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三百八四:刘备徐州夫妻事

第三百八四:刘备徐州夫妻事

        第三百八四:刘备徐州夫妻事

        听到刘备来问,陈宫拱手道:“以某看,张邈虽表面上与曹操结盟,但其内心必然不坚。他大军远出,必恐曹袭其后。如此一来,他是瞻前又要顾后,当不会与我等全力来争,所以我们也不必过于担心,有一李通在颍川就足以应付了。何况,目下已近寒冬,军疲不宜再出,明公还是按照原来计划撤军吧。”

        刘备听了也似觉有道理,点了点头。旁边蒋济站了起来,说道:“虽如此,但我闻颍川一带黄巾乱党甚众,要是他们响应张邈,只怕会趁机滑入汝南。这样,必将对汝南的形势造成不利影响。不如且派一将,代表使君去安抚颍川,屯兵许县,则可遏制张邈势力向南而来,也可为李通将军增势。”

        刘备点头道:“此主意好”他想了想,说道:“太史慈,你就带本部人马去颍川一趟吧”太史慈站起身来,应诺一声,令了军命,也就出去准备了。

        刘备刚刚坐下来,厅外陈到、许褚二人先后而至。许褚此刻眼伤已经完全康复了,也多亏了华佗的高超医术。比起以前,他的眼神似是加有力,加深邃了。二人来到刘备面前,一齐拱手,说道:“明公,三军已集结完毕,随时可出发”

        “甚好”刘备笑道:“大家也都回去准备吧,明天一早就动身,回彭城”

        众人这才清楚,刘备原来早已做了回军的准备了。没想到先前一刻才说,现在就要准备动身了,自然是出乎预料的惊喜。众人也就纷纷站起身来,齐声应诺

        徐州,彭城

        长史张昭、治中从事张纮、别驾糜竺、彭城令陈群、将军掾属何夔、门下贼曹祖郎、东市市长闻字,以及留守彭城的大小官吏,闻道刘备已经班师,出城十里相迎

        刘备带同镇北中郎将张辽、督军中郎将陈到、左护军虎痴校尉许褚、振江都尉赵牛、假司马吕蒙、军师中郎将陈宫、参镇东军事诸葛瑾、许子将、蒋济、从事中郎简雍、孙乾,以及随行军医华佗等十数万人马,一齐来到彭城城下。刘备仰头看着彭城城楼,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慨。离开这里已经十个多月了,现在,终于回来了。这里一点都没变,高大的城墙依然给人带来安全感。

        刘备说不出的自豪,不禁回身指着城头,说道:“这彭城先汉时就为楚国都城,后来削了楚国封号,改为如今之名。我虽不能上表复其名,但我今日大军凯旋而还,经过此门,当可改此门为‘楚’,以彰表各位随我四处征战,以安国家之功”刘备此话一出,身后军士都是赫赫欢呼,声震‘楚门’。

        数十万大军,也就从楚门进了彭城。彭城内的居民商贾从未见过如此多的军队在城中游走,自然争相来观,城内一时倒是人行不通。手执香花,摆案焚香的是满道都是。刘备也没想到大军会受到如此的欢迎,只看到一张张笑脸争着来看他相貌,不禁也是油然而生一种傲气。他本来带军队进城巡行,也算是让军士荣归乡里,给他们一种自豪感。可他哪里知道,如今彭城居然发展得奇,就居民数量已经在他走后不到一年时间里又番了一倍不止,而商贾店面是林立,实在是空前盛世。所以,此刻的彭城倒是人满为患了。他也怕要是继续巡行下去,只怕会出乱子,所以在大军在城内巡行一周后,刘备也就让军队从楚门出城外驻扎去了,只留下了剑啸营护卫军,驻扎在了城内。

        张昭等人也早为刘备等准备了丰厚的食物犒劳,刘备倒是喝得大醉而归。

        州牧府外,寒风中,甘倩站在门外候着。她当然知道她的夫君刘备回来了,但她知道,刘备回来后不可能马上来见她们娘几个,他有他的事情要处理。虽然她在哄睡了甘甜和甘楚后,便来到门外等了,但她也怕楚儿会随时醒来,所以又要不停回去看看。她来回走了不知道多少回了,楚儿幸好没醒,可刘备也没等回来。

        寒风仍在吹着,身子还在抖着。就在甘倩瑟缩着身子打了个呵欠时,突然听到了门外远处,马蹄哒哒的声音传来。甘倩精神为之一震,连忙走上前去。马蹄声遽然停止,首先跳下马的是一条粗猛汉子。汉子走前两步,喝问:“什么人?”

        甘倩身子一个激灵,天色甚黑,她也看不清前面,不过答应。但听到轻轻一哼,知道是刘备的声音。甘倩立即叫道:“大人”马背上的刘备虽然酒醉的实在厉害,但听到这声熟悉的声音,酒醒了一半,他怕上前喝问的许褚伤了甘倩,赶紧叫道:“许褚回来”刘备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说道:“好了,你们都回去吧,这是你们的君夫人。”许褚微微一愣,也没来得及赔罪,只说道:“还是让我在府外保护明公吧。”

        刘备摇了摇头:“彭城如此安全,不像行军之中,你也不必担心了。各位也辛苦了,都回去吧。”说时,甘倩也已经跑了过来,扶着了刘备。许褚看到甘倩,赶紧叫了声:“君夫人”也就带着骑卫转了回去。刘备被甘倩搀扶着进了大门,手意间碰到她细腻的皮肤,鼻子再嗅到她全身所散发的那股幽香。许久未碰她,那股熟悉的冲动不期而至,全身竟然不禁燥热起来

        甘倩多少日未见刘备了,见到刘备,许多的话不知从何开口,只是一路搀扶着他。她也没听到刘备说话,她想说的话也说不出来,却是不由嘤泣起来。刘备看她突然哭了,不由一慌,赶紧问道:“你哭什么?”看着她颤抖、纤细的双肩,握着她冰凉的双手,刘备恍然明白过来:“倩儿,你难道在门外站了一夜?”酒劲还在,他抵抗着脑袋仍然裂开的痛,拉着甘倩的手,走进了屋内。

        屋内暖和多了。刘备看着甘倩柔弱的身子,用他温暖的胸膛贴了上去。许久,才问了她一句:“暖吗?”。甘倩突然被刘备宽广的胸膛包围着,小小的身躯,先是一震,想要抗拒。这种感觉许久没有了,突然又回来,只让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但一怔之后,她也就没有抗拒了。这是她的男人,一个给了她一个家的男人,可他也只只给了她一个家,他并没有陪着自己。他一离开,差不多就是一年。一年啊,对于一个妇来说,如何忍受得了如此的寂寞?她这时突然再感触这个人的身体,自然有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

        来到内室,就看到一张大榻旁边放着一只小榻,小榻设了四边护栏,榻里睡着一个小儿。刘备呵呵一笑,问道:“楚儿?”甘倩笑着点了点头。刘备搓着手,嘴里轻唤了声“楚儿”,就要上前去抱。甘倩立即拉住了他,轻声说道:“他好不容易睡着了,可千万不能随便弄醒了。”

        好吧,刘备只得俯着身子盯看榻上小儿良久,忽然蔚然一叹。甘倩在铺着被褥,突然听到这声叹息,不由一愣,赶紧问道:“大人,怎么了?”刘备叹道:“此小儿额头突起,两耳垂立,鼻翼坚挺,皮肤白皙,长大后必当英俊异常,像足了他乃父。”甘倩一听,脸上憋得通红,笑道:“是是”

        刘备看完了刘楚,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问道:“甜儿呢?”甘倩说道:“甜儿睡在旁边屋里呢。”刘备奇怪道:“她这么小,难道敢一个人睡一个屋子吗?”。被刘备一问,甘倩脸色微微一红,说道:“不就是今天一晚上。”刘备立即明白过来:“你是说,怕我们晚上弄醒了她,所以……”说到这里,刘备全身又是一热,再看到甘倩稍稍一窒的手,还有猛然绯红上色的俏脸,刘备不由上前去,将她从后拦腰抱住。

        甘倩被刘备一弄,不由轻喘一声,怪道:“被褥还没弄好呢。”刘备将她乱动不安的手抓住,在她耳边轻轻吹道:“不用了,等会就乱了。”“说什么呢?”甘倩脸色红得发烫,急道:“可油灯还没吹掉。”刘备在她耳边道:“正好让我欣赏欣赏你那如画的身体啊。”“哎呀,那岂不羞死人了?”甘倩一句未了,刘备的手已经抚上她饱满坚挺的**。“嗯……”甘倩全身一个激灵,如出女的第一夜,还是那么腼腆。感受着刘备一双魔掌在自己那对傲人的培蕾上捏弄着,羞得她赶紧闭上了眼睛,除了喘气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外衣、衬裙、内襟、肚兜、亵裤,一件件离体而去,一具羊脂般的yu体出现在了刘备的面前。将她轻轻地放在榻上,刘备贪婪的轻吻著甘倩的每一寸肌肤,丈量感受着她身体上所有的高峰、低谷、河流……如诗如画的身体,熟悉的映入刘备恍惚的脑海。刘备只觉下身早已胀得十分难受,而再看情动的甘倩,肌肤上却已是如山花,一片嫣红,灿烂开遍,加为这副画增艳了不少。

        刘备的吻突然急剧下滑,滑落到了她身体的丛林,就听到甘倩再次轻咛一声。敏感的嘤声,只让刘备下面亢奋不已,忘乎所以的坚挺,霎间直抵到了她下面的门户。刘备看着她羞怯的始终闭着眼睛,脸上的红火一直未退,加让他感到了一种从未有的感。这种感,催促着他身体推锋直进。

        就在刘备将要开始他一轮的攻城掠地时,一声“爸爸”让他和甘倩腾的全身冒汗。只见旁边小榻上的刘楚突然醒来,正双手扶着扶栏,坐在那里,然后看着榻上两段蠕动得不厌其烦的身体。甘倩吓得眼睛一眨,看了刘备一眼。“谁在叫?”刘备也停止了动作,他爬起身来,看了看左右。左右只有儿子在,而且他已经醒了,正看着自己好像没听过,两个月大的婴儿就能叫爸爸了?刘备古怪的看了刘楚一眼,刘楚两只手啪打着扶栏,调皮的也看着刘备。

        甘倩的心始定了下来,原来是楚儿刘备却是回身问她:“楚儿以前就会说话了?”甘倩这时也是被他的话给惹得奇怪,问他:“他说话了吗?”。“他在叫爸爸。”刘备又再次看了刘楚一眼。刘楚调皮一笑,又是张了张他那只有几颗小牙的嘴巴,叫道:“爸爸”

        虽然口齿不清,但这一声“爸爸”,两个人还都是听得清清楚楚了。甘倩皱眉问刘备:“爸、爸?他在说什么?”刘备被他一提醒,突然想起来,在古代一般叫爸爸都是爹或者父亲,爸爸一词是外来词,后世才有的,怎么他就能知道?也怪不得甘倩听不懂他“爸爸”在说什么了。

        刘备这时却不是想这些,而是走上前两步,端视了刘楚两眼,突然问道:“小家伙,你也是穿越来的?”

        ????????????

        小刘楚对他所问,满脑子疑惑,唯有报以瞪得大的眼睛。他举起圆乎乎的手,招了招,嫩牙里吐出:“怕怕”

        吁刘备擦了把冷汗,说道:“有什么好怕的,小子,先睡觉觉,乖”他把小刘楚横放在塌,突然手背碰到他的下面,他那个小**居然的挺着的刘备将手轻轻在上面一打,给他脸上扪了块布,微带警告的口气说道:“小子,你在想什么呢?不许偷看”说着,重又回到榻上。甘倩问他:“楚儿刚才是在说话呀?他在说什么?”想到两月大的孩子就能说话了,后背怪渗慌的。刘备安慰道:“他说怕怕。”

        甘倩一动,说道:“那你干嘛还蒙他眼睛?”刘备将她放倒在榻,在她耳边说道:“你儿子这么小就会说话,我怕他早熟,要是看了些少儿禁止的东西,以后可就不好教育了。”什么“少儿禁止”的词虽然很是生僻,也让甘倩听得难解,但大概意思还是听懂了。她脸上一红,说道:“那你还知道。”刘备贴着她滑嫩的皮肤,手又开始不安分的在她**上捏弄着,直让她身体燥热得厉害,这才将手往下滑去滑去……刘备只感到有一双眼睛在后背盯着自己,不由扭过头去。他看到,小儿刘楚又坐了起来,他的双手此刻正扯弄着先前盖在他脸上的白布,然后是笑呵呵一声不响的看着这边。

        刘备魔掌突然停止了爱抚,只让甘倩燥热的身体很是不适,她疑惑的问刘备:“大人,又怎么了?”刘备奈爬起身来,噗,吹灭了灯:“看来,干这种活,还是灯熄灭了好”

        楚门下,张辽拱手道:“谢明公送末将这一程,明公,末将这就告辞了”

        刘备点了点头,说道:“本来我是想让文远你到城中多游玩数日的,只是小沛城乃我西面重地,虽有乐进将军在,但我还是不能放心啊。文远你回去了,我就可以高枕忧了。”

        张辽说道:“这明公你就放心,有吾在一天,曹操绝不能踏过小沛城一步”刘备哈哈一笑,说道:“有文远一句话在,我就放心了”看到张辽踏上马鞍,扯着赤兔马,提着透骨枪,霎间绝尘而去,刘备安心的点了点头。目今张邈突然跟曹操合作,就怕曹操再次进袭小沛,所以看看张辽在小沛城玩够了,也给他风光足了,也该打发他回去了。有张辽和乐进,再加上鼎轰,有此三人将及两万多的人马驻守在小沛,这个年应该好过了

        “回去吧”刘备跨上马,同身后的许褚说了声,便即回到了城中。刘备看到路上居民商贾皆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往,没有一人不是悠闲自在的,都是为生活奔波着,不禁心有感触,随口笑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往往皆为利往”

        “明公,你在说什么?”许褚皱着虎额,显然,对于刘备这句话,很是不了解。刘备也只是笑笑,想到他的忠诚丝毫不夹私心,又加了一句:“也只有你不为此了。”“嗯?”许褚加不懂了。刘备也不跟他解释,嘴里一吁,马蹄溜着前行。不想,就在这时,兜面突然闯出一个抬着四人的大轿眼看就要撞上刘备的马了,旁边许褚赶紧扯马横冲,拦上前去,喝问:“大胆何家女子,居然横走马道,惊了刘大人的马,还不退去”

        坐在轿上的的是一个女子。那女子美目一转,在黑帘内没好气的说道:“既知女子,你们这些臭男人就不知道避让避让?”许褚一愣,就在这时,大轿落下,黑帘一掀,轿中女子走了出来。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知怜香惜玉的在自己跟前大呼小叫。

        刘备也觉奇怪,这女子的是蛮横了点,这样横行于道,不但不赔礼,而且还下轿理论,自不免感到诧异。及至看清轿中出来的女子,刘备不由一愣,却是吕布的未亡人严氏

        第三百八四:刘备徐州夫妻事

        第三百八四:刘备徐州夫妻事,到址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7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