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三百九四:白昼恨短玄德弹铗

第三百九四:白昼恨短玄德弹铗

        第三百九四:白昼恨短玄德铗

        单股剑交到孙尚香手中,孙尚香看到手中的剑,眼前顿时一亮。【全文字阅读】好哇,这可是你刘备自己送上门的,你可别怨我!孙尚香生怕刘备反悔再将她手中剑夺去,她一接到剑,赶紧抓紧了,并将手腕一翻,将剑掉过头来,就往刘备胸口上送去!

        “不会吧?这小姑娘不会真的要刺下吧?”刘备看她动作如电,毫不心慈手软,不禁是后悔不跌。刘备可不想当着给她刺了个透明窟窿,他眼看对方剑尖将要刺到,终是反应迅速,将肚腹一缩,把屁股向后一挪,然后重重叹了一口气。刘备这些动作一气呵成,恁是孙尚香也没看出半分破绽,还道自己一柄剑递过去他是动也不动!她一剑没刺到他身子,第二剑想再刺上,却被他的这声叹息给绊住了。孙尚香听到他这声叹息,不禁秀眉一皱,问道:“你叹息什么?”

        刘备就生怕她不问这话,听她一问,摇头再次叹息一声,说道:“可惜你大哥孙策英雄一世,却有你这种莽撞的妹妹……你别动怒,听我说完!且不说你大哥的死与我到底有多大干系,便当真是我亲手杀的,那也只能说是他命该如此。自古就有成王败寇一说,你大哥征战此生,能得到战死沙场的结局,这是他的宿命,恐怕也是他想要的吧?当然,你一心要替你大哥报仇,那也是情有可原的。可你想过没有,你大哥死了,你来替他报仇,那么那些死在你大哥手上数的冤魂,他们又找谁报仇去?”

        孙尚香被刘备说得微微一愣,但她可没那么好骗的。她将剑一掂,冷笑道:“我大哥人称江东小霸王,那些小喽啰能死在他的枪下,那是他们的福气,他们有什么可怨的?倒是你,你刚才还说得好听,任我来杀,可现在呢,如何避而站起?怎么,你害怕了吧?”

        刘备冷笑三声:“我害怕什么?我的剑都交到你手里了,我还害怕什么?何况,我能死在姑娘手上,那是我的造化呢!”刘备声音突然转柔,“我死不足惜,只是,我担心在我死之后,姑娘你又是如何能出去?”

        “你……”孙尚香听不得这种柔腻的声音,被刘备最后那句弄得胸口砰然一跳,脸上也是不由刷的一红!原本还以为刘备这句话是戏谑之言,及至张耳一听,也就没有说下去了。她平时练射箭,耳朵方面的听力自然非凡人可比。她刚才只是跟刘备缠着,所以并没觉出什么异样。及至被刘备一加提醒,她的眉头不由微微一颤,也早已听出外面的动静了。

        她在心中略一算计,伏在屋宇四周的只怕不少于四五十人,而其中高手也绝不下于二十人!要是硬闯,那是绝对可能的!孙尚香想到这里,嘴唇一咬,哼的一声:“这些都是你埋伏在外面的吧,你又何必假惺惺?正好,反正本姑娘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把你杀了,再闯出去大开杀戒一番。纵然死了,那也赚得钵满盆归了!”

        刘备冷笑道:“我要是你,才不这么干呢。你家中还有几位哥哥,有老母亲要奉养,又何能轻言生死?如果姑娘信得过我,我们可联手来做次游戏。要是配合得好,到时你不但可以轻身脱险,能如你之愿,替你大哥报仇!”

        “游戏?”孙尚香眉毛皱得没松开过,这刘备到底想干什么?只见刘备点了点头,说道:“对!你要想出去,除非这个办法不可。等会,你把我抓住,然后挟制着我从这里退出去,你只要以我为挡箭牌,外面的人就绝不敢乱来。等姑娘脱离了危险,我照样还不是在姑娘你的手里?到时,姑娘你是杀是剐,仍可凭姑娘裁决!”

        刘备一席话说完,却换来了孙尚香奇异的目光。孙尚香奇怪的看了刘备两眼,突然笑道:“你当真要放我出去的话,一句话也就可以了,又何必要弄得这么麻烦?可见,你这话是在骗谁呢!”

        “骗谁我也不偏姑娘你呀!”刘备耐着性子,柔声说道:“就是在来之前,我要是知道这个刺客就是姑娘你,我就绝不会下了死命令,让部下不可放走进来的任何一人了!可我命令既然下了,现在突然改,只怕怎么也说不通吧?何况,要是让杨定知道是我放走了刺客,他对我会如何看待?传出去,天下人又当如何看待?而我,既不能轻易放走姑娘,又不愿伤害姑娘你,所以,我只好想出这个办法来,也希望姑娘你能配合一下。”

        孙尚香听刘备这么一说,突然之间实在搞不懂了。他刘备明明知道我是来替大哥报仇的,可他不但不生气,反将剑柄受之于人,是找尽办法也要为我完成这次任务而铺平道路!为了考虑我杀他之后将会带来的麻烦,不但给我出了这个可以全身而退的方法,而且还提醒我人质仍在我自己手上,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以孙尚香小小的年纪,就算想破脑袋,也实在想不明白刘备这么做的目的。到最后,她只能理解为要么是刘备太傻了,要么就是他这人太好了!

        不管是太傻还是太好,反正孙尚香此时对刘备已经恨不起来了!她怔怔的立在当地,还没想到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呢,鼻翼里就闻到了一股男子汉的气味。这种男子汉的气味,只让她的全身发生了某种奇妙的感觉。她睁大眼睛,只见刘备巨大的身影背对着自己,遮住了自己眼睛的视线。

        他的一头黑发绾在巾帻里面,脑后露出的发髻也没有遮住他那两只白皙的耳朵。他的这对耳朵是传奇的所在,孙尚香当然听人说起过,也亲眼见过,但就从来没能像现在这么近的观察过。他那两耳真的很白,胖乎乎的垂着,都要挨到肩膀了!从后盯看着这对耳垂,孙尚香想,如果能够捏捏它那就好了。

        “你还愣住干什么?难道要让外面觉出异样,你才动手么?”

        “啊?”孙尚香的手还没伸出,就被刘备猛然的一句话吓得赶紧缩了回去。刘备耳朵最是灵便,此时也是觉出了异样,不觉将脸扭了过去。而他脸刚一后转,下巴却正好碰到了她头额上的留海!孙尚香本来就矮刘备一个个头,此刻看到刘备的眼神,心里发虚,赶紧低下,又矮了不少。刘备也是奇怪,她脸红什么?难道她这么小年纪就已经……刘备不敢想了,他可不想把自己的思想引到了邪恶的深渊。他现在要做的,只想尽让孙尚香离开这里。

        正如刘备先前所说,他本来对孙尚香就没有恶意,所以也没要留她下来的意思。但他知道,要是自己就这么轻易放她走了,除了不能让她感到自己的功劳,要是传扬出去,也就不能跟外人解释清楚今晚之事了。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个迫不得已,让孙尚香和外人看起来都很是不解的办法。

        当然,在刘备告诉孙尚香的话里,其他都是真心的,也只有他说他来之前并不知道刺客就是她那句,却是假的。要知道,在刘备支走杨定前,他就是从赵牛口里得知刺客是孙尚香,他才来的。诚然,赵牛之所以知道刺客就是孙尚香,那是因为他的手下一直都盯着孙尚香的行动。也正因此,赵牛才为自己部下没能看住孙尚香,让孙尚香惊动了杨定而向刘备赔罪。

        孙尚香也只是在一个惊慌失措后,也即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她看着手中的剑,将他架在了刘备的脖子上,然后将刘备一推,说道:“走!”刘备明显能感到,她这一推的力气完全没有了先前的霸道了,反是跟挠痒益了。刘备配合的说了声:“呀!我常在河边走,今日终于失手被擒了,女侠你千万饶命!”

        潜伏在屋外的赵牛虽然听到屋内不时传出动静,但奈在这之前刘备已经给他下了命令,不管屋里面传出如何声响,他是不能进去的。也正是一阵动荡突然又静下来后,赵牛觉得屋子里静得奇怪时,他看到他的明公,被里面那个强悍的刺客正劫持着往外退出来。赵牛一时自然不能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他看到刘备身处危难,还哪里藏得住?赶紧是一声呼哨,窜了出来!左右跟着他齐出,纷纷也都现了身,将前后左右的道都拦住了。

        赵牛喝道:“女贼放了刘大人!”

        孙尚香看着突然钻出来的人影,差不多也有三四十样子,不禁为自己先前猜测的准确性而得意。“走啊!还愣着干什么?”被刘备一提醒,孙尚香也觉此地不能多呆。她夹着刘备往前冲去,果然是没有一人敢乱来!看看已经到了开阔地界,孙尚香轻啪刘备肩膀,说道:“谢啦!想不到你还真讲信用,今天本小姐就暂时放过你了!”孙尚香说着,就要撤剑,刘备赶紧道:“尚香小姐要为自己大哥报仇的话,现在就是机会了。若是今晚不动手,那就代表你原谅我刘备了。也请尚香小姐三思!”

        “原谅你?不可能!”

        孙尚香感激他信守承诺,是个君子,这才故意把大哥的事压了下去不提。但她一旦听到刘备这话一出,想到大哥的死,她哪里镇定得了。虽然是一时好感,但也消磨不了她心中的血仇!她这时也没多想,话一说出,也就将手中剑送去,对着刘备当胸就是一剑!

        噗的一声,这剑却刺得一股血剑飒然而起,溅在了孙尚香手上!孙尚香全身一震,不由问他:“刚才在屋子里那么近的距离都没刺到你,这一剑你为何不躲?”

        刘备扶着胸口,回顾身后:“不要再说了,我的部下就要追过来了,再耽搁你就逃不了了!你走吧!”“这……”虽然报了仇,孙尚香却是一点乐也没有,反而比没有报仇还让人难过!刘备哎哟了两声,看到孙尚香跑远的背影,也就不装痛了。他站起身来,将放在衣服里被刺破的血囊拿了出来,心里想道:“我让你刺了我这一剑,消了你的气,想必你以后就不会再找我麻烦了吧?”

        这时,赵牛等都匆匆赶了赶来,纷纷关切的问道:“明公,你没事吧?”“我哪里会有什么事?”刘备爽然一笑。“可明公你胸口上的血……”在火把下,他的胸口上一片殷红。刘备笑道:“没事的,只是放了点鸡血嘛。”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间,谁能相抗。恨欲狂,长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惜,语……”

        喝着入口的酒,听着刘备的歌声,吕蒙只觉心里一片激荡,眼眶里也不觉热泪满溢。刘备今天单独邀请他过来,又为他铗而唱,实在非是三生有幸能够形容的!吕蒙从来都没感到过这种荣耀,没听到过像今天这么使人亢奋而热血的歌!听到后来,吕蒙是两目发赤,恨不能跟着节奏拔剑而起,狼烟北顾!

        刘备原来就是很喜欢唱歌的,只是到了汉末后一向没有表现机会,也就压制了自己唱歌的**。这次,难得有观众,索性放开嗓子,跟吕蒙唱了这首让任何男儿都听来热血比的《精忠报国》。当然,他拉他来跟他唱这首歌也不是吃饱了没事干,自然有他的目的。

        他将一首《精忠报国》唱完,在剑刃上敲完最后一个节奏,也就收剑回鞘。他这时看到吕蒙仍是没有回过神来,不觉笑问:“吕将军,你听我唱了这首歌,不知有什么感触?”

        “哦?”吕蒙刚才还在想象自己沙场,为国开疆的镜头,突然听到刘备一问,这才知道是刘备已经唱完了!他脸上一红,拱手说道:“末将以为,我大汉大好河山,先为黄巾所乱,接着又遭董卓之祸,再是如今的李傕、郭汜之争,已经是被弄得分崩离析,支离破碎,百姓是遭到白骨于野的惨境。我等身为汉臣,在此国家遭难百姓遇殃时,本该挺身而出,为扫除贼佞安宁国家,粉身碎骨遂不足惜!”

        “好啊!说得好!”

        刘备举起酒盏,说道:“为这‘粉身碎骨遂不足惜’干了这杯!”吕蒙看到刘备一饮而尽,也是站起来,将盏中酒喝尽了!刘备放下酒盏,跟他说到了献帝东归的事情。吕蒙听到后来,也是悲不自禁,叹道:“原来皇上为了东行,却遭到了李傕、郭汜二贼如此的百般阻拦!想他二人为了争夺权力,居然敢一个劫持公卿,一个劫持皇帝?就连皇上他想赏赐点肉食给功臣,居然还要看郭汜的眼色?这还不说,最后郭汜交给皇帝的居然还是腐肉?!”

        吕蒙越说越激动,一颗小小的心,却为国家的不幸,为皇帝的遭遇而大感悲愤。刘备看看火候到了,便也跟着叹了一口气:“目今皇帝东归,一路艰辛跋涉不算,还要遭到郭汜、李傕之徒的蹂躏,我时时想起此事,不是以泪洗面啊!我身为一州之牧,为皇帝镇守东方,身受皇上厚恩,何能不知感激?我原本准备上京奉献方物,以通消息,也好让皇上知道在外还有我刘备等人仍是对皇上忠心不二,誓死捍卫汉庭!只可惜,我找来找去,一时却找不到合适人选,这才一直拖了下来。哎,我欲报国而门,难道这是天意么?”

        吕蒙在旁边听得激昂,他一放下酒盏,豁然站起,拱手道:“使君找别人当然不合适,为何不找末将呢?此事交给末将,末将定能办好!”

        “你?”刘备看了他两眼,摇头道:“关中道路险恶,能不能顺利到达,那是另外一回事,我只怕你军行到半途,要是为郭汜、李傕所阻,将何以挡之?”吕蒙激愤道:“吾以正义之师护卫皇上东归,以此挡之,何惧李傕、郭汜?”刘备听吕蒙一说,不觉叫道:“吕将军有此一言,我也就可以放心让你去这趟了。这样吧,明日杨定就要回关中了,你就带领本部人马护送他回去。到了关中,你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尽管去找杨将军。杨将军在那里根基深厚,人缘极好,又身为后将军,手上人马也不少,他自会替你解决。”

        吕蒙听到刘备就这么轻易答应了,也是高兴得再次一揖,说道:“就请使君放心,这次关中之行,我当不辱使命!”刘备点了点头,看看外面,不觉笑道:“冬日就是白天短,这一天又过去了!来,吕将军,我们难得聚一次,趁兴多喝点。”

        第三百九四:白昼恨短玄德铗

        第三百九四:白昼恨短玄德铗,到址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7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