介绍,哪里知道孙尚香早跟甘倩、糜贞就认得了,一声姐姐长一声姐姐短的叫着呢。刘备也就放心,从这里别了出来,回了书房。刘备一回书房,就见陈宫早已等候在房子了,正左右踱着步子。

        刘备心里不由一紧,陈宫这人平时最能沉得住气的,他每次来找自己,纵然再大的事他都是坐着等自己的,如何这次却显得如此焦躁?陈宫听到外面脚步声,也就立即转了过来,迎上刘备,拱手道:“明公你总算来了!”陈宫显得如此着急,刘备他可不能跟着着急。他一听陈宫这么说,反是呵呵一笑,先回了自己案前坐了,这才伸手道:“公台,你也别站着,坐下说话吧!来人,上茶!”

        陈宫听刘备一说,也只好坐了下来。他一坐下来,好像屁股被火烧了,又立即立起,直着身板,微一拱手,也就直奔主题:“数日前,刘表突然任命蔡瑁为都督,派遣十万精锐屯兵鲁阳。虽下一步动作,但其企图可知,乃是欲要随时进犯我颍川之地,与我等争夺颍川!”

        刘表?刘备心里微微一愣,说起来刘表跟我刘备乃是同宗啊,他居然也想参加颍川之战,与我分一杯羹?想刘表这样的铁杆同盟都与我刘备作对了,怪不得陈宫会如此着急!不能慌乱,不能慌乱!刘备努力告诉自己,冲动是魔鬼,一定要控制住自己!努力克制了两秒,刘备终于完成轻松的一笑。他敲了敲木案,笑道:“张邈想要颍川,刘表也想掺和进来。那好啊,正好,一方打擂太枯燥,两方打擂才有点意思,要是三方,那就有意思了!”“呃?”陈宫听不明白了,他仔细想了想,说道:“听明公这么一说,似乎明公已经有了主意了?”

        刘备这时也是冷静想了想,说道:“刚才你说刘表屯兵鲁阳,并下一步举动?”陈宫摇头道:“暂时是没有!但谁也能看得出来,鲁阳对颍川,那是进可攻退可守。他们就算不出兵,要是一直屯兵那里,我等就得一直仰他鼻息,那才是对我等的最大威胁。”

        刘备点了点头:“刘表只是屯兵那里,却并没有进一步行动,如此看来,他还是在犹豫之中。也就是说,还是转圜的余地。既然有转圜的余地,我们就可全力去争取!”顿了顿,刘备问道,“公台你想过没有,刘表与我结盟以来一直相处很好,可他这次为何要突然屯兵鲁阳?”

        陈宫被刘备一说,立即道:“难道,这又是曹操从背后捣的鬼?”刘备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曹操跟刘表关系一向不好,他们就算暂时结盟,那也不能做到固若金汤。何况,刘表与我比邻,又与我同宗,他对我未必有恨,也未必是真心出兵。而我,只要在他们同盟未稳之时派出一二使者去荆州,我想,不难说服刘表退兵。”

        陈宫刚才接到消息也没仔细想,只知道事情紧急,也就急着向刘备来报说了,及至听刘备这么一说,也就稍微冷静了下来。他仔细想了想,拱手说道:“明公分析得是,我差点弄糊涂了。只是,我等虽派人去跟刘表谈判,但鲁阳之兵不可不防。不如这样,明公派出出使荆州使者的同时,再任命一人为将,让他去颍川督军,这样也就有了二手准备。”刘备点了点头:“嗯,还是公台考虑周全!这样吧,出使荆州之人可让简雍去,至于督军……就让蒋济担任吧。”

        第三百九五:夺颍川刘表出兵

        第三百九五:夺颍川刘表出兵,到址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7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