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三百六六:许定兵走赖乡邑

第三百六六:许定兵走赖乡邑

        第三百六六:许定兵走赖乡邑

        谯县城,许定府。

        刘备军临谯县第二天,许定坐卧不安在静室左右踱步,这时,门外脚步声橐橐响起。许定刚刚看到来者前脚进门,立即问道:“那边情况怎么样?”

        走进来是他的门人,门人说道:“刘备在书房内并没出来过,整天拿着一本书在读,就连陈宫他们都没见。”

        “哦?”许定放心了,笑道:“看他还真是到我谯县休养身体来了。”其实他心里怕的,当然是刘备会派人追查陶应谋反一事。

        又过了一天。

        许定当然不放心刘备,所以派在刘备身边侦探的门人又不时报来刘备那边的情况。

        门人说:“今日刘备除了封赏城父县令、百人将诸葛辰因抵御黄巾之功,提拔他为牙门将之外,其余时间则在读书。”

        许定彻底放心了,说道:“如此最好他还说了什么别的吗?”。

        “有先前我等奉命送去一些糕点让刘备享用时,刘备吃了一块,连声说好,还夸奖许大人你会办事,不错不错。另外,就在送糕点时,不意看到刘备书案上放着一封未写完的任命书,里面就有许大人你的名讳。”

        “真的吗?”。许定不敢相信的追问着,看那门人肯定的点头,许定笑逐颜开,道:“我之富贵不久可得也”

        到了第四天,刘备召见他。

        许定接到消息,二话不说,向天笑了三声,整了衣服,立即来见刘备。

        刘备坐在案上,仍是捧着一卷竹简在读。听到门外报说许定过来了,立即放下竹简,笑脸相迎:“伯健,你过来啦”如此亲切的称呼,如此和蔼的笑容,许定听后,脚步都是差点漂浮了起来。他赶紧走上前两步,躬身笑道:“听说使君大人召见我,我焉敢怠慢?”

        刘备呵呵一笑,请他坐了,又道:“奉茶来。”

        外面不时送进茶点,许定连声道谢。眼睛却是目视前方,背脊挺得笔直。

        刘备一见,笑道:“伯健啊,这里没有别人,你也不必这么拘束。先用茶吧。”刘备说着,先自喝了一口茶,然后又道:“伯健啊,我在这里也休养了两三天了,在这两三天来,伯健你不时派人过来前忙后忙,也实在是打扰你了。我本来还想继续呆上两天,只是奈城父、思善两地黄巾虽然暂时平定了下来,但我刚刚接到苦县那边急报,说是黄巾余孽又在那里作乱了。我看,我得赶赶过去,不然这些家伙不知道要怎么闹腾呢所以我这次招你来,就是特意向你告辞呢。我离开谯县后,这谯县的治安还得靠伯健你啊。”

        许定听到刘备这些热呼呼的话,自然动容,赶紧站了起来,拱手道:“谯县的治安使君你自不必担心,只是使君你好不容易来这里一趟,都还没让使君你出去看看风光,这么就要走了,我这……是不是太过怠慢了?”

        刘备哈哈一笑,说道:“这谯县嘛,以后还是有时间来的,你也不必内疚了。只是,我怎么听说南门那边黄邵的首级还挂在那里?我看这‘示众’也已经示过了,这里的黄巾也基本肃清了,伯健,你看是不是可以把他首级拿下来让人去埋了?毕竟黄邵虽恶,但古人都讲求入土为安,他死都死过了,你又何必跟死人较劲呢?”

        “使君仁慈,是我不及。既然使君这么吩咐,我回去立刻照办”

        许定这时心里小鼓乱敲,暗想:“刘备提到黄邵了,不急,等会他就要提到这封赏上来。”

        许定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却不知道刘备话锋突然一转:“对了说到这黄邵,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当初你上表给我的报捷上,说这黄邵是为伯健你所杀,可我怎么听外人说,这黄邵并非为将军所杀,这又是怎么回事?嗯,伯健,我这就不明白了,你可要给我解释一下。”

        刘备说着,将袖子一卷,将身靠在身后的屏风上。舒坦的斜躺着,但眼睛还是看向许定,显得漫不经心。

        虽然刘备说话时仍是带着一副笑脸,但许定只觉一股阴寒之气透骨钻髓袭来

        他额头的汗珠突突滚下,眼睛乱转,心里暗道:“我派出的侦探不都回来说这两天刘备没见什么人吗,如何他会知道这些?糟了,难道是我弟弟突然反悔了,将我出卖了?哼,这个杀才的,你既情便休怪我义我就是不承认,刘备也拿我没办法,到时还不是回去责备你”

        许定打定主意,便是走出席来,凛然说道:“黄邵凌我城池,被我击杀,这事大家所共知。我也明白,这诛杀黄邵之功非小,故眼馋之人也不少。但若是因为这个而引得众人来争,我倒是愿意将此功让给别人,不要也罢”

        许定说得很是气愤,刘备却是听得十分悠闲。

        刘备这时笑道:“伯健你何要动怒?我不是说嘛,这是外人所言,所以伯健你也不必担心,不必把自己的功劳推给别人。伯健你坐下,坐下吧。”

        许定还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幸得明公乃明察秋毫之人,不然要是换做别人,我不知要多冤枉死。我想传出此言的人必然是居心叵测,要破坏我之荣誉。使君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将此人揪出来重重治罪,为我明辨清白才是”

        “嗯嗯,我一定会这么做。”

        刘备笑着,点头又问:“对了,你上次上本说糜芳叛变,不知伯健你如何断定此事的?说说你的看法。”

        许定一愣,心里暗道:“终于说到正题上了嗯,我只有把糜芳说死,则陶应曾经跟他私通之事,则足以治陶应死罪”

        许定想到这里,说道:“黄巾当初围住思善攻打,数日城池被破,糜芳被抓,他在黄巾的yin威之下,焉不叛变?使君何疑?”

        刘备道:“如你所说,这糜芳是被黄巾围住城池攻打,数日而破,也就是说,他不是开城自愿投降的?那么,以糜芳在贼人的yin威之下被迫屈从于他们,焉知又不是权宜之计?”

        许定再次一愣,暗暗惊道:“刘备来这里数日,将糜芳放出来后却迟迟不定他的罪,看来,他是因为糜芳乃糜竺之弟而有所忌惮,不愿加罪于他。嗯,我若以此得罪像糜家这样的大族,只怕以后也会遭他报复。可此事又必定牵扯到他,嗯,有句话说得好,毒不丈夫,为了我的前途,就顾不了这么多了”

        许定想到这里,说道:“糜芳将军之事我不知道,但我这里有陶应当初回给他的一封书。使君只要看了,自然也就能明白这糜芳是迫于奈还是甘愿蚁从。”

        许定来时早就有了准备,知道刘备这次召他相见必定要谈论到陶应的事,所以他把当初让魑魅偷来的陶应回给糜芳的回书带在了身边。当然,他这封书自然是烧了原本后,让魍魉重造假的一份。上面说的,自然是陶应准备跟黄巾联手,颠覆谯县的罪证。

        许定呈给刘备,刘备看了一眼,却是笑道:“你那里有一份,我这里不巧也有一份,也是陶应回给糜芳的书。不过,我这封书上所写跟伯健你书上的却完全正好相反。许定,你看这又是怎么回事?”

        刘备将放在案上的一卷竹简拿给他看,许定当然不相信,他接过手来。随便扫视了眼,脸色却是不由变了又变。这上面的笔记完全跟他当初让魍魉临摹陶应的笔迹是一样的,只是这上面的内容,不但对糜芳有利,而且对陶应是有利。

        上面,陶应回糜芳,大概意思是说:“我亦固知将军此刻痛恨贼人之心,恨不能杀身以全大义也。但将军若伏剑以全其节,则将军死后名节亦不能保也。何者?将军乃陷落之人,掌控于贼手,若将军就这么死了,则天下之人不明,明公亦不能明也。如听我所劝,将军可暂时苟且性命于囚笼,以待明公神武之来师。到时,若明公蒙蔽于谗言,不明将军权宜之计,责难将军,则我亦随将军去也。将军善保”

        许定看了两遍,不相信此中内容,但却不得不惊讶于两书的笔迹完全出于一人之手。

        刘备在上面看着他,其实他内心里却也是波澜起伏。

        他这两天以来,虽然别人看着他好像都是在书房里读书,没有出房门一步,其实在外面,赵牛早为他不停在奔波着。刘备当然不相信陶应会谋反,所以他特意授权赵牛,让他带着剑啸营暗中调查此事。同时,刘备为了麻痹许定,这才把自己装在书房里,一步不出来。甚至,还用假消息,如故意在案上放着写到一半的任命书来使许定失去警觉,从而使他得意忘形,这样赵牛在外面调查才能顺利进行下去。

        调查的结果自然让刘备吃惊,他不但查出这事是许定捏造的,而且还查出他暗中蓄养门客的事,让刘备哭笑不得的是,就连斩杀黄邵之功,也是他冒领自己弟弟的。

        刘备搞清楚后,第一个,他还是不想治许定的罪。毕竟,他看的还是许褚的面子。第二个,他还想利用此事来洗脱糜芳谋反的罪名。

        当初许褚攻下思善城,拿到糜芳后,也就拿到了糜芳谋反的证据。但许褚没有给别人看,等刘备来了,他才单独给了刘备。刘备看到罪证后,自然对糜芳很是失望。他本来可以立马下令斩杀糜芳,但他并没这么做。除了顾虑到糜竺的感受,当然还是顾全到了大局。糜芳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他乃是陶谦的旧臣,又是他留给陶应唯一的部下,若是在此时把他杀了,那就摆明给徐州那些陶谦旧臣们一个警告了。这样的话,他们的心必然动摇。若根本动摇,则徐州人心势必惶惶。这也是刘备为什么知道陶应不行,还要扶持他当豫州刺史的原因。所以,刘备在一番权衡后,还是决定不杀他了。

        但他知道,许定敢一口咬定陶应谋反,他手上肯定是有陶应的罪证。在赵牛跟陶应偷偷接触后,才知许定手上有一封他写给糜芳的回书,而且对他十分不利。这封书是不是他写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证明他这封书是假的。

        陶应当初这封回书是叫记室写的,可记室已经被许定暗杀了,所以赵牛法找他再写一封。赵牛回来后,恰在这时听到许定有门人魑魅、魍魉,其中一人善于临摹。于是,赵牛将他二人抓来,却在不经意间得知许定手上那封书就是这两人造的。如此事情也就好办了。赵牛让他二人造了同样一封书,只不过书的内容换成了许定先前看到的这个版本。

        刘备弄清了情况后,也着实考虑了许久。他今天突然叫他来,却是有意要给他机会,看他是不是在自己的暗示下能知过而能改。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他不但抢弟弟功劳不眨眼,而且还把假证据堂而皇之的拿到自己面前,成心是在欺弄自己嘛

        刘备见他还在犹豫,不知开窍,实在不想被他惹毛了。一怒之下杀了他,那样就对不住许褚了。他将斜靠的身子立了起来,阴森森说道:“许县令,你也不用再想了,难道你还想要你的门人过来替你参谋参谋?嗯,你把东西留下,自己先回去好好想想吧。”

        “我私养门人的事,他是怎么知道了?”许定吓得冷汗淋漓,但看到刘备愠怒的脸色,他不敢耽搁,赶紧放下两份竹简,告退出去了。刘备将那两份造假的竹简拿过来,烧掉其中一份,然后将后来造的那一份拿出来,洗脱了糜芳的罪名,将糜芳放了出来,恢复了汝南太守的身份。

        许定回到府上却是冷汗淋了一身,躺到榻上不舒服,靠在姬妾怀里,还是不舒服。他反复一想,这才知道是自己太过小看刘备了。

        他想到黄邵之事,就怀疑这是他弟弟跟刘备说的。因为他认为这事只有他跟他弟弟才知道的,弟弟跟刘备走的又最近,不是他是谁?但他完全忽略掉当时场上还有许多参加战斗的军士,这么多双眼睛怎能逃脱得了?

        他再想到‘门人’之事,想自己身边私养门人,那是刘备来后,他最保密的事,可刘备他如何知道的?他想到,那日在思善城,弟弟告诫自己刘备反感私人广养门客的事。他的眼光遽然一转,他从姬妾怀里跳了起来:“是了一定是他”

        他这猛然腾的起来,倒是把姬妾吓得花容失色,不知所以了。

        许定站起身来,左右团团乱转。他这时,想到前两天酒席上弟弟不愿敬酒、弟弟的功劳在众人眼中盖过自己的事,他越想越气,啪的一响,一拳头砸在了木案上,木案微微震颤。旁边姬妾被他弄得惊吓一声,也就跑了出去。许定兀自不知,他的心怒了。

        其实,他的心早怒了

        早在许褚归降刘备之前,他每每看到他的门客把他的弟弟看得比自己还重要时,他心里就积蓄了醋意了。如是,发生了许山下,许褚那天孤身追击厉影,而他故意不愿让门客去救的事情。他这时把琐事全都拉出来一想,越加愤怒,杀意顿生

        他为许褚安排了一个翻版‘鸿门宴’,请他来喝酒,准备在酒席上杀死他。杀死他后,到底何去何从,许定并没考虑这么多,反正仇恨的火焰把他烧昏了头脑。许定在秘密安排诛杀许褚的时候,其实刘备早已派了赵牛暗中监视保护许褚了。

        许褚对他这个大哥自然是没有丝毫怀疑,接到哥哥的邀请,他二话没说就来了。可大哥在酒席上,还没让他喝两口酒,突然是砸碎酒杯,喝出刀斧手来许褚脸色不变,喝问:“大哥你这是干什么”许定想到要残杀兄弟,他这时突然有点惭愧了。但还是牙一咬,叫左右杀上。

        只可惜进来时把刀卸了,许褚只好左右抡拳。也就在杀得难解难分时,外面的赵牛,自然不好就这么杀进来救人,所以在外面放了把火。许定看到火起,脸色大变,还以为是刘备带兵来了。他在决定杀死许褚前早已经准备了后路。听到火起,立即弃了许褚,带着数百人马奔出了城去。

        刘备知道许定出了城,但他并没有派兵去追,而是反过来安慰许褚。别人自然不知道,其实许定的密谋刘备早已清楚,他故意放任许定所为,却在许定身边安插了自己的人。他已经给了他机会了,若他不能把握,那也怪不得谁

        许定堪堪出了城,一口气奔到了赖乡邑,眼看天黑,刘备也并没派人追来,也就在野外驻扎了人马。

        安排在他身边的剑啸营军士,他们故意询问许定:“将军,我等跑出来,要到哪里去?”

        许定叹了一口气,说道:“目今刘备这里是回不去了,只好投奔曹操了。”

        话还没说完,军士故意叫道:“我等跟随将军出来非是反刘使君,将军如何带我们去投奔敌人?”这些军士一加丛恿,就连许定带出来的将士和门客都不愿跟随许定了。刘备军士趁机一刀杀了许定,然后又劝众人去见刘备,回了谯县。

        第三百六六:许定兵走赖乡邑

        第三百六六:许定兵走赖乡邑,到址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7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