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三百八八:美人居严氏诱许褚

第三百八八:美人居严氏诱许褚

        第三百八八:美人居严氏诱许褚

        严氏每一个身段,都是让刘备暗暗心惊。以她的这一身歌舞,也的确让人**荡魄,怪不得吕布在有了貂蝉那样的美人后还仍是丢不了严氏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魅力

        刘备看了她跳了两段舞,见她每每到自己跟前时,不是丢来让人心痒难耐的眼色,被她一阵**,刘备也是早已经有点心动神摇了。就在严氏歌舞之时,严氏突然举起酒盏,伸到了刘备嘴边。刘备闻到她身体上散发而出的那股幽香,再联想到她的此刻的**差不多已经贴上了自己的胸膛了,身体是禁不住一阵火热火燎,恨不能一把将这一婢子一把揉进胸膛里,将她立即融化了

        她那秋波荡漾的眼睛,盯着刘备使劲的看,害得刘备喝了一口酒,差点还呛了出来。严氏看到刘备这副样子,不禁掩袖一笑,飘离开了刘备身体。刘备鼻端的香气没有了,反让他怅然若失。他端坐在案上,展袖替自己倒了一盏酒,送到自己嘴里。他看着她,眼睛也开始飘离起来,心里笑道:“想不到这小女子心机倒是颇重,居然也跟我来‘欲擒故纵’这一套。”

        就在这时,严氏双袖一展,突然向刘备怀里偎来。扑捉到这股香气,刘备可不能让她跑了。正要举盏喂她酒时,突然想到了曹操纳张绣嫂嫂的事。他可不想学曹操,一时把持不住,最后让吕布那些旧日部下对自己怀恨女人有的是,但有些女人你永远也不能碰像这眼前的女人,你要是碰了,只怕麻烦不断不说张昭要来骂自己,只怕加让陈宫失望了不能动不能动刘备赶紧装醉,大叫:“醉了醉了醉乎哉?不醉也”一脚对着严氏肉绵绵的屁股,轻轻揣了上去反正女人不能动,还是揩点油水也是好的。

        刘备这一脚踹下,也就爬在案上打起呼噜来,嘴巴里还胡乱叫着。杯盏落了一地,把刚才的灯红酒绿霎间打破,也让严氏的花容瞬间失色。她一屁股撅在地上,回过头来,却见刘备爬在案上睡着了。许褚一直在旁边站着,他看到刘备突然爬下去,还以为是严氏对他下了手脚,赶紧跳了出去,一把将严氏抓起,问道:“你对我家明公做了什么?”

        严氏一挣,没有挣脱,反而把扣在胸前的抹胸给拉扯得往下一脱,弄得裸露在外的**加紧张,暴怒得如同一对拳头,向上举起。许褚眼睛纵然没有斜视,但还是意看到了,只把他看得差点厥了过去。那严氏挣脱不开他,心里加有气了,说道:“你家明公酒量不济,醉了过去,也能怪我?”

        许褚被她一说,这才想起来,赶紧走到刘备面前,低声叫道:“明公明公你真的喝醉了?”

        “废话你又不是看不出来”刘备心里叫着,只不理会他。

        许褚叫了一阵,见并没叫醒刘备,也只好按着刀,护卫在刘备身边,一动不动。

        严氏问道:“你明公都喝醉了,你还守着他干嘛?”许褚道:“我有职责保护明公安全,他喝醉了,我要保护他了。”严氏见他一点面子也不给,害得自己一点下手的机会都没有。她原本想着,就算刘备醉了,但将他弄到榻上,等第二天醒来,不是事也成事了,还怕刘备抵赖不成,可眼见许褚这个榆木疙瘩偏偏寸步不离刘备,自然心里大怒。

        她回到案上,抓起酒盏喝了两口,心里的烦恶自不消说。奈她在约刘备前香沐了数个时辰,又早为今晚的颠龙倒凤做好了准备,现在看看到手的鸭子又飞了,哪里不让她心急?她此刻是满身浴火处发泄,自然是难受,心里痒着,下身紧着。

        她放下酒盏,突然看到自己胸口的抹胸什么时候给拉得往下去了,此刻**早是暴怒在外,格外的勾引往来目光。在她自己看来,都是不觉脸上一红,为自己胸前这一对傲人而白皙的**陶醉着。她脸一阵红后,也就想到了刚才那一幕。刚才,要不是自己被那木头一扯,胸前的这身抹胸何以掉下?严氏想到这里,恶狠狠的看了许褚一眼。看那木头眼睛一逡不逡的,自然加生气了。你这木头别以为我不说,你还当没这回事了

        站在刘备身边的许褚,此刻的心其实也是怒鼓乱敲。他从小有志于武功,对于男女之事却很少接触。他那日意抱了严氏一下,只害得他回去就是胸口连跳了几天。想到那时怀里的严氏,他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种感觉,他从来都没有的他想忘记,却怎么也忘不了反是一连害得他失眠了好几个晚上。等到今日,他终于有机会一睹严氏容颜了,却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感到害怕了,有时甚至都不敢再看她眼睛了所以他一但站在刘备身边,就是如木桩一样杵在那里,却是一眼也不敢乱瞅。及至她在厅前曼舞起来,他才敢认真的看上两眼,但都没有停留两秒,因为他怕自己看了会脸红。那是多么美妙的身段,多么傲然的身材许褚只觉得,用尽普天下的词也形容不了这一刻的美丽

        他看得呆了,也就忘了她是何时回到刘备这边,刘备又是如何爬下的。但他一看到刘备爬在案上,他就急了。他护主心切,一时也忘了刚才他还倾倒在她的美丽之下,现在,换成了暴怒的拳头,以及严厉的语言。在听到她说刘备没事后,他的心松了下来。但他同时发现,刚才自己太过鲁莽了,以致差点扒了人家的衣服了他回到原来位置上,想到刚才意间看到的那对暴怒而出的美妙肉团,他的下身早已不觉起了微妙变化,只是想到自己肮脏的想法,就赶紧努力克制着。虽然这样,到底还是禁不住偷偷瞅了严氏一眼。

        严氏怒视的目光也是正好扫过去,许褚的目光刚一过去,突遭严氏,立即败退下来,脸色霎间红得喘不过气来严氏也是觉的奇怪,这个刚才还是十分凶悍可怕的男人,怎么现在就连看自己一眼的勇气也没有了?她抹了抹自己的**,立即明白过来

        严氏故意再看了许褚一眼,却见许褚脸颊上红了一遍。严氏本是对许褚很是厌恶的,但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左右静赖之声,似乎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就要和那根木头的心跳连在了一起了她这时不觉爱怜的抚摸着自家的**,似有哀怨:“可恨那温侯死得早,害得妾早晚没人在身边,有时醒来好不害怕,好不寂寞还记得,那次刘备到温侯灵前凭吊时,看到妾的眼神,那是……妾本以为温侯死了,他把妾安置到了彭城,他早晚回来要来看妾的。可哪里知道,要不是我那次偶然遇见他,不知他要躲我到什么时候呢?本来这次我请他来,还想跟他单独聊聊,以排遣心中愁闷,可哪里知道,他居然把这根木头随时带在身边,片刻不离,害得妾……这也不说了,本来,他就要给妾喂酒了,可是为何他又突然反悔了?还踢开妾,难道他根本意于妾?这……这……”

        严氏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哀怨她眉毛一抬,再瞧一眼许褚,不禁想道:“听说这人早晚就是跟在刘备身边,是刘备身边的红人,还没一年时间就升任了校尉之职,前途自不可限量我若跟他……看他体格魁梧,自不会比温侯差,若是能跟他消得一夜魂,也胜熬那一年之苦了”

        严氏想到这里,不觉心下燥热,她把案边酒盏拿起,瞅了许褚一眼,也就笑嘻嘻的走上前去。她双手一托酒盏,恭送到许褚面前,低低一拜,嫩声说道:“将军,我看你也站许时了,想必也乏了,不如且饮了妾这盏酒。”许褚被她这一举动,搞得不知如何是好了他只觉下身太不争气了,怎么在这佳人面前唐突呢许褚看了她一眼,赶紧把眼挪开,不敢正视。

        严氏却是吃定了他,把眼睛故意去**他。你不看我,我偏偏要去瞅你如此一来,只害得许褚左瞅不得,右瞧不得,只得干脆闭上了眼睛。眼虽不见,但鼻子里闻到那股诱人的体香,却反而让他加浮想联翩,下面的不争气也就加变得肆忌惮了。

        严氏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男人,不觉好笑。她把酒盏一举,说道:“呐,你不睁眼,我就要拿酒来喂你了”许褚似是没有听到,直到感觉到干裂的嘴唇被灌进的烈酒润湿了喉咙,许褚的眼睛这才睁大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严氏看他是呆呆的吞酒进肚,不觉笑道:“你这样吞酒,只怕等会就要呛到。”一句未了,许褚只觉一口酒跑到气管里去了,害得他禁不住往前一喷。他这一喷,只劈头盖脸吐了严氏一身

        严氏却是吓得赶紧丢了酒盏,往后退去。许褚也是慌了,也没多想,走上前去,就是用手在她身体上乱擦。也不管是胸还是嘴巴,只要他看到有酒渍的地方,他都是用手招呼严氏被他弄到情动火燎处,不觉轻喘一声,抓住他手,软倒在许褚怀里

        许褚哎呀一身,往后一退。但又见严氏整个身子就要跌倒在地,心里不忍,又是赶紧接住了她身子。许褚这一阵慌乱,却把伏在案上的刘备差点笑岔了气。他到这时,突然觉得这次装醉并没白装,起码,要是把严氏许配给了许褚,不但解决了许褚的婚事,让他脱离了单身,让严氏这个难缠的女人早早受到束缚,这样,他也就再也不用担心会在她脚下栽跟头了。

        严氏一倒在许褚怀里,许褚反被弄得不知所措了。他回头叫了两声:“明公明公”刘备分明醉得不省人事了,这却如何是好,没人来救我了许褚呆在原地,动都不敢动了严氏偎在他怀里,怪道:“你刚才想把人家推掉是不是?”“没……没有……”许褚只觉说话的舌头都在打颤了。怀里这个身体,全身散发的都是香气,好诱人好诱人的香气啊惹得我全身都亢奋的不行了许褚只觉得此时,差点就要昏过去了

        “没有?那你就是喜欢人家。”严氏的声音加柔,加魅了。许褚听到这里,这才是如梦方醒,他如遭电击,赶紧推开她。严氏微微一愣:“你不喜欢我?”“不……不是……”许褚说道,“可,可你是明公的女人,我……我不能碰”

        “坏事了这个傻子,你什么时候看我喜欢过她?不过,刚才严氏一味的**我,肯定是被许褚看在眼里,所以当我喜欢她,把她当初了我喜欢的女人了这可糟了,他要是这么认为了,那他就不会再去碰他了这却如何是好?”刘备伏在案上,恨不能抬起头来,表明自己立场,然后让他放心的上

        严氏听许褚一说,呵呵一笑:“你真是块木头,你看我什么时候是刘备的女人了?”许褚既然认定了的事,那是雷打也不能改的严氏看他就要打退堂鼓了,自然不干了。刚才没有搞定刘备,难道就眼前这虎头虎脑的木头人也搞不定她故意撒娇,道:“刚才你喷了人家一身,又粗手粗脚,弄得人家好痛。现在我的胸口还在疼着呢,你要怎么赔?难道不向人家道歉?”

        许褚到底是被忠义的思想困扰着,一感到不对马上就推开了她,也强制了自己的**。但他一听她那柔声的责备,到底还是不能不理人家。他双手一拱,说道:“这……对不住了”严氏冷笑道:“你一声对不住就行了吗?”。“那你要我怎么办?”许褚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严氏一甩手,说道:“你要真心向我道歉,马上跟我过来”严氏说着,早已走向了后面。许褚微怔当地。他本不想离开刘备的,但他又想着要是连向女人道歉的勇气都没有,那岂不让人家笑话。他对着伏案的刘备一拜,说道:“明公,我先过去了,等会再来照顾你”许褚说着,便即跟着走了进去。

        他一转到后面,帘帐一掀,却是香气扑鼻,原来里面是女儿的闺房许褚一直进去,却没看到严氏,不由心里一急,问道:“你在哪里?”突然传来了一阵阵轻吟之声,微带着严氏的话语:“我胸口疼的厉害,将军来啊”许褚听到这阵急促声,也是怕出了事,赶紧循着声音,掀开了榻上的帐幔粉红的帐幔一掀开,许褚只觉眼前一花,身子就被一股幽香搬倒在榻。他惊得想起来,却被耳边那阵急促的香气挠得心里痒痒的。

        只听严氏哀怨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你好狠心,你把我胸口弄疼了。”许褚的脸此刻对着严氏的脸,不知什么时候,他跟她的距离那么近了。她每说出一句话,每吐出一口气,他都能清晰的闻到。那股空谷的幽香,只让他全身都酥软了,根本就不能自己了

        他的眼睛这时才注意到她的身子,她此刻的身子,上下白得如玉一般不知什么时候,她居然把衣服全都件件离体而去了剩下的,是她亮白的身段,雪白的**,还有,她下身的那一点黑奇异的躁动,再次染遍了许褚全身。严氏抓着他的手,将他的手按到自己**上,怪道:“就是这里,这里还在疼呢,你揉揉”

        许褚手触到刚才只能看,现在却能摸的乃子上,不由一颤。他还想回缩,但被严氏往怀里一送,全身的血管跟着也就彻底沸腾了他不能自己的将这肉团捏在掌中,把她的整个人抱向自己,纳进自己的怀里在听到严氏轻喘一声后,他的脑子霎间又似是清醒了过来不行我不能这么**还想退出,但他只觉他那下面唯一的命根子,正拽在别人手里……

        刘备在外面等了许时,看看许褚进去就没出来了,也是不禁抹了一把汗,许褚不会被她吃了吧?也就在刘备担心的时候,后面的闺房里终于是传来了yin、荡的叫声。听到这声叫、床,刘备这才爬起来,松了一口气,不过心里也是一紧,暗道:“这个严氏如此厉害,别说是许褚了,只怕要是轮到我身上,哪里又能逃脱得了她的这些层出不穷的计谋”看着酒盏,连喝两口酒,啪着胸口道:“幸甚幸甚”

        刘备安慰着自己,不料那些刚才下去的舞女被里面的yin声叫得很是好奇,都是不觉的相约前来偷听。刘备抬头一看见,不觉向着她们,嘿嘿笑道:“姑娘们,你们也想男人了?”舞女们听到这声,只吓得四散而逃。刘备看看自己,再看看逃走的她们,不觉好笑道:“我有这么可怕吗?真是奇怪了的”回身瞅了瞅里面,正好,严氏一声叫、床又传到了刘备耳中,刘备听来实在是那个美妙,不由多喝了两口。

        第三百八八:美人居严氏诱许褚

        第三百八八:美人居严氏诱许褚,到址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7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