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三百四三:程县令活捉陈武

第三百四三:程县令活捉陈武

        第三百四三:程县令活捉陈武

        周瑜偷袭彭城给刘备乃至整个江东所带来的震动,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

        刘繇是消停了下来,但还有一个人并不甘心。

        吴郡的许贡,他先前之所以投降刘备,那是因为情势所迫,不得不为耳。再加上一时脑热,听信了陆逊小儿的劝解,事后想想,实在不甘。在他听到刘备后方出事的消息后,他当即作出决定,反刘

        他将大门一关,派出使者联系会稽的王朗,希望王朗也跟自己一起干。

        王朗毕竟是朝廷任命,突然被人逼到了大门口,这才不情不愿的投递了投降书,他在事后,毕竟也是有点后悔的。在他接到许贡的书信后,他也犹豫了。但他并没有立即拍板,他把书信交给了功曹虞翻看,要听听虞翻的意见。

        虞翻很干脆的告诉王朗,反刘备,那是玩命。

        他说:“孙策怎样?到底一战输在了刘使君手上。孙策在时,人马数万,气势鼎盛,尚且不能敌过刘使君,何况穷途末路之周瑜乎?周瑜此人谋略虽足,但在此事上未免显得太过急躁。他只知道趁刘使君后方空虚,杀到彭城,以好一战成功。此计虽好,但他不知其中关窍,大凡孤军深入,若不能立即拿下敌方重城,则必将困顿。

        周瑜敢以万余人马直捣刘备中枢,胆量是有的,只是他没有考虑到彭城镇守者张子布、张子纲、陈长文,皆何许人也再说,东海有陈元龙,琅邪有臧宣高,皆是势力之辈。周瑜若想得到彭城,必先将这些人料理干净。不然,若想成功,那是绝可能

        大人,你也不要看周瑜他目前气势甚盛,但据我观察,终究必将败之。何况,刘使君对大人你也并傲慢之处,他在接到大人你送去的书信后,一句话也不说,立即叫停军队,不让军队踏入大人你辖制内一步。使君能够如此相信大人,大人你难道还对刘使君有什么可怀疑的?再说,许贡之辈皆忘义之徒,他今日趁刘使君一走,便即举起反旗,等刘使君料理了周瑜后,许贡焉能自保?大人若跟他搭上一条船,以大人自己看,你跟许贡联起手来能对付刘使君吗?若不能,请大人赶紧斩杀许贡来使,拒绝许贡之请,并且划清界限,以示忠诚,如此可保长存。”

        王朗听了虞翻一番话后,惊出一头冷汗,他赶紧说道:“功曹所言正是”

        王朗杀了许贡使者,并申讨许贡。许贡大怒,欲要起兵先攻打王朗,但他还没动身,就被时刻监视他的于禁部下给刺杀了。于禁杀进城内,安抚了百姓,又立即将许贡首级送呈曲阿的刘备。

        刘备当初特意留于禁在乌程监视许贡,一但看到首级,他不问,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他并没有表彰于禁,而是派出使者找于禁大骂一顿,责备他随便杀害了许贡这样的忠臣。于禁部下都是不忿,但只有于禁明白刘备此举的目的。于禁当即表示谢罪,并请求责罚。刘备处理意见是,让于禁暂时驻守吴郡,等到上任的郡守来了后,则立即回归乌程,不得有任何理由逗留。

        刘备为了表示对许贡之死的沉痛,特意为许贡进行了厚葬,并写书告示天下,深责自己的疏失。当然,他在书中同时透露,许贡死前,将四门紧闭,拒绝我刘备使者的交通,做出了一系列足以说明他有谋反嫌疑的事。但他同时保证,许贡对我刘备忠心不二,绝此事,乃系谣言。好了,这封不知是责备自己,还是检举许贡的书在天下人面前一但露面,反响自然是不错的。起码,怀疑刘备故意指示于禁杀许贡的人也暂时消停了,他们把目标集中在了这个模棱两可的许贡身上。到底孰是孰非,只怕如云如雾,让人难以辨清本来面目了。

        刘备摆了一桌丰盛的筵席,算是为刘繇送行。刘繇喝着口里的酒水,只不知是什么味道?不过,刘繇这人说话还是诚实可信的,他喝了刘备的送行酒后,第二天就卷起铺盖带了家小,在刘备派人的保护下,回到彭城养老去了。

        曲阿得到了,刘繇走了,会稽的王朗降了,吴郡的许贡收拾了,就是周瑜也消停了,江东从此一片宁静,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刘备闭上了眼睛。

        还有,海西的陈武、吕范。

        刘备睁开眼睛来瞧了瞧四周,然后又笑了:“陈武、吕范手上不过数千兵马,在我的后方重地上焉能呆得了多久?”

        刘备猜对了,因为陈武和吕范,此刻也消停了。

        (试守江都令程辉,突然接到陈登的书信,说是海西之战,吕范战死,陈武抵抗了一天之后,于半夜逃走了,去向不明。但可以肯定的是,陈武一定是向江东航行,说不定,欲要经过江水水口的防线到会稽,再逃到别的地方登陆,最后躲到山区去。综合猜测后,希望程县令组织船只,封锁江面。

        几天后,程辉得到了探报,说是前面发现百只不明船只,正缓缓向这边驶来。不过对方好像是为了躲避海岸上的眼线,故意将船只离这里远远的航行。

        终于得到了证实,陈登的猜测是对的,陈武欲要经过程辉的防线,逃到会稽以南的山区去,以休整力量,等待东山再起。

        程辉接到报告后,当即组织船只设伏,等待陈武入围。

        然而等了一个下午,陈武始终是没有出来。白等了。

        陈武自然不是那么好算计的。他觉得在白天要想明目张胆的经过江水水口这一带的防线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他决定等晚上再悄悄偷渡过去,就像当初周瑜从江乘过江都一样。陈武的想法是好的,但程辉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糊弄过去的。程辉白等了一个下午,他并没有放弃,继续等。一个下午都白耗了,难道一个晚上耗不起?我拉了这么长的防线,除非你敢冒险向东继续漂流,不然就得经过我这里。

        程辉等到了陈武,他笑了。他要立功,他要替死去的楼船监凌淼报仇。他来了。陈武身边只有数百士兵,面对着江面上突然举起的密密麻麻的火把,还有数的船只,对于这种阵仗,陈武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他似乎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一点也不害怕,反是坦荡受之。孙策死了,周瑜死了,吕范也死了,就剩我一个了。你既然不留我一条后路,非要把事给做绝了。那好,来吧,我们来打一仗吧

        程辉原本以为,一但他的两三千水军突然将他们夹击起来,他们这些从海西跑出来的残卒,一定是不堪自己一击,然后上演当初周瑜围攻凌淼一幕,将陈武士兵杀得一个不剩。但他没有想到,他自己并不是周瑜,而对方,也不是凌淼。

        凌淼是吃饱饭闲着没事干,碰巧遇到了周瑜,然后稀里糊涂的被周瑜截住,又稀里糊涂的被周瑜干得干干净净,甚至连他这个主将也是没有逃出生天。

        相对于凌淼的糊涂而言,陈武就是实实在在的没办法了。

        他在海西,在听到黄盖等十数名将军死在自己城外几十里地时,他没有在陈登的屠刀下屈服,而是同吕范一起坚守城池,继续抵抗陈登接下来的猛攻。在大战三天后,他亲眼看到吕范在城头被敌人的流矢射死,但他并没有屈服。只要还有最后一个士兵,最后一滴血没有流尽,我陈武绝不退出海西一步

        陈武用他的实际行动打动部下,在部下一片惊慌后,他接替了吕范先前站着的位置,举起了手里的刀,挥舞不停,战斗不止,指挥部下继续打击敌人。陈登虽然确知射杀了对方一名武将,但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并没有顺利到达预期的效果,陈登就只得让军队暂时撤了下来,陈武也就得到了短暂的休息。

        记住,这只是短暂的休整。在陈登从布置调配了人马的一个时辰后,接着,再次发起了比起先前加猛烈的进攻。陈武在面对城下疯狂的敌人时,并没有妥协。他把头盔丢在地上,把铠甲脱了,只身穿着单薄的内衣,捋起袖子,以刀刃上沾满的鲜血用来解渴,以身上的创伤以作激励。他对付敌人,激励将士的方式简单实用。敌人拼命,我比敌人加拼命

        陈登此次投入了大量兵力,没想到,居然在惨烈的攻打了海西数个小时后,城池不但没能攻打下,士卒却已经出现了骚动。陈登实在不明白城内何以后有这样能打的人,他在这种胶着的状态下,立即下了退兵的命令。

        在陈武看来,敌人如果再不退,或许只用一个时辰,或者不到的时间,也就可能打下了。要知道,城内的守军,本来不多,数战后,已经伤亡过半,这一战下来,又损失了一半,身边还能动的,实在只要数百人了,再打下去,就都要玩完了。

        但就在这么个紧要关头,敌人却突然鸣金退去了,这让陈武很庆幸。还有时间,只要有时间休息一下,我们再来打

        陈登将军队撤去数里,接下来,他让军队休整。并宣布,今天到此为止。安排了这些后,他立即亲自写了一封劝降书,让人射到海西城楼。陈武接到书信,哈哈一笑,对陈登使者说:“请转告陈大人,如果再战下去,我军也不怕。但既然陈大人看得起某,某也就打消这玉石俱焚的决心,同陈大人好好谈谈。这样吧,让他给我一天时间,一天后,我再给他回音。”

        陈登给了陈武一天时间,但陈武却结结实实的涮了陈登一回。他在敌人放松了警惕后,于是夜,潜出城,驾船而去。余下的船只,全都砍断绳缆,放归大海吗,任凭风浪卷走。

        陈武忽悠陈登成功,从海西逃了出来,九死一生,实在不容易。他决定逃出海西后,准备是去东治那边山区里暂时避难的。可现在,既然敌人不让自己去,那么好说,打吧。反正老子已经算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害怕再死一次?

        陈武一愤怒,船上的其他士兵也是身受感染。面对阻挡他们去路的人,就算陈武不用自残的方式来诱导他们前进,他们也已经各自驾船往前猛冲了。程辉眼见敌人被伏后不但不惊恐,反是冲上来就打,也是懵了。他的那些水军平时也只是打打海盗,小玩小闹,也并没见过这种阵仗。在陈武的一阵乱击后,没两下,包围的队形就被冲出了一道口子。

        程辉眼看敌人就要突围而去,心里也是着急。他一着急,立即操刀,亲自带了身边的数十条船就是杀了上去,欲要试图阻挡陈武部下的前进的水路。对于杀红了眼,毛了脾气的陈武来说,此刻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他在看到左近冲上的船只上建着牙旗,火把照处,上书分明写着“江都令程”四字,便已清楚指挥此战的主将应该就在那条船上了。

        他在心里略一算计,还想要招呼后面兄弟操刀子跟自己上,只是突然看到身后的船只还没跟上,不免焦急。但他这人性子也急,怕失了机会,也就不等了。单独带了两只船,拔刀迎了上去。

        程辉本来是要去堵前面的缺口的,没想斜刺里冲出这么一员猛将,也是吓了一跳。在看清了情况后,见冲出了的家伙虽然凶猛,但跟着他身后的船只并不多,他也就轻视了他,二话不说,带着船磕了上去。当然,两边接仗前,先是一片乱射,等两船相接,互相跳上对方船只,就是一顿乱砍。

        陈武一心想要直接冲上去干了程辉,只是被程辉左右的船只拦住。陈武奈,只好被敌船左右,不能如愿。程辉到这时,也已经看出来,这个不要命的家伙是冲着自己来的。他本来还想要如他所愿,跟他对砍。但看到眼前这个家伙疯了似的举起屠刀又疯了似的砍下,实在太过骇异。

        程辉实在不敢跟这疯子对玩,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人,一定不简单。如果猜得没错,此人肯定就是这些人的头领。也就是说,是陈登口里特意提到的那个顽固分子。

        擒贼先擒王,好了,就这么办。

        程辉指挥左右,对陈武进行了层层阻击。陈武面对着眼前越来越多的敌人,却是十分不客气的破口大骂,一边骂,还一边乱砍。这么一通后,居然让他杀出重围,直接冲到了程辉面前。

        程辉乍然间看到陈武,身后惊出了一背的汗。但他毕竟要注意形象,面对着敌将的直接挑战,他也是举刀就冲了上去。陈武力气十分巨大,虽然经过一路的疯砍,此刻到了最后关头却一点也不含糊,以他的势力,再次证明,猛将不是吹的。

        程辉险险跟他打了数个回合后,毕竟力气小,实在不是对手,只得迭遇凶险后,再度被对方逼得蹭蹭的往后直退。到了这个关头,面子也不能顾全了。他脑子一转,立即对左右喊了起来:“贼将在这里,都将他给我围了,活捉者重赏”

        程辉这句话一说十分管用,那些还茫不知头绪的人,在一阵盲目的围劫后,突然听到领导这句话,立即变得精神亢奋。他们都想得功,所以,都争着来拿陈武。陈武一下变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也把他自己吓了一跳。他不敢再继续迫击程辉了,只得往后就退。只是这次,没有一个人愿意答应他,因为他们看中的是厚重的赏赐。

        陈武孤军杀入,不想,这下彻底陷入了重围,算是歇菜了。陈武一但被缚,其余的士兵再想拼命,也没个盼头,也就跟着降了。

        程辉在得到陈武后,看到他满身的血污和崩裂的创口处不停冒出的鲜血,也实在不忍。他问陈武:“在海西时,陈大人就曾诚心劝过将军,让将军投诚。将军本可享受荣华富贵,难道非要身负十几处创口才甘心屈服?”

        陈武瞪视着程辉,破口说道:“只有死陈武,绝没有投降的将军贼人要杀就杀,我陈武要是眨一下眼睛,就不是好汉”

        程辉本来是要留下陈武一条性命来羞辱他的,没想到自己反被他给羞辱了。他本想把他杀了的,但想想,还是不忍。程辉回到江都,先将陈武收押下,然后立马写信告诉陈登陈武被抓的事。陈登回复他,使君在曲阿,可将其押送使君处置。

        程辉当然照着陈登信里的意思,亲自带了数百艘船只押了陈武,渡过江去,欲要来见刘备。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渡江的途中,他又捡了一个大便宜。

        而且,这个便宜太好了,刘使君想要的人,不幸被他一撞就撞到了。这个天下很大,但有时候也是很小的。

        程辉要说的是,他抓到了程普

        第三百四三:程县令活捉陈武

        第三百四三:程县令活捉陈武,到址

  https://www.65ws.com/a/1/1209/8017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