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三百六九:赖乡邑两军对阵

第三百六九:赖乡邑两军对阵

        第三百六九:赖乡邑两军对阵

        下面有木(行人兄友情赠送的免费阅读章节,欢迎大家领阅哈

        ——

        太史慈前部遭到黄巾伏击,也正如刘备所料,黄巾在这里所设伏兵并不多,只是黄巾多用弓箭,而又凭借地利,所以一时难以冲出重围。而吕蒙、许褚先后赶到,虽一时不能拔出太史慈,但黄巾在三员将领的前后冲击下,不能抵挡,顷刻纷纷溃败,撤围而去。

        吕蒙见黄巾四散而逃,还想要追击上去,被太史慈阻止,说道:“这些蛾贼不足为惧,就让他们去吧。倒是明公还在后军,我等多时不回,只怕明公正担心着呢”

        吕蒙一听,笑道:“还是大哥想得周到”

        太史慈不便继续进军,只得随同吕蒙、许褚二将一齐带兵往回来见刘备。只是军行不时,就远远听到了前方杀伐之声震天。太史慈、吕蒙、许褚三人闻声大变。这时,正好有刘备身边数骑突围而出,奔往这边,向他三人告急。

        刘备身边只有赵牛一将,要是刘备伤了,如何交代三人也不打话,奋力夹马,挥军疾回。

        也幸好三人来得及时,刘备军队刚刚遭到一抡攻击,黄巾被挫,正是士气低落之时。他们还想组织人马再次进攻,但突然听到铁蹄砸碎大地之声,他们是相顾而惊。这里虽然暂时占了上风,但一时难以克定,正是胶着之时,现在对方又来了援军,如何还能恋战。他们甫一跟太史慈三人交战,只觉力不能支,只得发出呼啸之声,卷甲而走。

        太史慈三人见到刘备满身血渍,布袍被划出数道口子,都是大感惭愧,纷纷跪下,向刘备请罪。

        刘备刚才一阵力战,虽觉身心畅,但过度透支力气,这时已是筋疲力尽了。他看到三人跪下,脸上淡然一笑,表示不怪他们。但想伸手去扶起,却是唯觉两臂如断,有心力。脑袋猛然间也是轰然一懵,怔了两怔,只差点倒下。

        “明公大人”

        身边将士都是齐声惊呼,纷纷要上来扶住刘备。刘备却是一时脱力,不时也就好了。他扶了扶脑袋,正要说两句,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即追问左右:“中侯呢中侯呢”

        众人正是奇怪,只听一声颤巍的声音就在脚下响起,一人道:“明公,我在这……”

        刘备转眼望去,只见数十步地方,赵牛听到刘备呼叫,正是挣扎着从地上努力往上撑着身子。众人一看,只见赵牛手臂上挂着一支白羽箭矢,箭矢头刺破护甲,扎进肉里面,泛起一团血花。

        就在刚才,刘备身战良久,不意一时力怯,剑露出破绽,一箭飞来,差点就是当额将他射倒。也幸好旁边赵牛不时注意着刘备,眼看刘备迭遇凶险,赶紧挥刀去挡。可由于他身手没有刘备敏捷,而这一箭矢飞得又,赵牛一刀虽将这箭打偏了,但接下来一箭跟着飞到。赵牛闷哼一声,射倒在地

        刘备刚才酣战,根本来不及顾到他。这时看见赵牛盔甲破败,满臂流血,心里自然难过,赶紧将他扶起,叫道:“华佗呢给我找华佗来”

        丹阳城时,刘备因为感念爱驹燕云两次护主而伤,都是为华佗所医治好,自然对他很是感激。但智者多虑,刘备也怕要是下次燕云再次受伤,又或有将重伤,而华佗正好不在左近,庸医不能医治,则事情就不好办了。为此,刘备特意将他请到军中,为随行军医。刚才乱战时,幸得刘备找了专人保护他,所以一战下来,他也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全身倒是完好的。

        医者,父母心。在刘备还没传唤前,其实华佗早已忙了起来了。黄巾刚刚一退,他看到死者遍地,心中着实同情。死者已死,华佗能为力,但伤者仍是不停的哀吟,他所能做的,唯有替他们减少痛,抢救将要可挽回的生命。

        刘备一声传呼,华佗正好为一伤兵裹伤敷药,制止痛楚,忙得正急,哪里分心理会?所以并没马上应声。

        刘备身为三军主帅,而一个随行军医居然叫之不动,自然让旁边众将脸有愠怒之色。最是感到可恼的,却是许褚。这华佗虽然是他的同乡,也曾得到过他的恩惠,但他在维护刘备一事上,却不管你是不是老乡了。他看到华佗仍是不动,不由得暴躁脾气来了。他前额一突,扯起胳膊,跑上前去,伸出巴掌大手就要将华佗拎起来问话。

        不想,眼看一手伸出,不是拎起对方衣领,手掌上反是多了一支血箭

        这支血箭是从这伤兵胸口上拔出来的,华佗正没地方放,看到一只巴掌伸来,也就随手给了他。许褚看到自己一只白净的肉掌却被箭杆上浸透的鲜血弄得模糊,自然是一愣,虎额加前突。

        旁边众将也是忍俊不禁,而刘备看见是差点要笑出来。华佗拔出伤者箭来,看看伤者挺了过来,也就松了一口气。他这时似是发觉不对,怎么后脖子上一口一口的热气往来直扑呢?华佗转身一看,却是许褚拿了刚才拔下的血箭,牛眼正瞪视着自己,而刚才扑哧扑哧的热气就是从他鼻孔里喷出的。

        华佗一看到他这个神情,也并没什么奇怪的,只是随口道:“老虎,你来正好,去给我准备点白酒来。”

        许褚见他非但不理自己,而且还在众人面前称自己的花名,自然是气得差点崩溃过去。

        刘备知道华佗需要白酒是为了救人性命,所以赶紧道:“仲康,去到车辆上取点酒来,救人性命要紧。”

        许褚听到刘备命令,也就没有二话,将手中血箭丢在华佗脚边,说道:“还你”转身就奔下山去了。华佗这时看到刘备身边的赵牛一眼,问道:“赵将军也中箭了?”

        刘备点头道:“请元化过来帮忙,将他手臂上箭拔了。”

        华佗正要过去,突然听到耳边一声哀吟,甚是痛楚。华佗赶紧站起身来,转而走到那人身边,将他扶起。华佗见他双眼微闭,脸色煞白如同剐刀滚过,而伤口破裂处早是鲜血殷红淌出。华佗便道:“赵中侯伤的只是手臂,一时碍,请暂时忍痛。这人将有生命之危,请使君恕我先救治他的性命。”

        说着,也不待刘备答不答应,也就忙自己的去了。

        旁边吕蒙看到这里,他的脾气就上来了。想明公乃是何人,叫你一次你不来,也就算了,只当你耳聋了。可现在,明公看得起你,敬称你‘元化’之字,好言相请,可你呢,还要故作推辞你一口回绝倒是轻松,可你怎知在这三军之中,众目睽睽之下,这些将士会怎么看?你就这样做,把明公威严又放在哪里

        吕蒙毕竟年纪小,向来义气行事,他也权衡不出其中道理,只想着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自然不会想到什么是‘生死一瞬’,不会懂得,有时,慢一分钟,会让一个眼睁睁的生命立即消失

        吕蒙走上前一步,拔刀面对着华佗,喝叫:“明公叫你呢”

        刘备第一声叫华佗,华佗没听见,他自然不怪。可想不通,以自己掌生死大权之威,他居然会在自己第二声好言之下还不当做一回事?刘备被他这一弄,自然很是尴尬,内心的愤怒是如同火苗上窜。唯有,他脸色还努力保持着风平浪静,不让任何人看出来。

        赵牛虽然要忍耐手臂带箭的痛楚,但他这人是个明大事的人,不会因为华佗的拒绝而感到愤怒,他也怕刘备动怒,所以赶紧请求道:“明公,我暂时还可以支撑得,就让华神医先给那些需要及时医治的人医治吧。”

        刘备听他一说,心里对他也是十分赞赏,也想不到他会有这样的气度,自然很是开心。转念一想,赵牛的话很是有理,既然他的伤不严重,我为什么非要把人区分得这么分明,贵此而薄彼,非要给自己以为该让的人医治,而不给那些将是生死垂危的人先医呢?

        刘备想到这里,心里也就释然,对于华佗不畏于自己yin威而坚持己见,倒是油然生敬了。而对于刘备此时来说,那些狗屁的威严,此时哪有救活一条人命重要啊旁边吕蒙听赵牛一说,见刘备也并没责难,也就将身退了。心里暗思道:“毕竟明公大肚能容,我在这上面到底是急了点。我只知指责别人,怎么也不好好为别人想想呢?”他想到这里,也就去注视华佗抢救他人忙碌的背影了。

        刘备遭遇这一战,死伤粗略估计,少说也有四五千人,可谓十分惨重了。他心里也不免怏怏,暗想出师未捷,却先身败,这可不能不深责自己的大意啊但在同时,他也对敌人巧妙用计,却是十分佩服。只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么严密的计谋,难道果真是出自黄巾里面?若是这样,这一战也必将打得艰难了”

        他暗叹一口气,想到要是此地战事再拖下去,只怕青州那边可就支撑不住了……

        刘备此时当然不便想这些,只是让军士打扫战场,将死者埋了,准备暂时在附近平坦地带选出驻扎营盘的地方,先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向前进兵。

        可是天不遂人愿,战场才刚打扫了一半,刘备就接到斥候侦探来的消息。斥候告诉刘备,就在此去不远,发现了一伙人马这伙人少说也有万余人,他们此刻正朝这边急速行进,看看不时就要到了刘备左右将士听到这里,都是拔刀而出:“贼子去而复返,我等与他们拼了”

        刘备却并没急着抽家伙,他问斥候:“来人身着可是黄巾服饰?”

        斥候道:“这却不是。他们身着的也只是普通衣服,那些能穿上铠甲的,却也没多少人。”

        刘备点了点头,让他再探。他回过身来,说道:“来人是友是敌我们尚且不知,所以大家不要鲁莽。何况,我等适才刚刚经过一场大战,士卒死伤疲惫,不宜再起冲突。本来我等避开他们就是了,可是他们军行甚急,而我等战场未能打扫完毕,眼看趋而避之是不可能了。这样吧,诸位只随我开摆行阵于要道,等他来了,是战是让,问明了再动手不迟”

        众人自然轰然应诺,那些能战的全都随了刘备上前摆阵,那些身负重伤的,则被抬到山上,留下少数士兵照顾。幸得此地地势都是不高,就在前面,有一开阔地带,可以摆列军阵。

        刘备这边阵势也只刚刚摆好,远处一长队人马看看也就到了。刘备随便一望,粗略估算了一下,大概在一万一两千人上下。刘备心里自然惊疑,想陈国有黄巾之乱已经很是让人头痛了,怎么在此境内还出现了这么一股不明人马?而且万人的队伍,虽然武装凋敝,可势力也是不小啊他们敢在陈国横行,莫非已经跟黄巾勾结在了一起?若是如此,则陈国的形势可谓越来越混乱了

        刘备想到这里时,那边人马也已逼近了。他们的前军远远看到刘备军阵,也就没有继续行进,在派人向后队主将禀报了后,全军人马停下,也是摆开了阵势。

        两边军队,就在这平坦之地,立足对峙着。

        吕蒙、许褚、太史慈各将一字摆在刘备身边,他们手里紧拿着各自的兵器,只等刘备一声令下,然后挥兵冲杀。全军肃穆,盘旋在他们头顶上的净白云彩,突然显出了一片萧杀之气

        刘备端坐在马,也是一动不动。那边,一骑马奔了过来,手上拿了一支令旗,拱手向刘备道:“将军问大人,大人可是刘备刘使君?”

        刘备点头道:“我是刘备,你家将军何人?”

        传令兵道:“是刘使君就好我家将军请大人勿要动手,他这就过来。”

        刘备听他有意隐瞒将军名讳,也就不再追问,只是说道:“既然这样,请他一人过来。”传令兵点头,也就将马一转,重回了自己军阵。

        刘备在马上等了多时,对方阵中一骑裹尘而来。刘备仔细一看,来者却仍是先前那名传令兵。传令兵驻马道:“我家将军说了,他手里有大人您想要的东西,请大人一人来取,余者不许跟随。若不敢,请大人让道,我等本跟大人怨,可各走各的,还望大人考虑清楚。”

        太史慈等听他嚣张的口气,都是不由大怒,纷纷要拔出兵刃。刘备却是将他们立即止住。刘备心里也着实好奇,笑道:“我都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东西,你家将军又是如何知道的?”

        传令兵身当对方兵刃相加之时,仍是面不改色,不愧是见过场面的人。

        传令兵听刘备问,便是答道:“我家将军说,适才大人为黄巾所伏,不意大败一场,想必大人此刻最想知道是谁打败了大人。”

        刘备却也是吃惊,暗想道:“这是什么人?如何知道我刚才大败了一场?”他心里疑惑着,旁边吕蒙道:“明公千万不要听他们的我等刚刚战后,还没一个时辰呢,他们是从远处而来,又是如何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事?我看只有一种可能,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伙人肯定本来就是黄巾一伙的他们设此圈套,正待明公你去钻呢明公千万不要相信”

        吕蒙这话也是不道理,但刘备的直觉告诉自己,也许这事可以考虑。

        旁边许褚听到吕蒙提醒,也即醒悟,他把眼睛怒横着传令兵,叫道:“汝回去告诉你家将军,让他要打就痛痛的干一仗。若是怕了我家使君,而想耍什么花样,叫他想都别想”

        许褚说话的声音很是亢奋,字字如雷般滚出来,只把那传令兵故作振作的眼色也是吓得稍稍一变,但他并没被他这气势吓住。他只是嘿嘿一笑,说道:“我家将军固知大人此胆略,这才让我先过来问问。看来,大人既然不想要这份大礼,我家将军也只好收回去了。大人保重”

        说着,传令兵就要扯马而去。

        “慢着”

        刘备叫住传令兵,笑道:“你且稍等”他刚才也已经观察了传令兵说话时的神色,听得出来,这传令兵说话的口气倒是滚圆,不像是敢把假话说得那么正气而心虚的样子。既然他说假话的可能,他也就对他们这个将军倒是比对黄巾的幕后谋划者加感兴趣了。

        刘备所以还要让他稍等,却是他知道太史慈向来观察人物仔细,想听听他的意见。太史慈也是点了点头,说道:“此人所言倒像是没有破绽,只是让明公一人前去,毕竟我等还是不能放心。”

        刘备听后笑道:“既然疑,那去之何妨?”吕蒙等人还要来阻止,被刘备叫退,吩咐道:“各位压住阵脚,不得乱了,等我回来就是”他转过身来,叫道:“请小将带路”

        第三百六九:赖乡邑两军对阵

        第三百六九:赖乡邑两军对阵,到址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7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